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高深莫测玄王殿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一开口,轩辕南就知道她指的什么事。

    勾唇温润一笑,轩辕南语气柔和:“如果他相信玲珑,自然不会被流言蜚语所影响,不是吗?”

    轩辕南从梦仙子处掌握着赫连玄玉的全部动向,他笃定赫连玄玉会被流言影响。

    赫连玄玉的沉默,不过是隐忍。

    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侮辱,何况是孤清冷傲的玄王殿下?

    “你真卑鄙!”凤玲珑紧握圣灵王剑,胸口怒火涨到了顶点。

    “朕只是想拿回自己应得的。”轩辕南看着凤玲珑憎恨的冷然目光,心脏绞痛,但面上却依旧温润如玉。

    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她离开赫连玄玉,他都觉得是值得的。

    只有赫连玄玉不在她身边,他才可能重新赢回她的心。

    凤玲珑冷冷一笑:“你应得的?”

    “不错!你本就是朕命定的太子妃,若不是你爹闯了禅宗台禁地,朕早已与你大婚,你现在是朕的皇后!”轩辕南胸口苦意快泛滥成灾了。

    茗玉啊茗玉,你能明白朕心中之苦吗?

    很显然,凤玲珑没打算明白。

    “你应得的,是我一剑!”凤玲珑小脸一寒,手中圣灵王剑翻腾,准确无误地朝轩辕南胸口刺了过去!

    轩辕南只觉得眼前青芒一闪,接着就胸口传来令人脸色骤变的剧痛。

    低头一看,圣灵王剑已经没入他胸口皮肤,刺入了两三寸。

    “前一世的仇恨,我本来是就这么算了的,我风家满门虽然死在你手里,但你毕竟不是罪魁祸首。但现在,你惹怒我了!”凤玲珑冷眼看着轩辕南胸口的血迹,寒眸闪着倨傲冷芒。

    “你……”轩辕南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玲珑,语气沉痛悲切:“你竟然想杀朕!”

    “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但不是今天。”凤玲珑攸地收回圣灵王剑,无动于衷地看着轩辕南胸口血流如注。

    轩辕南脸色苍白地捂住胸口,还是无法相信,陪伴了他十年给他一切的女子,竟忍心向他下手。

    “如果这不是炼药之城,我一定杀了你!”凤玲珑冷冷转身,丢下一句:“别再试图激怒我,否则我不会再有任何顾忌。”

    打开房门,凤玲珑却看见梦仙子站在门口。

    “凤姑娘深更半夜来找南帝,是有什么事吗?”梦仙子淡淡盈笑而立,裙角翩翩被夜风吹起。

    “关你什么事?”凤玲珑也一声淡笑,伴随着一股冷意。

    她懒得再跟这蛇蝎女人客气,反正天龙九关里已经彻底撕破脸了。

    现在梦仙子跌成了一阶斗宗,和她不相上下,而她圣灵王剑在手,梦仙子未必是她对手。

    再说这里是炼药之城,梦仙子也不敢明目张胆对她如何。

    梦仙子美眸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她掩饰得很好。

    目光若有似无地瞟向房内,梦仙子轻笑出声:“怎么不见南帝?该不会是还没起床吧?”

    这言下之意,似乎在暗指凤玲珑也才刚刚从南帝床上起来一样。

    凤玲珑淡淡抱臂而立,唇角微勾:“怎么?梦仙子太饥渴,对南帝也感兴趣了?”

    梦仙子脸色一下子突变,这废物!一次又一次揭她伤疤!

    “南帝应该是来者不拒的,梦仙子不必客气。”凤玲珑淡笑走出,将房间让给了梦仙子。

    梦仙子攸地转身,语气尖锐:“凤玲珑!你少在这里装清高!现在炼药之城谁不知道你和南帝做出那不要脸的苟且之事!而且还珠胎暗结!”

    凤玲珑淡淡止住脚步,一头青丝随风拂动。

    有记忆地活了三世,她很少动杀念。

    对于不喜欢和讨厌的人,躲了就是了,实在躲不了就无视。

    不过,梦仙子和轩辕南这两人,倒是一次又一次刷新了她对自己脾气的认知。

    她真的很想杀了这两个贱人,怎么那么贱啊?

    迎着凉爽夜风站立许久,凤玲珑才将心中杀意给压了下去。

    凤玲珑淡淡转身,讥讽地勾起唇角:“满世界都知道我清誉被毁,可赫连玄玉就是不抛弃我,你很失望,很生气,对不对?”

    梦仙子被戳中痛处,脸色一下子大变。

    她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玄玉哥哥对这个废物这么死心塌地的?

    即使谣言满天飞,即使亲眼见到这废物躺在南帝怀里,他也照样沉得住气!

    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你少得意!今晚你来找南帝,暗通款曲,若玄玉哥哥知道,一定会跟你一刀两断!”梦仙子咬牙切齿,美眸通红。

    “抱歉又要让你失望了。就算我真的被轩辕南玷污了,就算我真的怀了轩辕南的孩子,赫连玄玉也不会离开我,你信不信?”凤玲珑故意拿话刺激梦仙子。

    梦仙子眼中厉芒一闪:“这么说,你是承认在火山天窟里和南帝发生了苟且之事,也怀了他的孩子对不对?”

    “我承认了又如何?大不了我打掉孩子就是了。”凤玲珑凤眼斜挑。

    别说她没怀,就是真的怀了,她也绝对不会给轩辕南生下孩子!

    “你居然还想打掉孩子?”梦仙子惊呼一声,美眸闪动一股母性的光辉:“那是一条生命啊!你好残忍!”

    “关你什么事?总之我是不会把赫连玄玉让给你的。”凤玲珑冷笑一声,随后抬手轻挥:“你慢慢生气,我去找赫连玄玉了。”

    梦仙子忽然如一树梨花般笑开来,声音清脆:“不用去找了,玄玉哥哥就在这里。”

    什么?凤玲珑身躯一僵,微微瞠开一双美眸。

    暗处,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缓缓走出。

    凤玲珑看见赫连玄玉走到回廊便停住了,他目光幽深地看着她,斜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

    淡淡月光披洒在他周身,形成绝美圣洁的光晕,俊美脸庞被阴影所遮挡,让人看不清他真实表情。

    凤玲珑想到自己刚刚为了刺激梦仙子而故意承认的事情,心口不由得一窒,微微发紧。

    她张口想解释什么,却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梦仙子一脸幸灾乐祸,南帝果然了解凤玲珑,随便一激就把凤玲珑的话给激出来了。

    现在,她倒要看看,面临玄玉哥哥的怒火,凤玲珑还能有什么招。

    “你……”凤玲珑走了两步便停下了,有些忐忑地看着回廊处的赫连玄玉。

    她明明没做过,为何要心虚?

    但,面对这样幽深难辨的赫连玄玉,她竟感到一丝害怕。

    没人比她更清楚,赫连玄玉发起疯来有多可怕。久违的微惧感,阔别数月再次涌上心头。

    赫连玄玉淡淡抬起修长玉手,朝着凤玲珑一勾手指,俊美如斯的面容看不出喜怒。

    他是在叫她过去?凤玲珑眸中浮现一丝迟疑。

    半晌,她才慢腾腾挪了过去。

    走到赫连玄玉面前,凤玲珑微微仰头看着他,只见他深邃眸光停留在她脸上,她心口就不由得收紧了。

    这种时候,她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一向不擅于解释的凤玲珑,心里明明是想着要解释,但却竟然词穷。

    在赫连玄玉专注的视线下,她手心都冒出了汗。

    看见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之间的高压气氛,梦仙子心里高兴得快要飞扬起来了!

    凤玲珑这个废物,总算惹到玄玉哥哥,让玄玉哥哥彻底讨厌了吧?

    活该!

    梦仙子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无比期待凤玲珑被赫连玄玉恶言相向的结果。

    正在气氛显得有些高压紧张时,赫连玄玉高贵华丽的俊美脸庞却忽然抚过一抹温柔。

    “走了。”赫连玄玉一脸慵懒地握住凤玲珑冒汗的手,察觉到那微微湿意,他漆黑如墨的眼眸里滑过一丝笑意。

    呃?凤玲珑有些呆怔,傻傻地被他拉着走,完全不能够回神。

    她以为他要发怒,要质问,要生气,但怎么会想到他直接连提都不提?

    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等着看好戏的梦仙子也惊呆了,这……怎么可能?

    但不管梦仙子信与不信,赫连玄玉步履慵懒地牵着凤玲珑走出了她的视线。

    凤玲珑一路心情复杂,跟着赫连玄玉回到房间之后,一直一眨不眨地看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直接躺上床,将凤玲珑搂在怀里,拉上被子就闭上了一双邪魅的桃花眼。

    周身被温热气息所包围,凤玲珑心里却无限纠结。

    到底是闹哪样?

    生气就说啊,她等着他问呢,她又不是不解释。

    “赫……”

    一个字才刚开口,赫连玄玉淡淡的天籁之音便在头顶响起:“闭眼,睡觉。”

    凤玲珑彻底郁闷了,他到底是生气还是没生气啊?

    怀着复杂纠结的心情,凤玲珑不是很安稳地在赫连玄玉怀里睡去。

    半夜,凤玲珑还说了几句梦话,让赫连玄玉傻笑到天明。

    到了第二天早上,凤玲珑终于迷迷糊糊醒来,见赫连玄玉正眨着一双桃花眼瞅着她。

    那眸子里的深情与温柔,几乎要将她溺死。

    但是,心里的纠结还没褪去。

    凤玲珑猛地一下坐起来,懊恼捶了被子一下:“赫连玄玉,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生气?”

    讨厌死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气氛,她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