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流言蜚语四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床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睡觉啊!

    赫连玄玉眨着无辜的小眼神儿,语气更加无辜:“本王陪玲珑睡觉啊!”

    凤玲珑差点喷了,他那语气配上那他表情,简直就一纯洁无辜小屁孩好吗?弄得好像她想歪了似的。

    “我不要你陪我睡。”赶紧拉上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只蚕蛹,凤玲珑鼓起了腮帮子拒绝。

    卖萌也没用,这里是炼药之城她不要被‘抓奸在床’!

    目睹凤玲珑漂亮利索的动作,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眼眸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看样子……玲珑的伤势没那么重啊!”

    他什么意思?

    凤玲珑正疑惑,下一瞬就整个人被搂在怀里了。

    一看,赫连玄玉也漂亮利索地上了床,将她整个人抱住。

    “你给我下去。”凤玲珑郁闷了,想挣扎却发现自己之前裹了厚厚一层被子,再被赫连玄玉这么一抱,竟然被困在被子里动弹不得。

    她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作茧自缚’了啊!

    她现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本王就不下去。”赫连玄玉凤眉挑高,一脸‘你有本事就踹本王下去’的傲娇样。

    凤玲珑倒是想踹来着,可是她手脚都被困在被子里,动两下都显得滑稽可笑啊!

    “我现在受了伤,随时会有人进来的。”凤玲珑无奈了,试图和他讲道理。

    不过,人玄王殿下想做的事情,倒理顺理都阻拦不了。

    “可以生死相依,为什么不能睡在一起?”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眼眸认真地凝视凤玲珑,语气虔诚认真。

    看着,还竟隐隐有种圣洁感。

    世俗,在玄王殿下眼里就是一粒尘埃……不,连尘埃都算不上。

    如此认真的问题,倒是把凤玲珑给问住了。

    是啊,生死都可以抛诸脑后,为什么怕世俗的眼光呢?

    “大概……”凤玲珑语塞地看着赫连玄玉,被那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容给晃了一下心神后,甩甩脑袋,白了赫连玄玉一眼。

    这男人,还真会给人洗脑呢!

    她凤玲珑也算伶牙俐齿的,这会儿竟找不出个理由来赶他下床。

    “算了,你爱睡就睡吧!”凤玲珑败下阵来,实际上也真的没有力气再和赫连玄玉僵持下去。

    凤玲珑的语气是勉强的,可当赫连玄玉细心替她解开把她裹成蚕蛹的被子,让她四肢舒展些时,她手臂却忍不住缠上了他精瘦的腰。

    面对赫连玄玉挪榆且温柔的黑眸,凤玲珑脸色微微一红,倔强地嚷了一句:“这样舒服!”

    “本王知道。”赫连玄玉低沉的笑声顿时响起,带着丝丝温润,好听得让人如同喝了顶级陈酿般沉醉。

    凤玲珑顿时懊恼了,她说的是这样的姿势舒服……呸呸呸!也不对,她说的意思其实是……

    算了!

    凤玲珑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懒得看赫连玄玉笑得张扬的俊脸。

    不一会儿,困意便袭来了。

    看着凤玲珑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的恬静模样,赫连玄玉菱唇彻底勾起。

    那会儿小东西即使在昏迷中,被轩辕南搂着,神情也并不那么愉悦呢。

    想到轩辕南,赫连玄玉淡淡地笑着,冷漠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锐利,如盯上猎物的鹰。

    他赫连玄玉的女人,不是那么好动的!

    赫连玄玉的笑容,越发冷冽……

    凤玲珑这一睡,直接睡到了黄昏时分。

    等她起来时,发现枕边空空如也,不禁撇了撇嘴。

    还说什么陪睡,趁她睡着就溜走了。

    凤玲珑起了身,发现自己的伤势好了很多,五脏六腑不再那么疼痛了,体力也在恢复。

    她美眸闪过一丝诧异:难道她睡着时,赫连玄玉又用斗气给她疗过伤?

    不然,她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一丝暖流注入心田,凤玲珑掀开被子下床,稍作梳洗后出了房间。

    凤玲珑并没有去找赫连玄玉,而是到了炼药房挑拣了一些炼药原材,折返房间用凤鸣鼎开始炼药。

    这趟来炼药之城本来就是为了学习炼药,现在却无端被轩辕南耽搁了大半月,凤玲珑心里很是恼火。

    时间对她和赫连玄玉来说,比金钱还宝贵。

    况且,轩辕南来炼药之城之前,她刚好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

    一次炼药时,她无意中发现,往凤鸣鼎内注入斗气,能够使修炼丹药更快炼成。

    斗气越多,时间就越短。

    凤玲珑现在才刚刚成为初级炼药师,一颗星的阶段,但她隐约感觉她如果用这个方法,能够拥有中级炼药师的实力。

    炼制修炼丹药的时间缩短,成色提高,如果再加上天池圣水的话……

    她兴奋地笃定,只要她成为蓝阶炼药师,就能够拥有紫阶炼药师的实力!

    赫连玄玉晋级为九阶斗宗时,体内寒毒因斗气太盛而爆发,需要有源源不断的紫阶炼药师炼出的绝品修炼丹药浸泡周身,才能稳住他体内斗气,不至于让斗气横行导致走火入魔,也不会让斗气流失。

    要贴身调理身为九阶斗宗的赫连玄玉,就是仰仗紫阶炼药师炼药的速度,以及炼出的丹药的成色。

    而如果她在蓝阶炼药师阶段就能够事半功倍,那还愁什么修炼丹药不够?还愁什么修炼丹药不是绝品?

    凤玲珑越想越开心,指尖凝聚的斗气不禁就注入多了。

    丹药炼制得倒是快了,眼看着就要形成中品丹药,但凤玲珑的脸色却又一次苍白起来。

    伤势刚刚好转的她,哪里承受得起斗气的外放?

    若是神魔灵识没被封印,此刻一定会大喝着让凤玲珑住手,因为她小脸上布满了隐忍的汗珠,连朱唇都有些失了红润。

    赫连玄玉走进房间,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他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攸地掠身上前,一手揽住凤玲珑的腰,一手抓住那纤细皓腕。

    “玲珑,你在干什么?”赫连玄玉一向淡漠冷冽的冰眸,碎裂开一丝细缝,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

    “炼药啊!”凤玲珑浑然不知自己样子看起来有多脆弱,理所当然还带着一丝不解地看着赫连玄玉。

    他干嘛这么紧张?她只是炼药而已。

    “你身体还没复原,炼什么药!”赫连玄玉脸色黑了,他就是死也不愿意看见她这么糟蹋身体。

    不由分说将凤玲珑拉到床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躺了下去,赫连玄玉语气严肃:“再被本王发现你这样不要命,本王就不许你当什么炼药师了。”

    赫连玄玉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他是想把生命交给她,但却不想她为此去拼命。

    凤玲珑心里是感动的,为他毫无保留的疼宠,但嘴上却是一声嘟嚷:“只许你为我拼命,不许我为你拼命,什么霸道逻辑……”

    而且她又没拼命,炼药难道也会死吗?她真没听说哪个炼药师是炼药而死的。

    “本王是男人。”赫连玄玉捏捏她鼓起的腮帮子,眼里滑过一丝笑意。

    凤玲珑这下是真不服了,一双美眸瞪得滴流圆:“男人怎么了?我们女人也可以撑起半边天啊!”

    瞧不起女人是吧?信不信她踹他下床?

    “本王的意思是,女人是用来宠的。”赫连玄玉立刻给凤玲珑顺毛,顺便弹弹她光洁额头:“想什么呢?本王的玲珑是天下无双的,本王怎么会轻视玲珑?”

    凤玲珑这下才满意了,凤眼斜挑:“你打算宠几个?”

    “除了玲珑,本王看过其他女人吗?”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写满疑惑,眼神清澈如泉,浅笑柔和似风。

    凤玲珑忍不住笑了,她这问题的确多余。

    不过是,一时兴起故意逗他而已。

    但是他的答案让她心里暖洋洋的,老天真是待她不薄。

    突然想到神魔灵识所感应之事,凤玲珑的笑容淡了些。

    猛然投进赫连玄玉怀中,凤玲珑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反正他说过,无论将来如何,都会和她在一起的。

    但愿,这次她没有看错人。

    赫连玄玉似是感觉到了凤玲珑心中那股不安,菱唇微微勾起,眸中柔情醉人。

    她会觉得不安,便是开始对他有一定程度的在乎了。

    察觉到这一点,赫连玄玉自然是高兴的。

    接下来几日,凤玲珑被赫连玄玉强制休息,甚至连凤鸣鼎都被没收了。

    凤玲珑心里那个哀怨啊,可是面对他强势霸道的温柔,她又一个抗议的字眼都蹦不出来。

    他也是为了她好嘛!

    于是,按捺着跃跃欲试的心态,凤玲珑总算熬到身体康复了。

    但这个时候,炼药之城里却突然起了一阵风言风语,让凤玲珑心情低沉到了极点,无法潜心炼药。

    都说,凤玲珑和那位南帝在火山地带,孤男寡女共处石室七八日,而且还干柴烈火发生了苟且之事。

    乐康犹豫很久才敢跟凤玲珑说这件事,凤玲珑听说之后,拳头握得清脆作响。

    “不是梦仙子,就是轩辕南造的谣。”凤玲珑眼神冰寒冷冽,清丽小脸冷到极致。

    想不到,为了对付赫连玄玉,轩辕南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至于梦仙子,看来也是想拆散她和赫连玄玉,所以才和轩辕南站在了同一战线。

    凤玲珑没想到的是,这还只是谣言的开端,真正的大戏在后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