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9章 恭喜王妃有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空中表白,半空中互许终身,然后落地满脸笑容对每个轩辕皇城百姓分享喜悦,大概也只有赫连玄玉做得出来了。

    果然,如他所说,给凤玲珑的每一个记忆都是深刻的。

    他的确做到了。

    即便到了两人垂垂老矣,只怕凤玲珑都无法忘记这些刻骨铭心的曾经。

    到不知多少百姓吓得对赫连玄玉跪下后,一直采取纵容态度的凤玲珑才总算扯了扯赫连玄玉衣袖。

    “怎么了?玲珑。”赫连玄玉眼底还盈满激动,不过比之前还是好上许多了。

    凤玲珑眨眨眼:“我累了。”

    一听凤玲珑说累了,赫连玄玉立马拦腰一个公主抱,飞奔向玄王府:“本王马上抱玲珑回府休息!”

    一阵风卷走,许久之后,跪下的百姓才敢簌簌抬头。

    那那那……那个一脸笑容,如三月桃花盛开般美丽的暖男子,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玄王殿下?

    不信,真的不敢相信呐!

    而此刻,凤玲珑已经脸色黑黑地坐在房间里了。

    窘,刚刚赫连玄玉这样抱她进玄王府,吓得玄王府侍卫以为她怎么了,居然去请了三个大夫来!

    其中居然还摻杂个胆小的,在赫连玄玉杀人的视线下,说了句‘恭喜王妃有喜了’,然后两眼一翻就晕过去了。

    她简直无语凝噎,这八字才刚有一撇,哪儿来的喜啊?

    “哼!”凤玲珑傲娇转身,不想看赫连玄玉那张讨好的笑脸。

    “本王错了嘛!”赫连玄玉直接就扑上去从背后搂住她,凑近她耳垂亲昵厮磨,语气十分讨好。

    “我清誉呢?嗯?我还没过门呢!”凤玲珑被他蹭得越想越气,看来她还是不能住在玄王府。

    嗯,就这么决定了,搬出去!

    “什么清誉,本王还没碰过你呢!说起来,是本王吃亏才对。”赫连玄玉哀怨地小声咕哝了几句,却被耳尖的凤玲珑听了个清清楚楚。

    谁让他笨到就在她耳边嘀咕呢?

    凤玲珑一把推开他,目露凶光:“你什么意思?说我给你戴绿帽子是不是?”

    “没有,没有的事!”赫连玄玉赶紧摆手否认,他怎么会这么想呢,只是觉得那大夫太该死而已。

    不过,这时候凤玲珑可不会信他的,他刚刚明明就是那意思!

    又说没碰过她,又说他吃亏,那意思不就是她要是真有喜了,他就喜当爹被戴绿帽了?

    “我管你什么意思!这是我房间,你给我出去!”凤玲珑直接把赫连玄玉连推带搡地赶了出去。

    这都什么事儿啊?主子幼稚也就算了,连侍卫也是一群不省心的!

    想到皇城里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凤玲珑心里便觉更窝火了。

    其实换作以前吧,凤玲珑压根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但现在可不同了。

    她已经表明态度,会和赫连玄玉生死不离,那她就不希望别人来瞎编排她和赫连玄玉的事儿了。

    任赫连玄玉在外拍门,凤玲珑硬下心肠就是不给他开。

    想到定魂珠的事情,凤玲珑收敛了心神,赶紧揭下额饰,拿出了定魂珠。

    “丫头,快把定魂珠给我吃!快给我吃!”神魔灵识一苏醒,立马想要吸收灵力。

    这么久了,他才吃了一块千年玄玉,和圣耀之刃剑鞘上的那颗沧海明珠。

    “给你吃了这定魂珠,我魂魄就能定住?”凤玲珑有些不放心,这可是她和赫连玄玉千辛万苦才寻来的。

    如果不能帮她定魂,那就前功尽弃了,她必须要尽快赶去炼药之城。

    “哼,不相信我就算了!”神魔灵识忽然也傲娇了。

    想到这笨丫头在天龙九关里对他产生怀疑,他就一肚子火气呢!

    凤玲珑微汗,这万年神魔居然也闹起脾气来了,跟谁学的呢?

    “好了好了,给你吃。”凤玲珑乖乖将定魂珠从锦盒内拿出,送至眉心印记上贴住。

    神魔灵识这才满意了,很快就将定魂珠给吃了下去。

    如同千年玄玉消失那般,定魂珠瞬间消失在那道印记的白光之中。

    “嘿嘿!感觉能力又增加了不少。”神魔灵识喜滋滋地说道。

    “但愿我去炼药之城三天后不会暴毙而亡。”凤玲珑没好气地托腮,从铜镜中看着那道越发妖艳的印记。

    有关于神魔灵识的事情,她要不要跟赫连玄玉说呢?

    凤玲珑心里有些犹豫,而最终一想到她在天龙九关最后一关里的表现,就还是决定先瞒着赫连玄玉了。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神魔灵识相当恼火,他总算体会到赫连那小子的感受了。

    被这丫头不信任的感觉,可真不怎么好啊!

    神魔灵识真的有些森森的忧桑。

    ……

    由于赫连玄玉闯天龙九关实力没降,凤玲珑决定早点去炼药之城。

    对她和赫连玄玉而言,多一天炼药时间都是好的,也许成为紫阶炼药师就差这么一天呢?

    所以,凤玲珑第二天就收拾了细软,准备上路。

    兵魍要回神兵山庄,便也和凤玲珑一同动身。

    临走前,凤玲珑左顾右盼,就是没看到那个想看的人。

    “嫂子,你看什么呢?”司空湛嘻嘻地笑,目光促狭。

    “没看什么。”凤玲珑故作淡定地上马,其实心里已经把赫连玄玉骂了个狗血喷头。

    昨晚跟他说要早点动身去炼药之城,他只沉思一下就答应了,半句都没留她,害她一晚上都睡不踏实。

    本以为两人还要依依不舍一番呢,毕竟刚定下感情嘛!

    殊不料,她一头挑担,一头热了,真丢脸。

    “凤姑娘,一路保重。”风瞿人淡淡朝凤玲珑挥手,嘴角含着温润笑意。

    “你们也多保重。”凤玲珑犹豫了下,本想让两人带个话给赫连玄玉让赫连玄玉也保重的,但她心里一赌气,咬了咬唇就转身策马上路了。

    兵魍随后策马跟上,一张冷脸依旧犹如冰雕般。

    看着两人远去背影,司空湛哈哈笑着摇头:“嫂子这心里肯定如猫抓一般了吧?还故作淡定,更是一个字不问,我也算是服了嫂子这股倔劲儿了!”

    “你以为都像你?”风瞿人淡淡一哼,转身就走。

    司空湛恼了,追了上去:“喂!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了?我……”吵闹声,随后远去。

    仙乐台。

    受了重伤的梦仙子与朱言刚刚回到本门,接受了更加彻底的疗伤。

    朱言显得有些沉默,看来是对天龙九关里所发生的事情,心有芥蒂。

    不过,对于他一直疼爱有加的小师妹,他仍然是说不出什么重话。

    唯有沉默,因为他实在无法不介意小师妹不顾他生死一事。

    仙乐台台主很快来到正殿,威严上坐。

    “怎么回事?听说你们去了禅宗台的天龙九关?”仙乐台台主语气冷冽,带着一丝寒意。

    他容貌俊秀,看着才不过四十多岁的模样,谁也不知他竟然已经近百岁了。

    九阶斗宗,开辟了内天地,本已衰老速度减缓,有此异貌也不足为奇。

    “爹,我和师兄是去闯了天龙九关,不过这是情有可原的。”梦仙子语气酥软入骨,在她爹面前就更是撒娇亲近了。

    “哦?还情有可原?”仙乐台台主端起弟子早已奉上的香茗,刮了刮杯沿后瞥了梦仙子一眼:“那你说说看,怎么个情有可原法。”

    说着,低头去吹那茶水,又啜了两口。

    “爹,是玄玉哥哥非要去替凤玲珑那废物求什么定魂珠,本来我并不打算插手,可是轩辕国的南帝竟也去了禅宗台,还带了一颗能让他迅速成为九阶斗宗的修炼元丹,打算对玄玉哥哥不利,所以我才……”梦仙子撅嘴说道。

    其实,仙乐台台主早就知道所有的一切了。

    禅宗台台主已经修书一封,在梦仙子和朱言回仙乐台之前递交到了仙乐台台主手上。

    对于赫连玄玉与凤玲珑一事,仙乐台台主当然是震怒非常的。

    这些年来他由着赫连府坐大,那是把赫连府当成了自家人。

    现在出了这样有辱门风的事情,他断不能忍!

    这等同于他堂堂仙乐台台主的千金,被未婚夫给退了货!

    “听说,那凤玲珑,已经去了炼药之城。”仙乐台台主脸色阴沉,眼神更是阴鸷锐利。

    赫连玄玉虽然暂时不能动也不容易动,但那只姓凤的狐狸精却是可以杀掉的!

    “是啊,爹,如果等她成了百里苏隐的弟子,我们就更不好对付她了。”梦仙子如同她爹肚子里的蛔虫,一看就知道她爹在想什么。

    仙乐台台主冷冷一哼,手紧握成拳,目光阴寒冷厉:“去了炼药之城也好,我们在炼药之城有不少内应,她绝对成不了紫阶炼药师!”

    “可是爹,为什么不让那些内应杀了她?”梦仙子有些急切,她唯恐她的玄玉哥哥越陷越深啊。

    仙乐台台主瞪了梦仙子一眼:“那是炼药之城!你以为是仙乐台?不知道禅宗台的斗者军团在炼药之城坐阵吗?愚蠢!”

    说罢仙乐台台主起身,丢掉了茶杯,警告了梦仙子一句:“你给我记住了,在此期间不许你兴风作浪!”

    “知道了,爹。”虽然满满的不甘心,可梦仙子也不敢违抗她爹的命令。

    仙乐台台主又哼了一声,拂袖扬长而去。

    对于仙乐台台主来说,梦仙子这个女儿唯一的用处,就是跟赫连玄玉联姻。

    一旦赫连玄玉不买梦仙子美貌的账,那么梦仙子再美,也失去了她的价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