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6章 玄王会害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暗藏的小喜悦,凤玲珑一眼就瞧透了。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幼稚。”戳戳他滑腻腻的脸颊,凤玲珑忍不住吐槽。

    “玲珑嫌弃本王?”赫连玄玉不以为意,他这不叫幼稚,叫在乎。

    只因事情和她有关,他的心情才会被影响。

    “小扑街哪儿敢嫌弃你这尊大神?我只是认命而已。”凤玲珑继续戳他软软的脸颊,浑然不知只有她才有这特权。

    捉住她不安分的手,赫连玄玉漆黑双眸深深望进她眼底,笑容邪魅,语气霸道:“知道认命就好,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

    “你也一样。”凤玲珑不甘示弱地扬眉。

    赫连玄玉宠溺地点点她小鼻子:“本王早已认定玲珑了。”

    凤玲珑听得心头乐滋滋的,原来被人全心全意爱着的感觉这样好。

    两人静静搂着享受午后宁静,片刻后就被横冲直撞进入房间的人给打破。

    都用不着抬头,凤玲珑便知道是谁有这么大胆子。

    “嫂子!嫂子!”司空湛直扑而来,眼看着要沾到凤玲珑衣角,转瞬就被赫连玄玉一股斗气给挥开了。

    凤玲珑无语地从赫连玄玉怀中起身,纤细皓腕一下子被赫连玄玉拉住。

    赫连玄玉神色不悦:“别理他。”

    “你给我放手先。”凤玲珑翻了个白眼,既然是他的朋友,他可以无视,她怎么也得爱屋及乌吧?

    赫连玄玉瞅了她一会儿,见她小脸坚定,清澈眼神不容反驳,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任她起身在一旁坐好。

    哼,司空湛,没什么正经事儿的话你就死定了!

    赫连玄玉微微磨牙,虎视眈眈充满警告之色地看着司空湛。

    司空湛却恍若未觉,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紧盯凤玲珑,嘴里嚷着不得了的大消息:“嫂子!你知道那个仙乐台的死猪在追求百里圆珠吗?”

    仙乐台的死猪?

    凤玲珑一想就明白了,顿时有点无言。

    “圆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有男人追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凤玲珑神色十分淡定。

    “别人追就正常,那头仙乐台的死猪追就不正常!”司空湛双手直挥舞,异常气愤:“嫂子难道看不出来,仙乐台别有居心吗?”

    猪才看不出来吧?凤玲珑似笑非笑地瞥了司空湛一眼。

    “你来打扰本王与玲珑,就为了这件事?”赫连玄玉脸色已然全黑,语气充满浓浓的火药味。

    司空湛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就躲到了凤玲珑身后,然后才敢冲赫连玄玉一撇嘴:“百里圆珠要是真被那头死猪娶走,仙乐台以后肯定实力大增,我可是为了你们好……”

    真是不识好人心,不对,是有了女人忘了兄弟。

    司空湛一脸哀怨地看着赫连玄玉,活脱脱一被抛弃的小媳妇。

    凤玲珑好笑地拍了拍赫连玄玉放在她肩上的手:“行了,你就别欺负司空了,他也是好心。”

    赫连玄玉哼了一声,就是不喜欢和他家宝贝玲珑亲热时被人打扰,谁都不行!

    “就是说嘛!”司空湛摸摸鼻子,不知死活地冒出一句:“反正你有那色心也没那色胆,亲亲摸摸又不敢真吃了嫂子,打扰一下也不损失什么……”

    赫连玄玉霍地一下站起,冷冽脸色彻底纯黑:“司空湛!”

    这下子,凤玲珑也恼了,面带愠色看向司空湛:“你说什么呢你?”

    司空湛早已捂住嘴巴,却是来不及了,心里话已经说出口。

    “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最重要的事情都没说,司空湛逃命似的飞跑飞跑消失在门口。

    房门吱吱嘎嘎地摇晃了一会儿才停下来。

    屋里,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都有些不自然。

    虽然两人时常旁若无人的亲热,但顶多也就是搂搂抱抱接接吻,再过火的事情从来没做过。

    薄薄的窗户纸一下子被司空湛戳穿,凤玲珑心里那个战战兢兢啊。

    她轻咳一声,故作镇定地看向别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玲珑。”赫连玄玉犹豫了一下,指节分明的手握住凤玲珑。

    凤玲珑浑身一颤,莫名地就有些燥热了。

    “我……我去炼药。”她霍地站起,来不及掩饰脸上白皙中透出的粉红。

    “玲珑。”赫连玄玉眼疾手快拉住她,一把将她扯入怀里。

    两人的心跳同时加速,气氛有些暧昧。

    “别听司空那家伙胡说,本王很尊重玲珑的。”赫连玄玉仿佛瞧出了凤玲珑的窘迫,怕她以后不给他搂搂亲亲了,连忙安抚她。

    “喔……”凤玲珑视线往上,看见他凹凸有致的喉结,正性感地微微滚动着。

    心底涌上一阵好奇,难道他此刻有些紧张吗?

    手指忍不住爬上他肌理细致的颈子,慢慢触摸那滚动的喉结。

    “玲珑!”赫连玄玉猛然一声沉喝,身躯攸地绷紧。

    凤玲珑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

    无辜地眨眼看着他,她眸光微闪:“怎么了?”

    赫连玄玉暗暗磨牙,白皙如玉的俊美脸庞却在一瞬间有些微红。

    “没什么。”粗声答了一句,赫连玄玉抿紧薄薄的菱唇,松开了凤玲珑:“你去炼药吧!”

    说完赫连玄玉就转了身,神色淡定地上塌,侧躺。

    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指,缓缓往上,将襟口解了几分,似乎嫌弃燥热一样。

    凤玲珑怔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慢慢移动出房间。

    是不是她错觉了?

    她怎么觉得宛若神明的玄王殿下好像有点害羞?

    一定是她的错觉!

    凤玲珑收敛了心神,专心致志地去找乐康一起炼药了。

    有些悲催的玄王殿下,暗自一个人在房里平息体内从未如此激烈过的奇怪涌动。

    炼药过程中……

    “姐姐,我刚刚看到两只狗在一起,感觉好奇怪。”乐康眨着无辜的黑白分明大眼睛,语气含着浓浓困惑。

    两只狗在一起奇怪?

    凤玲珑挑拣炼药原材的动作一顿,也疑惑地看向乐康:“那有什么好奇怪的?”

    炼药之城经常会看见一些野狗,她还偶尔发发善心喂喂它们呢!

    “可是它们一直连在一起,不分开啊,而且下面那只小狗还一直哀哀地叫。”乐康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晕!凤玲珑瞬间秒懂,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我想上去分开它们,但是其他人不让,还撵我走。”乐康继续咕哝着,完全没注意到凤玲珑古怪的表情。

    凤玲珑面上那跟火烧火烧一样啊!

    “咳!乐康,以后别跟人说这件事了,知道吗?”凤玲珑轻咳一声,努力维持镇定,敲了一下乐康的小脑袋叮嘱道。

    “为什么?”乐康更加疑惑了。

    “没有为什么,你必须听我的话,不然以后别来找我了。”凤玲珑瞬间威严无比,眼神冷冽。

    她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吓住乐康。

    果然,乐康打消了好奇的念头,忙不迭点头:“我听姐姐的,以后再也不说这件事了。”

    凤玲珑这才满意了,只是低下头去继续炼药时,有点心不在焉了。

    想到之前赫连玄玉脸色微红的样子,凤玲珑忍不住淡淡唇角上扬。

    难不成,他真的比她还紧张?

    想到尊贵如斯、冷漠如斯的玄王殿下,竟然对这种事感到紧张,她心里就忍不住爆笑连连。

    该说他纯洁呢?还是纯洁呢?

    一整天,凤玲珑心情显然都很飞扬。

    以至于百里圆珠找上她,说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计划时,她都只是愣了愣,没有太大的反应。

    “玲珑,你到底帮不帮我?”百里圆珠等了半天不见凤玲珑回答,腮帮子鼓了起来。

    凤玲珑若有所思地看着百里圆珠,持续保持沉默。

    说实在的,百里圆珠这个计划她不怎么欣赏。

    虽然的确可以整到朱言,报当年羞辱之仇,可是无形之中也将自己的品性拉低了很多。

    真正的打脸,是比前任过得好,并且现任比前任优秀百倍。

    “玲珑,你倒是说句话啊!”百里圆珠拉着凤玲珑又摇又拽,俨然已经把凤玲珑当成了主心骨。

    凤玲珑好笑地制止了百里圆珠粗鲁的动作,淡淡说道:“圆珠,你如果真想听我的意见,那我就反对。”

    “反对?”百里圆珠一愣,面露不解:“为什么?”

    “让朱言和青楼女子被捉奸在床,毁坏仙乐台的名声,真的就能消除你心头的阴影了?”凤玲珑清澈目光如炬,仿佛能穿透人的灵魂。

    百里圆珠心里狠狠一颤,清丽面容顿时染上一丝阴鸷。

    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变了模样,朱言哪里会重新来对她温柔呵护?甚至还想娶她?

    但也正因为朱言的变化,她心底那股恨才被引发出来,让她想狠狠报复朱言,一雪前耻!

    “男人上青楼,并不是什么丑事。你这样顶多毁掉你和他联姻的可能,他的损失并不大。”凤玲珑语气淡然。

    朱言要是真闹出这样的丑事,那她师父百里苏隐怎么也不会让朱言和百里圆珠当年的事情被揭穿了。

    这样一个有污点的男人,谁也不想和他有半点联系。

    但如果朱言还是洁身自好的仙乐台大弟子,那就不同了。

    她若是她师父,一定会将仙乐台狠狠打脸的!

    所以百里圆珠的计划,她非反对到底不可。

    “可是我已经跟青楼的姑娘说好了,朱言也被我约出来了。”百里圆珠没想过凤玲珑会反对,此刻不免神色忐忑。

    凤玲珑瞬间无语,这姑娘,这回动作怎么这么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