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0章 气到想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日之后,赫连玄玉眼睛转好。

    本来就是点轻伤,何况他自己将分寸把握得很好,恢复起来当然十分容易。

    凤玲珑从乐康口中得知轩辕南被她师父驱逐出城,冷冷一笑。

    “走,我们去送客。”凤玲珑唇角一勾,眸中冷意连连。

    她不由分说拉着赫连玄玉,往炼药之城外走去。

    赫连玄玉一双漂亮的凤眸已恢复往日神采,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凤玲珑紧抿薄唇、小脸生气的样子,心里各种愉悦。

    小东西维护他的时候,真的是太可爱了!

    就冲着这点,让他浑身是伤他也在所不惜。

    此刻赫连玄玉还没有想到,当一切被揭穿,他要怎么哄他家宝贝玲珑才能获得原谅。

    在城外见到轩辕南时,凤玲珑美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

    感情?

    哼!她确定她对这渣男已经没有半点感情了。

    对他仅存的最后一点情分,被他一点点用阴谋诡计、卑劣伎俩,全部磨光。

    一想到他对赫连玄玉所做的伤害,她就恨不得提剑杀了他!

    “玲珑,朕不是有意伤他,是他故意被朕所伤!”轩辕南万万没想到凤玲珑会来送他,眼里顿时惊喜连连。

    不过,一看到凤玲珑眼里流露出的杀意,还有她身旁紧握她手,一脸邪魅笑容的赫连玄玉时,他就明白她并不是单纯来送他的。

    恐怕,是来奚落他被百里苏隐赶出炼药之城的。

    不想赫连玄玉奸计得逞,他立刻说出赫连玄玉受伤的真相。

    赫连玄玉脸色立马黑了,这混账南帝,居然在他家宝贝玲珑面前揭穿他!

    “你够了!”凤玲珑看了赫连玄玉一眼,心里隐约明白了什么,不过,她仍旧是一脸冷意地斥喝了轩辕南。

    敌我,亲疏,她分得很清楚。

    打开门,她得和赫连玄玉同一战线。

    关上门,怎么算账那就是她和赫连玄玉两个人之间的事了。

    赫连玄玉瞬间得意满满,挑衅地冷瞥了轩辕南一眼:挑拨离间又怎样?本王的宝贝玲珑才不信你!

    轩辕南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双拳握得咯咯作响。

    “玲珑,他是在骗你!”轩辕南痛心疾首,她不是一向最讨厌欺骗的吗?

    为什么到了赫连玄玉面前,她的原则全丢了?

    这不公平!

    至少那十年间,他从不敢对她有所欺骗,就因为她说她讨厌欺骗。

    凭什么赫连玄玉可以一次次欺骗她,她却不予计较?

    “我愿意让他骗。”凤玲珑淡淡一挑眉,眸中泛过冷意:“至于你么……”

    她说出最绝情的话语:“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都没机会骗我了。”

    轩辕南,这可是你自找的。

    若你乖乖放手,或许我还会念在那十年情分上,对你客气三分。

    但既然你自讨苦吃,一而再再而三用下流卑鄙的手段对付我和赫连玄玉,那我也不会再对你客气!

    凤玲珑眼中泛着绝情冷意,一句话斩断她和轩辕南之间所有的可能。

    永生永世,都没有机会了。

    轩辕南脸色瞬间煞白,身形摇摇欲坠,跄踉退后了数步。

    “玲珑,你……真的变了……”轩辕南微微咬牙,冷冽眸中滑过浓浓痛意。

    凤玲珑绝情的话语,像一把尖刃,狠狠划过他心脏,痛得他几乎麻木。

    “我是变了,你亲手改造的我,你难道不清楚吗?”凤玲珑冷笑,“轩辕南我告诉你:有朝一日我离开炼药之城,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前世昨日今日的账,我会一笔一笔慢慢跟你算!”

    轩辕南脸色狠狠一变,血色尽失。

    她……不但对他绝情,还要与他为敌?

    在场众人无不摇头,这凤玲珑是跟南帝宣战了啊!

    谁都知道,凤玲珑一旦炼药之城,必定是高级炼药师了。

    而她本身就是斗者,再一借助炼药师的身份,修炼速度会大大提高。

    相信用不了多久,凤玲珑在实力上将会与玄王匹肩。

    被这样一个强者宣战,对于才八阶斗师的轩辕南来说,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还有,听说你体内斗气正在一点一点消失,被魔气所代替。”凤玲珑当众揭开轩辕南的秘密,“与魔物为伍的你,有什么资格掌管轩辕?”

    众人哗然!

    南帝成了魔?

    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许多不信南帝能当众伤了玄王的人,此刻忽然间恍然大悟了!

    难怪八阶斗师的南帝,能伤了八阶斗宗的玄王,原来南帝在修炼所谓的‘魔气’。

    轩辕南脸色彻底阴沉了。

    “你的确够狠!”轩辕南冷笑,“不过茗玉也不要忘了,在火山天窟里,茗玉早已是朕的女人,即便玄王不嫌弃你,你也永远是朕穿过的破鞋!玄王心里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事实!”

    说完,轩辕南一挥手,冷喝:“走!”

    轩辕世家的斗者顿时保护着轩辕南,从炼药之城撤退。

    “无耻!我杀了你!”凤玲珑怒了,提剑欲上,却被赫连玄玉一把搂住。

    “本王都不生气,玲珑生什么气呢!”赫连玄玉淡淡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

    冰冷的视线,一直尾随着轩辕南的身影,直至那令人憎恶的身影消失。

    “他污蔑我!”凤玲珑气到不行,如果不是赫连玄玉紧紧搂着她不松手,她绝对会和轩辕南来一场生死厮杀。

    “玲珑,本王的眼睛好痛。”赫连玄玉忽然一身冰冷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哀怨,直呼眼睛好痛。

    凤玲珑的怒气终于下去了一些,她略有些紧张地检查赫连玄玉的眼睛:“哪里痛?哪里?”

    “回房再看好吗?本王还觉得头晕……”赫连玄玉半个身子挂在了凤玲珑肩上,巧妙地只让她承受了一小部分重量。

    “好吧!”凤玲珑深吁一口气,恨恨地朝轩辕南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扶着赫连玄玉朝炼药之城走去。

    众人早已目瞪口呆,各种石化。

    这真的是喜怒无常,暴戾阴沉,冷酷嗜血的玄王殿下吗?

    怎么……看着好可爱好惹人心疼的感觉啊!

    一定是错觉,一定是。

    回到房间,赫连玄玉很快就恢复了。

    月清尘给赫连玄玉检查了一番,装模作样地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憋着笑在心里。

    而事实上,月清尘早已在心里将轩辕南斩杀了千万遍。

    敢伤他家主子,他早晚会找轩辕南算这笔账!

    凤玲珑却不笨,当时虽然被蒙蔽,可现在静下心来,完全识破了赫连玄玉的苦肉计。

    她顿时冷下了脸,瞅着赫连玄玉,抿唇不语。

    不好!赫连玄玉暗叫糟糕,他家宝贝玲珑虽然平时软萌软萌的,可一旦生气,那就不怎么好哄了。

    想到之前被罚几日不得相见的悲惨,赫连玄玉连忙一脸讨好地蹭了上去:“玲珑,本王是真的受伤了,不信你看……”

    “走开!”凤玲珑兀自生气,他居然不珍惜自己的身子,故意让轩辕南伤他。

    尽管这小伎俩很凑效,让惹人厌的轩辕南被她师父赶出了炼药之城,可她还是心中不爽!

    就算联手用打的,把轩辕南打出炼药之城,她也不要他用这种方法。

    “玲珑……”赫连玄玉语气哀怨,好不可怜。

    月清尘不忍直视地转过了身,他不想看见他家主子这副模样,真的很毁三观。

    “我现在不想理你。”凤玲珑心中憋着一股火,可因为赫连玄玉确实受了伤,她又不好发作在他身上。

    于是,她冷眼瞥向月清尘:“月清尘,把你家主子领走!”

    月清尘嘴角微抽:王妃,这是您的专利,我哪儿有这个胆子啊?

    果然,赫连玄玉一脸杀气腾腾,视线冷冽地看向月清尘。不想混了就试试?

    “王妃,我突然头昏脑胀,怕是有走火入魔之兆,先回房自行调理了。”月清尘抚额,一脸痛苦模样。

    随后,飘然离去,还没忘了顺手关上房门。

    凤玲珑顿时气结,恨恨骂了一句:“你最好给我真的走火入魔!”

    赫连玄玉满意地一舔菱唇,嗯,不愧跟了他这么多年,果然识时务。

    “玲珑,本王知道错了,你原谅本王好不好嘛?”继续化身萌萌小绵羊,赫连玄玉不无哀怨地扯住凤玲珑的衣袖,一脸可怜兮兮。

    凤玲珑瞥了他一眼,语气冷冷地:“说了不想理你,听不懂人话啊?”

    “玲珑不是神界女子吗?本王是人,应该是听不懂‘神语’。”赫连玄玉眨着无辜的漂亮凤眸,一本正经纠正她的说法。

    “……”凤玲珑在心里默默呕血。

    她错了,这男人根本没有下限!

    气恼地起身,她走向床铺,闷闷地把自己丢上床:“你给我走开点,我要睡觉了!”

    “本王陪玲珑一起睡,最近天冷。”赫连玄玉哪会走开,立刻也滚上了床铺。

    死开!现在是夏天!凤玲珑气鼓鼓地瞪着他,心里一恼,双手用力推了过去。

    ‘叮咚’。

    赫连玄玉也没防备,很轻易地就被凤玲珑推下了床,还直挺挺滚了一圈。

    凤玲珑一惊,连忙撑身往床下看去。

    一见赫连玄玉捂着胸口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浓黑青丝倾泻而下,盖住他俊美如斯的脸庞,她心里顿时狠狠一扯。

    “怎么了?”凤玲珑立刻掀被下床,伸手去扶赫连玄玉。

    该不会,不止是被轩辕南伤了眼睛而已吧?

    一抹担忧闪过凤玲珑心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