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1章 玄王不小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数千里之外的轩辕皇城,冷气环绕的冰封寒殿。

    轩辕月华等候在冰封寒殿门口,手里拿着一封从炼药之城送来的特殊信函。

    他薄唇紧抿,幽暗双眸里透着一丝丝的不甘心。

    这封信函,是凤玲珑写给他皇兄的,邀他皇兄前往修炼之城一趟。

    一想到凤玲珑身边的男人如今是玄王,轩辕月华心里就忍不住窝火。

    虽说他与凤玲珑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凤玲珑至少不能被外人抢了去,她可是他名正言顺的皇嫂!

    须臾,一道颀长身影出现在冰封寒殿门口。

    正是闭关修炼的轩辕南。

    轩辕南黑眸中隐有不耐,他淡淡出声:“老三,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见朕不可?”

    轩辕南现在提升实力心切,一边重金悬赏净火莲,一边突破九阶斗师境界。

    按照他现在的修炼速度,应该再过半月,他就能够突破九阶斗师境界了。

    所以,对于轩辕月华前来打扰他修炼,他非常不高兴。

    “皇兄,凤玲珑从炼药之城送来书信,是给皇兄的。”轩辕月华直接呈上书信。

    轩辕月华很清楚,只要事情与凤玲珑有关,不管皇兄在做什么,都一定会放下。

    果然,轩辕南瞳孔一缩,立刻伸手夺过了书信。

    三两下拆开,轩辕南视线微微一凝:确实是她的亲笔字迹!

    信上寥寥数语,不过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

    她要他前往炼药之城一趟,说炼药之城有难,需要他前去帮忙。

    “皇兄,她信上说什么?”轩辕月华虽然在知道凤玲珑身份后打消了非分之想,可心里那股倾慕却是挡也挡不住。

    他甚至无数次在夜里后悔,如果她重生后,他没有请求皇兄下那道退婚圣旨就好了。

    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她让朕去炼药之城一趟。”轩辕南黑眸微闪,神情若有所思。

    去炼药之城?

    轩辕月华突然紧张起来,上前一步神色担忧:“皇兄,会不会是玄王设的什么套,打算谋害皇兄?”

    轩辕南嘴角讥讽地一勾:“你认为玄王要杀朕,还需要设什么圈套吗?”

    轩辕月华立刻神色讪然了,这倒也是,玄王都可以直接杀入皇宫了。

    事实上轩辕南相信的并非赫连玄玉,而是凤玲珑。

    既然书信是凤玲珑亲笔所写,那轩辕南就肯定会去这一趟。要不然的话,轩辕南未必肯离开轩辕皇城。

    “准备一下,朕明日启程。”轩辕南拂袖,转身重新步入冰封寒殿,打算再多修炼一日。

    “是,皇兄。”轩辕月华应声,心里有些遗憾。

    可惜他要替皇兄坐阵皇城,不能一同前往炼药之城。

    虽然明知和凤玲珑不会有任何可能,但他仍然希望,多看她几眼。

    第二天轩辕南果然从冰封寒殿里走出,去往炼药之城方向。

    轩辕南离开后没多久,就有人前往仙乐台报信去了。

    这报信之人,自然是梦仙子留在轩辕皇城的眼线。

    轩辕南也是梦仙子十分关注的一个对象,她始终坚信只要轩辕南在一天,凤玲珑就不可能完全把心放在她玄玉哥哥身上。

    女人总是念旧的,特别是自己第一个真心爱的男人。

    若换成是她,不管她玄玉哥哥怎么伤害利用她,她都不会恨他,永生永世都会爱他。

    梦仙子却忘了,她自己没底线,不代表别人也没底线。

    “轩辕南接到一封信后,去了炼药之城?”梦仙子蹙眉呢喃,美眸中划过一丝亮光。

    轩辕南这人性子也多疑,而且心高气傲,一般的信肯定不会让他离开冰封寒殿。

    那么……难道是凤玲珑给轩辕南写的信?

    “看来,我也要去一趟炼药之城才行了。”梦仙子清雅而笑,绝美面容闪过浓浓冷意。

    轩辕南去了,她定有机可趁。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失手,一定要玄玉哥哥彻底离开凤玲珑那废物!

    炼药之城外。

    悠悠白雾缭绕,水面微波粼粼,荡起绝美涟漪。

    赫连玄玉一身冷戾,负手而立,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因蒙上一层薄怒更加显得气势迫人。

    赫连玄玉已经知道凤玲珑给轩辕南去信,邀轩辕南前来炼药之城一事。

    “主子,也许王妃此举另有隐情。”月清尘真担心他家主子去闯炼药之城,犹豫着替凤玲珑找借口。

    “本王能不相信她吗?”赫连玄玉冷冷一眼射过去,冻得月清尘有些心惊胆寒。

    那您老人家为何生气啊?月清尘压着这句话没敢问出口。

    赫连玄玉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宽大袍袖一甩,凤眉微蹙。

    他气的,是她有功夫给南帝写信,却没功夫出城与他相见。

    当然,赫连玄玉才没那闲工夫解释给月清尘听。

    赫连玄玉正兀自生气着,一抹小小人影却从水下露了头。

    很快,结界被打开,凤玲珑从结界里蹦了出来。

    “赫连玄玉!”远远地,凤玲珑喊了一声,屁颠屁颠朝赫连玄玉奔去。

    写了信郁闷了几天,她才后知后觉想到轩辕皇城的事肯定瞒不了赫连玄玉,而她似乎应该跟他交代一声。

    要不然,以他的幼稚还不知道有多生气呢!

    “哼!”赫连玄玉果然傲娇了,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意志力,才克制住想搂住她的念头,让一双手乖乖负在身后。

    赫连玄玉神色淡漠,仿佛眼下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他的情绪。

    但凤玲珑若钻到他袍袖下看,一定能看见他双手紧握,都快握出血来了。

    “干嘛?生气啦?”凤玲珑自知理亏,连忙一脸讨好地跑到赫连玄玉面前,又是甜笑又是蹭的。

    “哼!”赫连玄玉给她的回应,依旧是一声轻哼。

    “我也不想给轩辕南写信啊,可是跃无愁师叔拜托我,我不能不顾炼药之城的安危。”凤玲珑扯扯他袖子,红唇却撅了起来。

    这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小气。

    “你以为,本王是为了这件事恼你?”赫连玄玉凤眸危险地眯起,他在她心目中,就是这么小气的男人?

    呃?那不然是为了什么事恼她?凤玲珑傻眼。

    “你……”赫连玄玉霍地扬起手掌,浑身冰冷之气暴射。

    月清尘和朦雨都一个倒吸气,不是吧?居然要到动手的地步了?

    朦雨下意识要上前替她凤姐姐挨下这一巴掌,但随后却见赫连玄玉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顿时,她生生地止住了上前的念头。

    也许……玄王不是要打凤姐姐吧?

    “你敢打我试试?”凤玲珑瞪着黑白分明的眸子,不甘示弱看着赫连玄玉。

    “你以为本王当真不敢?”

    赫连玄玉轻哼一声,果然一巴掌拍过去了!

    宽厚温暖的大掌,轻轻拍了一下凤玲珑的脑袋瓜子,让凤玲珑的小脑袋往旁边晃了一下。

    这也叫打啊?

    月清尘和朦雨都吁了口气,是他们多虑了。

    凤玲珑挨了打,瞪了赫连玄玉半晌,忽然一个猛扎投入赫连玄玉怀抱,蹭了一会儿后支支吾吾道:“打也打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高兴了吧?”

    赫连玄玉挺享受这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顺势搂住她整个身躯。

    摸了摸她一头青丝后,赫连玄玉再度轻哼:“因为玲珑有时间写信,没时间出来见本王。本王想玲珑了,所以不高兴。”

    朦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真的是传说中冷酷暴戾喜怒无常的玄王殿下吗?

    怎么……像个争宠要糖吃的孩子。

    月清尘倒是比朦雨淡定,眼角微微一抽后,默默别过脸去。

    他家主子自从遇上王妃,时不时就来点戏剧化表现,他已经……渐渐习惯了。

    凤玲珑哭笑不得,但一想到赫连玄玉乖乖等在城外,一天到晚除了等她就是等她,心又不禁软了。

    “都说让你不要等在这里了,我怎么可能天天跑出城来?”凤玲珑窝在他怀里,语气除了心疼外,也有一丝哀怨。

    不是她不想见他,实在是出城一趟比登天还难啊!

    她今天出城的牌子,还是厚着脸皮找白弘业借的好吗?

    本来想找她师叔跃无愁拿的,结果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好去找白弘业了。

    好在她之前的话起了作用,白弘业现在对她没那么大敌意了,不然才不可能借到呢!

    “那不行。你在哪儿,本王就要在哪儿。”赫连玄玉语气十分果断,不容凤玲珑反驳。

    他搂着她到一旁坐下,细细观察她脸色,见她一脸红润健康才放下心来。

    “为什么让轩辕南来炼药之城?”赫连玄玉问的很随意,仿佛闲聊一样。

    微微泛着琥珀色光泽的星眸,慵懒随性,让人怦然心动。

    凤玲珑侧头认真看着赫连玄玉的眼睛,发觉他似乎真没为此事吃醋时,倒是小小惊讶了一下。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

    “前几天火山喷发了,跃无愁师叔派我去了一趟火山地带。那儿有个火山神虚影……”凤玲珑把来龙去脉老老实实说了一遍。

    月清尘和朦雨犹如听天书般,那些字拆开来他们就懂,组合在一起却怎么也听不明白。

    什么火山神?什么虚影?

    他们没见过,自然不如赫连玄玉懂。

    “困住三十名炼药师,就是为了引你前去相见,让你将轩辕南请到炼药之城来?”赫连玄玉皱眉,直觉认为这件事不简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