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4章 潜在的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灵台台主看着赫连玄玉这霸气十足的王者风范,心里微微一动。

    这臭小子,实力还没蹿上巅峰,气势倒是一等一的了。

    不过,哼!就让他老头子来挫挫这臭小子的锐气吧!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了就想痛扁一顿!

    “我的男人才不会向你下跪。”凤玲珑忽然开口。

    她看着月灵台台主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这老头子一定是疯了吧,居然要赫连玄玉给他下跪,他受得起吗?

    不管怎么说,至尊皇境也比月灵台牛叉吧?明知赫连玄玉是至尊皇境下来的人,就算是被追杀者的后代,那也不能给他下跪。

    一句‘我的男人’,把冷漠霸气的赫连玄玉感动了个一塌糊涂,瞬间变身傻男人。

    “玲珑……”赫连玄玉傻傻地看着凤玲珑,与刚刚那不可一世的表情,简直是天上地上不同的两个人。

    司空湛在旁边摸摸下巴,嫌弃地撇嘴。

    他家嫂子可真是牛气哄哄,竟然能把他家清冷倨傲的赫连,改造成这副模样。

    不过,赫连为了个女人傻成这样,真是天下男人的耻辱啊啊啊!而且赫连还是未来的帝王!

    “怎么了?难道你不承认是我的男人?”凤玲珑倨傲地抬起下巴,苍白的脸色在斜阳下显得娇俏可人。

    “当然不是!”赫连玄玉立刻澄清,当发现这四个字似乎有歧义时,他连忙补充说明:“我当然承认我是你的男人!”

    嗯,唯一的。

    赫连玄玉想到他家小东西比较害羞的性子,再一次傻傻地笑了起来。

    让她当众说出这种赤裸裸的话,简直难如登天。

    至少轩辕南做不到。

    可是,他赫连玄玉做到了,凭着他对她一腔真挚,毫无保留的付出。

    想想就觉得各种骄傲。

    “这还差不多。”凤玲珑伸出双手,捧着他俊美但此刻显得有些傻气的脸,凑上前在他唇上吧唧了一下:“因为你是我的,所以我不许你跪,不然太丢脸了。”

    当然了,以凤玲珑的身高是不可能做到这个动作的。

    赫连玄玉在她的手伸上他脸颊之前,就乖乖俯身任她为所欲为了。

    飘飘然被当众吻了一记之后,赫连玄玉再次傻笑起来。

    “嗯嗯嗯!我都听你的。”不可一世的玄王殿下瞬间化身圣灵大陆最温顺的小绵羊,一脸乖乖牌的蠢萌模样。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凤玲珑是会邪术吗?

    让那蠢南帝连其他女人都不敢碰也就算了,可玄王殿下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圣灵大陆上公认的老狐狸!

    聪明,狡诈,城府深,算计人,狐狸都斗不过他。

    这些,都是世人对玄王殿下的描述。

    而这样的厉害角色,却栽在了凤玲珑的石榴裙下,被驯得服服帖帖的,想想都觉得凤玲珑这个姑娘太厉害了!

    不少姑娘心里都生出一种渴望,如果凤玲珑真有驯夫之术,她们还真想跟她学学呢!

    “台主,虽然我很想拿到赤玄血莲,不过如果台主要求刁钻,我也大不了就是一死。至于朦雨母亲临死前说的话,我也会带进棺材里。”凤玲珑冷傲地扬起小脸,语气淡然。

    月灵台台主眯了眯眼:“你真不怕死?”

    “反正就算我死了,我的男人也会陪着我,我怕什么?”凤玲珑毫不脸红地晒出她和赫连玄玉的生死契阔之说。

    啊?玄王殿下要殉情?

    所有人再一次风中凌乱了,果然强者是不可被杀死的,只有强者自己才能杀死自己。

    “呵呵呵,臭丫头你用不着跟我斗狠,我只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会比我急。”月灵台台主本该铁青的脸,却变得冷笑连连。

    凤玲珑皱了皱眉,却是忍住了询问的念头。

    她不想让这老头儿得意。

    赫连玄玉此刻已经恢复了清冷孤傲的模样,见月灵台台主有意卖关子,顿时脸色沉了下去:“什么事?”

    事关他家宝贝的生死,他可不能无动于衷。

    月灵台台主哈哈一笑:“臭小子,你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凤玲珑哀怨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有些不爽月灵台台主减计得逞。

    赫连玄玉宠溺地揉了揉她脑袋,语气轻柔如春风:“赤玄血莲,我们要定了。”

    言下之意便是,受点挑衅算不得什么。

    凤玲珑闷闷地点头,心里一阵不好受。都是因为她,才害他受月灵台台主的欺负。

    等身体好了,她一定要变得更强,这样才不会拖累他,还能和他并肩作战。

    月灵台台主眼角沉了沉,有意打断两人亲昵状态,他语气沉肃:“哼,我也不怕告诉你们。那仙乐台的前首席大弟子朱言,如今已经潜入月灵台禁地,相信很快就要找到赤玄血莲了。”

    什么?凤玲珑一惊,朱言竟然已经潜入了月灵台禁地?

    可是,月灵台禁地殿门不是有万年玄铁打造的铁锁,根本不可能随便让人进吗?

    之前荀天修说,就算是赫连玄玉,也拿那把锁莫可奈何呢!

    “你骗谁啊?禁地殿门有万年玄铁打造的铁锁,朱言那小人怎么进得去?”司空湛立刻叫了起来,语气愤慨。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可就真心不妙了。

    万一朱言把赤玄血莲毁了怎么办?万一他自己吃了怎么办?

    那他嫂子可就要一命呜呼了!

    咦?司空湛不是被月灵台台主的斗气给裹住了吗?他怎么能说话了?

    众人心下一奇怪,这才朝司空湛看去。

    只见司空湛上半身的斗气已经消失了,下半身却还是被牢牢裹住。

    想来想去,也只可能是他旁边的赫连玄玉帮他解了一部分斗气。

    “好歹也是堂堂暗影城的少主,竟如此之蠢?”月灵台台主冷冷地看向司空湛,毫不客气出言讥讽。

    司空湛脸色顿时涨红:“你才蠢!你全月灵台都蠢!”

    司空湛这回可谓和月灵台台主结下梁子了,要不是他现在被斗气束缚着,无法施展魔魂,否则他一定要月灵台台主脱光了围着月灵台裸奔!

    不过……似乎人家月灵台台主心里早对他有防范,之前怎么也不肯看他呢!

    要想暗算人家几百年的老妖怪,司空湛只怕还是嫩了点儿。

    听到司空湛暴跳如雷的幼稚反击,凤玲珑忍不住唇角抽了抽。

    这家伙……

    月灵台台主则是冷冷一哼:“你不蠢的话,如何想不到既然有锁,必定有钥匙这一点?”

    众人恍然大悟。

    所以说,朱言是用了什么办法,通过正常打开万年玄铁之锁后,才进入禁地的?

    司空湛猛然怔住,他……

    瞬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司空湛发觉自己真的是关心则乱,被月灵台台主给带进沟里去了。

    凤玲珑却是浅浅一笑,心下动容。

    她知道司空湛只是单纯地不希望朱言真的在禁地里,所以不愿去正视这件事,而不是真的蠢到不明白。

    “你敢发誓?”赫连玄玉眸色冰冷,浑身透着一股嗜血的残酷,如同掐住人呼吸一般的视线,紧紧盯着月灵台台主。

    饶是活了几百年的月灵台台主,九阶斗宗强者,此刻也不免心脏微微一缩。

    好小子!果然气势逼人。

    月灵台台主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不愧是那个地方的血脉,难怪当初小小年纪便能靠毅力挺过死亡的威胁。

    “哼!我有什么不敢发誓的?”月灵台台主知道赫连玄玉没那么容易相信人,顿时当场对着众人发誓:“如果朱言不在禁地之内,我月灵台必遭万年神罚!”

    众人哗然。

    这赌本儿还下得够大的!

    整个月灵台都被祭上去了,也不怕一语成真。

    赫连玄玉脸上浮现了一层浓浓的阴霾,完美的菱唇紧紧抿起,面容薄怒。

    月灵台台主既然发了誓,说明朱言就真的在月灵台禁地里。

    朱言躲进月灵台禁地为了什么?

    仅仅只是为了躲避天下斗者的追杀?

    恐怕不是。

    想到禁地里的赤玄血莲有可能被朱言拿到手,赫连玄玉的心脏攸地收紧。

    那可是他家宝贝的救命稻草!

    “你们月灵台包庇修炼之城的头号通缉犯,我师父他老人家知道吗?”凤玲珑语气懒洋洋的,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嘲弄。

    众人猛然惊醒过来,尤其是月灵台的弟子,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对啊,朱言能够进入月灵台禁地,也不知道是买通了哪个混蛋。

    禁地的钥匙通常由三个人轮流保管,想来想去只可能是这三人之一。

    但不管是谁,都是月灵台的弟子。

    一旦百里苏隐知道,月灵台竟然窝藏朱言,让朱言免于被追杀的厄运,还不雷霆震怒?

    月灵台台主冷冷一笑:“臭丫头倒会威胁人,不过,就算你是百里苏隐的弟子,也凌驾不到我月灵台头上来!何况,朱言是我亲自放进去的。”

    “你有病啊?那朱言是个小人,你放他进去干什么?”司空湛顿时气得破口大骂。

    凤玲珑脸色也微微一沉,这月灵台台主太不知好歹了。

    赫连玄玉更是脸上布满阴霾,眼神冰冷森寒。

    但这时候,神魔灵识却懒洋洋开口了:“丫头,这老头儿虽然性情古怪,不过这次放朱言进入禁地,倒也不完全是为了和你为难。”

    凤玲珑微微蹙眉,神魔灵识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仙乐台台主放朱言进入月灵台禁地,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