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真的喜欢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凤玲珑服下了那些修炼丹药,体内斗气似乎又强了一些,而且不再到处流窜。

    她眉宇稍稍舒缓,看起来没那么痛苦了。

    “本王送玲珑回炼药之城。”赫连玄玉上前,小心温柔抱起了凤玲珑。

    视线,在触及她身上单薄衣裳时,微微停顿了一下。

    先前她被轩辕南抱着的那一幕,不期然又浮现在赫连玄玉眼前,他瞳孔缩了缩,射出一股冰寒的冷芒。

    跃无愁不觉有异,只觉得好像突然冷了一点。

    左右一张望没发觉异样后,跃无愁挠挠头,特许了赫连玄玉进城:“本来师兄没在,我是不可以放外人进城的,特别是你们轩辕国的斗者。不过……看在师侄情况特殊的份上,就由你送师侄回炼药之城吧!”

    随后,赫连玄玉将凤玲珑送回了炼药之城。

    轻柔地将她放在她房间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之后,赫连玄玉握着她的手一会儿,在跃无愁的灼灼视线下离开了。

    “还真是奇怪了,我还以为玄王会死活不肯离开呢!”跃无愁挠挠头,发觉他真是不懂这位玄王殿下的心思。

    赫连玄玉走后没多久,凤玲珑就苏醒了。

    五脏六腑都还闷疼得厉害,凤玲珑却挣扎着起了身。

    此刻跃无愁已经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就剩凤玲珑一人。

    看见自己身上穿的单薄衣裳,凤玲珑眼里闪过滔天怒气!

    艰难地起身下床,凤玲珑对着镜子前前后后检查了一番,没发觉什么异样后,她才面色稍微恢复平静。

    想到自己之前的穿着不是这样,凤玲珑略微干涩的红唇紧紧抿起。

    就算轩辕南没有对她不规矩,但她敢肯定,她的衣裳是他脱掉的,搂搂抱抱在所难免。

    “轩辕南,你真是让我觉得恶心!”凤玲珑冷笑一声,然后拖着虚弱的身体出了门。

    凤玲珑十分艰难地打了一桶水进房,然后,咬紧牙关弹出一道斗气,在房门后设下结界,以免有人闯入。

    她毫不犹豫脱下了一身薄衫,直接跨进冰冷的水中。

    虽然炼药之城是夏季,但刚刚经历过冰天雪地又受了重伤的凤玲珑,被这冷水一泡,面色异常难看起来。

    凤玲珑紧紧闭眼,泡了许久,洗了许久,才牙齿打颤地从浴桶中离开。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凤玲珑将原先那衣裳很快丢出门外。

    回头看见床铺,她美眸中寒芒一闪,索性上前将床上的铺盖被单也一股脑儿卷了,丢出了房间。

    鼻青脸肿的乐康这会儿正好气喘吁吁回到炼药之城,到了宅子看见凤玲珑把铺盖被单全扔了出来,不禁有些不解。

    “姐姐,你在做什么?”乐康走过去,一边喘气,一边打量凤玲珑。

    看见凤玲珑的脸色仍旧苍白,乐康眼里浮现一抹担忧。

    “扔垃圾。”凤玲珑自然不会和乐康解释太多,再说她也没有那么多力气。

    简简单单三个字出口,她转身回房,坐在椅子上微眯着眼休息。

    火山天窟里所发生的一切,让她的心绪难以平静。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回来的,也不知道她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揭开额饰,问问神魔灵识,她就知道一切。

    但突然间,她不想知道。

    乐康看见凤玲珑面无表情地坐着,连眼睛都不睁开,心里一阵忐忑。

    姐姐不开心了吗?

    乐康踌躇许久,上前扯扯凤玲珑的衣袖:“姐姐,玄王殿下救姐姐回来了,为什么姐姐还不高兴呢?”

    什么?

    凤玲珑猛地睁眼,身子坐直。

    却扯动了还痛着的五脏六腑,她顿时疼得直吸气。

    “姐姐,你别乱动啊!他们说你受了好重的伤呢!”乐康赶紧帮凤玲珑抚背,希望减轻她的疼痛。

    凤玲珑好不容易缓过神儿,急急地拉住乐康,表情急切:“乐康,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是赫连玄玉救了我?”

    乐康不明就以地点头:“是啊,玄王殿下和一个好美但好凶的姑娘去了火山天窟,然后从南帝手里把姐姐救出来了。”

    凤玲珑心脏狠狠一缩!

    不对!

    如果赫连玄玉真的救了她,怎么可能丢下伤重的她离开?

    按照他的性子,即便把这炼药之城闹个鸡飞狗跳,也绝对不会乖乖出城,让她一个人躺在这房间里。

    除非……

    “你和赫连玄玉一起去了天窟?”凤玲珑告诉自己要冷静,也许赫连玄玉什么都没看到。

    “嗯,玄王殿下好厉害,我好崇拜他呢!”乐康用力点头。

    “那……”凤玲珑松开乐康一只手,按住了突然收缩疼痛的胃部,强撑着不安的情绪:“你和赫连玄玉到天窟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的?”

    和玄王殿下到达天窟的时候?

    乐康仔细回想了一下,慢腾腾说出当时情景:“玄王殿下打开巨龙石之后……我看见姐姐好像受了伤,眼睛紧闭着……脸色很苍白……”

    凤玲珑听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些都不是她想知道的!她想知道的是……

    “啊!”乐康突然叫了一声,惴惴地看向凤玲珑:“姐姐还被南帝抱着,和南帝一起睡在地上……”

    轩、辕、南!

    凤玲珑气得胃真疼起来了,她用力一拍椅子扶手,愤怒地站起。

    好个卑鄙的轩辕南,她总算明白他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了!

    原来,他就是等着赫连玄玉来找她,然后让赫连玄玉看见这一幕,好让赫连玄玉吃醋。

    不过,乐康的下一句似乎才真正击中了凤玲珑的心脏。

    “姐姐,南帝说你为了他才受的重伤,是真的吗?”乐康不解地看着凤玲珑,“我以为姐姐讨厌南帝的啊,怎么会救他呢?”

    凤玲珑整个人都呆住了。

    轩辕南!亏你真的敢说!

    凤玲珑总算知道,为什么赫连玄玉没有留下来陪她,而是将她一个人留在了炼药之城了。

    “可笑之极!”凤玲珑不怒反笑,迈步想走出房间,却虚弱得差点跪在地上。

    “姐姐!”乐康这回倒是眼疾手快了,一把扶住了凤玲珑,避免了凤玲珑与大地接吻的悲惨下场。

    凤玲珑双腿打颤地扶住乐康的肩膀,脸色苍白却坚定:“乐康,扶我出城。”

    “出城?”乐康呆了呆,“可是,姐姐受了好重的伤,不可以出城……”

    “当我是你姐姐就听我的,否则你可以走了。”凤玲珑的语气冷了下去。

    本来身为斗宗就有一股压迫人的气势,何况凤玲珑心境不同,更加显得不怒自威。

    乐康立马就焉了:“我……我听姐姐的。”

    于是,乐康扶着凤玲珑朝城外走去。

    凤玲珑身上还揣着出城的令牌,回来都没被收走,这次出城倒也顺利。

    只不过,在通过水路时,凤玲珑简直无法施展出斗气。

    最后,凤玲珑竟要乐康带她游过去。

    乐康无法,只好照办,好在乐康已经习惯这样出城了。

    水性好,大概是乐康唯一屈指可数的优点之一了。

    当凤玲珑一身湿漉漉地从水里出来,脸色苍白地看着那个负手而立的男子时,心脏就一抽一抽的了。

    他如被定住的木桩一样站着,身形瘦削,袍摆随风而起,周身被浓浓的寂寥所笼罩。

    侧脸依旧是那么完美无暇,可淡淡的茫然却那么清晰可见,仿佛在质疑着一些曾让他坚定不移的东西。

    凤玲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感情归属,她是真的喜欢赫连玄玉。

    绝不是被迫的,也不是无奈之下的选择。

    他对她的好,一点一滴她都记在心里,如今他已经是她心里割舍不下的一块肉了,贴近心脏最近的部位。

    割了,便会觉得疼,会流血不止,会一辈子都痊愈不了。

    凤玲珑一步步走近,到离赫连玄玉只有几步之遥时,她停了下来。

    无声的悲伤紧紧揪住她的心脏,她替赫连玄玉觉得心痛。

    如果,如果她不曾爱过轩辕南就好了。

    如果,如果她从来都没有别人,那就好了。

    一个轩辕南,杀不能杀,躲不能躲,成为她和赫连玄玉之间的一根刺。

    时不时地,就要跑出来刺两下。

    她自己无所谓,谁让她当初傻。

    可是,赫连玄玉他不该承受这样的羞辱,这样的痛。

    眼泪,大滴大滴落下。

    凤玲珑不知道该怎么跟赫连玄玉说,才能缓解他心里的不舒服。

    她不善于解释,也不擅于安慰。

    “主子,王妃她……”见自家主子对于凤玲珑的存在似乎无所觉,月清尘终于忍不住淡淡开口提醒。

    凤玲珑的样子看起来挺伤心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人又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主子既然非她不可,那就还是不要再蹉跎了,也许是误会呢?

    赫连玄玉微微一震,慢慢转过身来。

    果然看见凤玲珑一身湿漉漉,脸上分不清是水珠还是泪珠地站在他面前,他修长眉毛顿时皱了起来。

    一个大步便上了前,赫连玄玉伸手按住她的背,斗气笼罩她全身,慢慢烘干她身上水珠。

    “还受着伤,怎么出城来了?”淡淡的口吻,含着关心式的责备,但隐约还是和赫连玄玉的霸道温柔不符。

    丝毫的异样,凤玲珑也觉察出来。

    于是,眼泪掉得更凶。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