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0章 月灵台遇熟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暗影城的魔魂武者们一走,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就踏上了去月灵台的路途。

    至于圣魍山那边,玄王府的斗者们也出动了,前去抢夺轩辕南手上的镇魔塔。

    除了玄王府的斗者们,还有赫连府的斗者也一同前去了圣魍山,全是赫连世家的精英。

    赫连家主不能不出力,因为他发觉他已经越来越掌控不了赫连玄玉了,不得不做点事情来讨好赫连玄玉。

    话说回来了,他什么时候掌控过吗?

    当然除了这个之外,赫连家主也有讨好凤玲珑的意思。

    之前凤玲珑受伤,赫连家主还派人送来不少灵丹妙药,可惜要进玄王府的要求,直接被赫连玄玉驳回了。

    赫连玄玉在凤玲珑的事情上是很小气的,赫连家主当日在观海崖上不肯帮他保护凤玲珑,他还记忆犹新。

    没找赫连家主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实际上的舅舅算账,已经是他各种仁慈了。

    去月灵台的路上,凤玲珑被赫连玄玉公主抱着,本来脸色苍白,却浮上一抹淡淡的红。

    谁能被赫连玄玉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抱着,还淡定自若啊?

    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赫连玄玉靠近一步,也激动得跟孩子一样想哭呢!

    譬如说司空湛。

    此刻,司空湛哀怨的小眼神正落在凤玲珑身上,心里不停碎碎念他能不能啥时候被赫连玄玉拍一下肩膀什么的。

    不是一掌拍飞那种拍肩膀哦!

    是很友好的,很亲近的,安慰似的拍肩膀,在他无助的时候。

    司空湛陷入各种美好的幻象中……

    “他怎么了?笑的好白痴。”凤玲珑此刻正想找点事情化解心里不自在,忽然瞄到司空湛白痴似的表情,瞬间就找到了转移注意力的事情。

    “本王……”赫连玄玉刚开了个头,忽然嘎然而止,神色微微有些异样。

    凤玲珑不解地看着他,他还从来没这样过呢!

    赫连玄玉低下一双璀璨绝美的眸子,深深望进凤玲珑不解的眼里。

    “我已经不是轩辕国的玄王了。”赫连玄玉眸底,有一抹如释重负。

    他语气淡然,平静无波,凤玲珑却很轻易地听出他心境的变化。

    凤玲珑不禁有一瞬间的疑惑,是他越来越好懂,还是她越来越注意他的情绪变化?

    “你喜欢,是吗?”她定定地看着他绝美眸子,黑白分明的眼里透着笑意。

    赫连玄玉宠溺地吻吻她鼻尖,温润眸色含笑:“玲珑说我喜欢,我就喜欢。”

    凤玲珑看了他一会儿,勾唇而笑:“不管你什么身份,反正我照样叫你赫连玄玉。”

    提起这个,赫连玄玉倒是有一瞬间的不满。

    她以前叫轩辕南什么来着?

    轩辕……

    察觉到赫连玄玉眸底的一丝阴沉,凤玲珑很容易地就想到症结所在了。

    她连忙解释:“不是我要那么叫的,当初是他主动要求,我还别扭了好久才改口成功。”

    赫连玄玉不吭声,眸色持续阴沉。

    “你用不着什么都跟他比,我对他真的没有对你好。”凤玲珑郁闷了,到底要她怎么说他才高兴啊?

    “说点你和他之间,能让我觉得开心的事情。”赫连玄玉哼了一声,完全无视旁边司空湛鄙夷的表情。

    她和轩辕南之间,能让他觉得开心的……

    鬼才知道他要听什么才开心呢!

    凤玲珑气鼓鼓地瞪着赫连玄玉,眼里满是抗议。

    “玲珑不是说,对我比对他好多了?我倒要听听这句话的理由。”赫连玄玉相当想知道,她心里怎么区分以前和现在的。

    这些话,以前是两人之间的一根刺,从来没有谁会主动提起。

    但现在,赫连玄玉似乎心境发生了一些改变,可以淡然自若地提起了。

    虽然说这心里头吧,还是微微有些不舒服。

    绝不是其他什么,只是觉得轩辕南那家伙配不上她十年深情相待。

    “真的要听?”凤玲珑怀疑地瞅着他,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

    “嗯。”赫连玄玉神色淡然,镇定自若。

    如果她说的是让他听了不爽的事情,他就惩罚她!

    凤玲珑看他神色没有勉强,眸色微微发亮,想了想后就点了头:“我现在都很少想以前的事了,那你让我想想。”

    说完她就陷入了沉思中。

    凤玲珑当然是在努力回忆,当初对轩辕南不满的事情,或者说,足以说明她对轩辕南并不那么好的事情。

    赫连玄玉心里却是五味陈杂,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欠虐了。

    明明她都很少想以前的事了,他却率先挑起源头,让她去想那些和轩辕南的曾经?

    他是从王爷变成庶民,瞬间蠢了吗?

    “玲珑……”赫连玄玉正想告诉凤玲珑不必想了,但凤玲珑却已经抬眸望进了他眼底。

    一瞬间,喉头像是被掐住了一样,说不出阻止的话来。

    “就说一件事。”凤玲珑深吸一口气,神色冷然。

    赫连玄玉心里已经后悔,可这会儿后悔也没用了,他淡淡点头:“好。”

    说多了他也不让。

    凤玲珑淡淡地别开眼,眼神有些飘忽。

    她开始缓缓叙说当年让她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情:“那是轩辕南登基前的一个月,我爹还没有去闯禅宗台禁地。他带我去骑马围猎,中途,马儿受惊了,我那时候又不是斗者,手无缚鸡之力,于是他让我跳下马,说会接住我……”

    “嫂子,轩辕南该不会蠢的没有接住你吧?”司空湛在一旁嘻嘻插嘴,得来赫连玄玉一记冷眼,立刻就缩回了头。

    赫连玄玉心里已经明白,他家小东西绝对没有跳。

    那应该是轩辕南和她感情最深的时候呢!

    但,她并没有给轩辕南交付信任。

    果然,凤玲珑讽刺地一勾唇:“不是他没有接住我,而是我没有跳。”

    “啊?”司空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会吧?

    那时候轩辕南好歹也是八阶斗师,不至于连一个跳下马的姑娘都接不住?

    这点逻辑,他嫂子冰雪聪明绝对想的通啊!

    “好了。”赫连玄玉宠溺地亲亲凤玲珑的额头,“身子还弱着,别说这么多话,闭上眼睛休息会儿。”

    赫连玄玉在这一刻决定,以后再也不会问起她和轩辕南的曾经。

    聪明的赫连玄玉,犯错只会犯一次。

    “那你告诉我你开心没?”凤玲珑回忆起和轩辕南的曾经,心里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是她还是在意赫连玄玉的。

    “我心疼。”赫连玄玉淡淡地勾着菱唇,深情绵绵地看进她眼底。

    那绝美温润的黑眸里,含着淡淡的一丝歉疚。

    凤玲珑看得很清楚,心里顿时动容。

    “没关系。”她浅浅一笑,倒是也不想继续这话题了,闭上了眼睛靠在他胸前,稍事休息。

    司空湛瞅瞅这个,瞅瞅那个,觉得两人的对话太过深奥,他真是有些弄不懂。

    像他和美人之间吧,通常就调笑两句,才不会这么吧唧深奥的呢!

    飞行了一日,四人终于靠赫连玄玉强大的斗气,在最短时间内抵达了月灵台。

    然后,四人就看见月灵台入口外,竟有一批熟悉的面孔在等着他们。

    “是慕容家的人。奇怪了,他们到月灵台来做什么?”司空湛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赫连玄玉俊眉淡淡一扬,眸底显露出浓浓不悦。

    凤玲珑窝在赫连玄玉怀里,脸色苍白,眼神略有疲惫,心里也涌起一阵不解。

    慕容家主到月灵台来,不可能没有原因。

    而很显然,慕容家主带着这一批斗者,进不了月灵台。

    慕容家主此刻已经看见赫连玄玉他们抵达,连忙就恭敬地迎了过来:“玄王殿下……”

    “喂,别乱叫啊!赫连已经不是玄王殿下了,你可以叫他赫连公子。”司空湛毫不客气地打断慕容家主的话,一点面子没给。

    切,他一直觉得赫连屈尊降贵在轩辕国当玄王是耻辱好吗?

    现在好不容易摆脱了这烂身份,说不定将来会到他们西岸大陆当个王什么的呢!

    慕容家主一愣,但如今司空湛的身份已经大白天下,他也不敢无视司空湛。

    于是,慕容家主讪讪一拱手:“司空少主说得对。”

    司空湛横看竖看慕容家主有些不顺眼,半晌后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哦!你就是上次在青楼门口对小爷我大放厥词的老匹夫啊!”

    被提及往事,慕容家主脸上一阵挂不住,青一阵白一阵的。

    慕容家主最初知道司空湛身份的时候,坐立难安了好几天呢!生怕司空湛记恨报复。

    直到暗影城的人撤离轩辕国,慕容家主才暗暗松了口气。

    “司空少主,上次是我不对,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司空少主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慕容家主腆着脸,对司空湛道歉。

    司空湛嘻嘻一笑,大方地摆了摆手:“算啦!看在你后来没冤枉我嫂子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慕容家主一听,大喜:“多谢司空少主。”

    两人在这里罗里八嗦了半天,赫连玄玉早就一脸冷冽了。

    “你来月灵台做什么?”赫连玄玉稳稳地抱着凤玲珑,面色不善。

    即使没了玄王殿下的身份,赫连玄玉也依旧是九阶斗宗强者,一身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震得慕容家主等人心头发怵。

    慕容家的人都知道,若他们没有个能让赫连玄玉喜欢的理由,这月灵台他们也进不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