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章 卑鄙伎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散发出去的斗气很快寻到了火山天窟所在。

    乐康和梦仙子紧跟赫连玄玉朝目的地奔去,乐康不会飞,被远远抛在了后面。

    好在火山天窟离原先三人所在的地方不远,乐康终于在一炷香后追上了赫连玄玉和梦仙子。

    现在的火山天窟,变成了冰地天窟,原本火红色的石壁,一片银白透亮。

    赫连玄玉和梦仙子是飞身落地的,而乐康则是滑稽地滚落下去的。

    乐康结结实实摔了个鼻青脸肿,好在没有哪里骨折。

    梦仙子美眸中闪过一丝轻蔑,这炼药之城的炼药师还真是蠢呢!

    赫连玄玉闭着眼站在天窟内,他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处,对他虎视眈眈。

    本以为那股神秘力量会出手攻击,但赫连玄玉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动静,便冷冷地哼了一声,抬脚朝前走去。

    乐康正从地上鼻青脸肿地爬起,见状连忙喊道:“玄王殿下!姐姐应该在左边通道那个小洞府里!”

    赫连玄玉脚步微微一顿,随后朝左边通道走去。

    乐康顿时开心极了,玄王殿下竟然听他的话呢!一点都没有怀疑他呢!

    也不想想,明显心事情绪全在脸上的人,谁会怀疑?

    梦仙子觉得乐康蠢,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三人很快走入左边通道尽头,来到巨龙石面前。

    “这是上次那块厉害的石头,姐姐怎么推都推不开呢!”乐康喃喃说道,眼里浮现一丝忧心。

    难道姐姐又被关在里面了吗?

    乐康希冀地看向赫连玄玉,心想不知道厉害的玄王殿下有没有办法打开这个讨厌的石头。

    “退开!”赫连玄玉淡淡一喝,双手凝聚斗气在掌中。

    赫连玄玉整个人被白中泛黑的强大斗气环绕,强悍绝美得不似真人,乐康一时竟看呆了。

    梦仙子嫌恶地将乐康一把抓了过来,冷冷斥喝:“叫你退开没听见吗?”

    梦仙子对两种男人没耐心,不会摆出她的翩翩仙子风度。

    一种是老人,一种是小孩。

    乐康很不幸地,被梦仙子归纳为了小孩子。

    看着比凤玲珑绝美不知多少,但表情却无端让自己生寒的梦仙子,乐康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好凶好冷……

    这时,赫连玄玉双手扬起,冷冷一喝:“开!”

    两股强大的斗气瞬间迸射而出。

    沉重无比的巨龙石,面对这强悍的力量,也不得不低了头,被迫缓缓升了起来。

    随着巨龙石的升起,一对缱绻而卧的男女,如仙如画展现在三人面前。

    一脸苍白的凤玲珑,被同样脸色苍白的轩辕南搂在怀中。

    两人躺在铺着轩辕南外袍的地上,凤玲珑外衫被褪去,整个人娇小玲珑地枕在轩辕南臂弯中。

    二人搂抱亲密无间,仿佛自成一个世界,让其他人觉得站在这里都是多余的。

    赫连玄玉俊美脸庞隐隐扭曲,十指不知不觉握紧。

    指关节,被捏得咯咯作响。

    “天!凤姑娘怎么……”看见这不成体统的一幕,梦仙子心里暗暗幸灾乐祸到了极点,她真想仰天大笑,但面上却还是装出无比吃惊的模样。

    乐康的小嘴也张大了,吃惊不已。

    姐姐她……不是很讨厌南帝的吗?怎么,怎么会和南帝睡在一起呢?

    乐康想不明白,赫连玄玉却是已经走了过去。

    “滚。”一个字出口,赫连玄玉一道斗气弹出,挥开了轩辕南。

    轩辕南已经身受重伤,他倒也没想过抵抗。

    被那股斗气一挥,轩辕南重重撞击在了冰壁上,跌落在地,再次吐出鲜血。

    赫连玄玉看都不看吐出鲜血的轩辕南一眼,他双眸紧紧盯着仿佛睡着了一样的凤玲珑。

    小心翼翼地,他伸出双手,将凤玲珑抱在了怀里。

    那微弱的呼吸,证明着他千方百计要保护的女子,受了极重的伤。

    “抱歉……”轩辕南擦了擦嘴角鲜血,唇角露出一丝苦笑:“玲珑是为了保护我,才伤得这么重……”

    说话间,轩辕南又是几口鲜血吐出。

    “南帝,你受了很重的伤啊!想必若不是凤姑娘以命相救,你现在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吧?”梦仙子故意挑拨离间,点明凤玲珑为了轩辕南不顾生死一事。

    然后,梦仙子满意地看见,赫连玄玉指关节再次握得咯咯作响。

    轩辕南淡淡苦笑,看着凤玲珑的眸子写满无限深情:“是啊,朕一直以为她不会原谅朕了,没想到……没想到她心里还是有朕的。朕欠她的,实在太多了……”

    赫连玄玉霍地起身,有力的手臂里抱着昏迷不醒的凤玲珑。

    冷冷视线扫过笑容苦涩的轩辕南,赫连玄玉眼眸冷似冰天雪地,天窟内温度又隐隐下降了几分。

    “就算会使她鲜血淋漓,本王也会将你从她心底彻底拔除。”赫连玄玉冷冽的声音,在天窟里响起,如同死亡来临前的宣判。

    “因为,你不配得到她的爱。”

    说完这一句,赫连玄玉冷冷一笑,抱着凤玲珑飞身离开了天窟。

    “玄玉哥哥!”梦仙子想要追上去,但又有些渴望和轩辕南对话。

    因为,她想知道轩辕南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么凤玲珑很可能对轩辕南还有感情,她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件事。

    乐康倒是很快跑远了,连滚带爬,一路跌跌撞撞。

    梦仙子终于还是留了下来。

    “凤玲珑真的舍身救你?”她眸光淡然地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已经开始打坐调息,稍微好些后,他黑眸徐徐睁开,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你觉得可能吗?”轩辕南的表情看不出悲喜,语气略微自嘲。

    梦仙子神色一僵,原来轩辕南是故意骗玄玉哥哥的!

    “有一件事,朕需要你帮忙。”轩辕南目露精光看着梦仙子,语气深沉。

    “我可没那么好心帮你!”梦仙子冷冷一哼,说完便转身。

    “即便是能让赫连玄玉对凤玲珑死心也不帮?”

    轩辕南一句话,成功地阻止了梦仙子离去的脚步。

    梦仙子心头流露出淡淡疑惑,转身蹙眉看着轩辕南:“什么意思?”

    轩辕南勾唇一笑:“很简单,朕要你将今日之事,散步出去,让整个炼药之城的人都知道。然后……”

    梦仙子一字一句地听着,最后便美眸中大放异彩,涟漪阵阵了。

    好个南帝!

    她之前竟还没看出来,轩辕南有此深沉心机,能想出这样的妙计。

    “以朕对玲珑的了解,她是绝对不屑解释的,她想要的是全心全意的信任。而一旦赫连玄玉不信任她,她便会渐渐心冷。”轩辕南勾起一抹胜利在望的笑意。

    梦仙子沉吟片刻,毅然点头:“好!我帮你。”

    又一次,两个各怀目的的男女,勾结在了一起。

    此刻,赫连玄玉已经抱着凤玲珑飞回了炼药之城外面,将凤玲珑放在了帐篷之中。

    月清尘给凤玲珑把脉之后,神色微微凝重:“主子,王妃受了极严重的内伤。”

    “本王不要知道她伤势有多重,本王要的是她恢复如初。”赫连玄玉的语气极冷,他眼里此刻只看得见凤玲珑苍白的脸色。

    凤玲珑额头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细长的秀眉紧紧蹙着,尽管还在昏迷中,看起来仍旧十分痛苦。

    “主子,王妃是斗气受损过重,只怕……需要炼药之城贡献些上品修炼丹药喂王妃服下,方可缓解王妃痛苦。”月清尘有些为难,硬着头皮说出这事实。

    其实月清尘心里有一丝不解,那就是他替凤玲珑号脉时,隐隐察觉凤玲珑的伤势虽重,可却像是自戕。

    但……这似乎不可能。

    凤玲珑生性坚韧,怎么可能自戕呢?所以月清尘也没敢把这怀疑说给赫连玄玉听,他怕是他诊断错了。

    修炼丹药?

    赫连玄玉一听,毫不犹豫起身,准备要去炼药之城抢些修炼丹药来给凤玲珑服用。

    月清尘猜到他家主子要做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连忙晃身拦住了赫连玄玉。

    也不敢过硬阻拦,月清尘只能‘扑通’一声跪下,苦苦相劝:“主子,炼药之城规矩森严,即使三大灵台也不敢轻易得罪,主子三思!”

    要修炼丹药,不一定要用抢的啊?

    “让开!”赫连玄玉此刻满心只有被折磨的凤玲珑,哪里还管什么炼药之城的规矩?

    即便为此惹下祸事,他也不惧炼药之城的惩罚。

    “主子……”月清尘欲哭无泪,他拦不住也要拦啊,这可不是件小事,会闯大祸的啊!

    “滚!”赫连玄玉动怒了,语气冰寒之极,若月清尘再阻拦下去,他绝对不吝啬出手。

    主仆二人正僵持不下,一群人却突然奔了过来。

    “师侄!师侄!”跃无愁哇哇大叫着朝这边冲来。

    他一眼就看见了帐篷里的凤玲珑,顿时那个心疼啊!

    “师侄你果然受伤了啊!师叔我好心疼哦!”跃无愁对凤玲珑还是满疼爱的,一看凤玲珑脸色那苍白的啊,连忙就从袖里掏出修炼丹药,一股脑儿地给凤玲珑塞了下去。

    月清尘见状大大吁了一口气,好了,事情解决了,他总算不用被主子一掌拍得吐血在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