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5章 一时冲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朱言心里一惊,连忙转头看去。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月光黯淡。

    若不是仔细辨认,还真难看清哪怕是近在咫尺的人的面孔。

    那黑影离朱言有一段距离,以至于朱言一时间没认出来。

    不过,当九瓣莲花刀的刀片‘嗖嗖’作响,朝朱言发出进攻时,朱言终于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独孤朦雨!”朱言咬牙切齿,闪身险险避开攻击。

    九瓣莲花刀本来是凤云霜的武器,后来被凤玲珑那废物夺去,又转手送给了独孤朦雨当武器。

    所以,一见九瓣莲花刀,朱言就认出了其主人。

    “哼!”朦雨手持九瓣莲花刀,笑容冷冽,语气森寒:“去掉前面的姓氏,本姑娘可不承认自己是独孤家的人!”

    当年她娘本来是月灵台的人,却因两大灵台联姻而被送进独孤家,最后落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临死前她娘都不愿葬在独孤家,但她母女二人势单力薄,根本无力改变任何事实。

    如今,她已有仰仗,也有实力,绝不会再回那个冷血无情的仙乐台!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是师父的女儿。”朱言冷笑,朱雀神戟握在手里,脸上是浓浓的戒备之色。

    “废话少说!”朦雨眼眸一寒,九瓣莲花刀加速了转动,“当日你毁我娘坟墓,害我娘尸骨无存,又一路追杀我到轩辕国,今日我要跟你算总账!”

    朱言一听,哈哈大笑:“独孤朦雨,你未免太天真了!”

    朱言还不知道朦雨晋级一事,毕竟进入炼药之城后,谁都没有机会动手。

    唯一动手的轩辕南,因伤了赫连玄玉被撵出了炼药之城,可谓十分没有面子。

    “就凭你小小一个斗师,也杀得了我?”朱言轻蔑地一抖朱雀神戟,根本没把朦雨看在眼里。

    朦雨冷冷一笑:“杀不杀得了,得试过才知道!”

    黑暗中,慑人的银光迸射而出。

    九瓣莲花刀之所以被凤云霜所喜爱,便是因为它战斗时能借助主人的斗气,散开成九瓣,从九个不同方位朝敌人进攻。

    除非敌人比自身斗气强大好几阶,否则至少有一个方位躲不开攻击。

    朱言面色一冷,朱雀神戟一挥,丝毫不惧地迎了上去。

    纵使他实力已降,又消耗了大半体力,但对付区区一个独孤朦雨,他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两人一交手,胜负立分。

    ‘噗呲’!

    朱言闷哼一声,瞬间有些不敢置信。

    一瓣莲花刀刺入他左肩,淡淡鲜血逸出。

    剩余的莲花刀旋转着回到朦雨手上铁盘中,朦雨侧身冷视,瑰丽唇角带着凛冽杀意。

    “你……晋级了?”朱言快速以斗气止血,神色开始认真了。

    他方才,轻敌了。

    想不到才短短数月不见,这独孤朦雨已经晋级斗宗了。

    虽然和他一样是一阶斗宗,但独孤朦雨并未受伤,斗气纯满,自然比他实力要强那么些许。

    “不错,凤姐姐替我寻到了净火莲,几月前我就已经晋级一阶斗宗了。”朦雨淡淡而笑,心里充满了对凤玲珑的感激。

    “又是那个废物!”朱言咬牙切齿,他上辈子是不是跟那废物有仇?

    师妹的事还没扯进来时,那废物就救了独孤朦雨,害他被师父狠狠处罚。

    之后每一次,他都在那废物手上吃了亏。

    听说百里圆珠瘦下来变美,也是那废物干的好事,他真恨不得也有一颗修炼元丹服下去。

    实力大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那废物,以泄心头之恨!

    “不许你骂我凤姐姐!”朦雨眼眸一寒,斥喝一声后再次发起了进攻。

    朱言冷冷一哼,就算独孤朦雨是一阶斗宗,他也不至于落败。

    早已对这附近地形一清二楚,朱言和朦雨交手几个会合后,朝幽暗的深林窜去。

    “想逃?没门儿!”朦雨美眸一眯,纵身便追了上去。

    若是凤玲珑在此,必然不会让朦雨追上去了,除非有更强大的斗宗作陪。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入了深林。

    朱言回头看了看,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果然是个天真的姑娘!

    等到朦雨进入深林,却不见了朱言踪迹。

    不过她敢肯定,朱言就在这深林的某一处,因为她的斗气还可以探索到他。

    “朱言,滚出来!你成缩头乌龟了吗?”朦雨警惕地看着四周,手里九瓣莲花刀不停地转动着。

    静寂,四周死一般的静寂。

    突然!

    两颗鸡蛋大小的东西被扔了出来,直直飞向朦雨面部!

    朦雨一惊,感觉那东西似曾相识。

    等到明白过来时,她彻底又惊又怒地飞身躲开。

    但,为时已晚。

    ‘砰砰砰’!

    沉闷的爆炸声在深林里响起,但这绝对不是那两颗如鸡蛋大小的东西爆的。

    朦雨惨叫一声,身体重重地跌落在地。

    鲜血,从她口中如红泉一样纷涌而出。

    那爆炸声,却是从朦雨体内发出来的,朦雨五脏六腑严重受创。

    “哈哈哈哈……”朱言的大笑声,响彻深林。

    爆体丸……朱言怎么会有爆体丸……朦雨艰难地撑身,却数次瘫软在地。

    她用仇恨的目光看向缓缓从暗处走出的朱言,心里凉了一大截。

    胜者为王,败者……为羊。

    朦雨很清楚自己现在就是一只待宰的羊羔,朱言绝对不会放过她。

    而她五脏六腑被爆体丸所重创,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此刻,就是一个小小的一阶斗师,也能将她这斗宗斩杀。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手中会有爆体丸吧?”朱言得意地笑着,阴冷目光放肆打量朦雨的身体。

    朦雨冷冷地看着朱言,不屑地哼了一声。

    若不是偷学的,她朦雨二字倒过来写!

    “恭喜你猜对了。”朱言哈哈大笑:“当年你跟你娘学制爆体丸时,我就在一旁偷偷地观看。这么好用的东西,我怎么会不弄点,以作防身之用呢?”

    朦雨血红的眸光紧盯朱言,仿佛要将朱言盯出一个洞来。

    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出发前没跟她凤姐姐交代一声。

    现在……唉!

    “独孤朦雨,你想杀我是不是?”朱言森冷语气透着阴寒,一步步走向朦雨。

    朦雨淡淡看着朱言,心想她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一点。

    绝不能,让这畜生来终结她的性命。

    念头一起,朦雨紧握成拳,缓缓闭眼,准备自我释放体内剩余的斗气。

    她宁可自杀,也不愿死在朱言手中。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淡淡冷声在深林里响起。

    “没经过我允许便动我的人,问过我意见了吗?”话音落时,一身素色长裙的凤玲珑出现在朱言面前。

    同时出现的,自然还有气势逼人,尊贵华丽,宛若神明的玄王殿下。

    那如猛鹰盯住猎物的犀利视线,让人不寒而栗。

    “凤姐姐……”朦雨眼露惊喜,随即一脸惭愧。

    她明知道凤姐姐现在有紧要任务在身,却还一意孤行来追杀朱言,给凤姐姐添了麻烦……

    朱言一见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同时出现,当场脸色就白了。

    虽然觉得逃跑可能也无用,但朱言还是转身就跑。

    那脚底抹油的速度,简直让人咂舌。

    堂堂仙乐台首席大弟子,终于落魄到需要靠逃跑才能保命的地步了。

    赫连玄玉淡淡一勾菱唇,强大的斗气伴随圣耀之刃狠狠击向朱言的后背!

    ‘砰’!

    朱言直接被掀翻在地,震出四五丈远。

    圣耀之刃归位,赫连玄玉冷然淡瞥挣扎着爬起来继续逃命的朱言,转身回到凤玲珑面前。

    凤玲珑根本无须去管朱言如何,她知道赫连玄玉自会出手教训朱言。

    所以此刻她已经将朦雨扶了起来。

    “凤姐姐,我……”朦雨满脸愧色,声音虚弱。

    凤玲珑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去疗伤。”

    身为斗宗的凤玲珑当然看得出来,朦雨受了极重的内伤,再不治疗恐怕会卧床很久。

    朦雨顿时不作声了,默默地随凤玲珑回炼药之城。

    回到炼药之城,月清尘很快给朦雨作了个全面检查。

    “爆体丸不算顶级,她没大碍,只是五脏六腑受了损,休养一阵子就好。”月清尘淡淡说道,看着朦雨的眼光有些冷。

    这节骨眼儿上,跑出去追杀朱言,月清尘当然觉得朦雨蠢到极点,也太意气用事。

    要杀朱言的人,现在还少吗?

    追杀令都下了,急什么?

    真会给人添乱!

    朦雨自知理亏,连忙把脸撇向一边,有些小委屈地揪着被角。

    “你们也别怪朦雨,那朱言毁了她娘的坟,害她娘尸骨无存。换作是我,我也会忍不住出手。”凤玲珑很自然地给自家丫头说好话,而且理直气壮。

    月清尘顿时无语,他什么都没说好吗?

    “有你这样的主子,即便是本王也不敢怪她。”赫连玄玉轻笑一声,摸摸凤玲珑理直气壮的小脸,小东西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我也没怪她。”月清尘郁闷地澄清,怎么说来说去就剩他一个坏人了?他可是大药师耶!

    主仆二人一唱一和,凤玲珑这才满意了。

    她转头看向朦雨,安慰道:“朦雨你放心吧,朱言暂时还死不了。等赫连玄玉度过晋级的一劫,我们就回轩辕国,好好跟他算总账。”

    朦雨咬了咬唇,知错地点头:“我知道了,凤姐姐。”

    不过,谁也没想到,赫连玄玉晋级来得如此之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