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5章 平生最大的谎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任轩辕南如何愤怒嘶吼,他体内的斗气终究是烟消云散了。

    看着轩辕南瘫软在地,一脸死灰,赫连玄玉凉薄地勾起轻蔑笑意,字字冰冷:“这就是惹怒本王的下场!”

    轩辕南愤恨地瞪着赫连玄玉,心里不断有兽性在涌动:赫连玄玉!朕有生之年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一定!

    解决完轩辕南这个后患,赫连玄玉大步流星走回到凤玲珑面前,收回结界后,小心翼翼将凤玲珑重新抱入怀中。

    此刻,轩辕世家的斗者死的死,残的残,跑的跑。

    至于轩辕南这个轩辕之主,也被赫连玄玉放光了一身斗气,在其他斗者眼中成为了一介废人。

    气氛出奇地诡异,连赫连家主都说不出话来。

    面对如此强悍暴戾又咄咄逼人的冷冽玄王,谁还能说什么呢?

    而从头到尾,赫连家主带来的人,都没有帮赫连玄玉一下。

    无论是对付轩辕南,还是对付轩辕世家的斗者,都是赫连玄玉一人完成。

    因此,赫连玄玉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赫连家主了。

    “凤姑娘看样子是失血过多,不如先带回赫连府休养?”赫连家主感觉到赫连玄玉离他越来越远,一时间也是苍老了许多。

    话语里,隐约带着讨好的意味。

    不过,此刻来讨好,是不是有些晚了?

    赫连玄玉俊脸寒戾地侧头,冷冽目光如剜肉的冰刃,丝毫没有留情面地停留在赫连家主脸上。

    片刻,那两片凉薄菱唇吐出一个让赫连家主心痛的字眼:“滚。”

    赫连家主顿时脸色唰白,跄踉着退后了两步。

    这天底下,哪里有当儿子的,让自己的父亲滚的?

    赫连家主一时间觉得心痛如绞,这些年他可真是把玄玉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养啊!

    不过,一想到赫连玄玉幼年时那两道冰冷的目光,赫连家主又强忍心痛,不敢有任何微词。

    谁让他当年……见死不救呢?

    “皇上,我送皇上回宫医治吧。”赫连家主瞬间像是苍老了很多,不过,赫连玄玉留下的烂摊子他还得收拾。

    赫连玄玉以下犯上,他赫连府不能背这个罪名。

    轩辕南死死盯住赫连玄玉,双手紧握成拳撑在地面,发出阵阵清脆的骨骼错位之声。

    他,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的。

    就算玉石俱焚,他也要拖赫连玄玉下马!

    轩辕南对赫连玄玉的恨意,达到了顶点。

    轩辕南一声冷笑,没有拒绝赫连家主的赎罪,很快跟赫连家主离开了。

    不过,回到皇宫之后,轩辕南就立刻安排部署,让轩辕世家的斗者听从朱言指挥,随时候命伏击赫连玄玉。

    “小主人,如果你现在就杀了赫连玄玉,至尊皇境入口便不会打开了。”九面魔对轩辕南的决定显然不是很赞同。

    轩辕南阴冷一笑:“朕是轩辕之主,朕去那至尊皇境做什么?朕巴不得至尊皇境入口永远不打开!”

    “小主人不想报仇了?”九面魔语气森然起来,他可忘不了万年前被毁肉身灵魂之仇!

    轩辕南正想说那关他什么事,但突然想到九面魔是毁在至尊皇境那些高手之手的,顿时将话咽了下去。

    “就算不杀了赫连玄玉,朕也要让他跟朕一样做不成斗者!”轩辕南语气异常森冷,眼神阴鸷到了极点。

    九面魔呵呵一笑:“小主人,你不是早就放弃修炼斗气了吗?赫连玄玉废了你体内残余斗气,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正好你可以全心全意修炼魔气。”

    轩辕南一愣,忽然一下子就惊喜了。

    他之前怎么忘了这一茬?居然还真以为自己成废人了。

    “不过小主人也不要高兴太早,赫连玄玉将小主人体内斗气一下子放光,对小主人身体还是有很大损伤的,修炼魔气只怕要再过一段时日。”九面魔又说道。

    轩辕南如今对九面魔是深信不疑,言听计从,顿时就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两日后,凤玲珑终于在赫连玄玉怀里悠悠醒来。

    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凤玲珑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关心那些绝品修炼丹药,还有剩下的炼药原材有没有丢失。

    “嫂子放心吧,全都在我这儿呢!”司空湛拍拍手上的包袱,神色得意。

    有他这暗影之主在,东西还能有什么闪失吗?

    那轩辕南再牛叉,也不敢跟他动手,不然他老爹一定会带人杀来轩辕国,搅得轩辕国一片昏天暗地!

    凤玲珑顿时放下了心,一回头,正对赫连玄玉黑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的阴鸷脸色。

    头皮发麻过后,凤玲珑一阵讪讪:“咳,我没事了。”

    “没事?”赫连玄玉皮笑肉不笑地冷笑一声,修长手指用力掐住她苍白如雪的脸颊,“脸色白成这样叫没事?”

    “嘶……”凤玲珑抽了一口凉气,闷闷地拍开他手,微微抱怨:“很痛知道吗?”

    “本王更痛!”赫连玄玉一脸恨铁不成钢,抓起凤玲珑的手放在胸口。

    那有力但絮乱的心跳声,让凤玲珑心里一阵暖流涌过。

    以前,为轩辕南受再多委屈,轩辕南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不得轻哄几句,让她忍耐到他登上大宝之日。

    现在,她为赫连玄玉做一点点事情,只要稍有损伤,赫连玄玉就会冲她发脾气。

    看似凶恶,实则是与她一同在痛着。

    她身受折磨,他便心受折磨。

    “好了,这次算我不对。”凤玲珑深吸一口气,乖乖自我检讨:“等你体内寒毒驱除之后,就可以保护我不再受伤害了嘛!”

    “别以为撒个娇就没事了,本王现在不跟你计较,是因为你还很虚弱。”赫连玄玉又捏了捏她苍白的脸颊,语气哼哼:“等你好了,看本王怎么收拾你!”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她才不怕呢!

    他的惩罚,太小儿科了。

    “本王可是很认真的。”赫连玄玉看见她根本不怕,心里一阵郁闷。

    他的威严是去扫地了吗?她如今竟一点都不怕他了。

    凤玲珑淡淡一笑,眸色深情地看着赫连玄玉。

    无比笃定他不会伤害她,她又怎么会再怕?

    被那温暖深情的一眼一扫,赫连玄玉就兽血澎湃了,忍不住轻轻将她搂进怀里。

    按着她的脑袋在怀,赫连玄玉心里一阵满足。

    如果失去她的话,他就感觉不到活着的意义了。

    报仇,君临天下,什么都是空的。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他并没有失去她。

    忽然,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的手臂一阵剧颤,好看的两道眉毛也瞬间皱起。

    赫连玄玉俊美的脸庞,微微扭曲,脸上冷汗瞬间冒出。

    “赫连,你该不会……”

    凤玲珑埋首在赫连玄玉怀里,看不见他的异样,但司空湛站在凤玲珑身后,却是将赫连玄玉的异样看得一清二楚,顿时惊跳起来!

    同时,也惊呼出声。

    赫连该不会提前晋级了吧?这样子似乎是被寒毒反噬的反应?

    凤玲珑一听,心里一凛。

    她连忙从赫连玄玉怀中抬起头来,果然看见赫连玄玉一脸忍耐,冷汗涔涔。

    “开始晋级了?”凤玲珑脸色瞬间惨白,她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距离她离开炼药之城那天算,现在还不到一月半的时间。

    而原计划,她给了自己两个月炼绝品修炼丹药。

    赫连玄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忍耐着体内寒气与斗气的对抗,修长手指滑过她紧蹙的眉心:“答应本王,不要再用血祭炼药之法,不然……本王宁可死。”

    “别胡说!”凤玲珑心里泛过一抹疼惜,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记挂着这事儿?

    即使继续血祭炼药,也有司空湛在旁边看着。

    所以,她不会出任何事的。

    “答应本王!”赫连玄玉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冷汗涔涔的表情执着无比,一双深邃眼眸紧紧盯着凤玲珑的双眸。

    凤玲珑默默地注视着赫连玄玉眼底深处的忍耐,她知道若她不答应他,他绝对在晋级时还无法安心。

    “好,我答应你,绝不用血祭炼药。”凤玲珑重重点头,撒了平生最大一个谎。

    “你发誓。”赫连玄玉语气任性,说完后却又蹙了眉:“算了,本王信你,不要拿自己发誓。”

    凤玲珑心里一酸,这男人……

    “已经有这么多绝品修炼丹药,足够了,你放心吧。”凤玲珑安抚着赫连玄玉的情绪,神色淡定自若。

    赫连玄玉突然按住胸口,冷汗滴落得更快,脸色也比之前苍白许多。

    凤玲珑知道事不宜迟了,顿时转头看向司空湛:“为防万一,我们还是要去海底。”

    她可没忘记,轩辕南斗气虽被废,但魔气却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

    何况,还有朱言那坏不死的投靠了轩辕南?

    她怕他们使坏,而现在她和司空湛两人,绝对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好!”司空湛当然明白她的顾虑,毫不犹豫地点头。

    两人很快一左一右搀扶了赫连玄玉,站了起来,准备下海。

    不远处的朱言,瞬间疾射而出,叫道:“快拦住他们!”

    朱言怎么会不知道,那海底有一大一小两条恶龙,而他们根本不是恶龙对手呢?

    若让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下了海,别说杀赫连玄玉了,保住性命都是痴心妄想!

    轩辕世家的斗者接到命令,纷纷一掠而上,将凤玲珑等人团团围住了。

    而他们手中,握着鸡蛋大小的数枚爆体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