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7章 玄玉的身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瞅见凤玲珑有些激动的动作,赫连玄玉皱眉拉下了她的手,好好把她塞回了床上去。

    天籁般的语气,是浓浓的责备:“就这么憋不住了是吗?以为自己是铁打的?”

    凤玲珑乖乖缩回被子里,可黑白分明的眸子还是写满了好奇。

    她真心不懂,为什么赫连玄玉会对轩辕博提出那种要求。

    赫连玄玉点了一下她鼻子,轻笑一声:“就那么想知道?”

    “嗯嗯!”凤玲珑连忙点头,有些憨憨的样子。

    赫连玄玉顿时被逗乐了,躺下来搂住她,语气云淡风轻:“本王有没有告诉过玲珑,其实本王并不是赫连府的血脉?”

    凤玲珑心里一紧,他终于要跟她说他的身世了吗?

    “没有。”凤玲珑想了想,老老实实交代:“但是我知道这件事。”

    她知道?赫连玄玉俊眉一挑,随后明白过来,声音略带慵懒:“又是那神魔告诉你的?”

    神魔灵识若苏醒着,一定会哀怨大叫:才不是他说的呢!

    那时候神魔灵识不肯告诉凤玲珑,一来存着看戏装神秘的心思,二来么……

    神魔灵识怕把凤玲珑给吓跑了!

    赫连玄玉当时已经是风华绝代的玄王殿下了,凤玲珑一直不肯相信赫连玄玉对她是真心的。

    若再知道赫连玄玉竟然是至尊皇境的嫡出血脉,她还不找个旮旯躲起来才怪呢!

    “起初是我偷偷跟你去赫连府,不小心听见的。”凤玲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于是坦白了,“后来呢,是种种事迹让我自己发现的。”

    天龙九关里的幻象,神魔灵识有意无意的提及,她都能联想到。

    只不过是,一直不愿意相信罢了。

    直到她忐忑问他,而他坚定地说出‘会在一起’这四个字,她就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

    管他什么身份?有关系吗?

    影响不到她和他的感情,那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小东西真聪明。”赫连玄玉宠溺地揉揉她脑袋,语含轻笑,又带了一丝沉重与严肃:“本王的亲生父亲,是至尊皇境的斗者。”

    “至尊皇境到底是什么地方?”凤玲珑偏着脑袋看他,忽然不想他说那些沉重的往事。

    只要他说去,上天入地她都陪着他。

    至于那些沉重的原因,她并不想知道了。

    赫连玄玉低眸,看穿了她善解人意的心思,顿时凑上前啄了她一口。

    很想把她抱紧,揉碎,但她身上的伤让他顾忌,不敢乱动。

    赫连玄玉微微吁了一口气,克制心里的冲动,淡淡一笑:“那里,斗皇多如牛毛,皇尊与四大护法全是九阶斗皇。”

    斗皇?还多如牛毛?

    凤玲珑眨了眨眼,深深地自卑了。

    她还才晋级为斗宗好吗?还是一阶!

    别说她了,就是在圣灵大陆上感觉已经是强者之尊的赫连玄玉,九阶斗宗,在至尊皇境都不算什么了。

    看来,她的未来修炼之路还很长啊,凤玲珑内心小小郁闷着。

    “皇尊与四大护法的年岁,没人知道,连本王的亲生父亲都没提过。”赫连玄玉眸底有一丝冷意。

    “那你去过至尊皇境吗?”凤玲珑很想知道,至尊皇境内残酷不残酷。

    “没有。”赫连玄玉淡笑,“本王是在圣灵大陆出生的,在一个偏僻的荒郊野岭。”

    凤玲珑心里顿时泛起一股疼,他小时候一定过得不如现在这般好。

    于是,她没再问了。

    不忍心。

    “其实本王的亲生母亲,是赫连府的庶出小姐。”赫连玄玉手指绕起凤玲珑背后青丝,缓缓撩着,眸底冷芒微闪。

    啊?凤玲珑惊讶地张开小嘴,想说什么又止住了。

    原来赫连府是赫连玄玉母家这边的亲戚,不过,看赫连玄玉对赫连家主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仇怨?

    “父亲生性反骨,在至尊皇境只修炼到九阶斗宗,便凝滞不前了。皇尊降罚,父亲因此脱离至尊皇境,来到圣灵大陆。”

    赫连玄玉语气淡然,眼底却是一片猩红,眸色暴戾:“父亲与母亲邂逅,相爱,但因父亲是无名小卒,又隐藏实力,赫连府不肯答应他们的婚事,并将母亲关了起来。”

    凤玲珑静静地听着,心里把赫连家主鄙视了一万遍。

    果真势利眼。

    想想她和赫连玄玉在一起,赫连家主有多生气,她又愉悦地勾起了唇角。

    “本王的性子,很大程度上继承了父亲。所以,父亲当时便把母亲给抢出了赫连府,母亲也与赫连府斩断亲情,随父亲浪迹天涯。”赫连玄玉眸色温柔地看着凤玲珑,眼里洋溢着丝丝情意。

    他怎会说,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眸子里的那股倔强,简直与他母亲像到了极点?

    “那赫连家主一定很后悔哦?伯父那么厉害。”凤玲珑很自然地叫了一声‘伯父’。

    赫连玄玉眼里顿时出现一抹小激动,随后消逝不见。

    早晚把你娶进门,让你叫他一声爹!

    “嗯,舅舅的确很后悔,他没想到父亲竟然会是九阶斗宗强者。”赫连玄玉讽刺地冷冷一笑。

    “真爽。”凤玲珑笑了起来,这才叫扮猪吃老虎呢!呕死赫连家主!

    赫连玄玉眸色更加温柔了,因她的同仇敌忾。

    赫连玄玉继续说了下去:“之后本王便出生了,不过,至尊皇境派了人到圣灵大陆,开始追查父亲的下落。”

    凤玲珑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敏锐地感觉到,赫连玄玉语气里充斥着浓浓的杀意。

    她瞬间想到那枚修炼丹药,眼里顿时浮现一抹心疼。

    难道,赫连玄玉的父亲是被至尊皇境的人给杀死的?临死前还用死亡凝聚大法凝结了那颗修炼丹药,留给赫连玄玉防身之用?

    “那名斗皇很快找到了父亲,当然还有母亲与本王。”赫连玄玉的语气冰冷,眼神阴鸷。

    凤玲珑忍不住抱住了他,想给他温暖与安慰。

    半晌,赫连玄玉才缓缓说了下去:“当年那一战,是在仙乐台境内。父亲不敌至尊皇境那名斗皇,重伤不愈,以死亡凝聚大法爆体而亡,母亲知道那名斗皇不会放过她,自刎随父亲而去。”

    字字血泪,凤玲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也能想象当年的凄惨情景。

    而当年,他还那么小,才不足五岁,却目睹了那样的惨烈。

    “一切都过去了。”凤玲珑紧紧抱住他,不顾身上伤口的隐隐作痛。

    她心里,比身上伤口更痛。

    他这么好,根本不该受那些折磨。

    “知道本王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吗?”赫连玄玉冷然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伤痛。

    凤玲珑默不作声,只温柔地抱着他。

    他想说,她就静静听着。

    他不想说,她绝不逼迫。

    “至尊皇境有规定,不得以斗气残杀妇孺,若是罪犯后代当连诛,便在下雪的冬日将孩子丢进冰冻的河里。三日三夜后,孩子无论生死全凭自己造化,至尊皇境不会再进行追杀。”赫连玄玉语气淡淡地,却扯痛了凤玲珑的心。

    “不要说了。”凤玲珑眼眶微微湿润,咬住下唇。

    原来,他体内根深蒂固的寒毒,就是这么来的。

    当年那一战发生在仙乐台境内,原来他就是这样认识了独孤梦茴,被独孤梦茴所救的。

    这一刻,凤玲珑对独孤梦茴有着深深的感激。

    要不是当年还天真烂漫的独孤梦茴救了赫连玄玉,她现在又怎么可能和赫连玄玉相识相爱相守呢?

    “有什么好心疼的?”赫连玄玉低眸看进她眼底,温润手指抬起,抹掉她薄如蝉翼睫毛上的湿意。

    凤玲珑抬眸看他,轻哼:“是啊,有什么好心疼的,我不过也就是失了点血而已。”

    只准他心疼她,不准她心疼他么?

    什么强盗逻辑!

    赫连玄玉顿时笑了,她跟他犟嘴的时候最可爱了,他果然是有特殊嗜好的怪人。

    “本王离开冰河、大难不死之后,三大灵台台主,请来了百里苏隐,为本王医治。之后,本王就被带回了赫连府,冠上赫连府大公子的身份养着。”赫连玄玉淡淡说道。

    这些后来发生的事,凤玲珑其实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

    不过她好奇的是,三大灵台台主还有赫连家主,怎么敢救赫连玄玉?

    他可是被至尊皇境追杀的人!

    “他们怎么敢救你?”凤玲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只好不耻下问。

    赫连玄玉听她问这个问题,完美菱唇似嘲似讽地淡淡勾了起来。

    良久,他语气低沉地说道:“本王被独孤梦茴救回之后,仙乐台台主发现本王修炼天赋惊人,遂召集几个大人物,商议此事。”

    凤玲珑有些明白了,是因为他的修炼天赋?

    不过,仅仅如此的话,似乎还是不足以让三大灵台违逆至尊皇境的意思吧?

    “当时本王才五岁,但已经是四阶斗师了。”赫连玄玉点了一下她小脑袋,语气里不无骄傲。

    凤玲珑张口结舌,五岁,四阶斗师?果然是至尊皇境盛产的怪物!

    “几位圣灵大陆的大人物商量之后,派人去询问了那位斗皇,得知至尊皇境的规矩,遂放心救治了本王。”提到‘那位斗皇’时,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抹寒戾与冷冽。

    等等!那位斗皇?

    凤玲珑吃惊地抬头,猛一下撞到了赫连玄玉的下巴,吃痛地皱起了两道细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