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1章 浪漫时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吻得难分难解之时,刚好梦仙子和轩辕南相携而来。

    看见这一幕,梦仙子和轩辕南的脸色都猛地一沉,好看的五官也同时扭曲了一下。

    其实赫连玄玉早就知道轩辕南和梦仙子到了,所以他一直没放开凤玲珑。

    而实际上,两人也并没有吻得那么激烈。

    凤玲珑还重伤着呢!赫连玄玉当然只是轻吻,有所节制。

    但赫连玄玉很有技巧地变换了角度,看在轩辕南和梦仙子眼里,就成了火辣辣的激吻。

    梦仙子内心妒火中烧,终于忍不住重重咳嗽了一声!

    这废物不是重伤得快死了吗?怎么还有力气在这里和男人接吻?

    光天化日之下,真是不要脸!

    轩辕南脸色也阴沉之极,他万万想不到赫连玄玉竟然没有和凤玲珑闹翻。

    不过,轩辕南很快就想到了其中原委。

    定是凤玲珑告知了赫连玄玉真相,所以两人才和好如初了。

    “小主人,不用担心,我们还有最厉害的一招没使出来呢!就让这个凡人先得意一下好了。”九面魔哈哈大笑,狂肆嚣张。

    轩辕南冷笑了一声,他倒要看看,赫连玄玉究竟有多能忍!

    而到时候,赫连玄玉是相信事实,还是相信凤玲珑!

    此刻,赫连玄玉终于缓缓和凤玲珑结束这个漫长而温柔的细吻。

    “玲珑说过,人前不可以乱来,所以本王只好留到下次了。”赫连玄玉邪魅勾唇,意犹未尽地勾勒着凤玲珑精致的唇形。

    他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因为凤玲珑那原本干涩苍白的唇,此刻饱满红润多了。

    看着真想让人再亲一口。

    凤玲珑浅浅笑着,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红晕。

    不过,心里却是不客气地吐槽着:先前难道就没人?月清尘和朦雨难道都不是人?

    斜瞥过去,凤玲珑却讶然见到月清尘和朦雨早就识趣地转过了身,不禁面色讪讪。

    朦雨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向着赫连玄玉,越来越胳膊肘外拐了啊!

    凤玲珑有些不是滋味儿地想着,不过一想到自己也是这样,她又晒然了。

    她都越发向着赫连玄玉,还别说朦雨呢!

    “来,本王抱你回炼药之城。”赫连玄玉完全无视掉身后一男一女……当然是轩辕南和梦仙子,而不是月清尘和朦雨。

    他直接抱着凤玲珑翩然起身,不费丝毫力气地设下结界,从水中通往炼药之城。

    “玄玉哥哥!”梦仙子不甘心地叫了一声,难道他眼里就真的没有她的存在吗?

    若是以往,赫连玄玉身形还会一顿。

    而现在,赫连玄玉连停都不再停留,如同没听见一般很快消失在梦仙子眼前。

    梦仙子眼眶红了,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忍着眼泪没往下掉。

    为什么?她到底哪里比不上凤玲珑那个废物,破鞋?

    梦仙子只伤心了一会儿,在看见一旁的轩辕南时,眼里又燃起了斗志。

    轩辕南那计划天衣无缝,捏死了凤玲珑倔强的性子,这次必定会成功,她不能灰心,一定要抢回玄玉哥哥!

    梦仙子眼里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与决心,浑身透出怨毒的冷意。

    赫连玄玉这回抱凤玲珑回炼药之城,就不肯走了。

    跃无愁一个头两个大,在知道是乐康把凤玲珑带出城见的赫连玄玉之后,赏了乐康好几个爆栗子。

    乐康那个疼啊,但一看见凤玲珑笑得那么开心释然,和之前的模样完全不同,他又摸摸脑袋觉得很值。

    “我说玄王,你是轩辕国的斗者,不能留在炼药之城知道吗?谁知道你会不会偷我们的修炼丹药!”跃无愁说得理直气壮。

    敢怀疑玄王殿下会偷东西,大概也就跃无愁有这个胆儿了。

    赫连玄玉云淡风轻瞥跃无愁一眼,轻哼一声。

    若不是看在跃无愁是他宝贝玲珑的师叔的份上,他早就出手让跃无愁享受享受‘免费试飞’的待遇了。

    “师叔,赫连玄玉他巴不得降低实力,又怎么会偷炼药之城的修炼丹药呢?”凤玲珑一阵好笑,替赫连玄玉辩解。

    跃无愁跳了起来:“总之不管怎么说,他必须立刻马上离开!”

    凤玲珑嘴角微抽,这是让赫连玄玉马不停蹄地滚啊?

    不过,赫连玄玉应该没那么听话才对。

    想到之前赫连玄玉丢下自己一个人,凤玲珑心里还有点酸酸涩涩的。

    果然越来越了解他了,对她好才是他的作风啊!

    若突然对她不好,那一定是有什么事让他伤心了。

    “本王还不能走。”赫连玄玉慢条斯理地扬唇,星眸微闪,语调不紧不慢:“炼药之城,欠本王一个交代。”

    炼药之城欠他一个交代?

    跃无愁呆了一会儿,再次跳起来:“玲珑师侄可是我炼药之城的人,为炼药之城做贡献受点伤是很正常的,你不能找我们晦气!”

    奇怪,他为什么要怕赫连玄玉找晦气?

    难道堂堂炼药之城还会怕一个赫连玄玉吗?

    呃……好像真的有点怕。

    这小子气势不一般啊,而且身份也不一般,呜呜,他师兄交代过不可以和这小子起冲突。

    怎么办怎么办?

    跃无愁内心有一万头野兽在咆哮,可就是不敢直接把赫连玄玉撵出去。

    怎么撵啊?人家是堂堂八阶斗宗,集合整个斗者军团也不够人家塞牙缝儿的。

    “本王说的不是玲珑受伤一事。”赫连玄玉语气依旧不紧不慢,却愈发让人听着觉得心惊胆颤。

    这语调,怎么越听越觉得渗得慌,危险十足啊?

    跃无愁心里如揣了只小白兔般乱跳着,壮胆地看着赫连玄玉,浓眉一扬:“那你要什么交代?”

    赫连玄玉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盯着跃无愁好一会儿,直到跃无愁差点脚软了,赫连玄玉才勾起菱唇,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本王被你们百里小姐调戏,甚至还差点被抢回炼药之城,你说本王这面子往哪儿搁?炼药之城该不该给本王一个交代?”赫连玄玉那叫笑得一个腹黑啊。

    噗……凤玲珑真的差点喷了!

    无语啊!

    苍天啊!大地啊!

    她真的怀疑这男人有时候到底有没有下限啊!

    堂堂玄王殿下,尊贵如神祗,俊美如斯,居然说得出这种话来,难道他以为被女人抢很有面子吗?

    跃无愁早就傻眼了,他怎么都想不到,赫连玄玉会揪住这件事不放。

    他哪儿能不知道百里圆珠看上赫连玄玉的事情啊?

    只不过,这种事他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不闹出大事就行了。

    主要是人家玄王殿下实力过人,根本不会被抢回家当憋屈丈夫好吗?

    所以他担个屁的心啊!

    可可可是……现在玄王殿下不干了,说被百里圆珠给调戏了,要个交代……

    他怎么交代?

    骂百里圆珠一顿?他他他,他不敢啊!那可是他师兄的心肝宝贝儿,唯一这么一个亲侄女了。

    “怎么?你不想给本王交代?”赫连玄玉凤眉微挑,冷漠的声音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不是……”跃无愁脱口而出,接着就一脸懊恼了。

    不是什么啊不是?他居然被这小子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既然不是,那本王就等着炼药之城给本王一个交代了。”赫连玄玉菱唇微勾,笑得像只千年老狐狸,“什么时候交代了,本王就什么时候走。”

    跃无愁心里那个憋屈啊,等他想到办法给赫连玄玉交代,他玲珑师侄的伤势早好了!

    那会儿,赫连玄玉自然肯走了,还用他交代什么交代?

    “你……”跃无愁瞪着赫连玄玉好一会儿,终于是词穷,悻悻然一跺脚:“随便你!”

    利索转身,跃无愁蹭蹭跑出了房间。

    现在赫连玄玉留在了炼药之城,百里圆珠肯定就不会善罢甘休,跃无愁是急着去跟百里圆珠打商量呢!

    抢男人可以,别抢得那么难看,让炼药之城面子丢光光可以吗?

    跃无愁能想到的事情,凤玲珑自然也能想到。

    她挑眉看着赫连玄玉,语气充满挪榆:“你留在炼药之城,百里圆珠对你下手怎么办?你打算从了她?”

    “那……本王只好靠玲珑保护了。”赫连玄玉亲昵地凑近她小脸,蹭啊蹭啊蹭啊蹭啊蹭。

    冷漠如斯宛若神明的玄王殿下,此刻变身了一只萌萌哒小猫咪,寻求着主人家的保护。

    “我就剩半条命了,你要,拿去!”凤玲珑倒慷慨,一口答应。

    赫连玄玉顿时皱眉,捏住她鼻尖用了下力:“本王让你胡说八道了吗?”

    “嘶……痛啊!”凤玲珑哀怨地瞪了赫连玄玉一眼,她是伤患好吗?居然这么对她。

    “知道痛了,就别再胡说八道。”赫连玄玉伸手替她揉揉,又凑上前亲了亲,以作安抚。

    凤玲珑撇了撇唇,暴君!独裁!她要上诉!要起义!

    开个玩笑都不行……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凤玲珑就觉得困了。

    本来就是重度伤患,加上这一阵子的折腾,困乏是很自然的。

    不过,当凤玲珑被赫连玄玉抱去刚垫上新铺盖被单的床上后,她瞌睡虫一下子消了。

    “你上来干什么?”瞪着赫连玄玉,凤玲珑一双美眸写满抗议。

    她才不要和他睡一张床呢!这里可是炼药之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