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 提剑上门找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炼药之城的谣言四起,凤玲珑只冷笑以对,尽量让自己不受太大影响。

    赫连玄玉一如既往调戏凤玲珑,也没有被谣言所影响。

    在凤玲珑身体好转后,赫连玄玉终于准许凤玲珑继续炼药了。

    而凤玲珑,终于证明了她无意中的发现是对的。

    “这法子真的有用!”凤玲珑凤眸璀璨,语气饱含惊喜。

    赫连玄玉早已听凤玲珑解释过那日行为,知道她是在研究捷径所以才没控制好斗气。

    此刻见她小脸溢满喜悦,凤鸣鼎里出现了上品修炼丹药,炼制时间比之前缩短了三分之二,他也露出了一丝明媚笑意。

    “炼药之城从古至今都没收过斗者当炼药师,或许原因就在这里?”凤玲珑眼神晶晶亮地看着赫连玄玉。

    “本王与玲珑想的一样。”赫连玄玉点了点头,完美莹润菱唇微微勾起。

    斗者当炼药师,势必比炼药之城的炼药师强上数倍。

    而炼药师又没有制衡斗者的力量。

    长此以往,炼药之城必将被外界斗者所吞噬。

    所以,炼药之城极度排外,也对斗者抱有极大的戒心。

    “看样子,我一定能在你晋级九阶斗宗之前达到紫阶炼药师的实力。”凤玲珑细细擦拭凤鸣鼎,额上冒着晶莹汗珠,小脸洋溢着浓浓喜悦。

    赫连玄玉黑眸含笑,俊美脸庞透着深情,眸底丝丝情意涌动。

    他就知道,他得到的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宝贝。

    “玲珑,这几日炼药之城起的谣言,你听说了吧?”赫连玄玉抬起修长玉指,捻去凤玲珑额上几滴汗珠,语气平缓。

    凤玲珑刚刚将凤鸣鼎放回袖中,闻言心底一沉。

    抬眸定定看着他,她浅笑:“听说了,怎么了?”

    “不骗本王,他如今在你心中,还剩多少份量?”赫连玄玉似乎没注意到凤玲珑眼底的沉色,漫不经心地撩起她耳边青丝,淡然笑着。

    凤玲珑皱眉看了赫连玄玉一会儿,不解他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但赫连玄玉的前提条件已经说明:不骗他。

    凤玲珑纠结片刻,老老实实说了:“如果他以前在我心中有五分重,那么现在剩下不到一分了。”

    她知道她肯定是对轩辕南没有男女之情了,但因为过去那十年相濡以沫,互相付出,她始终还没有彻底放下。

    诚实面对内心的话,轩辕南的确在她心里还剩下半分位置。

    还有半分吗?赫连玄玉眯起一双桃花眼,看不出情绪喜怒地,深深凝视凤玲珑清澈到极致的美眸。

    “那本王有几分了?”赫连玄玉慢慢靠近,灼热的气息迎面扑来,温热到让凤玲珑微微眯眼。

    九分!

    凤玲珑内心有个声音脱口而出,但她却只是定定地看着赫连玄玉,没有回答他。

    还剩下最后一分,是需要时间来填满的。

    也许到了很久以后的未来,剩下的一分就会被补上。

    赫连玄玉似乎看懂了凤玲珑的内心,他妖娆邪魅地一笑,亲吻一下她的鼻尖,退开去。

    “看来本王还需要努力,才能在玲珑心中占得满满的啊!”赫连玄玉语气略微哀怨,像付出了努力却得不到回报的悲催长工。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他语气虽然哀怨,可神情明显是傲娇得意的。

    很显然,他已经知道她内心的答案了。

    “你问我这个问题做什么?”凤玲珑把话题绕到之前的问题上,她实在不解。

    赫连玄玉眨了眨眼,语气轻描淡写:“本王就是随口问问。”

    随口问问?

    凤玲珑眸子里写满怀疑,他是会随口问问的无聊男人吗?

    跟他相处了一年多时间,她早就清楚他是什么样的男人了。

    他说每一句话,做每一件事,那都绝对是有目的的。

    就像打开她心防一样,他甚至拿他自己的性命去算计,去让她感动。

    无时无刻,这男人不在铺网。

    “这么看着本王,是爱上本王了呢?还是本王又变帅了?”赫连玄玉自恋地摸摸脸庞,举手投足透出迷人的风度。

    凤玲珑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算了,既然他不想说,她也就不非要知道了。

    反正,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分寸的。

    距离凤玲珑和轩辕南去火山地带已经一个多月,炼药之城的谣言只盛不衰。

    凤玲珑直接无视,而因为赫连玄玉在炼药之城陪她的缘故,轩辕南倒也没再找上门来烦她。

    从神魔灵识口中,凤玲珑得知火山神的魔力只能在火山地带施展,而九面魔是一抹灵识,无法施展魔力,与神魔灵识一样,她彻底放下心来。

    只要轩辕南不会变得比她和赫连玄玉强,难以对付,那就是老天眷顾了。

    要是轩辕南突然变得如同火山神一样强大,还不惧斗气,恐怕她和赫连玄玉就要亡命天涯、或者是双双殉情了。

    又到了去炼药工会换金币的日子。

    凤玲珑拿着满满一包修炼丹药,和乐康一同去炼药工会。

    赫连玄玉是不屑去的,再者百里圆珠时不时出现,赫连玄玉都懒得出门。

    走在路上,凤玲珑感受到无数视线洗礼。

    她唇角挂着一抹淡笑,想不到炼药之城的炼药师们自诩高凡人一等,其实与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一样八卦。

    走进炼药工会,两名大夫正在给一名炼药工会的长老看病。

    凤玲珑也没关注,直接把一包修炼丹药递给炼药工会的检验师:“换钱。”

    这一包中品修炼丹药,最少可以换三千多枚金币。

    乐康现在完全是跟着凤玲珑吃香喝辣了,之前两人穷得只能喝白粥吃馒头。

    凤玲珑来换过两次了,炼药工会的检验师对她已经很放心了,当即笑着将包袱打开,随意翻看了一下后就结算了金币给她。

    “多谢了。”凤玲珑道过谢,拎着装了金币的包袱就准备和乐康离开。

    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突然传来,凤玲珑皱了皱眉,素手捂了捂嘴。

    就在此时,门边的大夫很关切地走过来,亲切看着凤玲珑,笑容满面:“凤姑娘,你好像不太舒服?”

    凤玲珑抬眸一看,直觉就不喜欢这大夫,皱了皱眉后也没答话,拉着乐康朝外走去。

    “凤姑娘!你这样子该不会是有喜了吧?”那名大夫突然追到门口,大声嚷了一句。

    瞬间,无数道目光朝凤玲珑射来。

    大街上行人都止了步,纷纷用了然的眼光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眼眸冷极,她淡淡一勾唇,转身看着那名大夫:“你是庸医吗?”

    那名大夫被一呛声,脸色微微变了,冷笑一声:“是不是有喜,一把脉就知道,凤姑娘敢让我把脉吗?”

    凤玲珑冷冷一笑:“我为什么要让你把脉?”

    “不给我把脉就是心虚!凤姑娘,孩子可也是一条生命,你可不能想着偷偷把它打掉。”那名大夫倒义正严词起来。

    凤玲珑抬头看了看悠悠白云,碧蓝天空,心里滑过一丝冷笑。

    青天白日的,难怪敢说谎,反正不怕被雷劈死。

    “随你怎么说。”凤玲珑挑了挑眉,转身拉了乐康,表情云淡风轻,在众人灼灼视线下信步离开。

    那名大夫又在身后嚷了几句,大意就是凤玲珑怀孕了不敢承认之类的话。

    谣言止于智者,但这世上没有那么多智者。

    凤玲珑怀孕的消息见风长,传遍了整个炼药之城。

    大部分人都把这消息和前事联系起来,纷纷认定凤玲珑肚子里的孩子是轩辕南的。

    凤玲珑的心情可谓是糟糕透顶的。

    没人愿意这样被泼脏水,尤其是赫连玄玉整日陪在她身边的情况下。

    不说这件事她是被泼脏水的,光是那些谣言见风长,对赫连玄玉是多大的伤害?

    尊贵如斯的玄王殿下,认定的玄王妃被这般污蔑?

    凤玲珑握紧了拳,真的对轩辕南是恨之入骨了。

    这种恨意,和以前的恨意绝对不同。

    以前的恨意,多少带着因爱生恨的情绪。

    而现在,她是恨透了他的卑鄙,恨透了他不择手段的对付赫连玄玉。

    红唇微微一抿,凤玲珑眼里透出一丝冷意。

    “轩辕南,这是你逼我的!”凤玲珑语气冷然,坐在房里等天黑。

    夜幕降临之后,凤玲珑一身冷意地出了门。

    逼近轩辕南那座暂住的华丽府邸,圣灵王剑似乎感应到了来自主人身上的凛冽杀意,微微泛出冷冽的青芒之光。

    圣灵王剑,有些蠢蠢欲动。

    凤玲珑轻巧地翻入轩辕南所在的房间,正巧轩辕南坐着在调理内息。

    “小主人,有杀气!”九面魔提醒轩辕南。

    轩辕南立刻睁眼,一见是凤玲珑面容姣美站在烛光下,神情冷然却充斥着让人移不开眼的冷艳气势,他眼神顿时柔了。

    收了一身斗气,轩辕南下床走向凤玲珑,温润含笑:“玲珑,你来找朕?”

    他话音才刚落,凤玲珑便一声冷笑,圣灵王剑攸地握在了手中。

    “是你捣的鬼,对不对?”凤玲珑一腔怒火,面色却无波,她将怒火隐藏得很好。

    九面魔虽然提醒了轩辕南,但轩辕南很难对凤玲珑产生提防之心。

    再说了,以轩辕南如今的实力,就算他提防了,又挡得住凤玲珑的杀招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