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0章 我必生死相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凤玲珑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不说话只掉泪,赫连玄玉心里也有几分无奈。

    既然喜欢她,决定这辈子就非她不可,那么无论她做错什么,他也只能选择原谅。

    何况,她与轩辕南的的确确是存在那深情十年。

    危难之际舍身救轩辕南,他又能说什么呢?

    吃醋归吃醋,心酸归心酸,赫连玄玉却知道不该迁怒于凤玲珑。

    不想等着凤玲珑醒来见她,就是怕控制不好情绪,让凤玲珑觉得他无理取闹。

    “哭什么呢?本王又没有骂你。”赫连玄玉淡淡笑着,眸中风情如六月琼花般温暖醉人。

    他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动作小心翼翼,像在呵护一件举世难得的珍宝。

    凤玲珑不顾身上的伤,一把紧紧搂住赫连玄玉的腰,哽咽着开骂:“赫连玄玉……你是个傻子!”

    疼啊!

    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刚刚太过用力撞疼伤处了。

    他什么时候变的?

    从前一提及轩辕南,他整个人就不对了,暴戾而冷酷,甚至做出种种让她觉得心惊的事情。

    可现在,他为何会隐忍?

    这种改变,无端让她有些害怕,好像他想放弃什么一样。

    “嗯,本王乐意为玲珑变成傻子。”赫连玄玉温柔地笑着,大掌轻柔揉着怀中女子的脑袋,一头秀发被他揉得有些乱糟糟。

    “我的伤是怎么来的,难道你真的不清楚吗?”凤玲珑好一会儿才平复心情,从赫连玄玉怀中抬起头来。

    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得,如同被泉水洗礼过一样,闪着让赫连玄玉喜爱不已的萌动。

    “玲珑的伤……”赫连玄玉有些迟疑,清尘可并没说她的伤是怎么来的。

    此刻,月清尘倒是有些惊诧了。

    他上前一步,吃惊地看着凤玲珑:“我以为是我诊断错误,现在听王妃这么说,难道王妃之所以会受重伤,真的是自戕所致?”

    自戕?

    赫连玄玉眼中攸地聚集狂猛风暴,脸色阴沉得似要滴出黑血来,他目光如锋利的尖刃,射向月清尘。

    “说!怎么回事?”赫连玄玉语气冰寒冷冽,剜得月清尘心惊胆战。

    “主子,之前我给王妃把脉,发觉王妃所受的伤很是古怪,不像是外力所为,倒像是自己打乱斗气导致走火入魔。不过……”

    月清尘一声苦笑,看向凤玲珑,“不过,我觉得王妃性格坚强,不像是会自戕的人,所以便觉得是自己诊断错了。”

    赫连玄玉心脏微微一缩,听小东西的说法,她真的是自戕所为,那么,轩辕南做了什么竟让她不惜选择结束性命?

    “你没诊断错。”凤玲珑眼神也冷冽之极,“因为轩辕南勾结魔物,将我整个人冰封住,打算趁我虚弱后对我下手。”

    一声冷笑,她语气充满不屑:“我怎么会让他得逞?所以,我自乱体内斗气,走火入魔,置之死地而后生,等他给我输入斗气帮我调理时,我再奋起一掌,也重伤了他!”

    凤玲珑说的轻描淡写,简单几句话便概括完毕,但在场的人却能听出,当时的凶险万分。

    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当时她这样置之死地而后生,还不知道轩辕南会怎么欺负她。

    但她冒此巨险,导致轩辕南也受了重伤,轩辕南自然也就算盘落空了。

    一个不停呕血,连斗气都施展不出,走路都困难的男人,就算面对天下一等一绝色的美人,也是做不出什么事来的。

    赫连玄玉本就阴霾的脸,在想到轩辕南虚弱搂着凤玲珑的那一幕时,瞬间怒气达到顶点,彻底爆发!

    “本王去杀了他!”赫连玄玉眼底闪着浓浓的嗜血寒意,周身散发迫人的冷冽气势。

    玄王殿下的世界里,只有想不想杀,没有敢不敢杀。

    动到凤玲珑头上,还是这样龌龊的心思,玄王殿下岂能不动怒?

    “别!”凤玲珑一把扯住他衣袖,神色紧张。

    这紧张,绝不是为轩辕南。

    赫连玄玉怒气瞬间爆发:“你还护着他!”

    刺激他可以,伤害她就不行!

    “我不是护着他……”凤玲珑五脏六腑都被他吼得痛极,却还得强撑着拦他:“他现在与魔物为伍,你会受伤……我是担心你,你明白吗?”

    赫连玄玉赤红的眸子一点一点消退,他仅存的理智也终于让他想起,凤玲珑可是一阶斗宗,而轩辕南呢?

    轩辕南才八阶斗师的实力,若不是有什么古怪,凤玲珑怎么会被轩辕南所制住?

    以至于,让她需要用如此惨烈的自戕方式,才能保住自己?

    “玲珑,怎么样?本王有没有伤到你?”赫连玄玉见凤玲珑脸色又苍白了些,心里一紧,立刻搂着她就地一坐,让她靠在他怀里。

    “没有。”明明被吼得五脏六腑震痛,凤玲珑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她这样,却让赫连玄玉更加自责。

    赫连玄玉不敢过于搂紧她,知道她有内伤,只敢轻轻抱着。

    “玲珑,本王……很高兴。”赫连玄玉眼里再次浮现一抹愧疚。

    也许这样说很不对,但他真的很高兴,她不是因为救轩辕南而受的伤。

    “天龙九关之后,你还认为我对他余情未了?”凤玲珑靠在赫连玄玉胸前,语气微微抱怨。

    “感情如何能控制?”赫连玄玉语气淡淡地,带了一丝无奈:“比如说本王对玲珑,不管玲珑做了什么,本王还是一样喜欢玲珑,永远不会改变。”

    永远吗?

    凤玲珑微微抬眸看着他完美的下巴,红唇勾了一下。

    也许别人说永远,她不会信,就如当年轩辕南说,她只淡淡一笑,心里却没相信过。

    但赫连玄玉说,她竟轻易地就信了。

    如果这不是喜欢,那又是什么呢?

    “天龙九关里我能看着他失败而不救,其他时候也可以。”凤玲珑语气正经八百,她可不会再对他说第二次了。

    赫连玄玉低头凝视她美眸,良久后,扯了扯菱唇:“本王记住了。”

    凤玲珑浅浅笑了,又说:“要不是为了香晶,我不可能会受他要挟,陪他去火山地带见火山神的。”

    说着她皱了皱眉:“什么火山神,其实就是魔界一魔物。”

    听见凤玲珑的话,赫连玄玉英挺眉宇间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魔界……

    神界……

    人界……

    “玲珑,这天地发生变化了呢!”赫连玄玉淡淡笑着,隐隐嗜血的淡红眸子,瞥向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

    看见赫连玄玉眼里的战意与杀意,凤玲珑微微觉得失神。

    若她真是神界之人,轩辕南是魔界之人,那赫连玄玉呢?

    他真如天龙九关里那抹神界虚影所说,代表了人界修炼一脉吗?

    “听说,原本是有魔界与神界的。但万年之前,人界出了个奇人,将魔界与神界诛灭,并将他们的灵识虚影封印了万年。”凤玲珑定定地看着赫连玄玉,语气淡然。

    “玲珑听谁说的?”赫连玄玉好笑地收回视线,继续落在凤玲珑秀气的脸上,眸中风情动人。

    不过,赫连玄玉内心的激荡,便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万年时间一过,世界将会重新洗牌,神界与魔界都会渐渐复苏。”凤玲珑没有回答他,继续说了下去。

    然后,她凤眸微眯,语气夹杂了一丝轻笑:“赫连玄玉,你说如果我们两个刚好是对立的,我们还有未来吗?”

    “你是说,倘若本王的祖先,与你的祖先是宿敌?”赫连玄玉也微微眯起一双美眸,表情云淡风轻,语含淡然。

    “嗯。”凤玲珑点头,仰脸看着他:“若真的那样,我们会如何?”

    赫连玄玉定定地凝视她,她也回望着他,不明情绪在两人眼中飞快闪过。

    一旁的月清尘,朦雨,乐康,看得一头雾水。

    他们三个,完全不明白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

    良久,赫连玄玉俊美脸庞上的迷人笑容,忽如一树梨花般尽数绽开,美不胜收。

    “会在一起。”赫连玄玉斩钉截铁地告诉凤玲珑,指腹温柔摩挲她苍白的小脸。

    会在一起。

    简简单单四个字,瞬间安定了凤玲珑的心。

    “就算全世界反对,本王也不会松开玲珑的手。”赫连玄玉的手往下,牢牢地握住了凤玲珑那纤细柔软的素手。

    凤玲珑不由自主回握住他的大掌,温暖自手心达到心脏最深的那一处。

    赫连玄玉一双黑眸中,异彩绽放,语气是极致的温柔:“玲珑呢?也会跟本王一样坚定吗?”

    “你若不弃,我必生死相依!”凤玲珑美眸晶晶亮地看着赫连玄玉,斩钉截铁说出承诺。

    赫连玄玉神色有一瞬间的激动,若不是凤玲珑此刻身上有伤,他老早便抱着她满天空飞了!

    突然,赫连玄玉一脸嫌弃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凤玲珑,语气轻哼:“伤成这样还跑出城,是觉得本王的心脏太强大,故意要给本王心痛的理由吗?”

    “我若不来,你会一直痛。”凤玲珑浅笑着看他,“而我,也会一直痛。”

    赫连玄玉眼神微微一闪,再控制不住内心奔腾的情感,低头一口就吻住了那张略嫌苍白干涩的朱唇。

    这样的小东西,教他如何能不越爱越深,一刻都放不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