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7章 不惜一切代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朱言下场怎么样,凤玲珑完全顾不上欣赏,她心里全是已经开始晋级的赫连玄玉。

    她趁乱就溜到了崖边,一个纵跃跳了下去!

    “糟了!她跳下去了!”轩辕世家的斗者全都变了脸色,奔到崖边却已经为时已晚。

    他们还没忘记朱言之前为何说要擒住凤玲珑,只因凤玲珑被擒,赫连玄玉就必定走火入魔无疑。

    然而现在……

    轩辕世家的斗者面面相觑,心惊胆战。

    朱言一边苦战,一边气急败坏地咬着牙:“一群猪!我真是后悔和你们轩辕国的人合作!”

    轩辕世家的斗者脸色都黑了,他们是猪,那这姓朱的岂不是猪上加猪?

    “哼,你这个曾经的仙乐台首席大弟子,也不见得聪明到哪里去,要不然怎么会惹上炼药之城,还被下追杀令?”

    一名轩辕世家的弟子见不得朱言出言侮辱,冷哼着反唇相讥。

    朱言心里瞬间被万根针扎,痛不欲生啊!

    他怎么不后悔莫及?

    当年,换作任何人也不会知道,那蠢得肥得跟猪一样的少女,竟然会是百里苏隐的亲侄女啊!

    “你给我闭嘴!”朱言气急败坏地怒吼。

    与此同时,他悄然摸出两颗爆体丸在手,攸地朝月灵台弟子砸去!

    ‘砰’!

    爆体丸遇斗气炸开,瞬间重伤了几名月灵台弟子。

    月灵台弟子大惊失色,想不到朱言还能狗急跳墙,使出爆体丸这种阴毒的暗器。

    “哼,我不奉陪了!”朱言转身就跑,脚下如生了风一般。

    以朱言现在的实力,要战胜月灵台这三十名弟子,难如登天。

    但要从他们手中跑掉,只需要一瞬间的机会而已。

    很快,朱言就逃得不见踪影了。

    “可恶,竟然被朱言给跑了!”一名月灵台弟子恨恨跺脚。

    另一名月灵台弟子冷冷一笑:“他逃不出轩辕国,我们大师兄也很快要来了,等大师兄一来,无论朱言在哪儿,大师兄都找得到他!”

    这话一说,月灵台此次出动的弟子们就都脸色缓和了。

    只要朱言抓得住,炼药之城这个人情就卖定了,以后修炼丹药也好说。

    何况,还有这次追杀令的一千枚中品修炼丹药赏金呢!

    千米之下的幽深海底。

    凤玲珑很快找到了赫连玄玉和司空湛的下落,这一番折腾,让她苍白的脸色丝毫没有好转。

    一头青丝凌乱,不少汗湿,贴在巴掌大的清丽小脸上,格外让人于心不忍。

    司空湛还有些担心朱言他们追下来,但见只有凤玲珑一人,稍稍放下了心。

    “嫂子,赫连已经开始了。”司空湛脸色凝重地看着静静坐在水底的赫连玄玉,语气微含担忧。

    “我知道。”凤玲珑一眼就看见赫连玄玉了,他隐忍的表情让她心里微微揪起。

    司空湛闻言就不作声了,他知道凤玲珑自有打算。

    赫连玄玉此刻被魔魂之气环绕,虽然比不得斗气所设的结界,但也不至于受到海水侵蚀。

    “现在赫连玄玉不宜搬动,看来只能在这里进行调理了。”凤玲珑微微皱眉,心里隐隐担忧。

    她估计轩辕南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毕竟赫连玄玉晋级受寒毒所制,可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换作是她,她也不会放弃。

    “嫂子放心,我别的没有,魔魂之气还是很多的。”司空湛知道凤玲珑不能再消耗斗气了,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

    凤玲珑淡淡一笑,苍白脸庞透着坚定:“不止是这样,你之后还要帮我管好炼药原材,防止它们再来吸我的血。”

    司空湛一听就震惊了:“嫂子还要血祭炼药?”

    “丫头你真是不要命了吧?”神魔灵识也有点生气,他老人家已经很虚弱了好吗?

    凤玲珑苦涩一笑,看向赫连玄玉:“要不然能怎么办呢?现在的绝品修炼丹药可不够。如果不继续用血祭炼药,我之前的血就全白流了。”

    神魔灵识顿时无言,司空湛也沉默了。

    尽管谁都心疼凤玲珑,但眼下这情况已经容不得感情占上风了。

    现在每个人都必须理智,要不然凤玲珑的血会白流,赫连玄玉也仍旧无法摆脱寒毒的桎梏,更会有性命之忧。

    不过还好,之前凤玲珑已经炼制出十几枚绝品修炼丹药了,所以暂时还可以得到一段时间的休息。

    凤玲珑身子虚弱,又不知轩辕南他们会不会出动,所以司空湛不敢离开海底去找食物,就和凤玲珑逮海底的生鱼吃。

    鲜血淋淋的,扯开来掏空内脏洗洗就生吃,毕竟海底可不能生火。

    若是凤玲珑不那么虚弱,还可以用斗气将鱼给烘熟,可惜她太虚弱了,之后还要用血祭炼药,根本不可能浪费斗气在食物上。

    看着凤玲珑神色自若将生鱼吃下肚,极少佩服什么人的司空湛也忍不住心生佩服了。

    身为姑娘家,有几个能做到如此?

    强者就是强者,难怪赫连对嫂子死心塌地的,大概也就是被嫂子这股倔强与坚强所吸引吧?

    司空湛一边咬着难以下咽的生鱼,一边羡慕地想着。

    怎么他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是遇不到一个能让他想定下来的姑娘呢?

    司空湛心底有些小小的忧桑。

    每隔两天,凤玲珑就给赫连玄玉服下一枚绝品修炼丹药。

    绝品修炼丹药的药性十分奇特,它与普通的下中上品三种修炼丹药不同。

    它先是压抑人体内的斗气,在人服下它数十个时辰之后,才会瞬间提升人的斗气至最高点。

    因此,绝品修炼丹药通常被高阶斗宗用来突破晋级,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

    赫连玄玉如今体内的寒毒与斗气正在激烈厮杀,一旦寒毒压过斗气,斗气被吞噬,赫连玄玉成为废人也就指日可待了。

    当然,斗气如果太过爆棚,也会让赫连玄玉瞬间走火入魔。

    所以绝品修炼丹药对赫连玄玉而言果真是个好东西。

    它让赫连玄玉体内的斗气先压抑着,等到寒毒蠢蠢欲动开始肆虐时,斗气却来了个绝地大反扑,瞬间将寒毒压制下去!

    如此一来,斗气每一次都能驱除一些寒毒,而不必担心斗气与寒毒哪一样太过霸道,伤及赫连玄玉的身体。

    很快,绝品修炼丹药开始捉襟见肘了。

    凤玲珑紧紧抿唇,看着还剩下的三颗绝品修炼丹药,决定再一次进行血祭炼药。

    “嫂子,我看你身子还是虚弱得很,你可要当心点。”司空湛眸子里写满担忧,他可不想她出点什么事,让他被赫连剥皮抽筋。

    “嗯。”凤玲珑淡淡应声,她自己的身体她当然清楚。

    没有足够好的休息,也没有足够好的营养,之前失血太多,斗气损耗,没一样得到良好恢复的。

    不过,无论如何她也要救赫连玄玉。

    “我先炼一枚出来,其他炼药原材你收好。”凤玲珑挑拣出灵气适当的炼药原材,剩余的就交给司空湛保管。

    司空湛二话没说,立刻以魔魂之气封住那些炼药原材,揣进了袖子里紧紧塞好。

    有司空湛在旁边,凤玲珑就没之前的后顾之忧了。

    她很快重新开始炼药步骤,接着划破雪白皓腕,滴入鲜血在凤鸣鼎内。

    一枚绝品修炼丹药,差不多要半碗血才能炼制而成。

    凤玲珑本就苍白的脸色,简直堪称雪白剔透了。

    一阵阵晕眩感传来,她咬牙坚持着。

    心里有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救赫连玄玉。

    一枚绝品修炼丹药炼完,凤玲珑脚步都虚浮起来,跄踉了一下才站稳。

    “嫂子,你没事吧?”司空湛现在是真的打心底里佩服凤玲珑了,连忙上前伸手扶住了她。

    如果之前是因为赫连选择了她,他才对她亲近的话,那现在,他是因为她这个人而心悦臣服的。

    不过,凤玲珑的血让司空湛袖子里的炼药原材躁动起来。

    司空湛连忙松开了她,伸手将袖子捉紧。

    “没事。”凤玲珑语气淡然,苍白脸上写满坚定之色。

    因为有信念,所以一切困难都微不足道。

    她定了定神,走到赫连玄玉面前,察觉他体内寒毒又再次开始肆虐,便掰开他瑰丽薄唇,再次喂进一枚绝品修炼丹药。

    如果晋级之前,赫连玄玉不能确定帮他调理的人是凤玲珑的话,此刻他根本不会在潜意识里乖乖配合凤玲珑的一切动作。

    司空湛其实还是玩心重,悄悄趁凤玲珑不注意靠近过赫连玄玉。

    结果,他郁闷地发觉赫连玄玉即使在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下,也能辨别出他并非凤玲珑,从而周身散发出淡淡排斥之意。

    真是见鬼了!

    司空湛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声,再不敢靠近赫连玄玉,免得惹出什么乱子来。

    每隔两日,凤玲珑就要再血祭炼药一次,真是看得连司空湛都不忍再看。

    她那雪白皓腕上,也已经伤痕遍布,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可怖。

    到第三日时,凤玲珑和司空湛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轩辕南再次带人来到了海底。

    海底恶龙和小白龙一直在暗中保护凤玲珑,此刻见轩辕南等人出现,顿时咆哮着出来,霸气无比的两条龙尾毫不客气朝轩辕南等人扫去。

    “糟了,那九面魔竟怂恿轩辕南去将冰封寒殿地底的镇魔塔给拿出来了!”神魔灵识虚弱地哀哀叫。

    凤玲珑闻言一怔,这才看见轩辕南温润如玉地笑着,手上则多了一个层层叠叠的金色宝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