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 人前人后不一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跃无愁等人一愣,纷纷看向来人。

    看清楚大胆放肆拿走天池圣水的人是谁后,跃无愁等人的面色就讪讪了。

    “玲珑的一切都是本王的,你们想看便跟本王说?”赫连玄玉神情慵懒,语气漫不经心,邪魅眸色闪动一丝冷冽之意。

    那小小玉瓶就把玩在他修长五指之中,天池圣水仿佛唾手可得。

    不过……没人敢上前去拿。

    但天池圣水的诱惑还是大了些,跃无愁心惊胆颤地上前,一脸讨好意味:“我说玄王,我只要一滴……可、可好?”

    “一滴?”赫连玄玉缓缓勾起邪肆笑容,忽然五指用力,将天池圣水瓶身牢牢握紧。

    那瞬间清脆的声音,令所有人的心脏都是狠狠一缩!

    晕啊!那可是万金难求一滴的天池圣水!

    若是被玄王殿下这么一握给握碎了,流淌得满地都是,多浪费多可惜多让人想吐血啊!

    “我、我不要了!”跃无愁大喊一声,仓皇扭头就跑。

    宁可不要天池圣水,也不能让天池圣水被毁!

    好歹,天池圣水是他师侄的东西,以后炼制出来的丹药也是他炼药之城的,呜呜呜……

    跃无愁这领头的一走,其他炼药师也都纷纷退散。

    玄王殿下那嚣张傲慢的表情,谁看了不心生畏惧?

    所有人一走,凤玲珑赶紧从赫连玄玉手里抢回了天池圣水。

    一看天池圣水瓶身完好无损,凤玲珑松了口气。她刚刚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就这么宝贝天池圣水?”赫连玄玉邪邪一笑,揽过凤玲珑在怀,却是明知故问。

    “废话!你晋级九阶时必须仰仗它。”凤玲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乱发疯好吗?我心脏都快被你吓得不跳了!”

    “本王摸摸看是否还在跳……”赫连玄玉作势伸出手来。

    “你给我闭嘴!”凤玲珑脸色顿时一红,狠狠踩了赫连玄玉一脚。

    一旁,小雪狐眼巴巴望着两人,表情萌萌哒。

    为什么小主人会发火呢?好深奥……

    凤玲珑当然也知道赫连玄玉只是口头占她便宜,于是将天池圣水又塞回到赫连玄玉手上,小脸严肃:“给我把它保管好了,等你到九阶时再给我。”

    “好。”赫连玄玉轻快地笑了一声,将天池圣水纳入怀中。

    天池圣水放在赫连玄玉身上,自然不会被其他人打主意。

    别说一个炼药之城,就是三大灵台,现在也不敢轻易和赫连玄玉为敌。

    八阶斗宗的实力加上圣耀之刃,除非同时出动两大灵台台主,才有可能与赫连玄玉一战。

    凤玲珑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天下无双的守护神而感到暗暗高兴。

    不过,她也没忘了必须加快进度炼药,好早日成为紫阶炼药师的事情。

    接下来一段时间,凤玲珑都更加勤奋地炼药,并且已经逐渐能够靠自己辨别炼药原材的灵气,不用每次都靠神魔灵识帮忙了。

    这一日,跃无愁突然十万火急地冲进初级炼药师的宅子里,拉了凤玲珑就急匆匆出门。

    凤玲珑赶紧一股斗气射出,将凤鸣鼎吸了过来,无奈地被跃无愁拉着走。

    这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等到了一栋华丽的府邸里,跃无愁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看着凤玲珑却只顾着喘气,说不出话来。

    凤玲珑倒是脸不红气不喘,她眨眼看着跃无愁:“师叔拉我来这儿做什么?”

    如果她没记错,这应该是百里圆珠的家?

    百里圆珠是百里苏隐的亲侄女,自身又是蓝阶炼药师,在炼药之城可以说是一人之下。

    所以百里圆珠的府邸,是炼药之城里数一数二的,凤玲珑早就见识过了。

    “唉,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反正师侄你自己进去看,想个办法解决吧!不然师兄出来,肯定会大发雷霆的。”跃无愁双手一摊,面色苦恼。

    然后他也不给凤玲珑说个子丑寅卯,直接把凤玲珑往主院里一推,扭头就走人了。

    凤玲珑瞬间啼笑皆非,这位师叔还真是……

    不过,算了,她差不多也习惯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凤玲珑在心里思忖着跃无愁没有办法的事情,是否跟百里圆珠有关。

    又是否,跟她和百里圆珠那一场生死战有关。

    想着,凤玲珑直接朝房门紧闭的卧室走去。

    推门而入,一股刺鼻的酒气迎面扑来,令凤玲珑皱了一下眉。

    百里圆珠酗酒?

    凤玲珑想了想,直接走了进去。

    屋里果然到处是东倒西歪的空酒坛,走到内室时,凤玲珑就看见百里圆珠抡着一坛酒,正豪放地往嘴里倒。

    百里圆珠胳膊粗圆,身材魁梧,喝起酒来当然也十足十的女汉子味道。

    也许男人看了会无语,满脑黑线,但不知为何,凤玲珑却在门帘处看了许久。

    一双美眸里,微微带着赞赏。

    “你来干什么?”百里圆珠早已经看见了凤玲珑,只是懒得理会。

    不过,凤玲珑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终于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百里圆珠酒量惊人,喝个三天三夜也不会醉,酒气散得很快,连她自己都很苦恼。

    想要一醉解千愁,对于百里圆珠来说可是件难如登天的事情。

    “我就是来看看,输不起的人,酗酒是什么样子。”凤玲珑淡淡一笑,走上前去。

    随意踢开几个空酒坛,扶正一个歪倒的凳子,凤玲珑坐在了百里圆珠边上。

    她拿过一个酒杯,淡定自若地倒了杯酒,优雅地拿在手里喝着。

    跃无愁搞不定的、怕没法给百里苏隐交代的,就是百里圆珠拼命酗酒的事情吧?

    “哼!你以为我是因为输了生死战才喝酒的吗?你也太小看我百里圆珠了!”百里圆珠哼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抱胸一脸不屑地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微微侧头,这一刻她发觉她似乎要重新认识百里圆珠了。

    这个在房间里冷眼与她对视,眸里藏着淡淡痛意的女汉子,哪里还有之前她所看见的无智商花痴女半点影子?

    “你不是真的喜欢赫连玄玉吧?”凤玲珑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猜测。

    或许,百里圆珠要抢赫连玄玉,甚至不惜和她进行生死战,并不是因为对赫连玄玉一见钟情?

    百里圆珠冷哼一声,踢起一个凳子坐了下来。

    不过,对于凤玲珑的问题,百里圆珠选择沉默喝酒,没有答话。

    “有什么心事的话,可以试着和我说说?”凤玲珑凤眼斜挑,唇角勾起淡淡笑意:“我保证不外传。”

    百里圆珠仰头灌了一大口酒,放下酒坛后抹了一下嘴巴,眼里迸射出一股悲愤。

    “生死战擂台上,我发下那个誓言之后,突然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了。”百里圆珠苦笑着叹了口气。

    呃?凤玲珑眨眨眼,原谅她理解不能……

    发誓不再抢男人和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我曾经……”百里圆珠欲言又止地看了凤玲珑几眼,似乎酝酿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我曾经也像你喜欢玄王一样,很喜欢很喜欢一个男人。”

    说完这句话,百里圆珠肥胖的脸蛋涨红了。

    不过,眼神却带着一股抑郁和悲愤。

    凤玲珑了然了,改变一个女人的,的确最大可能是男人。

    “你应该知道我以前的事。”凤玲珑淡淡一笑,“我经历了一次死亡,一次背叛,或许能给你一些中肯的建议。”

    她看了百里圆珠一眼,补充:“如果你肯告诉我事情全部的话。”

    凤玲珑一向不爱管闲事,如果百里圆珠不是百里苏隐的亲侄女,她真不会插手这件事。

    不过,在百里圆珠将往事娓娓道来之后,凤玲珑却觉得这回管闲事真是值了!

    这当然是个很狗血的故事。

    但狗血到和仙乐台首席大弟子朱言有关系,那凤玲珑就乐了。

    早在朦雨被仙乐台追杀时,凤玲珑就和朱言结下了梁子,更不提之后因为梦仙子而数次明争暗斗了。

    现在得知朱言竟然曾经和百里圆珠有过关系,而且百里圆珠还被朱言伤透了心,导致自暴自弃,见美男就抢……

    凤玲珑瞬间觉得,报仇的时候到了。

    她不让朱言落个被满天追杀的下场,她就不是凤玲珑!

    趁着百里苏隐还没出关,凤玲珑决定将百里圆珠拉上船。

    凤玲珑的口才当然一流,而百里圆珠又是她的手下败将,对她有些服气,很快就被她给劝降了。

    回到房间,凤玲珑第一件事就是把正躺在床上小憩的赫连玄玉给拉了起来。

    “突然投怀送抱的,莫非有求于本王?”赫连玄玉挑起邪魅笑意,逗弄一脸正色的凤玲珑。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胡说什么呢?”好像她出卖色相一样。

    不过,还真有事让他去办。

    赫连玄玉好笑地揉揉她脑袋,捏捏她软软脸颊:“说吧,要本王做什么?”

    若连她这点心思都看不出来,他也就枉为玄王殿下了。

    凤玲珑也不跟他拌嘴了,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去城外找一下月清尘,让他写一张能使女人减肥的方子,有药的话就最好了。”

    “减肥?”赫连玄玉眨眨美眸,他似乎不太能懂?

    呃……忘了他是古人。凤玲珑轻咳,解释了一句:“就是让女人瘦下来。”

    让女人瘦下来?赫连玄玉凤眸一眯,顿时知道凤玲珑指的是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