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0章 谁先死的问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之外的野外。

    凤玲珑和兵魍正稍作休息,当然不是两人要休息,而是马儿要休息。

    兵魍沉默地负责了喂马一事,凤玲珑朝他道谢,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凤玲珑耸肩浅笑,倒也习惯兵魍的冰山个性了。

    其实兵魍是个好人,就是不太爱说话,可这次真的帮了她不少忙,这份恩情她记下了。

    无意识拨弄着脚边青草,凤玲珑想到赫连玄玉竟然不来与她道别一事,不禁哼出了声。

    可恶的赫连玄玉!

    该出现时就躲起来了,就这么盼着她走啊?

    “谁家姑娘在哼哼呢?”忽然,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

    犹如天籁,瞬间抚慰了那颗焦躁的心。

    凤玲珑猛然回头,果然看见一张放大在她面前的俊美容颜,不是宛若神明的玄王殿下又会是谁?

    赫连玄玉见凤玲珑久久不回神,好笑地赏了她一颗爆栗子,凤眉斜挑:“怎么?才分开这么一会儿,就不认识本王了?”

    说着,紧挨她身边坐下,修长玉手很自然搭上了她瘦削香肩。

    凤玲珑眨眨眼,终于回神。

    又是一声轻哼,她别过了头,心里却犹如干涸稻田被甘霖浇灌过了。

    她还以为他不来送她了,结果他在半路来个惊喜。

    虽然让她郁闷了这么久,不过也算是有心了,原谅他好了!

    “本王总要安排一下玄王府的事情,才好跟玲珑去炼药之城嘛!”赫连玄玉摸摸她脑袋,语气宠溺纵容。

    小东西越发会闹脾气了,真可爱。

    “什么?你要跟我去炼药之城?”凤玲珑这下子镇定不了了,霍地转过了头。

    ‘砰’地一下就和赫连玄玉撞上了,她的鼻子撞上他的下巴。

    “噢!”她痛呼一声,瞬间捂住鼻子。

    这男人!没事长这么硬做什么啊?

    废话,男人不硬难道还软啊?

    “怎么这么不小心?”赫连玄玉赶紧拉下她的手,一看她小鼻子通红,立马就心疼地开始吹吹了:“本王吹吹,揉揉就不疼了。”

    得,您老人家以为我三岁小孩呢?凤玲珑翻了个白眼,由着他在那吹啊揉的,把眼中泪意逼退之后,才拉下了他的手。

    “你刚刚说要跟我去炼药之城是怎么回事?”凤玲珑现在只想弄清楚这事儿。

    赫连玄玉眨了一下璀璨星眸,头颅一歪,青丝瞬间倾泻而下,丝丝散落在凤玲珑身前,出奇地清雅搭配。

    “本王的命可是交到玲珑手里的,难道玲珑想甩掉本王?”赫连玄玉笑问,侧脸看着无比邪魅迷人。

    人是这样的绝代风华,可一双美眸里,却是控诉般的哀怨。

    实在让凤玲珑有些……嘴角微抽。

    “我没说要甩掉你啊!我去炼药之城不就是为了修炼成紫阶炼药师吗?”凤玲珑试图跟他讲道理。

    “可玲珑又说了,要生生死死与本王在一起的。”赫连玄玉眨着美丽如玛瑙翠玉般光泽黑亮的墨眸,语气无比认真。

    “我是说过。”凤玲珑不解地望着他,这些跟他要和她一起去炼药之城,有半毛钱关系吗?

    “那不就得了?”赫连玄玉最爱看凤玲珑一脸不解的模样,可爱到让他想一口吞了她!

    于是,起了点逗弄的心思。

    “你……”凤玲珑无奈了,她用力扳过他偏过去的俊美脸庞,认真与他互相凝视,语气也无比认真:“快点说,你到底为什么跟我一起去炼药之城?”

    外人是不得进入炼药之城的,这点他应该很清楚才对。

    所以,这一趟出来,她连朦雨都没带在身边,托付给月清尘带着了。

    “本王刚刚不是说了吗?”赫连玄玉一点她小鼻尖,笑容清雅。真笨!

    “你刚刚说的我一点没懂。”凤玲珑郁闷了,简直快跟不上他的思维。

    赫连玄玉认真望进她眼底,看见自己的倒影,很是喜欢,不禁凑近了些。

    “很简单,本王若晋级九阶斗宗,而你还没能成为紫阶炼药师,那么……”他的鼻尖抵着她的鼻尖,温热气息环绕彼此,“本王要与你死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

    凤玲珑恍悟,可是这一刻她并不担心她成不了紫阶炼药师。

    于是,她问了一个非常抽风的问题:“那到时候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赫连玄玉脸黑了,她就这么没信心?

    “我就是随口问问,随口问问。”凤玲珑赶紧赔笑。

    赫连玄玉的脸色这才由阴转晴,却是认真一想后,天籁之声作出回答:“本王先死。”

    “为什么?”

    “因为本王不允许你死在本王面前,等本王死了,你才能死。”赫连玄玉深深蹙眉,想到天龙九关里的幻象,一个搂抱就将凤玲珑纳入怀中。

    语气,闷闷不乐:“本王才受不了你死在本王面前,会痛到想杀光所有人!”

    虽然那只是幻象,可他当时却真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如果她真有事,他一定让这天下为她陪葬!

    凤玲珑差点不能呼吸了,好一番挣扎才挣扎出他怀抱,大口大口呼吸。

    “你想闷死我啊?”毫不客气拧了赫连玄玉一把,凤玲珑语带控诉。

    “本王给你渡气。”赫连玄玉一笑,眼睛晶晶亮的,抬起她下巴就要凑上去。

    “等等!”凤玲珑伸出食指点住他薄唇,蹙眉继续方才的问题:“我说,你只考虑到我死了之后你自己的感受,怎么就没考虑到你死之后我的感受?”

    呃?赫连玄玉怔了一下,她这话什么意思?

    “你真自私,怎么不想想你若死在我前面,我该有多伤心多难受?”凤玲珑看见赫连玄玉呆萌的模样,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戳他胸膛。

    “这……”似乎也有道理。

    不过,她真的会很伤心很难受吗?若是他死在她面前。

    “你敢怀疑?”凤玲珑换了地方,开始戳他光滑脸颊。

    嗯,肉肉的,挺有弹性呢!

    “本王没有怀疑玲珑。”赫连玄玉认真保证,他刚刚突然想起在碧清殿时,他差点死在她面前,她为他掉的眼泪了。

    所以,他若真死在她面前,她一定会为他伤心难过的。

    “那你说,是我先死还是你先死?”凤玲珑托腮,看着赫连玄玉开始纠结,内心忍笑到快爆了。

    一向精明的赫连玄玉被凤玲珑给绕住了,突然发觉这件事真的很难选择。

    在凤玲珑快要憋不住的时候,赫连玄玉大义凛然地做出了选择:“那就玲珑先死吧!本王随后到。”

    不舍她难过,那锥心之痛就由他来承受好了。

    “可我一想到你会因为我的死而难过,我就更加难过,那怎么办?”按着腹部,凤玲珑低头问出另一个纠结的问题。

    “……”赫连玄玉郁闷了,这小脑袋瓜子怎么这么多问题?还个个纠结不好选择?

    “噗哈哈哈哈……”终于憋不住了,凤玲珑扑进赫连玄玉怀里爆笑出声。

    没想到,尊贵犹如神祗,精明擅长算计的玄王殿下,竟也有如此纠结的时候。

    好端端的两人,为嘛要讨论谁先死比较好的问题?傻不傻?

    赫连玄玉眨眨眼,瞬间眸中闪过一丝了然。

    原来,这小东西在故意逗他玩儿呢!

    “好啊,敢骗本王!”赫连玄玉一双邪佞桃花眼瞥向凤玲珑,俊眉微挑,魔爪就伸向了凤玲珑的腰身:“看本王怎么收拾你!”

    “不要,不要……噗哈哈……我、我真的怕痒……”凤玲珑瞬间酥软不能,无力地求饶。

    若不是赫连玄玉一只铁臂环绕住她背部,她早跌落到草地上去了。

    赫连玄玉也就是做做样子,最后饶了她,但薄唇却压了上去:“看你态度这么诚恳的份上,本王换个方式惩罚好了。”

    “唔……”这个也不要,兵魍还在旁边看着呢。

    不过,凤玲珑显然没有抗议的权利,只剩下喘气的资格。

    却说如冰雕般坐着纹丝不动的兵魍,视线一直落在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接吻的地方。

    ‘非礼勿视’这四个字,很显然他老人家是不懂什么意思的。

    半晌,一丝嫌恶从兵魍眼底升起。

    估计多半是因为……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唇角的晶亮长丝。

    兵魍终于别开了眼,冰冷淡漠地看向了地上一只搬动虫尸的蚂蚁。

    在赫连玄玉‘好心’放开凤玲珑时,凤玲珑赶紧起身看向兵魍。

    见兵魍注视着别处,凤玲珑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封建保守的圣灵大陆,估计除了赫连玄玉这个变态之外,没人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那样。

    唉,她真是遇人不淑啊!

    “看来本王不够努力?竟让玲珑意犹未尽,还唉声叹气?”赫连玄玉以指腹摩挲凤玲珑肿胀红唇,神情似笑非笑。

    凤玲珑一听,立刻跳了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看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赶路吧!我给师父去信可是说的半月内必到。”

    赫连玄玉挑了挑眉,看见凤玲珑赶路心切,倒也不拦着她。

    相反,他很喜欢看见小东西如同离开牢笼般的雀跃。

    这表明,她心里真的容不下轩辕南任何位置了。

    “好,赶路。”赫连玄玉起身,细心替她捉去身上草屑,这才拉着她朝马儿走去。

    兵魍默默起身,随后跟上。

    凤玲珑边走边郁闷地瞧赫连玄玉,之前是逗弄了他半天,可还是让他跟她一起去炼药之城了啊!

    也不知道,炼药之城的大门,会不会为他破例打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