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 帝王成赖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听赫连玄玉语气有异,忙扯了扯他衣袖:“你那么聪明,莫非想通其中奥妙了?”

    赫连玄玉眨了眨黑曜石般的黑眸,语气带笑:“本王又不是神。”

    他只是觉得事情不简单,至于怎么个不简单法,仅凭火山神要她请轩辕南到炼药之城一事,他还推断不出。

    “你在很多人心里就是神。”凤玲珑得意一笑。

    而这尊神,被她给拴牢了。

    走狗屎运也好,宿命也罢,反正她已经决定不松手了。

    以后,赫连玄玉就是她的男人,她誓死捍卫所有权!

    “突然间露出那么得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赫连玄玉宠溺地揉揉她脑袋,看见她开心,他整个人都轻松愉悦起来。

    “没有。”凤玲珑立刻收敛,这种事藏在心里就好,说出来多肉麻。

    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故作聪明的可爱模样,挑眉而笑,纵容地摇了摇头,并没戳穿她。

    “给轩辕南写信的时候,纠结了很久吧?”赫连玄玉语气随意,轻描淡写,却让凤玲珑心里惊起一群小鸟。

    凤玲珑肩膀一僵,随后就感觉到赫连玄玉的手掌温柔捏揉着她僵硬的肩,不禁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还恨他?”赫连玄玉眉目温和,语气淡然,似乎的确不像是介意的样子。

    虽然觉得这种时候应该闭嘴保持低调,但提起家仇大恨,凤玲珑还是没能保持淡定低调。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冷然:“风家满门百余条性命,无法不恨。”

    说完她又偏头看着他:“难道你希望我不恨他?”

    赫连玄玉深深凝视她一双美眸,眼睛如碧蓝大海般深邃晶亮。

    “本王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平静对他。”赫连玄玉执起她纤纤玉手,放至菱唇边浅浅一吻:“就像本王对梦茴。”

    在遇上凤玲珑之前,独孤梦茴是赫连玄玉唯一另眼相看的姑娘。

    不是男女之情,但绝对担得起独孤梦茴那一声‘玄玉哥哥’。

    以前赫连玄玉也曾想过,凡是独孤梦茴想要的,他都会尽力为她争取到。

    直到凤玲珑出现,他想付出的对象自然而然改变。

    不是为了报恩,而是因为喜欢入骨髓,想给她最好的。

    梦仙子?凤玲珑眸中精光一闪,淡淡笑着反问:“你和她之间有恩情没有仇恨,怎么能跟我和轩辕南之间相提并论?”

    这话,令赫连玄玉俊容一瞬间有些凝滞。

    “我说的是仇恨不能相提并论。”察觉到刚刚的话似乎有歧义,凤玲珑连忙解释了一句。

    赫连玄玉这才面色稍霁,他如玉手指抚过凤玲珑精致面颊,语气慵懒随意:“于本王而言,和她之间的仇可大了。”

    “你们哪儿来的仇?”凤玲珑一脸不解。

    “本王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姑娘,此生非这个姑娘不娶,她却三番四次害这个姑娘,你说这仇大不大?”赫连玄玉一脸高深莫测,眼底笑意令人怦然心动。

    “……”凤玲珑顿时无语。

    这话说的,怎么她成了导火索?

    “如果本王恨她,你觉得本王以前对她感情如何?”赫连玄玉低下温柔眸子,似笑非笑伸手抬起凤玲珑的下巴。

    两人近距离凝视,视线交缠。

    温热的气息萦绕四周,简直分不清彼此。

    凤玲珑不自在地别过脸,轻轻咳了一声。

    她明白赫连玄玉的意思,只是她自己觉得她对轩辕南真的没有丁点儿感情了,但他却觉得还不够。

    赫连玄玉倒也不逼她太紧,他相信他的小东西聪明绝顶,他只须稍微提点,她便逐渐能够从牢笼中跳出。

    “好了,时候不早了,玲珑该回城里去了。”赫连玄玉淡笑着,周身笼上一层氤氲光晕,清雅绝美。

    凤玲珑这才转过头来,斜瞥着他:“这会儿又赶我走了?”

    “留下来跟本王住同一个帐篷,本王当然欢迎之至。”赫连玄玉捏捏她小鼻子,就爱她跟他斗嘴的模样。

    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捧到她面前讨她欢心,怎么爱她都爱不够了好像……

    “你倒是想得美。”凤玲珑脸色微微一红,推开他就站了起来。

    赫连玄玉随后站起,信步送她至水边。

    分别之际,凤玲珑犹豫了一下,主动抱住他精瘦腰身,小小声说了一句:“赫连玄玉,我会想你的。”

    然后,飞快地松手,设下结界下水,逃之夭夭了。

    赫连玄玉愉悦的笑声响起,这么害羞,将来可怎么办才好。

    ……

    数日之后,轩辕南顺利抵达炼药之城。

    由于轩辕南是火山神指定要的人,待遇竟和赫连玄玉有些不一样,炼药师们直接把轩辕南请进了炼药之城。

    不过,轩辕南倒不知赫连玄玉和月清尘他们住在城外,还搭帐篷住的。

    要不然,轩辕南肯定得去见见赫连玄玉,然后奚落赫连玄玉一顿。

    凤玲珑忙着炼药,根本不会去迎接轩辕南。

    半月时间过去,凤玲珑终于步入了初级炼药师阶段。

    但炼药师本来就是靠对炼药原材的灵气辨认,手法的熟练度,以及对火候的掌握而进阶的,所以她还有得练。

    神魔灵识能帮她精准辨认炼药原材的灵气,却不能帮她熟练手法,这都要靠她自己努力。

    凤玲珑虽然不去见轩辕南,不代表轩辕南不会找她。

    轩辕南进入炼药之城后就向跃无愁打听凤玲珑的下落,跃无愁这脑子短路的,直接把轩辕南领到了凤玲珑的住处。

    “她就住这样简陋的地方?”轩辕南打量片刻,竟见几个男炼药师出入宅子,眉头更是深深蹙起。

    他捧在手心都怕化了的宝贝,居然被炼药之城这般苛待?还有男人与她同住一所宅子!

    “丫头还是初级炼药师呢,只能住在这里,炼药之城都是这样的规矩。”跃无愁满不在乎一挥手,“人在里头,我就不进去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跃无愁就闪了,实际上却躲在了大门外,侧耳倾听里面动静。

    不知道丫头是风茗玉之前,他还对南帝没什么兴趣呢!现在知道了,当然要看看好戏了。

    丫头心里到底是喜欢玄王呢?还是喜欢这个皇帝?嗯,他要好好看看。

    很快,宅子外头凑满了跟跃无愁一样八卦好事的炼药师。

    乐康小正太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又见这么多炼药师都在门口不进去,顿时也不敢贸然进去了。

    很快,里面传来了凤玲珑冷冷的声音。

    “你来这里做什么?”凤玲珑正在清理凤鸣鼎,忽然一抹高大身影挡住阳光。

    一抬头见是轩辕南,她整个人顿时都感觉不好了。

    “朕来看看你。”轩辕南语气温柔,对凤玲珑的冷脸未放在心上。

    总归是他亏欠她在先,所以无论她怎么对他,他都不会介意。

    “看完了,可以走了。”凤玲珑面色不耐,挥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本来还想清理完凤鸣鼎,带乐康出去吃点好的,结果现在心情全被破坏了。

    这男人,是不会看人脸色吗?

    人堂堂九五之尊,看过的脸色大概也是用手指数得出来的好吗?

    轩辕南叹了口气:“茗玉,你就不能忘掉过去,跟朕好好说说话吗?”

    凤玲珑斜眼瞥他一会儿,勾起一抹浅浅冷笑:“我先灭了你轩辕世家,然后你再和我好好说话。”

    轩辕南一窒,面色有几分无奈。

    她又不是风家二老的亲生女儿,为何对风家满门丧命一事如此耿耿于怀呢?

    他真的不懂。

    凤玲珑见轩辕南还是不肯走,心头一火,把凤鸣鼎往袖中一塞便朝外走去。

    他不走,她走行吗?

    一出门就看见了外面围观的炼药师们,凤玲珑脸色瞬间黑了:这些男人怎么也这么八卦?

    “好你个乐康!”凤玲珑揪出了人群中的乐康,语气冷冽。

    要他出现的时候,他倒不出现了,还敢在这里围观她的八卦!

    乐康一个激灵,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还是下意识觉得他应该道歉:“对不起,姐姐,我……”

    “哼!”凤玲珑松开乐康,迈步朝街上走去。

    走了几步没见乐康跟上,凤玲珑回头一个瞪眼:“还不跟上来?”

    乐康愣了一下,恍然大悟,连忙小跑着上前了。

    炼药师们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孤零零在宅子里的轩辕南,心想堂堂帝王混到这个地步也真的是够了。

    轩辕南倒不以为忤,潇洒一甩袍袖,大踏步迈出了宅子。

    众人以为轩辕南会回他自己的住处去,不料轩辕南直接拐弯左转跟上了凤玲珑和乐康。

    顿时,所有人下巴掉了一地!

    这这这,这真的是孤清冷傲的九五之尊吗?

    人家姑娘那么明显的拒绝,他看不懂啊?还死皮赖脸地跟上去。

    该说他是深情呢,还是不要脸呢?

    乐康小心翼翼扯扯凤玲珑的衣袖,悄声告诉她:“那个南帝……他跟上来了。”

    凤玲珑面色一僵,唇角忍不住抽了抽。这男人什么时候变成癞皮狗了?

    或者,她该想个办法让他死心,知道她和他永无可能,而且她对他也没有丝毫感情可言了吗?

    一行三人在街上走着,神色各异,引来无数人侧目旁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