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5章 玄王脸红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见赫连玄玉紧张的眸色,凤玲珑心中一动,顿时扬起一抹苍白的笑:“你不理我,我就乱动呗!”

    “笑得难看死了。”赫连玄玉口是心非地说道,漂亮眼睛看向了一边。

    凤玲珑失笑了一下,手指在他温热的掌心挠了挠。

    赫连玄玉微微一动,依旧没转过眼来。

    “好了,不就因为我骗了你吗?你看老天爷也帮你惩罚我了,你就别生气了呗!”凤玲珑轻轻摇摇他手掌,语气软软的。

    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怎么会不知道他?

    无论他对她有多冷漠,多凶恶,出发点都是因为在乎她。

    那层冷漠与凶恶,不过是一层薄薄的壳,随便敲敲就碎了。

    “你还敢胡说?信不信本王掐死你?”赫连玄玉攸地侧眼,眸光暴戾地看着她,仿佛要一口把她给吃掉。

    凤玲珑就抿着唇笑,明明是被凶的人是她,她却觉得异常温暖。

    “你这么言而无信,本王要好好想想你其他事情有没有骗过本王了。”赫连玄玉冷着脸,凤眸微眯,仿佛真开始仔细思考一样。

    凤玲珑连忙赔笑脸:“我发誓我就骗了你这么一次。”

    “那可难说。”赫连玄玉依旧板着脸,一脸不信的样子。

    这下子凤玲珑郁闷了,瞪了赫连玄玉半晌后,她甩开了他的手。

    “你敢甩开本王?”赫连玄玉咬牙切齿地瞪着她,一字一顿,压抑着火气。

    凤玲珑不看他,冷着脸不作声。

    其他事情她都不介意,但他不能冤枉她。

    说只骗了他这么一次就只骗这么一次,多的没有。

    两人僵持半天。

    终于,月清尘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提醒:“主子,王妃身上有伤……”

    不但伤得不轻,而且失血过多没法恢复呢!

    赫连玄玉轻哼了一声,他知道!

    上前小心翼翼再握住那双无血色的素手,赫连玄玉语气勉强放软了:“好了,是本王的错,玲珑不生气。”

    “本来就是你的错。”凤玲珑也不是使小性子的人,赫连玄玉这边一软,她也就没事了。

    不过,还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赫连玄玉心里憋闷,他是想狠狠打她一顿屁股,但是谁让她现在身上有伤呢?

    打不能打,抱不能抱,连说两句都不行,赫连玄玉深深感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是玲珑的错。”赫连玄玉语气闷闷地,一脸不高兴。

    凭什么他还没回来,她就醒了?

    第一眼见到她醒来的人,不是他。

    她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人,也不是他。

    怄火。

    凤玲珑瞬间无奈了,到底谁才是需要安慰照顾的伤患啊?

    “我问你,换作是我晋级有生命危险,换作是你可以血祭炼药,你炼不炼药?”她认真地看着他,反手微微握住他。

    赫连玄玉当然明白凤玲珑是什么意思,不情愿地从菱唇里挤了一句:“本王知道你要说什么。”

    “既然知道,还跟我怄气?”凤玲珑淡淡一笑,“既然生生死死都决定在一起,如果我丢下你不管,你不会心痛吗?”

    赫连玄玉凤眸微微一眯,想到若她真的丢下他,他一定会郁闷到死不瞑目。

    不过,赫连玄玉不愿如她的意,哼了一声不肯回答。

    “我们可是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的,莫非你想反悔吗?”凤玲珑语气不善,也眯起了眼。

    “谁说的?本王才不会反悔。”赫连玄玉这下回答得倒快,深邃眼眸里闪过浓浓坚定。

    “那么你想,倘若你晋级失败翘辫子,我是不是要跟着你死?反之如果我赌一把,我们两个都可以活。”凤玲珑挑眉,觉得自己真是理直气壮极了。

    果然一直耍小孩子脾气的就只有他,她很大人也很理智。

    “如果赌输了呢?”赫连玄玉一想到失去她的可能,心揪成一团,眸子里都染上痛意。

    “那你就给本姑娘殉情!”凤玲珑一个瞪眼,语气凶恶。

    凭什么他翘辫子了她就跟着死,她死了他就不殉情?想得美!

    赫连玄玉一怔,呆呆看了凤玲珑半晌。

    然后,他就绽开了一抹绝美潋滟的笑容。

    喜欢,喜欢极了她的坚定,哪怕她是让他去死。

    “高兴了?”凤玲珑斜瞥着他,一脸倨傲。

    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眼眸眨了眨,突然希冀地望进她眼底深处:“快说你喜欢本王,喜欢得不得了。”

    呃?这是来哪一出?

    凤玲珑也眨了眨眼,表示有些跳戏不能。

    “快说,不然本王就去杀了轩辕南!”赫连玄玉眼眸沉了下来,提到轩辕南他就来火。

    凤玲珑一听,荡起好看笑容:“你这么说的话,我是不能照你的话念了。”

    “为什么?”赫连玄玉满脸不高兴。

    “因为我很想你去杀了轩辕南啊!”凤玲珑一脸理所当然。

    她若是说了喜欢他,他就不去杀轩辕南了,那多可惜。

    赫连玄玉心里微微一怔,她真的那么想杀轩辕南吗?

    “那好,本王这就去杀了他。”赫连玄玉心里一思量,立刻起身,眸底杀气腾腾。

    还真去啊?凤玲珑呆了呆,连忙拉住他:“要杀他也不是现在。”

    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再次看见他,她才不想让轩辕南来破坏了心情呢!

    “玲珑反悔了?”赫连玄玉一颗心往下沉,她果然只是随口说说,其实她根本下不了狠心要轩辕南的命。

    几次她剑指轩辕南,却都没有杀了轩辕南。

    以她的实力,若真想杀轩辕南,绝对杀得了。

    “反什么悔?”凤玲珑白了他一眼,“我才刚刚清醒,你不能陪会儿我吗?”

    一句听似撒娇的话,瞬间让赫连玄玉脸色好了一些。

    “陪,本王会一直陪着玲珑。”赫连玄玉露出了笑容,想到之前她没说的话,又继续缠着她要求:“你还没说很喜欢本王呢!”

    凤玲珑无奈了,只好依言念台词:“我好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没有本王会怎么样?”赫连玄玉听得心花怒放,俊美脸庞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红。

    掌中握着她柔滑软嫩的手,他一阵心猿意马。

    也知道自己不争气,没出息,牵个手就能欢喜成这样,但他就是忍不住。

    凤玲珑看着那抹可疑的红,有些淡淡的不敢相信:“赫连玄玉,你是脸红了吗?”

    不该啊,不就是一句喜欢吗?她以前又不是没……呃,她还真没正儿八经地说过喜欢他。

    “没有!”赫连玄玉快速否认,轻咳了一声,换上一本正经的模样:“本王这么好,玲珑当然应该喜欢本王。”

    噗……凤玲珑觉得自己无言以对,虽然无奈于他这么往脸上贴金,可他的确如他所说很好。

    两人在那争了又吵,吵完又卿卿我我,自娱自乐好不快活。

    但旁边月清尘可无奈了,他说他家主子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

    终于,月清尘忍不住再次开口提醒:“主子,赤玄血莲……”

    赫连玄玉杀人的视线顿时投向月清尘,现在又不去月灵台,急什么?

    “咳,我是觉得,应该跟王妃说一声,免得王妃乱动影响身体。”月清尘轻咳一声,无奈解释。

    现在凤玲珑的身体很虚弱,别说其他事情了,就是下床也最好不要。

    她气血亏损严重,如果一个月后还得不到赤玄血莲,只怕身体各个器官就会供血不足,渐渐衰竭。

    那时候,可就神仙难救了。

    月清尘这么解释之后,赫连玄玉才把杀人的目光收了回来。

    凤玲珑听着疑惑,美眸眨了眨望着赫连玄玉:“怎么回事?”

    好像跟她的身体有关?

    赫连玄玉神色一正,语气淡淡地,但却十分严肃:“清尘说你失血过多,必须要到月灵台拿到赤玄血莲服下,才能够彻底康复。”

    “失血过多不是休养就行了?”凤玲珑有些无语,怎么又要跑去月灵台?

    月清尘解释道:“王妃并非简单的失血过多,而是身体的造血功能几乎丧失了,现在我是用天香续命丸给王妃维持着体力。想要彻底康复,必须要服用赤玄血莲才行。”

    凤玲珑听得一阵傻眼,别人失血过多就卧床,她流点血就连造血功能都丧失了?

    难怪她明明没哪里疼痛了,却还是觉得浑身无力,头昏眼花呢!

    这是运气有多背啊?

    “别担心,等玲珑内伤和外伤稍微好一些,本王就带玲珑去月灵台。”赫连玄玉见凤玲珑一脸郁闷,忙出言安慰。

    凤玲珑从郁闷中恢复过来,又想到月灵台,不禁皱眉:“赫连玄玉,听说月灵台台主是个脾气十分古怪的老头儿,平时根本不见客,我们真能拿到赤玄血莲吗?”

    上回炼药之城设宴,明明有请月灵台台主的,但最后月灵台台主却没来。

    不过,大概是她药皇师父的面子太大了,月灵台台主还是奉上了一份厚礼,以及一份亲笔书函。

    反正后来她师父是没生气,还说月灵台台主几十年来就这脾气。

    “本王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成的。”赫连玄玉摸了摸下巴,一脸倨傲冷冽。

    凤玲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开始臭屁了。

    不过,听他这么自信,她那点小不安也还是被压下去了。

    赫连玄玉去找轩辕南晦气的事情,凤玲珑想了想后没开口问,她觉得她和赫连玄玉之间,还是少提到轩辕南为好。

    但就在凤玲珑清醒的第二日,轩辕皇城又出了大事,以至于整个轩辕世家的斗者都登门玄王府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