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5章 进还是不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心中正疑惑,却只听神魔灵识呵呵笑了一声:“丫头,这里头很多弯弯绕绕的,总之你不必担心,该让你和赫连小子进入禁地时,月灵台台主自然会让你们进的。”

    很多弯弯绕绕……

    凤玲珑忍不住想揍神魔灵识一顿,就不能好好跟她说说其中的弯弯绕绕吗?

    每次都爱卖关子,真是神魔的尿性!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凤玲珑扯扯赫连玄玉的衣袖,眼神与他对上时,才恢复了娇俏。

    “一切都是命,就算我拿不到赤玄血莲,那也是命中注定的,我们就在月灵台好好度过这最后一段时光吧!”凤玲珑语气好不哀怨,但黑白分明的眸子却闪动着一丝异芒。

    赫连玄玉与她深情凝视,自然没错过她眼神的变化。

    稍微一想,赫连玄玉就懂了。

    于是,铁臂将她细肩一揽,他语气云淡风轻,神色淡然自若:“好,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陪着你。”

    话音一落,赫连玄玉一道斗气射出,解了司空湛的束缚。

    赫连玄玉如同在自己家一样,抱起凤玲珑,信步朝风景最美的地方走去,边走还边跟怀中宝贝耳鬓厮磨。

    月灵台台主看着两人大刺刺离开的背影,深深地郁闷了。

    这两个小辈,也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吧?

    哼!他就不信他们沉得住气多久!

    冷冷一哼后,月灵台台主也甩袖走人了。

    留下一堆月灵台弟子面面相觑:台主他老人家,就这么放过那个摧毁参天古树的玄王了?

    还任他们在月灵台里逍遥自在,到处游玩?

    这……怎么不太像他们脾气古怪,一点就爆的台主啊?

    和月灵台台主不欢而散后,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找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了下来。

    司空湛及慕容家主等人,自然也跟着一同住下。

    反正月灵台的山里到处都是茅屋,倒也别有一番情调。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赫连玄玉指腹温情地摩挲凤玲珑苍白的脸颊,眸底燃起一抹心疼,却又担心赤玄血莲的事情。

    这个‘他’,凤玲珑当然知道指的是神魔灵识。

    于是她挺郁闷地一撇唇:“我能说他根本没透露什么,只是说月灵台台主放朱言进入禁地有隐情吗?”

    “就这样?”赫连玄玉微微蹙眉,脑子里闪过很多种可能。

    其实赫连玄玉一开始就觉得事有蹊跷了,毕竟月灵台台主性情虽然古怪,但不至于会胡来。

    就算不想把赤玄血莲给他家小东西,月灵台台主也不会让朱言去破坏。

    那可是月灵台的镇台之宝,能随意让朱言这么一个小人毁坏了去吗?

    “除此之外,他就说让我们等,说该到我们进禁地的时候,月灵台台主自然会让我们进去。”凤玲珑眼眸浮起一抹无奈之色。

    遇上这样的外挂,她真心也是无可奈何。

    都不听主人的指令,而且把主人耍得团团转。

    “那我们就等吧。”赫连玄玉知道这个存在万年的神魔的厉害,心底倒是稍稍安定下来。

    他看着凤玲珑苍白的小脸,心脏一阵阵揪疼,修长手指忍不住爬上她脸颊,慢慢地揉捏着。

    仿佛,想在那雪白上面,揉捏起一抹红,让她看着更加健康一些。

    从轩辕皇城出来,凤玲珑大小事宜全由赫连玄玉一手包办,没有假手任何人。

    尊贵的玄王殿下,不但化身奶妈,还化身厨子,负责凤玲珑所有的饮食起居。

    连擦身换衣裳的贴身事情,他都坚持帮她做。

    不过,每次都有一番拉锯战,然后凤玲珑跟他使小性子,把他眼睛蒙起来之类的。

    赫连玄玉倒也心无旁骛,毕竟谁会对着一个虚弱到只剩半条命的姑娘起那般心思?

    他心疼都还来不及,哪儿会想那些有的没的。

    “你担心什么?我命很大的。”凤玲珑看见他眼底的淡淡心疼,故意露出一抹轻松俏皮的笑容。

    但那脸庞毫无血色,雪白得像是要随这天地消失一样,笑起来也只会让赫连玄玉心里更加抽痛而已。

    “闭上眼睛,休息。”赫连玄玉强势霸道但不失温柔地将凤玲珑抱入怀中,玉指按着她的太阳穴,意在让她放松舒适地睡去。

    明明有气无力,他才不要看她强撑欢笑的模样,看了更想让他抽死自己。

    都是为了他,她才变成这样的。

    柔和山风抚过,凤玲珑耐不住赫连玄玉的温柔按摩,加上她本身就很虚弱,便在赫连玄玉怀里沉沉睡去了。

    所有人都离这一对璧人远远的,没人敢上前去打扰。

    过了约莫十多日,月灵台台主依旧没出现。

    而凤玲珑的身子越发虚弱,别说司空湛那急性子,就连赫连玄玉也一日比一日脸色阴霾。

    “我说赫连,这么等下去可不是办法,要不,你就跟月灵台台主跪一下算了?又不掉块肉!”司空湛来回走着,神色焦虑。

    如果说以前司空湛是因为赫连玄玉选择了凤玲珑,所以才对凤玲珑好,那现在他就是因为佩服死了凤玲珑这个人,自然而然地替她各种着想。

    “你说什么呢?”凤玲珑没好气地瞪了司空湛一眼,真是会添乱的小孩子!

    她宁可不要赤玄血莲,也不要看着赫连玄玉跟人下跪,低头。

    他那么骄傲,那么尊贵,她讨厌电视剧那种狗血情节上演好吗?

    什么为了女主角忍辱负重下跪,还应敌人的要求自残之类的,太蠢了!

    她宁可抱着他一起死!

    赫连玄玉倒是懂得凤玲珑心中的想法,淡淡勾起菱唇,搂紧了她。

    她和他同样骄傲,甚至有时候比他还要倔强呢!

    “难道就这么等死啊?”司空湛不甘心地嚷嚷。

    嫂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赫连肯定要发疯,他才不想同时失去两个最爱的人呢!

    咦?最爱的人?

    司空湛一时有些懵。

    凤玲珑淡淡道:“稍安勿躁。”

    她话音刚落,不远处就起了一阵骚动。

    有人在喊:“月灵台台主来了!”

    于是司空湛的焦躁情绪就止住了,至少多日来不露面的月灵台台主,终于露面了,这就是个令人安心的好现象不是吗?

    看见月灵台台主朝这边走来,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的神色都很淡然,孤傲中带着一丝清冷。

    两人在某些方面,真是越来越像了。

    传说中的夫妻相?不,夫妻默契。

    月灵台台主走到姿势亲昵的两人面前,冷声哼了一下:“臭小子,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给我下跪换取进入禁地的机会?”

    “我们压根没有考虑过。”凤玲珑不等赫连玄玉开口,就神态怡然自得地勾唇一笑:“月灵台风景不错,死在这里也不算亏啊!”

    赫连玄玉宠溺地揉揉她脑袋,一副‘她说怎么办,他就怎么办’的无条件附和模样。

    月灵台台主心里顿时闪过一抹恼怒,这两个后辈真是目中无人,难怪在圣灵大陆上树敌这么多!

    切,人家是有骄傲狂妄的资本好吗?

    “既然不肯下跪,那就别说我不帮忙了。”月灵台台主攸地丢出一个东西,那东西在地上发出清脆一声响。

    司空湛屁颠屁颠跑上前,捡起来一看就惊喜叫出声:“是钥匙!哈哈!一定是禁地殿门那把玄铁锁的钥匙!”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微微对视一眼,却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月灵台台主刚刚说的是,不帮忙。

    所以即使给出了钥匙,也不代表赤玄血莲就拿得到手。

    “这的确是月灵台禁地的钥匙。”月灵台台主双手负在身后,语气冷冰冰地,带着一丝轻蔑:“不过你们可知道,为何几千年来,即便有强者愿意去挑战禅宗台的天龙九关,却也没有人愿意进我这月灵台禁地?”

    “为什么?”司空湛好奇心被挑起,难道比天龙九关还厉害?

    凤玲珑微微皱眉,赫连玄玉也蹙起了眉。

    以两人的了解,还真没有关于月灵台禁地的丝毫资料。

    就好像,从来没有人知道月灵台禁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一样。

    强者去挑战天龙九关,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但月灵台禁地好像并不出名。

    如同月灵台整个氛围一样,在三大灵台之中最为沉寂,也最不引人注目。

    “月灵台禁地,连我都不曾进去过。”月灵台台主冷冷一笑,“因为进去的人,根本找不到退路,以及出路。”

    凤玲珑呆了呆,是她理解错了还是怎么地?

    难道月灵台台主的意思是,月灵台禁地是一座大型迷宫,进去的人很难找到出口?

    “喂喂喂,你说清楚点好不好?”司空湛急了,这啥意思啊?到底月灵台禁地有什么危险?能不能进啊?

    “说清楚点?”月灵台台主冷冽地看了一眼司空湛,嗤笑出声:“说清楚点就是,当年我们月灵台一位台主,好胜心切进入了月灵台禁地,但他再也没有出来。”

    晕!司空湛傻眼了。

    慕容家主等人也傻眼了。

    月灵台某代台主,那也是九阶斗宗的强者啊!

    而连月灵台自己的台主大人,进入禁地后都再也没有出来,可想而知这禁地里的出口有多难找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目光忐忑。

    他们会选择进去吗?而一旦进去,很可能再也出不来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