手机上阅读

第190章 朕要废了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梦仙子的一声尖叫,的确让赫连玄玉瞬间分了一下神。

    不过,并没让赫连玄玉受伤。

    因为轩辕南也愣了一下。

    轩辕南先是听到梦仙子的声音,随后又听见凤玲珑的声音,沉眸中顿时出现了一丝犹疑。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动手的时候,竟然会被凤玲珑知晓。

    本来轩辕南的打算,是杀了赫连玄玉之后毁尸灭迹,并对凤玲珑说不知道赫连玄玉下落的。

    现在,凤玲珑亲耳听到,他的事迹已经败露了。

    不得不说,轩辕南和梦仙子果然是一路人,因为梦仙子也是这么想的。

    梦仙子也是打算趁赫连玄玉不在场,把凤玲珑杀了毁尸灭迹,事后就说她没见过凤玲珑。

    “怎么?事情败露,不敢动手了?”另一间石室里,赫连玄玉脸色苍白,脸上布满冷汗,一双邪魅桃花眼却充满着讥讽望着轩辕南,语气挑衅。

    其实,在凤玲珑和梦仙子听到那段对话之前,赫连玄玉和轩辕南就已经战斗过了。

    不是赫连玄玉和轩辕南打,而是两人不得不联手对付那些恶心又饥渴的魔物女。

    赫连玄玉和轩辕南碰面时,轩辕南还没有对付完那些魔物女,早已是精疲力尽。

    赫连玄玉,便不得不出手。

    现在,赫连玄玉精疲力尽,身体虚弱。

    而身为九阶斗宗的轩辕南,恢复起来自然要比赫连玄玉快上好几倍的速度。

    看见赫连玄玉虚弱苍白却还挡不住一股王者之风的样子,轩辕南一双黑眸彻底阴沉了。

    今日不杀赫连玄玉,以后绝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朕没什么不敢的。”轩辕南冷笑了出来,“就算茗玉在这里,朕也一样会杀了你,玄王!”

    石壁另一头,传来凤玲珑压抑的冷喝:“轩辕南!你敢!”

    “朕当然敢。”轩辕南悲戚地放声大笑:“既然你选择爱玄王,那朕就杀了他!朕决不允许,你爱上朕以外的男人!茗玉,你只能是朕一个人的!”

    “只有我自己,才有权利决定我是谁的,轩辕南,你真的没资格。”凤玲珑告诉自己要冷静,尽量拖延时间。

    现在她没办法去那间石室,只能试着把时间拖延到轩辕南那枚修炼元丹失效的时候。

    说话间,她到处寻找石室的出口。

    她没忘记之前那声音说过,必须要从石室里出去,才算过了第九关。

    不过,轩辕南很显然也没忘记他修炼元丹快要失效的事情,所以他不再和凤玲珑对话,直接朝赫连玄玉面前走去。

    “玄王,朕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轩辕南居高临下地看着赫连玄玉,掌中斗气徐徐下压,迫得赫连玄玉脸上冷汗直流。

    赫连玄玉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玄玉哥哥!”梦仙子心痛难当,她无比清晰地听见了赫连玄玉吐血的声音。

    不要,玄玉哥哥一定不能有事!

    梦仙子大喝一声:“南帝你听好了!你要是敢杀我玄玉哥哥,我让你轩辕国鸡犬不宁!”

    轩辕南冷冷一笑:“这是轩辕国的事情,与你仙乐台何干?别忘了三大灵台必须遵守的规矩,除非你想死!”

    梦仙子一下子窒住了,是啊,她是仙乐台的人,那规矩就把她束缚得死死的,轩辕南根本不会惧怕她。

    “出口到底在哪里?”凤玲珑焦急地摸遍整个石壁,却一无所获。

    神魔灵识讪讪地吞吞吐吐开口:“丫头……这是佛坛著名的石室阵。四个石室合为一个,才会出现出口。石室阵没有归位之前,只能等待。”

    凤玲珑心顿时凉了半截,这么说,就算轩辕南杀了赫连玄玉,她也只能在这里干瞪眼了?

    就在赫连玄玉第二口鲜血吐出,脸色苍白得跟冬雪一样白时,凤玲珑想出了让轩辕南住手的法子。

    “独孤梦茴,你这么爱赫连玄玉,敢不敢为他死?”凤玲珑咬牙看着梦仙子。

    梦仙子怔了一下后,飞快点头:“我敢!”

    “好。”凤玲珑勾起唇角,眸中绽放异彩:“虽然我们生为敌人,但好歹能为同一个男人死。”

    另一间石壁里的轩辕南听见凤玲珑这话,微微吃了一惊,正准备全力给赫连玄玉一股斗气、置赫连玄玉于死地的念头稍稍停顿。

    茗玉,她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梦仙子也不明就以地看着凤玲珑。

    “我的意思很简单。”凤玲珑随意地敲了敲石壁,语气轻松:“这第九关的规则,必须要有两人从石室里安然无恙走出去才算过关。如果我和你还有赫连玄玉都死了,那轩辕南也就闯不过这一关了。”

    轩辕南目光一冷,心里一痛,俊美的五官微微扭曲。

    茗玉,你竟要为他死!

    “这一关的惩罚,是九关之中最严厉的。”凤玲珑一声轻笑,抬起了下巴:“只闯到第五关失败的高手,就要躺在床上大半年,我想闯到第九关失败的人,至少也要落个半身不遂的下场吧?”

    梦仙子这一刻明白了,凤玲珑是在威胁轩辕南。

    不过,这威胁要来得比较真,否则轩辕南根本不会相信。

    “好!既然玄玉哥哥会死,那我就陪着玄玉哥哥一起死!”梦仙子毫不犹豫地拔出寒冷匕首,对准了自己的眉心。

    凤玲珑沉声对石壁另一侧的轩辕南开口,语气冰冷:“轩辕南,你可以动手了。”

    轩辕南一阵沉默,看着赫连玄玉那唇角艳丽笑容,恨不得一掌就拍死赫连玄玉。

    但,他犹豫了。

    “赫连玄玉如果被你杀了,麻烦通知一声,我们也好自戕。”凤玲珑‘嗖’地一声拔出冰寒匕首,刻意让匕首出鞘的声音清脆无比。

    经历了前几关,凤玲珑已经相当知道轩辕南的弱点了。

    他放不下皇位,放不下江山,也放弃不了性命。

    所以,他一定会犹豫的。

    闯到第九关了再失败,惩罚绝对令人胆寒。

    轩辕南,他没有赫连玄玉那样的勇气承受。

    果然,石壁另一侧始终沉默。

    凤玲珑和梦仙子手持匕首屏息等待着,却只听见轩辕南和赫连玄玉两人的呼吸声,再无其他动静。

    凤玲珑心弦暗暗绷紧,但神色却平静无波。

    梦仙子眼眸里的焦急快要拧出血来,她始终做不到凤玲珑那样淡定。

    因为,她也不想死。

    她想活着跟玄玉哥哥成亲相守,而不愿意做什么鬼鸳鸯,同年同月同日死。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她不要死。

    她这么年轻,家世实力都属上乘,她还没享受到人世间最高的荣宠,所以绝不能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轩辕南突然就开口了。

    “朕不杀了玄王也可以,不过,朕要废了玄王的境界!”轩辕南眼神里一片阴毒,他终于想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

    “轩辕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鄙了?”凤玲珑心里狠狠被划了一刀。

    不是因为轩辕南变得卑鄙,而是一想到赫连玄玉会变成废人,她就心痛如绞。

    那么高高在上的玄王殿下,那么风华绝代的圣灵第一人,如何能忍受得了这种羞辱?

    “朕卑鄙?”轩辕南唇角扬起一抹苦笑,“茗玉,你还真是厚此薄彼。你是朕的太子妃啊!玄王将你抢走,难道不是卑鄙?”

    “你的太子妃是风茗玉,我是凤玲珑!”凤玲珑语气冰冷,“而且我是自愿跟着赫连玄玉的,赫连玄玉有让我回到你身边,但我不想。”

    什么?轩辕南震惊地看向赫连玄玉,只见赫连玄玉俊容冰寒,一丝波动也无。

    “就算没有赫连玄玉,我也不可能回到你身边。”若是平时,凤玲珑根本不可能和轩辕南说这么多话。

    但现在不同,她必须要给赫连玄玉争取时间。

    “你让我饱受屈辱,让我家人枉死,别说你有办法保全我和风家,就算你没有办法,就算你有苦衷,我也忘不了这灭门之恨!”

    凤玲珑的语气斩钉截铁,不留一丝余地。

    “茗玉,你……”轩辕南心痛难当,浑然不知他掌中的斗气已经弱了很多。

    赫连玄玉却发现了,星眸立刻闪过一丝凌厉,邪魅的笑容顿现。

    轩辕南终于回过神来,他嫉恨地看着赫连玄玉,面目狰狞:“你夺走朕的茗玉,朕一定要废了你!”

    面对轩辕南的威胁,赫连玄玉唇角始终浮着若有似无的嘲讽笑容,神情波澜不惊,一点都不受影响。

    轩辕南一声暴喝。

    而就在这时,本来已经两两合一、四变二的石室,又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所有人都一阵天旋地转,差点维持不住身形。

    两间石室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旋转着,还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旋转,石室内四人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被高速抛动着,梦仙子差点吐出来,但她竭力忍耐着。

    她是圣洁高贵的仙子,怎么能够呕吐呢?那太失她仙子身份了。

    好在这几日水食未进,胃里倒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石室高速地旋转,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四变二的石室,如今又由二变一了。

    一个密封的石室,终于让四个原本分开闯关的男女,重新聚集在了一地。

    不过,气氛出奇地诡异就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