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8章 小小戏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在凤玲珑心生怀疑时,赫连玄玉忽地转头,语气冷冽:“先洗手,用本王给你的药洗。”

    凤玲珑瞬间无语,这洁癖的男人……

    不过,既然特意嘱咐她先洗手,还要用药洗,看样子的确把她当小厮了。

    “是,玄王殿下。”凤玲珑撇嘴走到一旁,先用清水洗了手之后,再用药过了一遍。

    然后,才慢腾腾走到赫连玄玉身后。

    “玄王殿下,我开始了啊,您可别一掌把我拍飞。”凤玲珑把手搭上去之前,先叮嘱了句。

    “嗯。”赫连玄玉淡淡地,几不可闻应了一声。

    灿若星辰的黑眸缓缓闭上,盖上那眸底深处的笑意。

    于是,凤玲珑头一次伺候起赫连玄玉来。

    力道不轻不重,捶在那坚硬结实的肌肉上,令赫连玄玉很快就放松下来。

    捶着捶着,凤玲珑按捺不住心头好奇,小小声问了句:“玄王殿下,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赫连玄玉似乎睡着了,许久都没搭腔。

    隔了好半天,赫连玄玉才慵懒至极地吐出一个字:“问。”

    凤玲珑很确定赫连玄玉今日心情好,要不然他吐出来的字一定是滚!

    “我听说玄王殿下对一个姑娘情有独钟,怎么会来逛青楼呢?”凤玲珑压着声音语气,带着几分谄媚讨好。

    赫连玄玉凤眉微微一挑,眼中闪过温润笑意。

    “她就在这青楼里,本王来逮人。”慢条斯理地,赫连玄玉语气透露出浓浓的不悦,冷冽又恼怒。

    啊?他知道她来了青楼?

    凤玲珑手上动作一顿,心里正忐忑,便听赫连玄玉冰寒冷冽地斥了一句:“怎么停了?继续捶!”

    “啊……好,好。”凤玲珑赶紧定神,老老实实继续捶着。

    过了一会儿,凤玲珑又忍不住问道:“玄王殿下既然是来找那位姑娘的,怎么不去找人,反而在这里住下了呢?”

    “你这小厮问题还真多。”赫连玄玉的语气显然有几分不耐烦了。

    凤玲珑撇了撇嘴,不回答就算了嘛,干嘛说她话多。

    赫连玄玉似冷哼了一声,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情绪起伏:“本王只要在这里住下,她自然会寻来。”

    您老人家还真有自信呐!凤玲珑翻了个白眼,但随即想到,她这不是果真自己寻来了么?

    于是,凤玲珑小郁闷了一下,感觉被赫连玄玉吃得死死的。

    手劲儿大了起来,一下没一下地捶着。

    “你是在挑战本王的耐性吗?信不信本王把你丢去城外喂狼?”赫连玄玉语气冷飕飕的,完美侧脸微微别过。

    隔着遮眼布,凤玲珑也能感觉到他那双桃花眼一定冰寒如雪天。

    她微窘,连忙放轻力道,但嘴上却咕哝了一句:“玄王殿下,咱这炼药之城外边没狼。”

    “本王不介意从轩辕皇城运几只过来。”赫连玄玉冷笑,神色愠怒,仿佛因为被不起眼小厮给顶撞了。

    凤玲珑猛然记起自己身份,顿时抿唇不语了,说多了真惹恼了他,她会被拍飞的。

    过了一会儿,赫连玄玉似乎舒服了。

    于是,那邪魅的语气透出一丝满意:“你伺候得不错,想要本王赏你什么?”

    凤玲珑想了想,一时还真没想到,于是没搭腔。

    “本王问你话呢!”赫连玄玉的语气又冷飕飕起来,惊醒兀自思考的凤玲珑。

    她这不正在想吗?凤玲珑恨恨地瞪了一眼他后脑勺,又想了一下才压着嗓子说道:“多谢玄王殿下,玄王殿下随便赏我什么,我都会很高兴的。”

    “是……吗?”赫连玄玉语气淡然听不出喜怒,但两个字却格外地拖长了些。

    凤玲珑正心里‘咯噔’一声感到有些不好,门外便传来砰砰大力敲门声!

    “开门!再不开门我可就撞门了!”门外的声音有点耳熟。

    凤玲珑细细一想,那不是朱言的声音吗?

    啧啧,去而复返了啊!

    赫连玄玉一股斗气挥了过去,直接将房门给抵住了。

    于是,朱言用武力撞门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

    “你先退到屏风后去。”赫连玄玉淡淡一挥手,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凤玲珑这才想起朱言杀回马枪可能是来逮她的,连忙就点头答应,躲去屏风后面了。

    凤玲珑躲在屏风后面,听见门外传来朱言和仙乐台台主的对话。

    “师父,里面有人用斗气封住了门。”朱言吃了点亏,甩着发麻的虎口,眼露惊异。

    “我来。”仙乐台台主冷冷一哼,上前就以强大的九阶斗宗实力,将房门直接给掀了!

    木屑四溅之际,众人纷纷躲闪。

    “哎呀!这屋里住的可是玄王殿下!你们这是干什么啊?”老鸨冲了过来,一脸胆战心惊。

    对于老鸨来说,玄王殿下可比仙乐台台主可怖多了。

    仙乐台台主好歹不敢在炼药之城惹事,但玄王殿下那叫一个喜怒无常,连百里苏隐都不会放在眼里啊!

    朱言轻蔑地看了老鸨一眼:“这是我们斗者之间的事情,你最好让开,以免遭池鱼之殃!”

    老鸨气得脸色都绿了,炼药之城容得下他们放肆吗?

    不过,一思及房间里的玄王殿下,老鸨忽然又不气了,冷哼了一声就转身退下。

    惹到玄王殿下,等着承受怒火吧!

    九阶斗宗又怎么样?人玄王殿下也是八阶,还有人间神兵圣耀之刃呢!

    真要打起来,未必会输。

    其实仙乐台台主在听说房间里的人是赫连玄玉时,脸色已经微微变了一下了。

    只不过他好歹也是一派宗师,更何况身后站着这么多名弟子,他怎么也不能丢了仙乐台的人。

    于是,佯装镇定,并没有把心中懊恼流露于表罢了。

    灰尘散尽,仙乐台台主带领众弟子走了进去。

    既然门都已经给拆了,人不进去也不行了啊!

    乍一见赫连玄玉姿态优雅地独坐桌边,眼睛还蒙着一块白布,仙乐台台主心里闪过一抹疑惑。

    这赫连玄玉玩什么花样?

    “本王还说是谁呢,原来是台主大驾光临。”赫连玄玉修长润泽玉指抬起,徐徐勾起一撂青丝,菱唇略翘,讽刺笑意很浓。

    看似慵懒漫不经心,却带着浑然天成的凌厉霸气。

    仙乐台台主皱了皱眉,却是已经感应到屏风后有人躲着。

    “玄王,这屏风后的人,是谁?”仙乐台台主开门见山发问,凌厉视线直逼屏风后。

    朱言一听,眼里立刻流露兴奋之色:“师父!一定是这次设计陷害我的人!快把她揪出来!”

    事实上,朱言往死里猜测,都是猜的凤玲珑。

    他怎么也没猜到百里圆珠头上去,这也是他会死得很惨的原因之一。

    若他够聪明猜到百里圆珠……此刻早就拔腿逃出炼药之城了。

    或许那样的话,他不至于下场凄惨得让他不敢置信。

    仙乐台台主瞪了朱言一眼,视线冰冷,朱言顿时缩了头往后退,不敢再造次。

    “本王房中有什么人,似乎还轮不到台主来过问。”赫连玄玉缓缓起身,浑身绝世锋芒毕露,冷冽语气透着睥睨三界的霸气。

    这普天之下,敢这么跟仙乐台台主说话的,大概也只有玄王殿下一人了。

    即便是禅宗台台主,那碍于几千年两大灵台之间的渊源,也要对仙乐台台主客气几分。

    不过,玄王殿下做事只凭心情,会给任何人面子吗?

    凤玲珑躲在屏风后面,心情有些小激动。

    这就是她的男人呢!敢为了保护她,和仙乐台台主这样的强者为敌。

    凤玲珑一双美眸里,闪烁出点点星芒,流露着连她自己都不知的爱意。

    “玄王,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仙乐台台主听到赫连玄玉这么说,面子彻底拉不下,脸色全然黑了。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举手投足间霸气逼人:“本王在这房里好端端坐着,台主拆了本王的门,打扰本王休息,让本王差点双目失明,现在台主倒打一耙,指责本王不把台主放在眼里?”

    双目失明?

    凤玲珑心口一紧,差点就跳出去问他怎么回事了!

    仙乐台台主也面露惊诧,仔细端详赫连玄玉蒙着眼睛的白布片刻后,语气稍缓,还充满关切:“玄王的眼睛怎么了?”

    仙乐台台主问的,也正是凤玲珑想问的。

    赫连玄玉菱唇浅浅一勾,完美弧度上扬,却带着妖娆嗜血的冷意。

    “被一条痛失所爱,胡乱咬人的疯狗所伤,休息几日便无大碍。”他的语气深沉而冷冽,透着浓浓肃杀之气。

    仙乐台台主一怔,这说的似乎……

    莫非是轩辕之主,南帝轩辕南?

    凤玲珑一瞬间也想明白过来,美眸里顿时燃起滔天怒火。

    一定是轩辕南吸收了九面魔的魔气,伤了赫连玄玉的眼睛!

    想到赫连玄玉那双浩瀚如星空、深邃绝美得让人沉醉的凤眸,竟被轩辕南所伤,凤玲珑浑身上下就弥漫了一股浓浓杀气。

    “师父,玄王可是八阶斗宗,区区南帝怎么伤得了玄王?”朱言可不信赫连玄玉眼睛是真受了伤,顿时冷哼出声。

    依他看,多半是为了包庇那个凤玲珑,编造的谎话吧!

    仙乐台台主微微一蹙眉,觉得朱言的话确实有道理。

    南帝不过才八阶斗师的实力,如何能与八阶斗宗的赫连玄玉斗?

    “信不信随你们,日后碰上轻了敌吃了亏,别怪本王没有事先提醒就是。”赫连玄玉妖娆一笑,显然不打算解释更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