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要他下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忽然,空中的战斗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只见月灵台台主伸出手指,在空中一点,立刻就连同赫连玄玉一起消失在半空中。

    激烈的斗气碰撞声依旧在继续,可月灵台台主和赫连玄玉的人却是压根就看不见了。

    “台主终于开启内天地战斗了!”

    “没错,内天地一开启,台主一定会胜利的!”

    月灵台弟子纷纷喊了起来,神色激动无比。

    他们在月灵台这么多年,可从来没看过台主开启内天地啊!

    内天地?凤玲珑眼里闪过一丝惊异。

    她当然听说过内天地,那是九阶斗宗强者才能拥有的特殊天地,有点类似于空间,里面可装东西无数。

    不过,内天地比空间可厉害多了。

    简单来说,若是在内天地里炼药,炼药速度能提高十倍以上。

    当然了,目前还没有哪个炼药师是九阶斗宗,而且内天地只对主人才具有效果,所以没有人实验过。

    但除此之外,内天地的主人在内天地里战斗,将敌人纳入进来的话,战斗力也会增强数倍。

    所以现在的情况对赫连玄玉而言,并不那么有利,简直是糟糕透顶。

    果然,里面传来赫连玄玉的闷哼声,显然是被月灵台台主的斗气给打中了。

    凤玲珑急了,忍着身体的虚弱大喊:“赫连玄玉,你快出来!不要和他打了!”

    一喊完,她就虚弱地咳嗽起来。

    司空湛忙帮她拍背:“嫂子,别激动,我看赫连没那么容易败阵。”

    凤玲珑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现在月灵台台主在内天地的战斗力增强了数倍,赫连玄玉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司空湛这下子也开始担心了,怎么斗者这么麻烦,还是他魔魂武者简单。

    “傻丫头,赫连小子一时不察,被吸入了月灵台台主的内天地里,你以为他自己还能够出来吗?”神魔灵识轻哼了一声。

    凤玲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还敢说?都是因为你!”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半空中的声音上,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可还是全都聚精会神盯着半空。

    没人注意到,凤玲珑在和谁说话。

    神魔灵识讪讪一笑:“别心疼,赫连小子不会怎么样的。”

    “快点想办法!”凤玲珑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语气透着森森冷意。

    神魔灵识察觉到凤玲珑真生气了,顿时不敢卖关子,忙说道:“要月灵台台主住手也很简单,你就冲月灵台台主喊一声,说独孤朦雨的母亲临死前留了一句话给他,他要是想知道的话,就放赫连小子出来。”

    啥?凤玲珑一时有些反应不能。

    “哎呀别磨蹭了,快喊!”神魔灵识暗骂一声丫头真笨,他先前不就说了,月灵台台主手中那把宝刀是朦雨的母亲曾用过的寒月宝刀吗?

    这时,半空中又传来一声细微的闷哼。

    虽然竭力压抑着,凤玲珑却仍旧听得出来是赫连玄玉的声音。

    她顿时不敢再犹豫,用尽力气朝半空喊道:“台主!独孤朦雨的母亲,临死前给您留了一句话,你难道不想知道吗?”

    月灵台台主的内天地里。

    寒月宝刀正逼近赫连玄玉的眉心,而赫连玄玉被震落在地,嘴角逸出一丝瑰丽的鲜血。

    凤玲珑喊完那句话时,寒月宝刀离赫连玄玉的眉心仅剩不到一寸的距离。

    赫连玄玉一脸冷然地看着月灵台台主,眼底是浓浓的桀骜不驯,还有轻视。

    输自然是输了,不过输给一个几百岁的老头儿,真没什么好觉得挫败的。

    而赫连玄玉才二十几岁,同样是九阶斗宗,该骄傲的自然是他。

    月灵台台主攸地收手,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伤痛。

    内天地瞬间消失了。

    赫连玄玉身下一空,立刻施展斗气平衡了身体,见月灵台台主已经朝地面飞去,顿时也翩然落往凤玲珑的身旁。

    两大强者之战,就这么结束了。

    但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月灵台台主依旧神色严肃,而赫连玄玉却嘴角泛血,脸色略有苍白。

    很显然,月灵台台主占了上风。

    若真打到最后,输的也一定是赫连玄玉。

    月灵台弟子顿时齐声欢呼起来:“台主万岁!台主万岁!”

    月灵台台主脸色不善地回头,眸中寒意滚滚。

    顿时,所有欢呼声嘎然而止,四周一片静谧。

    司空湛就在这静谧中嘻笑一声,语气不无嘲讽:“哈!几百岁的老头儿打赢了我家二十多岁的赫连,手下虾兵蟹将还这么高兴,月灵台真是威风啊!”

    瞬间,所有月灵台弟子的脸色绿了。

    谁听不出来,这位暗影之主是在讽刺他们啊?

    但是,一时间他们还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也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

    月灵台台主却是压根就不看司空湛,只眼神死死地盯住脸色苍白的凤玲珑,语气阴寒:“你刚刚,说什么?”

    凤玲珑靠在赫连玄玉怀里,虚弱地抬手抹掉他唇角那丝鲜血,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小伤,不碍事。”赫连玄玉摸摸她脸颊,淡淡一笑,出言宽慰她。

    “臭丫头!我在问你话!”月灵台台主面容薄怒,浑身透出一股不可忽视的凛然霸气。

    到底是九阶斗宗,又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的月灵台台主,气势自然不比一般人。

    “我说什么你难道耳聋吗?”因着赫连玄玉被伤,凤玲珑语气十分冷冽:“朦雨的母亲临死前给你留了一句话,我说的就是这个。”

    “说,什么话!”一抹显而易见的痛意,从月灵台台主清洌的眼中闪过。

    凤玲珑看在眼里,暗暗在心里有了计较。

    月灵台台主当然不可能是喜欢朦雨的母亲,两人年岁也差太多了,这根本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是,朦雨的母亲是月灵台台主最喜欢的弟子。

    想到血灵并蒂竟会在朦雨手中,而且是朦雨的母亲传给朦雨的,凤玲珑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你想知道?”凤玲珑淡淡一勾没什么血色的薄唇,隐隐倨傲:“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将赤玄血莲给我。”

    比起气势来,凤玲珑可不会怕一个几百岁的老头儿,虽然这老头儿看起来真的好年轻,才不过四五十岁的模样。

    而论起智谋来,她也不会输给任何人。

    既然月灵台台主这么紧张朦雨的母亲,她当然要好好利用利用了。

    “休想!”月灵台台主冷嗤一声。

    他上前两大步,单手扬起,强大的斗气在手中旋转,语气冷冽透着杀意:“臭丫头!说不说?不说的话我让你生不如死!”

    “呃,堂堂月灵台台主,当众逼迫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你还真威风哦!我好可怜……”凤玲珑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语气有点可怜兮兮。

    赫连玄玉立刻一个熊抱,将凤玲珑牢牢护在怀里,把月灵台台主瞪了回去,口中安慰道:“不怕,有我在,谁都欺负不了你。”

    “还是你对我最好了。”凤玲珑旁若无人地搂住赫连玄玉的腰,完全无视了身后杀意盎然的月灵台台主。

    赫连玄玉顿时有点轻飘飘地,笑容都带了几分傻气:“那是自然的。”

    月灵台台主心里气了个半死,可一想到面前这臭丫头,好歹也救了独孤朦雨,还护了独孤朦雨这么久,又还真下不了手去伤她。

    何况她现在一看就是去了半条命的虚弱状态,估计不用他一掌,随便一股斗气都能让她一命呜呼。

    “要怎样你才肯说?”月灵台台主深吸一口气,不想被面前两个旁若无人卿卿我我的小辈给气得爆血管。

    “哎呀就说你耳聋嘛!我嫂子刚刚不是说了?你把赤玄血莲给她,她就告诉你呗!”司空湛挖了挖耳朵,一脸的鄙视。

    还九阶斗宗呢!看来人老了照样会耳聋,这跟实力没什么关系。

    月灵台台主杀人的视线射向司空湛,咬牙几番后,终于火大地扬手,一股厚如蚕蛹的斗气顿时将司空湛缠了个结结实实!

    “喂!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司空湛倒没受伤,但是却以非常可笑的姿势被斗气给裹住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月灵台台主冷笑一声,又一股斗气挥出,直接把司空湛的嘴巴都给封住了。

    司空湛就那么可怜兮兮地被全身裹住,嘴巴张着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他瞪着一双气愤的眼睛,似乎想把月灵台台主给瞪死!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想要赤玄血莲,倒也不是不可以。”月灵台台主冷冷一笑,怪脾气瞬间发作,伸手就朝赫连玄玉一指:“让他给我跪下!道歉!”

    很显然,月灵台台主对于赫连玄玉推倒他心爱参天古树的行为,十分不谅解。

    另外么,月灵台台主脾气本来就古怪,莫说赫连玄玉得罪了他,就算没得罪,说不定他也会提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出来呢!

    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让高高在上,尊贵如神祗的玄王殿下,下跪?

    呃,为什么他们一想就觉得不可能呢?

    所有视线,齐刷刷地投向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单手负在身后,神色淡然地搂着凤玲珑,倨傲尊贵地微抬下巴,深眸森冷地注视着月灵台台主。

    一张面冠如玉的俊美脸上,明明白白向众人展示了四个字:唯我独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