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痛打落水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赫连玄玉,轩辕南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冷意。

    实力不如人,轩辕南莫可奈何,强自镇定地站立着。

    “你配不上她!”赫连玄玉一记冷笑,凤眸微微一眯,入鞘的圣耀之刃朝轩辕南狠狠挥去。

    轩辕南没料到赫连玄玉说动手就动手,忙用魔气抵挡。

    虽然明知打不过赫连玄玉,但轩辕南也不可能站着白白给赫连玄玉打。

    ‘嘭’!

    魔气抵挡了圣耀之刃刀鞘所带的一部分斗气,但剩下的斗气还是卷着刀鞘狠狠打在了轩辕南肩头。

    轩辕南一个吃痛,差点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好不容易维持住身形,圣耀之刃刀鞘却又挥了过来。

    “赫连玄……”轩辕南又惊又怒,四个字没喊完,就被圣耀之刃刀鞘直接掀翻在地,摔了个嘴啃泥。

    “真弱。”赫连玄玉看着轩辕南狼狈的样子,轻飘飘丢过去一句话。

    轩辕南气得脸色发青,无比怀念在天龙九关里浪费掉的那颗修炼元丹。

    如果此刻他有修炼元丹,就算打不过同样身为九阶斗宗的赫连玄玉,但至少也不会这么任赫连玄玉羞辱。

    轩辕南没敢起身,因为他只要起身,赫连玄玉还会把他打倒在地。

    他不想自取其辱。

    “你以为,你不起来本王就不打你了?”赫连玄玉看穿了轩辕南的心思,菱唇勾起一抹冰冷讥笑。

    轩辕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被戳破心事的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好歹之前,也是堂堂九五之尊,这才刚脱下龙袍,就被羞辱成了狗……

    “本王是真想杀了你。”赫连玄玉扬起圣耀之刃,用刀鞘毫不客气地拍打着轩辕南的脸。

    轩辕南有一瞬间的僵硬,下意识回道:“你要是杀了我,至尊皇境你就去不了了。”

    至尊皇境?

    所有人都有些呆怔,那不是传说中的存在吗?怎么……轩辕南和赫连玄玉提到了这个地方?

    赫连玄玉唇角顿时挑了起来,圣耀之刃直接狠狠抽了轩辕南一顿后,他才神色冷然语气淡淡:“九面魔没告诉你,本王行事向来随心所欲,至尊皇境不去也行吗?”

    什么?玄王殿下果真是有去至尊皇境的打算的?

    众人全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到更多的八卦内容。

    至尊皇境啊!

    居然真的存在,这消息简直太劲爆了。

    轩辕南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赫连玄玉抡着圣耀之刃打的全是轩辕南的脸。

    但,这还是比不上轩辕南内心的惊愕。

    因为连九面魔都惊愕了。

    “绝对不可能!赫连玄玉不可能放弃去至尊皇境!”九面魔有些歇斯底里地嘶吼起来。

    轩辕南也觉得不可能,九面魔不是说……赫连玄玉是至尊皇境的人,而且身负血海深仇,一直想要报仇吗?

    “为了玲珑,本王什么都可以割舍。本王相信,她也同样如此。”赫连玄玉眼底如凝结了一层冰霜,菱唇勾起绝美笑容,笑意却不达眼底:“所以你,根本不配她。”

    爱情是两个人的相互付出。

    一旦有一方无法同等付出,另一方就会受到伤害。

    无论为了什么原因,负了就是负了。

    对于轩辕南而言,凤玲珑当然是他深爱的女人,但他的利益不可以和她起冲突。

    一旦冲突,他就会想方设法让事情尽量两全其美,即使会伤害到她。

    赫连玄玉就不同。

    但凡是要伤害到凤玲珑的事情,哪怕曾经是他认识非做不可的,现在他也不会去做。

    同样的,凤玲珑也不会因为任何客观因素,去做伤害赫连玄玉的事情。

    两个本质上如此相似的人,本就该在一起。

    “你……”轩辕南大受打击,他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凤玲珑会抛却与他十年的感情,转投赫连玄玉怀抱了。

    这样的全心全意,饶是他这个情敌,也忍不住暗暗生出一丝敬佩。

    至少他做不到。

    “想不想知道,本王今日不杀你的原因?”赫连玄玉看着轩辕南呆怔的模样,嘴角邪恶地勾起。

    轩辕南又是一怔,不杀他的原因?

    对,既然不是为了去至尊皇境,那赫连玄玉为何不杀他?

    轩辕南心里还真有些不解了。

    “因为……本王很想看看,你最后会不会死在她手里。”赫连玄玉瑰丽菱唇缓缓勾起,深邃墨眸中浮现一抹残忍。

    凤玲珑是多疑的,赫连玄玉其实也不容易深信人。

    他信凤玲珑对他有感情,但他不信凤玲珑心里果真全无轩辕南这个人存在了。

    不论是爱或恨,他都不允许轩辕南这个人再出现在她心里。

    他要她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将轩辕南连根从心底拔出。

    赫连玄玉也是个偏执的人,他固执地认为,当凤玲珑能没有一丝犹豫地亲手杀了轩辕南、且不落一滴泪的时候,她一颗心就完全只属于他赫连玄玉了。

    轩辕南整个人都泛起冷意,如果可以,他会把赫连玄玉杀一万次。

    可惜,他没这个实力。

    “本王,去陪玲珑。她若醒了见不到本王,一定不高兴。”赫连玄玉腹黑地丢下一句刺激轩辕南的话,清冷一笑,提着圣耀之刃扬长而去。

    临走前的一脚,是踏在轩辕南大腿上的。

    轩辕南看着赫连玄玉挺拔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赫连玄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我等着!

    结界,在赫连玄玉一道斗气之下打开,所有人重获自由。

    轩辕博看着鼻青脸肿狼狈无比的轩辕南,微微摇了摇头。

    当初立轩辕南为帝时怎么会想到,轩辕南会因为一个女人,被赫连玄玉拉下马,堕入魔道呢?

    时也!命也!

    轩辕博很快疏散了众人,前往皇宫召集文武百官去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轩辕博要着手选新帝了。

    轩辕南孤零零地站了起来,一时间觉得冷风瑟瑟,心里不免怆然:想不到他轩辕南半生荣光,现在却落得如此众叛亲离的境地。

    “小主人是魔界之人,这些凡人不用放在心上,小主人的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修炼魔气。等小主人魔功大成,就可以复苏魔界,成为魔帝了。”九面魔阴笑着宽慰轩辕南。

    区区一个人界君王算什么?而且还是轩辕小国的君王。

    一统魔界,一呼百应,那才够风光!

    轩辕南听了,精神稍稍一振。

    不错,今日之辱他日一定要报!所以当务之急就是修炼魔气,等魔功大成之后,所有的一切他都会抢回来!

    轩辕南抿了抿唇,看了这让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皇宫后,毅然转身大步离开。

    此刻,闹腾完了皇宫的赫连玄玉,已经翩然回到了玄王府。

    赫连玄玉唇角含笑,显然心情不错,吓傻了一群王府侍卫。怎么回事?王爷出门时不还杀气腾腾吗?

    没当众杀了轩辕南,赫连玄玉的确是因为凤玲珑,不过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至尊皇境。

    如果会伤害到凤玲珑,赫连玄玉会毫不犹豫地放弃。

    但现在,事情还没到要两难抉择的地步。

    步入房间,赫连玄玉却见到凤玲珑半躺在床上的一幕,月清尘和朦雨作陪。

    显然,凤玲珑已经醒来多时了。

    赫连玄玉立刻脸色一沉,大步流星走过去握住了凤玲珑的手。

    早在赫连玄玉走过来之时,月清尘和朦雨就识时务地让开了位置。

    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张苍白无血色的小脸,赫连玄玉却只是握着凤玲珑一双柔荑,一个字也没说。

    凤玲珑才刚醒来,月清尘牌生肌药果然不同凡响,她背部的伤口直接开始愈合,疼痛感全无,不然她也没法这样躺着。

    见赫连玄玉脸色阴沉地看着她,却一句话也不说,凤玲珑虚弱地一笑:“别生气,我不是没事吗?”

    活了那么久都死不了,她早把自己当成万年老妖怪了。

    赫连玄玉仍旧一瞬不瞬盯着她,眸底冰寒,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凤玲珑无奈地摇头,她知道这男人的小孩子脾气又犯了。

    算了,不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月清尘,你刚刚说到哪儿了?”凤玲珑侧头看向月清尘,决定暂时不理赫连玄玉。

    虽然死里逃生的她很想窝进他温暖怀里,可是他顶着这么一张黑脸,她真没法投怀送抱。

    月清尘心里一抖,真不想答话来着,可又怕他家主子认为他无视未来玄王妃……

    于是,月清尘抱着‘横竖都是死’的念头,淡定自若说道:“刚刚说到主子去找轩辕南晦气。”

    凤玲珑一醒来,就向月清尘打听赫连玄玉的情况。

    得知赫连玄玉已经成功晋级,而且在她昏迷过去之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她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正奇怪赫连玄玉为什么没有在她身边,月清尘就说赫连玄玉去找轩辕南晦气了。

    还才说了个开头,赫连玄玉又回来了。

    赫连玄玉杀人的视线朝月清尘一瞄,还没发作,凤玲珑就扯住了他衣袖。

    这一动作,牵动到背部伤口,凤玲珑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躺着不动时不会再痛了,但撕裂伤口还是很痛的呢!

    “你乱动什么?”赫连玄玉语气不善,甚至透着浓浓冰寒,他终于开口跟凤玲珑说了第一句话。

    赫连玄玉紧紧握住了凤玲珑的手,不许凤玲珑再乱动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