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 无语到了极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并不知道赫连玄玉是怎么找的轩辕南晦气,她没问,赫连玄玉也没说。

    赫连玄玉不说,月清尘和朦雨就一个字也不敢提。

    何况赫连玄玉分分钟都和凤玲珑在一块儿,月清尘和朦雨想说都没机会。

    “你说,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打三个字,是哪三个字?”凤玲珑窝在赫连玄玉怀里,扯着他一撂青丝把玩。

    滑滑的,顺顺的,比她发质好像还要好,真是老天爷不公。

    没事让一个男人长这么妖孽做什么?

    “小鸡……鸡。”赫连玄玉沉思一下后,给出一个自认为贴近的答案。

    今天,自诩天底下最聪明的玄王殿下,已经被怀中小女子考得焦头烂额了。

    那问题怪,答案也怪,玄王殿下早失去了质问的能力。

    反正,他家宝贝说答案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至于凤玲珑问的这个公鸡母鸡的问题,赫连玄玉本想答‘小鸡’,但一想要三个字,于是又补充了一个‘鸡’字。

    公鸡和母鸡,肯定生小鸡嘛!

    “噗!”凤玲珑瞬间喷了,差点剧烈咳嗽起来。

    “小心点儿。”赫连玄玉眉一扬,不明白她这么激烈反应做什么。

    凤玲珑脸色微微涨红,倒是比之前苍白的模样看起来生气许多。

    她错了,就不该问这问题的。

    这里没人会懂这三个字是啥意思。

    “答案是‘两只鸡’啦!”凤玲珑半天才恢复淡定,嗔着瞪了他一眼。

    这妩媚一眼瞪的啊,赫连玄玉瞬间呆傻了,看着凤玲珑半天回不了神。

    “干嘛?被我吓傻了?”凤玲珑不明就以,她给的答案就那么不可思议吗?亏他还是聪明绝顶的玄王殿下呢!

    “……想亲你。”赫连玄玉美眸一眨,老老实实说出渴望。

    凤玲珑又差点喷了,男人果然脑子里就装这点事儿!

    她正打算瞪他一眼,却听见月清尘在门口的咳嗽声响起。

    赫连玄玉瞬间恢复淡定漠然的神色,伸手将被子上拉,把凤玲珑盖得严严实实后,才淡淡出声:“进来吧。”

    月清尘很快进房来,眼睛也没有乱瞟,只是语气有些怪异:“主子,轩辕世家所有五阶以上的斗者,都聚集在玄王府门口。”

    赫连玄玉一听,冷眸眯了起来,语气是浓浓的不屑:“怎么?想跟本王背水一战?”

    凤玲珑皱了皱眉,心里猜测是不是赫连玄玉昨日修理轩辕南,引起了轩辕世家的不满。

    结果,月清尘下一句话让凤玲珑无语到了极点。

    “不是,他们是来求主子帮忙出面说情的。”月清尘语气依旧怪异,但仔细听绝对听得出一丝幸灾乐祸。

    “要本王出面说情?”赫连玄玉从昨日一直和凤玲珑呆在一起,真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事。

    他扬眉看着同样一脸不解的凤玲珑,语气淡漠:“到底怎么回事?”

    月清尘既然来报,那必定是查清楚了,只不过故意在卖关子。

    果然,月清尘下一刻就把事情原委说了:“主子晋级时,司空公子从旁护航,但轩辕南带斗者将司空公子给伤了。现在,司空公子的父亲,从西岸大陆带了一批绝顶高手,前来找轩辕世家算账。”

    司空湛的父亲来了?西岸大陆那位暗影城主?

    凤玲珑真心有些惊讶,准备撑起身来,却被赫连玄玉按了回去。

    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却从他眼里看到浓浓笑意,她顿时负气转头。

    “司空湛呢?”赫连玄玉手指淡淡拨弄凤玲珑依旧没什么血色的丰唇,无声给她顺着毛,口里冷冷问月清尘。

    “司空公子这次也来了,听说司空公子之前在海底,被司空公子的父亲用一个法宝给抓回去了。也是因为这样,司空公子受伤的事情才被西岸大陆知晓。”月清尘尽责回答。

    赫连玄玉手指一顿,和恰巧转过头来的凤玲珑视线对上,各自心意相通。

    看来,是司空湛之前到炼药之城所提到过的那个上古至宝,具有传送功能的宝贝。

    既然跟司空湛有关,还跟西岸大陆有关,赫连玄玉倒也没有推辞。

    很快,赫连玄玉起身下床,准备出门看看去。

    “我也想去。”凤玲珑眼巴巴地看着赫连玄玉,朱唇微撇。

    刚重生时被鞭笞得半死不活,也没躺在床上两天不下床,连方便都是……一言难尽,她都不想提,太窘。

    总之是闷坏了,凤玲珑想下床。

    “你觉得本王会答应?”赫连玄玉挑眉,倾身用手指划过她没有血色的唇,眼底是深深的不悦。

    多怀念记忆中的红唇,一看就想亲她。

    “不觉得。”凤玲珑一脸闷闷不乐,所以她才用‘想’,而不是‘要’嘛!

    如果肯定他会答应,她一定会说:“我也要去!”

    她这模样却逗乐了赫连玄玉,仿佛她不想离开他一步似的。

    优雅转身,赫连玄玉随意地一挥手:“让他们派几个人进来跟本王说。”

    说完,赫连玄玉重新坐了回去。

    在凤玲珑惊讶的眼神中,赫连玄玉用被子把她盖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他的宝贝可不能让人随便看了去!

    在轩辕博等人进屋之前,赫连玄玉想了想,又快速放下了床幔,这样才觉得满意了。

    凤玲珑整个过程中都是无语状态,她该说他宝贝她呢?还是小心眼儿呢?

    不过,她却知道他已经做了最大让步,所以才把轩辕世家的斗者叫进房里来议事。

    “你对我真好。”凤玲珑黏上赫连玄玉的背,一双细瘦的手环上那精瘦的腰,不算太丰腴的身子贴上他。

    赫连玄玉身躯一僵,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暗恼自己好像对她的亲近越发没有抵抗力了。

    “知道就好!”他尽量保持淡定,轻哼了一声。

    凤玲珑勾唇直笑,越发抱紧他腰身,浑然不知自己带给他的煎熬。

    此刻,月清尘将轩辕博及轩辕世家两名长老带进了房里。

    “玄王殿下。”轩辕博再次见到赫连玄玉,语气比上次恭敬了许多。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有求于人而来的态度。

    月清尘淡淡立于一旁,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赫连玄玉身后贴着一具玲珑柔软娇躯,心思早就有些飞驰,便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嗯。”

    轩辕博面色一僵,万万没想到赫连玄玉连问都不问他,就只这么一声‘嗯’。

    通常情况下主人家见到拜访者,不都会寒暄两句,然后问有什么事吗?

    轩辕博尴尬了半晌,到底是有求于赫连玄玉,只好热脸贴了上去:“玄王殿下,老夫这次登门造访,是有一事烦恼玄王殿下帮忙。”

    果然不愧是轩辕皇族的族长,有求于人时都端得这么高大上,一个‘求’字都没说出来。

    赫连玄玉倒不计较轩辕博有没有下跪求他,他另有打算。

    于是,按住腰间那双柔软小手,赫连玄玉眸光冷冽地看向轩辕博:“为了西岸大陆找上门算账的事吧?要本王出面说情也可以,但本王有一个条件。”

    轩辕博大大一愣,万万没想到他都还没说明来意,赫连玄玉就已经知道他来干什么,而且还直截了当提出条件。

    半晌,轩辕博才被身旁长老一碰,回过神来。

    “敢问玄王殿下有什么条件?”轩辕博暗道这位玄王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得注意着点儿别掉进坑里去。

    赫连玄玉冷瞥了轩辕博一眼,倒是爽快地说出了条件:“很简单,本王要轩辕族长撤销本王封号,贬本王为庶人。”

    什么?

    一屋子的人都有些震惊,包括赫连玄玉身后的凤玲珑。

    堂堂玄王殿下,万人景仰,如今又赶走了南帝,整个轩辕国他一人坐大,但他竟却不要这个身份了?

    “这是为何?”轩辕博震惊得无以复加,他怎么会说,如今民间最大的呼声,就是让玄王殿下登基为帝呢?

    但轩辕博也不想想,他都知道的事情,堂堂玄王殿下会没收到消息吗?

    “不为何。”赫连玄玉心里冷哼一声,他有必要向轩辕博解释吗?

    看出赫连玄玉眼里的不屑及倨傲,轩辕博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自己很不识时务。

    “这件事……”轩辕博沉吟,觉得有些为难。

    虽说玄王殿下的确拆了皇宫,可即便他是轩辕皇族族长,也不敢让官兵来玄王府捉拿,问罪。

    “这就是本王的条件,如若办不到,你们自己想办法退敌!”赫连玄玉淡淡一挥手,流露出几分不耐烦。

    除了对他家玲珑,他真拿不出什么耐心来对别人。

    月清尘明白他家主子的意思,立刻上前,淡淡撵客:“轩辕族长,两位长老,请回吧!”

    轩辕博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主人家撵,一时间脸色涨红。

    “容老夫回去好好想想,与各种长老商议商议,再给玄王殿下答复,可以吗?”轩辕博几乎有些低声下气了。

    面对西岸大陆的报复,轩辕世家伤不起,不得不有求于人。

    赫连玄玉一个字都没再说,侧头看向了一直在骚扰他的小女人,眼神既是无奈,也是宠溺。

    轩辕博再蠢也知道该走了,只好叹了口气,带着两名长老离开了房间。

    轩辕博他们一走,凤玲珑就迫不及待地揪住了赫连玄玉的翩翩衣角:“为什么不当王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