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3章 下场会很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朱言艰难地从地上撑起身,不敢置信地看向他敬爱的师父。

    他这是……被仙乐台抛弃了吗?

    “师兄,虽然你是我爹最疼爱的弟子,也是我们的大师兄,但你这次实在太过分了。”梦仙子翩翩上前,美眸里写满惋惜,似乎显得她有多心痛似的。

    她看向众多炼药师,盈盈一福:“各位,我们仙乐台向来是帮理不帮亲,今日我师兄铸成大错,我会劝我爹清理门户,请各位放心。”

    炼药师们鸦雀无声,静静看着这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心底飕飕闪过寒意。

    倒是识时务,只不过对自己人就略显无情了些。

    梦仙子一咬牙,霍地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

    众人一惊,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噗呲’一声!

    梦仙子扬起匕首,狠狠刺入了自己的左肩,顷刻间,她纯白纱衣被鲜血染红。

    “朱言是我师兄,也是我爹最疼爱的大弟子,他犯错,我和我爹都有责任。”梦仙子美眸澄澈地看着众人,一脸自责:“所以,我愿惩罚自己,希望各位能够原谅我师兄。”

    炼药师们面面相觑,不少男炼药师因为梦仙子的自残,流露出几分怜香惜玉。

    至于那些原本觉得梦仙子对朱言太无情的,瞬间也改变了看法。

    原来这位九天仙子并不是无情,而是通情达理,能够明辨是非啊!

    凤玲珑眼里闪过一抹嘲弄,这独孤梦茴,除了在赫连玄玉一事上常犯糊涂之外,其他时候倒聪明得很。

    不过,她太了解她师父这个人了,朱言绝对没这么容易过关。

    赫连玄玉含笑捏了一下凤玲珑冷笑的唇角,眼含浓浓宠溺。

    乱七八糟的场面并没影响到他的心情,反正他眼里只有他家宝贝玲珑一个人。

    仙乐台台主见梦仙子已经造成良好影响,立刻对百里苏隐以沉痛的语气说道:“我教徒无方,让百里城主见笑了。这劣徒,百里城主想怎么处置,我都不会插手。”

    “果真?”百里苏隐淡漠地瞥向仙乐台台主,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若以为随便施展几下苦情功夫,他就会善罢甘休,那未免也太小瞧他百里苏隐了。

    仙乐台台主看着倒在地上的朱言,眼里还是流露出一丝痛色。

    培养一个三阶斗宗的高徒不容易,又被他那不争气的女儿害成了一阶斗宗。

    这也罢了,如今竟还惹上炼药之城!

    再不舍得,也必须割舍了。

    “不错!我绝不会插手百里城主的决定!”仙乐台台主一咬牙,狠下心说道。

    “很好。”百里苏隐转身回座,宽大袖袍一拂。

    淡漠神色一瞥表情各异的众人,百里苏隐一双漠然眼眸瞬间幽深,他唇角微讽地勾起,语气凛然森寒:“圆珠,是我百里苏隐唯一的侄女,亲侄女。”

    众人心中一凛,隐隐感觉到了百里苏隐那呼之欲出的决定。

    “从小到大,我将圆珠视如己出,什么都给她最好的,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百里苏隐淡漠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犀利冰冷的视线射向朱言:“而今,我竟才知道,在我的庇护下,我视如己出的亲侄女竟遭到了这样的委屈,羞辱!”

    朱言口中鲜血不断往外涌着,一颗心脏因恐惧而收缩。

    但,他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因为刚刚他师妹和他师父演了一出戏,万一百里苏隐给仙乐台一个面子,就此饶过他呢?

    很显然,朱言太天真了。

    “想到圆珠之前突如其来的变化,我这个当大伯的很羞愧。眨眼间十年,我却没能注意到她心底的伤痛和委屈。”百里苏隐幽幽一叹。

    幽深如潭的眼眸中,犀利凛冽的寒芒迸射,百里苏隐话锋攸地一转,狠戾尽现:“姓朱的欺人太甚!我势要为圆珠讨回公道!”

    朱言脸上血色尽失,绝望之情瞬间将他淹没。

    “来人!将朱言押入大牢,重刑伺候!七七四十九日后,斩首示众!”百里苏隐手一挥,眸色里全是咄咄逼人的冷意与杀气。

    谁也想不到,素来以淡漠闻名的药皇百里苏隐,竟会有这样狠戾残暴的一面。

    炼药之城的炼药师们先是心头一震,因为炼药之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严酷的惩罚了,无论对内还是对外。

    随后他们又精神一振,因为这个处罚大快人心,极大地满足了他们想报仇的心情。

    “城主万岁!”

    “城主英明!”

    欢呼声顿时雀跃响起,炼药师们大快人心的表情,和全都黑了脸的仙乐台众人,简直形成鲜明对比。

    仙乐台台主张了张口,有些欲言又止。

    但最终,他将一腔火气压了下去,神色还保持了淡然无波。

    理亏在先,又放话不管在后,他现在有什么立场质疑百里苏隐的决定?

    仙乐台台主心里实在有些怄,早知如此他就不要朱言去和炼药之城联什么姻了。

    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啊!

    朱言很快被斗者军团的斗者押了下去,现场总算恢复了平静。

    凤玲珑凤眼斜挑看着赫连玄玉,唇角含着一丝浅浅淡笑。

    他早就知道仙乐台会自寻死路的吧?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让她去插手,免得仙乐台台主将这笔帐算到她头上。

    赫连玄玉察觉到凤玲珑的视线,立刻柔情无限地转头看着她,一双桃花眼里写满宠溺与温情。

    凤玲珑抿唇一笑,淡淡撇开眼去。

    她可没兴趣和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眉来眼去,会被梦仙子嫉妒的眼光给射穿的。

    想着,朝梦仙子那边一望,果然见到梦仙子正捂着肩上伤口,嫉恨地盯着她。

    凤玲珑耸耸肩,扯了扯赫连玄玉衣袖,兴致勃勃看着那边的梦仙子:“赫连玄玉,梦仙子受伤了,你不过去看看?”

    “不去。”赫连玄玉语气很坚决,简直是连考虑都没考虑一下。

    又不是他家宝贝玲珑受伤,他去看什么看。

    梦仙子在那边听见赫连玄玉坚决的两个字,绝色容颜一白,身形摇摇欲坠。

    玄玉哥哥,你现在为什么连看我一眼都不肯了?你关心的人,在乎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梦仙子美眸盈满委屈的泪水,却坚强地不肯让眼泪流下。

    她不想在人前哭。

    这时候,百里苏隐已经宣布明日让众人离开炼药之城,众人也纷纷告辞了。

    仙乐台等人恼怒在心,却不敢表达出来,都悻悻退场。

    今日最倒霉的似乎就是朱言了,当然他倒霉的还在后头呢。

    百里圆珠本来心里有所不忍,可一想到朱言当年竟然不但是嫌弃她丑和胖,而且从一开始就存了骗她修炼丹药的心思,顿时就硬起了心肠,不打算帮朱言求情了。

    朱言的事情解决得如此圆满,凤玲珑心情非常愉悦。

    “一个小角色而已,玲珑就那么高兴?”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飞扬的唇角,面色也柔和醉人。

    看见她开心的表情,他便觉得这世界如此美好。

    “小角色?”凤玲珑没好气地看着他,“也只有你会觉得仙乐台首席大弟子是小角色。”

    要不是借百里圆珠和朱言之间的旧账,她还拿朱言没有办法呢!

    这次把朱言给扳倒,也算是斩了梦仙子一只翼,更是为朦雨报了当初遭追杀之仇。

    “别说小小一个首席大弟子了好吗?仙乐台台主在咱们赫连眼里也是杂草一株啊!”一道声音横插进来。

    凤玲珑不必回头都知道,司空湛那欠虐的又来了。

    “嫂子。”司空湛嘻嘻笑着靠近凤玲珑,被赫连玄玉伸手挡在了三步之外。

    司空湛顿时可爱地撅嘴:“赫连你也太厚此薄彼了,前几天我还看见乐康那臭小子挂在嫂子身上呢!”

    乐康?赫连玄玉凤眸危险地眯起,挂在他家玲珑身上?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乐康哪儿有挂在我身上过。”凤玲珑瞪了司空湛一眼,那眼神如同在看白痴。

    这家伙,是以后不想她帮他说情了吗?居然在赫连玄玉面前编排乐康。

    他以为乐康像他一样,禁得起赫连玄玉一掌啊?

    “真没有?”赫连玄玉轻哼哼,斜挑的眼角微愠。

    “当然没有,你信他还是信我?”凤玲珑没好气地看着赫连玄玉,他敢说信司空湛不信她,他就等着晚上被她踹下床吧!

    不对,她果然已经被他带得无下限,连同床共枕都想得如此理所当然了吗?

    一阵汗颜后,凤玲珑替自己的节操默哀。

    “本王信玲珑,无论何时何地。”赫连玄玉立马表明心迹,黑眸带笑地拨弄她耳畔青丝,眸底充满深情。

    这还差不多。凤玲珑哼了一声,接着看向司空湛,语气毫不客气:“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司空湛重复了一遍,神情呆得像傻瓜。

    没事他就不能来吗?呜呜呜……太不给他这暗影城少主面子了吧!

    不过,想到这趟来的主要任务,司空湛无奈地摊了摊手:“其实我是来告诉你们,朱言他跑了!”

    什么?朱言跑了?

    凤玲珑顿时美眸一眯,丝丝冷意从周身散发出来。

    被斗者军团看着,大刑伺候着,还能跑掉?

    想都不必想,肯定是炼药之城里出了内奸。

    “查到是谁了?”赫连玄玉的语气漫不经心,凤眸里平静如水,仿佛他早已料到这种结果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