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章 受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漫不经心的表情,云淡风轻的语气,邪肆勾起的菱唇,让仙乐台台主再一次感受到了从心底升起的怵意。

    仙乐台台主眉头紧锁,暗叹不愧是那个地方的人,一身气势果真不是凡人可比拟的。

    而他上一次见到赫连玄玉,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赫连玄玉还小,少年老成,凛人气势浑然天成,当时他就心下暗惊,又得知赫连玄玉身世,下定决心要结这门亲了。

    要不然,以他梦茴的天姿国色,绝美无双,早就许配人家了!

    看见仙乐台台主面色已经开始犹豫,朱言赶紧剑指屏风后的凤玲珑:“师父,就算玄王真是被南帝所伤,这跟我们此次来的目的并没有冲突啊!我们是来抓设计我的幕后人的!”

    仙乐台台主顿时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朱言一眼,这是蠢还是猪?

    既然赫连玄玉在此,眼睛又受了伤,会准许他们在房里抓什么人?

    别说屏风后那个不一定是凤玲珑,就算是,赫连玄玉也绝对不会让他们见到屏风后的人。

    除非,从赫连玄玉的尸体上踏过去!

    当年见过十岁小赫连玄玉的人,谁不知道普天之下这位玄王殿下脾气最犟?谁的账都不买?

    仙乐台台主脸色一阴沉,朱言就不敢吭声了。

    “玄王好好休息吧,今日算我唐突打扰了。”仙乐台台主语气淡淡,说完后便领着众仙乐台弟子离开了。

    赫连玄玉菱唇一勾,完美下巴抬了抬,露出冷傲的清雅淡笑。

    仙乐台台主离开青楼之际,找了老鸨询问。

    “那玄王殿下的房间,还有一人,你可知是谁?”仙乐台台主眼睛微眯,阴寒之色让人忍不住心头发怵。

    老鸨‘咦’了一声,莫名其妙:“还有一个人?”

    显然,忘事的老鸨已经把凤玲珑给抛在脑后了,果然是拿了钱就忘了人啊!

    “妈妈,不是那进去伺候玄王殿下的小厮吗?”一旁龟公小声提醒。

    老鸨这才一脸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对对,是还有一个人。玄王殿下不要姑娘伺候,我就给安排了个男小厮。”

    打死老鸨,老鸨都不会说她是收了男客人的钱,给了男客人方便之门。

    一来她不敢污蔑玄王殿下好男风,二来她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她也是讲诚信的老鸨耶!

    仙乐台台主见老鸨一脸坦然,不像说谎,冷冷一哼后,转身大步离开。

    一群来势汹汹的人离开后,老鸨‘呸’了一声:“我呸!拽什么拽?这儿可是炼药之城,回你仙乐台拽去!”

    姑娘们听见了,顿时纷纷扬起手绢附和老鸨,把仙乐台的人给骂了个半死。

    房间里,凤玲珑早已冲了出来。

    看着赫连玄玉眼睛上蒙的白布,凤玲珑只觉得心里一阵抽痛。

    想必又是因为她,轩辕南才会对赫连玄玉下此毒手。

    “你还没走?”赫连玄玉唇角逸着一丝潋滟温润的笑,声音低沉邪魅:“再不走的话,本王可也保不住你了。”

    此时此刻,凤玲珑终于明白,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是她,却故意戏弄她。

    但,得知他眼睛受伤,她怎么可能还不分轻重去和他算这种账?

    “你眼睛怎么了?”凤玲珑上前,蹙眉想解开那层白布。

    不过,手很快被他大掌裹住。

    “小伤。”赫连玄玉握住她素手,将她一拉,拉入怀中朝她面庞吹着淡雅清香的热气:“乔装打扮进青楼,是本王满足不了玲珑么?”

    晕,他胡说什么啊!她进的是姑娘满场的青楼,又不是男妓遍布的鸭馆!

    凤玲珑一瞬间觉得心塞,本想吐槽他几句,可看着他眼睛被蒙的模样,却是一个字也挤不出来。

    心中微微泛酸,她也想保护他,也想替他出头。

    可是,现在的轩辕南,只怕她对付不了。

    “不说话?嗯……让本王猜猜看玲珑在想什么。”赫连玄玉不靠视觉,也轻易准确地找到了她饱满莹润的红唇,轻轻厮磨。

    醉人的芬芳在两人唇齿间漫溢,心跳加速的声音清晰无比。

    “本王知道了,一定是玲珑心疼了,对不对?”赫连玄玉手上一个用力,将她身子抬向自己,那张红唇顿时落入他肆掠的口中。

    凤玲珑微喘着气接受他温柔又霸道的索取,脑子里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

    他说对了,她就是心疼了……

    草草结束这个不合时宜的吻,赫连玄玉将凤玲珑抱了起来,就着被仙乐台台主破坏掉的房门,疾掠出门,几个晃身便消失在青楼。

    老鸨及姑娘们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一切如常,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而此刻,赫连玄玉已经抱着凤玲珑回到了初级炼药师所在的宅子里,步入了凤玲珑的房间。

    在自己的地盘,凤玲珑终于不再顾忌什么了,十分坚持地要去解开赫连玄玉眼睛上的白布。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凤玲珑手上动作轻柔,嘴唇紧紧咬住,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

    “不看不行?”赫连玄玉显然有些垂死挣扎。

    凤玲珑语气坚定:“不行!”

    她不看看,怎么放心得下?

    她不看看,怎么知道轩辕南那家伙有多卑鄙?

    再者,他眼睛定是被魔气所伤,她想知道伤得有多重,好不好治。

    “看了之后,玲珑可不能哭鼻子哦!”赫连玄玉似笑非笑,半真半假地戏谑凤玲珑了一句。

    凤玲珑咬住唇,小心翼翼地解开了他眼睛上的白布。

    蒙眼布撤去,赫连玄玉的眼睛并没有睁开。

    灿若星辰的眸子被薄如蝉翼的睫毛盖住,狭长微挑的桃花眼,四周微微泛着淡淡黑气。

    “不能睁眼吗?”凤玲珑语气一阵难过,心里如被针扎了一般。

    轩辕南,这笔帐我记下了!

    她手指小心翼翼地绕过他眼角,不敢触摸到他的眼睛,怕弄疼了他。

    “本王也想看看玲珑,不过……”赫连玄玉语气有些遗憾,“清尘说,三日内不宜视物。”

    三日而已?

    凤玲珑闻言稍稍放下了心,既然月清尘诊治过了,那说明情况并不糟糕。

    “怎么会和他动手?”凤玲珑拉过赫连玄玉的手,很自然地环在自己腰上,不客气地坐在了他大腿上。

    赫连玄玉很满意她的主动,顺势将她搂住,准确无误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出门寻你,冤家路窄。”赫连玄玉语气淡淡地,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

    “你给我好好说。”凤玲珑不高兴了,趴上他肩头就咬了他肩肉一口,宣泄心中不平。

    赫连玄玉好笑地收了收手臂,心里却被一股甜意所填满,小东西在乎他关心他心疼他呢!

    于是,赫连玄玉将今日所发生之事,慢慢道来。

    此刻,轩辕南在房里来回踱步,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小主人,今日你不该与赫连玄玉动手。”九面魔语气沉沉。

    轩辕南心头便更是烦躁,没有接话。

    最近已经逐渐能掌控九面魔教给他的魔气口诀,体内魔气增加了不少。

    他已经放弃了对斗气的修炼,转攻魔气了。

    刚在小有所成的时候,却意外碰见了赫连玄玉。

    一时没忍住,他拦住了赫连玄玉的去路,用凤玲珑怀孕的消息来羞辱赫连玄玉。

    “玄王,朕给你戴的绿帽子,还合适吗?”

    想不到,就是这么一句话,令赫连玄玉周身气势大变!一双鹰眸阴鸷得令人惊惧,嗜血般泛着妖邪的冷芒。

    “你,找死!”赫连玄玉攸地出手,圣耀之刃直直朝他劈来。

    才战了不过几个回合,本来他魔气尚未修炼到位,不是赫连玄玉对手,却不知怎么,赫连玄玉竟被他魔气所伤。

    还伤在眼睛上。

    他当时心里是极度痛快的,但随后百里苏隐出现,冷着脸说炼药之城不欢迎他,限他三日之内离开炼药之城时,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回到房里,他就开始反思当时情景,赫连玄玉是故意受伤的吗?

    “小主人的秘密,恐怕是守不住了。”九面魔语气略有忧心,“小主人如今体内斗气越发减少,那赫连玄玉聪明绝顶,定然有所发觉。何况,凤玲珑体内还有一个神魔,也能够感应到。”

    他担心,这精明的一对男女将会联手,制定什么计划来摧毁他小主人的势力。

    “朕知道,玄王是故意受伤。”轩辕南语气阴沉,面容薄怒。

    九面魔顿时有几分无奈:“这赫连玄玉,的确城府够深。想必当时他已经知道百里苏隐来了,所以才故意受伤。”

    他本来也想提醒小主人,奈何才刚出声,赫连玄玉就已经被小主人所伤了。

    “不止如此!”轩辕南一想到凤玲珑可能会有的反应,内心如毒虫在蚀咬。

    他一双阴沉黑眸眯起,语气痛心:“他一向擅于在玲珑面前施展苦肉计,只怕这一次,他受伤一事会让玲珑更加恨朕!”

    轩辕南怎么会忘记,他一直失败,就失败在他没赫连玄玉那么拼?

    他施展苦肉计,顶多受点伤。

    赫连玄玉来一次苦肉计,却敢拼上命。

    轩辕南实在是不能理解,像赫连玄玉那样的天之骄子,怎么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到底哪里来的勇气?

    “现在多说无益,小主人还是尽快回轩辕国部署吧!一旦赫连玄玉体内寒毒解除,就会回头对付小主人你的。”九面魔叹气。

    轩辕南握紧了拳,他不会让赫连玄玉逞心如意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