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3章 当众招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这一次是以她之名设宴,前来炼药之城的宾客都是大人物,更有三大灵台台主坐阵。

    所以,他要她艳惊四座,昭告天下。

    她不是南部凤家那个废物庶女,也不是惨遭灭门的风茗玉。

    她是他的小骄傲。

    “你才是我的骄傲呢。”眨去双眸间的湿意,凤玲珑轻轻咕哝了一声。

    比起他来,她简直是沧海一粟。

    能够和他相知相守,真的是老天爷在偏爱她。

    “彼此都是对方的骄傲,如何?”赫连玄玉含笑,眸中风情醉人。

    “嗯。”凤玲珑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

    数日之后,炼药之城城门大开,斗者军团到城外迎接各宾客。

    沾这光,月清尘和朦雨也终于进入了炼药之城。

    两人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呢,毕竟炼药之城平时是根本不对外开放的。

    正午时分之前,所有名单上的宾客都到齐了。

    百里苏隐的面子,谁敢不给?

    尽管多少人瞧不起凤玲珑的身家,即便她不是废物凤玲珑,而是南帝曾经的准太子妃风茗玉,那也是破鞋一只。

    但碍于百里苏隐的面子,所有人心中再不屑也得来。

    谁让这不起眼的小杂草,居然成了药皇百里苏隐的徒弟呢?

    炼药之城内,可容纳十万人的大型露天宴厅里,贵宾位置上座无虚席。

    普通席位上,都是炼药之城的炼药师。

    长老级别以上的才能入中间席位。

    凤玲珑姗姗来迟,多少人心中不悦,认为凤玲珑没那资格让他们久等。

    不过,在看见紧握凤玲珑素手的玄王殿下时,又没法生气了。

    玄王殿下这样的强者,迟到是很应该的,玄王殿下架子本来就大,他甚至连百里苏隐都不怎么放在眼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凤玲珑看了赫连玄玉一眼,赫连玄玉撇唇松开她,她便上前给百里苏隐见礼。

    “弟子拜见师父。”

    百里苏隐淡淡一瞥,微微点头:“嗯,玲珑免礼。”

    赫连玄玉静静地看着这对师徒,眼眸中异芒闪动。

    是他家宝贝今日打扮得太耀眼?

    总之他觉得百里苏隐不配当他家宝贝的师父。

    百里苏隐似有所感,朝赫连玄玉看来。当看见赫连玄玉眼中那抹轻视时,他脸色便沉了沉。

    这个浑小子!

    赫连玄玉回视百里苏隐,对于百里苏隐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气,他淡淡勾起菱唇,风华绝代地一笑,魅惑众生。

    凤玲珑只顾端庄静立,错过了赫连玄玉这一笑。

    梦仙子以及其他女人却是看得清楚无比,顿时心中那个兽血沸腾啊!

    玄玉哥哥太美,太耀眼,太强了!这世上,只有玄玉哥哥才是唯一配得上她的人!

    梦仙子紧紧攥住衣角,眼里迸射出不容置疑的坚定。

    在百里苏隐的默许下,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双双落座。

    之后,正主百里圆珠便登场了。

    百里圆珠今日也是精心打扮过的,凤玲珑有意要让朱言认不出百里圆珠来。

    只见百里圆珠一袭淡粉飘逸长裙翩然,纤瘦身形玲珑有致,一张略施粉黛的小脸清丽出尘。

    露天宴厅里,清浅微风温柔拂过,那牵动人心弦的裙角飞扬,漾出一抹唯美的风情。

    “大伯,对不起我迟到了。”百里圆珠说话的语气一点没变,瞬间破坏了那恬静雅致的美感。

    不过,那落落大方的味道,却也给她的清丽出尘增添了一份娇俏可爱。

    “大伯能说已经习惯了吗?”百里苏隐一向不怒自威的表情,此刻显得柔和许多。

    淡淡眼眸中,温情一览无遗。

    于是,众多宾客瞬间明白了:这个姑娘是药皇十分喜爱的人,听她的叫法,应该是百里苏隐的侄女。

    “大伯!”百里圆珠不依地叫了一声。

    百里苏隐眼神微微一闪,招手让百里圆珠过去他身边后,冲满座宾客笑了笑:“老夫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夫唯一的侄女,百里圆珠,尚未婚配。”

    ‘唯一’这两个字,无疑是刻意点明百里圆珠的独一无二受宠地位。

    至于最后‘尚未婚配’四个字,那百里苏隐之心就昭然若揭了。

    众宾客纷纷交换眼色,特别是仙乐台台主和月灵台台主。

    这些年三大灵台一直以禅宗台马首是瞻,除了延续几千年的规矩之外,也还因为禅宗台和炼药之城关系极好。

    和炼药之城的关系好,自然意味着修炼丹药容易拿到。

    而修炼丹药一多,座下弟子实力便强了。

    现在百里苏隐似乎有意替其侄女挑选夫婿,岂不是翻身的大好机会?

    只要和炼药之城成为姻亲关系,还愁没有修炼丹药吗?

    顿时,不少人在心里起了心思。

    百里圆珠倒是没听出来她大伯特意流露出来的意思,她只在不经意地一瞥中,表情被定住了。

    她的视线,正落在站立仙乐台台主旁边的朱言脸上。

    时隔多年,百里圆珠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朱言。

    二十八岁和十八岁的男斗者,除了比较成熟之外,五官基本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百里圆珠心里狠狠一痛,当年情形又浮现出来,历历在目,痛得她快连眼泪都出来了。

    “跟你说话就已经是我日行一善了,你还想让我娶你?做梦!”

    “像你这样让人恶心的丑八怪,我宁可终身不娶,也不会娶你!”

    一句又一句,如同刀子一样割在她心上。

    如果不喜欢她,嫌她恶心,为什么那半年里要对她那么好呢?

    像玄王殿下多好,从一开始就不会给女人希望,那么她绝对不会自作多情的。

    朱言若有所觉地侧头,看见百里圆珠似乎很痛苦的表情,不禁微微一愣。

    他和这位百里小姐素未谋面吧?

    怎么这位百里小姐这样看着他?

    百里圆珠和朱言视线一对上,立刻就心中一凛,连忙把视线收了回来。

    “怎么?我侄女看上仙乐台首席大弟子了?”百里苏隐抚须而笑,眼中冷芒一闪便逝。

    百里圆珠吃惊地一张小嘴:“大伯,你胡说什么呢!”

    她以前是喜欢朱言没错,可朱言都那样骂过她了,她怎么还会自作多情呢?

    现在,朱言对她来说就是一种过去的伤害,她恨不得再不要见到他,想起那些伤害才好呢!

    “大伯有说错什么吗?”百里苏隐淡淡一笑,语气有些狂肆霸气:“方才你们眉来眼去的,我可都看见了。”

    百里圆珠彻底无奈了:“大伯!”真想逃走,她怎么也没料到朱言会在这里。

    百里圆珠心里的哀怨,很显然没有被她大伯听到。

    “你是我百里苏隐的侄女,唯一的亲侄女,你看上谁就跟我说,你如此花容月貌,难道还有人不想娶你?”百里苏隐淡淡一瞥朱言的方向,冷冷一笑:“何况,我百里苏隐的面子,还是有的。”

    这字字句句,都含着深意。

    不过,不明真相的人,大概是会误解百里苏隐话中之意的。

    譬如说,仙乐台台主。

    “百里城主所言极是,若是百里小姐有了意中人,大可以当众说出。百里小姐天姿国色,又是百里城主唯一的侄女,在座的青年才俊,想必是非常乐意与百里小姐永结秦晋之好的。”仙乐台台主抚须轻笑,眼中闪过一缕精芒。

    方才百里圆珠和朱言的‘眉来眼去’,仙乐台台主自然也注意到了。

    于是他在想,难道百里圆珠对他这个首席大弟子有意?

    如果是,那就太好不过了。

    “大伯,我先下去休息了!”百里圆珠心里百般纠结挣扎,乍见到朱言,她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偏偏她大伯一个劲儿戳她痛处,她顿时产生了逃之夭夭的念头。

    百里圆珠很快提着裙子跑掉了,众多宾客愕然。

    “呵呵,我这侄女就是有点害羞。”百里苏隐眼里冷意连连,语气却柔和淡然。

    “姑娘家害羞是很正常的。”

    “这说明百里小姐端庄大方,知书达礼。”

    “听说百里小姐是蓝阶炼药师,百里城主真是教导有方啊!”

    一阵阵拍马屁的声音传来,全是赞赏百里圆珠的。

    凤玲珑浅笑,若这些拍马屁的人知道,百里圆珠之前是什么样子,他们可还能昧着良心拍百里苏隐的马屁?

    愚昧无知。

    赫连玄玉旁若无人地拉着凤玲珑的小手,时不时摩挲两下,对热闹的露天宴厅没有丝毫兴趣。

    看着百里苏隐眼里深深藏着的冷芒,赫连玄玉邪魅一笑。

    他悄然凑近凤玲珑莹润白玉耳垂,轻咬了一口:“好戏很快上演了,玲珑期待不期待?”

    凤玲珑身躯一颤,酥麻感顺着耳垂,抵达心底最深那个位置。

    她忍不住拧了他一把,暗暗咬牙:大庭广众的,能不能给她适可而止?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玲珑好狠的心,快给本王揉揉。”赫连玄玉一脸哀怨,拉过凤玲珑的小手,替他揉着被拧疼的腰。

    凤玲珑嘴角微抽,她就没见过打了人还要给人揉的!

    受不了了!

    “信不信我踹你出去?”凤玲珑抬头看了看天空,嗯,露天的,一脚正好踹飞。

    赫连玄玉眨了眨眼,一脸不信:“玲珑肯定舍不得。”他家宝贝玲珑是软萌王妃,可不是母夜叉。

    赫连玄玉话音刚落。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砸起一大片灰尘,地面直接被砸了一个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