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 另一种态度对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路过一家酒楼时,凤玲珑突然凤眉一挑,计上心来。

    “乐康,饿了吧?我们就去这家酒楼吃饭怎么样?”她侧头冲乐康露齿一笑。

    乐康看了看酒楼的气派宏伟,吓了一跳,面露迟疑:“可是姐姐,这家酒楼是炼药之城里最贵的呢。”

    “怕什么?姐姐我现在有的是钱。”凤玲珑得意地摸摸腰间钱袋,那里头装着好几百金币呢,吃一顿饭绰绰有余了。

    随后,凤玲珑拉着乐康走进了酒楼。

    轩辕南自然也跟了进去,但他不知道尴尬处境即将等着他。

    凤玲珑在炼药之城本来就很有名,这次救回三十名炼药师之后,那就更是大名鼎鼎了。

    “凤姑娘,请问想吃点什么?”酒楼小二殷勤上前招呼,态度恭敬。

    在酒楼茶楼里做事的,都是炼药天份很低的人,炼药赚不了钱,自然只能靠这些来赚钱糊口。

    “有什么好吃的都上来吧。”凤玲珑很随意地说道。

    “好咧!”小二正要下去,突然被凤玲珑叫住了:“等等!”

    凤玲珑眉一挑,看向不请自坐的轩辕南,唇角微勾:“两人份,明白吗?”

    小二一愣,随即明白了凤玲珑的意思,立刻点头:“好,好,两人份,凤姑娘放心。”

    说完小二就下去了。

    轩辕南的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她如今,就连和他一起吃顿饭都不愿意了?

    凤玲珑神态怡然自得,完全无视了轩辕南。

    乐康夹在中间,倒是有点觉得不自在。

    等饭菜上桌,小二真的只给凤玲珑和乐康两人盛了饭,菜也几乎全摆在两人面前。

    南帝对于炼药之城来说,算不得什么,而凤玲珑现在是百里苏隐的关门弟子,又救了三十名炼药师的性命。

    两者之间,小二当然会很轻易地偏袒凤玲珑了。

    轩辕南脸色黑黑,沉声冲那小二说道:“来者是客,朕要点菜。”

    她不请他吃,他不会自己买吗?轩辕南心里一时也有些赌气。

    小二看了凤玲珑一眼,见凤玲珑神色淡然,就皮笑肉不笑了一下:“南帝想点什么菜?”

    “跟她一样!”轩辕南从身上摸出钱袋,重重丢在桌上。

    大有,摆阔赌气之意。

    凤玲珑一瞥那沉甸甸的钱袋,嘴角若有似无勾起一抹讽笑。

    小二迟疑了一下,像是猜到了什么,于是上前打开那钱袋一看,果然里面是轩辕国流通的银两。

    “抱歉,我们酒楼只收金币。”小二看见银子如同看见石头一样,笑着将钱袋推回到轩辕南面前。

    金币?轩辕南俊美脸庞闪过一丝愕然。

    忽然,轩辕南看向了凤玲珑,眼里露出些许恼怒:她故意的!

    凤玲珑似笑非笑瞥了一眼轩辕南,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轩辕南心里那个怄啊,万万没想到凤玲珑把他带进了坑里。

    他好歹也是堂堂九五之尊,现在进了酒楼居然没钱吃饭!

    不走,看着凤玲珑和乐康吃,没面子。

    甩手走人吧,似乎更加没面子。

    憋了一股气,轩辕南脸色阴沉盯着凤玲珑:“茗玉,你当真一点都不念旧情?”

    “你叫错人了。”凤玲珑一脸云淡风轻,她现在真的很讨厌‘茗玉’这个名字。

    金玉有本质,焉能不坚强。钗头玉茗妙天下,琼花一树真虚名。

    那浮浮沉沉十年光阴,提醒着她曾陷入一段多么可笑的爱情当中。

    轩辕南如今的穷追不舍,让她很想问他一句:杀了我全家再来和我破镜重圆,你自己觉得恶不恶心?

    如果是迫不得已也就罢了,偏偏这悲剧原本可以不用发生。

    既然他已经在皇位和她之间选择了皇位,就不要妄想她会回心转意。

    鱼与熊掌,从来就不可兼得。

    “好!”轩辕南轻一拍桌,脸色冷然起来:“既然如此,也就别怪朕要挟你了。”

    凤玲珑凤眸微眯,他什么意思?

    轩辕南笑容清淡起来,语气慢条斯理:“听说,炼药之城外的火山地带,出了个火山神,要求你必须将朕带去见他,是吧?”

    凤玲珑停下筷子,咽下口中饭菜,冷冷地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你又想干什么?

    “既然玲珑对朕不满意,那么……在玲珑对朕满意之前,朕都不急着去见这位火山神。”轩辕南起身,信步走到凤玲珑身边,紧挨着她坐下。

    他笑容忽地有些邪魅:“玲珑,可明白朕的意思了?”

    凤玲珑攸地起身,‘啪’一声将筷子一折为二!

    “我可以骂你卑鄙吗?”她一脸冷意地看着他,眸子里满是讥讽。

    轩辕南,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已经讨厌朕了,朕不在乎你再多讨厌一点。”轩辕南被那双淡漠的黑白明眸冷冷看着,心里揪痛,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乐康,饭菜打包,我们走!”凤玲珑甩出一百金币在桌上,懒得再多看轩辕南一眼。

    乐康连忙就去小二那儿说了一声,小二拿来饭菜篮子,连盘带菜装了进去。

    都是炼药之城的人,自然不担心盘子不退还什么的。

    凤玲珑很快带着乐康回到宅子里,并贴了一张纸条在门口。

    看到门口那张纸条的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那纸条上写着清秀有劲儿的一行大字:狗与轩辕南不得入内!

    轩辕南第二天才看到这张纸条,当场脸色就绿了。

    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这回凤玲珑是真的被惹火了。

    一连数日,凤玲珑都闭门不出,专心炼药,一来换钱二来练手法。

    三来么,当然是免得看见轩辕南那张让她火大的无赖脸。

    她怕一个忍不住,失手把他给宰了!

    乐康当然知道凤玲珑最近心情不好,一直也就乖乖的不敢多嘴。

    只是这一日乐康被白弘业找上之后,就不能不开口了。

    “姐姐……”乐康混在凤玲珑身边一整天了,一直犹豫到黄昏才敢小声开口。

    “嗯?”凤玲珑醉心于炼药,倒也很快把轩辕南忘得一干二净,显然今日心情还不错。

    也是看见她心情还不错,乐康才敢开口的。

    “白长老今天找我……”乐康小小声说道,“离火山神给的半月时间快到了,可南帝还是不肯去见火山神,还说……”

    凤玲珑抬起了头,眸色有些冷。

    乐康吓得一个瑟缩,半天才有勇气继续说了下去:“南帝还说、说要姐姐陪他一起去,他才肯去。”

    凤玲珑五指攸地收紧,几株炼药原材顿时被她捏碎。

    凭什么?

    他凭什么要她陪他去?

    凤玲珑真想去找轩辕南,好好扇轩辕南几巴掌,可她突然想到赫连玄玉那日所说的话,眸中火焰便渐渐熄灭了。

    她在气什么?

    如赫连玄玉所说,轩辕南并不是害死她风家满门的真正凶手。

    他不过是在皇位和她之间选了皇位而已。

    可她仍旧会生气,会愤怒……

    难道,她是真的没有完全放下那十年的过往?

    凤玲珑表情落寞地站在落落余晖下,蹙眉静思。

    乐康正惴惴不安,忽然凤玲珑就一个霸气转身,吓了他一跳!

    正要道歉,却听凤玲珑语气平淡:“好,我去!”

    咦?是他听错了吗?乐康面露疑惑。

    这些天他也听了不少她和轩辕南的事情,得知她全家竟是被轩辕南所杀,所以来这一趟之前……他真的准备好被她撵出门去了。

    “你没听错。”凤玲珑看着乐康,有些好笑。

    在如此单纯、心事全在脸上的乐康面前,她不会读心术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姐姐,你真的答应陪南帝去火山地带?”乐康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是的。”凤玲珑肯定地点头。

    “为什么?姐姐应该很恨他啊。”乐康脱口而出,说完才觉得自己似乎不该这么问。

    正想道歉,却听凤玲珑语气淡然无波地飘出一句:“没有爱,哪儿来的恨?”

    咦?乐康一怔,这么说姐姐不恨南帝?

    “好了,小孩子家家的这么八卦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炼药?”凤玲珑不愿再提轩辕南,扳过乐康双肩,把乐康推了出去。

    乐康走后,凤玲珑静静地坐着,手指无意识抚摸凤鸣鼎。

    赫连玄玉说得对,她应该彻底放下了。

    她可以讨厌轩辕南,但却没必要恨轩辕南。

    如果心里有恨的话,代表爱还没有完全消失。

    而一想到她内心深处竟然对轩辕南还有感情,她就无法原谅自己,也感觉对不起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你放心,我不再恨他了。”凤玲珑紧紧握住凤鸣鼎,美眸里透着一丝坚定,一丝柔情。

    第二天,凤玲珑神色淡然地出现在轩辕南面前。

    她穿了一身素色衣裙,淡淡而立,如同百花中最不起眼但却最怡人双眸的小碎花。

    “你不是要我陪你去火山地带吗?走吧。”凤玲珑眸色平静如水,淡淡地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微微一愣,一阵陌生情愫忽然就席卷了他的心。

    这样的凤玲珑,让他有点不太能适应。

    就好像,她恨他、讨厌他、针对他,至少表明他对她而言还是不一样的,但她如此淡然……

    便如同她和他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