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8章 对敌就得残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激烈的战斗厮杀只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森林里却突然恢复成了原样。

    如果不是地上掉落的那么多枯手,以及满地的斑斑人血,所有人都以为刚才是在做梦,只是幻觉。

    “我的手……我的手没了……”

    “我的脚也没了……”

    “救我……好疼……”

    后知后觉地,那些惨遭树木袭击的弟子们,痛不欲生地呻吟喊叫起来。

    而其中,以仙乐台的弟子数目最多。

    梦仙子的表情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她憎恨地盯着凤玲珑,心里一股火焰熊熊燃烧。

    临行前,爹对她耳提面命过,说这次凤玲珑是封印禁地中群魔的关键人物。

    所以没到最后,她千万不能把凤玲珑给伤了。

    就是因为这样,她一直隐忍,逼迫自己不跟凤玲珑一般见识。

    但现在,她却又有些忍不住了。

    要不是凤玲珑在危险来临很久之前开口提醒,要不是凤玲珑没有第二次提醒,她仙乐台怎么会伤这么多弟子?

    真是个贱人!

    她甚至怀疑,凤玲珑是故意那么早开始提醒的,为的就是要看她仙乐台的笑话。

    “仙子这是又怪我的意思吗?”凤玲珑唇角含着讽刺笑容,歪头看着梦仙子,脸庞紧贴着赫连玄玉的胸膛。

    梦仙子心里一股气憋着,但倒也能忍,只冷冷地看着凤玲珑,抿着绝美的红唇不说话。

    “可是我已经早提醒过了哦!是你们自己不相信的。”凤玲珑无辜地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语气更加无辜。

    装无辜吗?她也会,对付贱人就要以牙还牙。

    这下子,梦仙子忍不住了。

    “你根本就是故意提前提醒!”梦仙子语气阴戾冰寒,恨不得一拂尘把凤玲珑给甩到天边去,再从高空跌个半死成一团肉酱!

    咦?跌个半死为何是一团肉酱?一团肉酱不是已经全死了么?

    梦仙子气糊涂了吧……

    “可是,当时我确实看到它们想进攻,只不过我一提醒呢,它们就躲着了。”凤玲珑继续眨眼,她才不会说当时只看到一个白影呢!

    司空湛立刻开口帮腔:“嫂子可是好心,你们却当成驴肝肺!就算嫂子第二次提醒,你们也不会相信!”

    “说什么呢司空湛?”凤玲珑不高兴了,他是在骂她是驴吗?

    司空湛立马一脸讨好的笑容:“嫂子,只是个比方,比方。嫂子是神人啊!我对嫂子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如……”

    凤玲珑头痛地抚额,连连摆手:“行了行了,再说下去我就要吐了。”

    赫连玄玉没有理会两人的拌嘴,只抬眸微微注视前方。

    片刻后,他语气凝肃:“玲珑,子夜时分已到。”

    凤玲珑闻言一凛,已经到点了?

    她正想开口问神魔灵识,神魔灵识却自己出声了:“丫头,你让赫连小子命令那些人开始砍树,动作一定要快,如果一炷香时间内树砍不完,就要再等一天了。”

    砍树?凤玲珑无语,那为什么一开始不砍?

    神魔灵识仿佛猜到她想法,不屑地一哼:“一开始就砍?那也得你砍得动这些树再说!除了子夜时分后这短暂的一炷香时间,其他时候它们都有魔性,是不可能砍完找到出路的。”

    原来如此。

    凤玲珑想到子夜时分已到,赶紧就对赫连玄玉说了神魔灵识的意思。

    赫连玄玉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眼神冷冽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面色沉静地下令:“所有人,立刻开始砍树,一炷香之内必须将所有的树砍完!”

    砍树?所有人都是大大一怔。

    玄王殿下没跟他们开玩笑吧?这些树都诡异得很,万一惹怒了这些树,疯狂反噬怎么办?

    除了寥寥几个禅宗台弟子开始拔出刀剑来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动。

    很显然,刚刚树木的一番攻击,已经将他们给震慑住了。

    他们根本不敢对这些伤害过他们的树动手,生怕又遭到之前那样的攻击。

    “我数三下,不动手的人,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赫连玄玉声音冷淡地没有一丝情感。

    即便他双手抱着凤玲珑不得空,也凭借强大的斗气将圣耀之刃拔了出来。

    圣耀之刃威风凛凛立在半空之中,虎视眈眈盯着众人。

    赫连玄玉一头青丝飞扬,冷冽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三!”赫连玄玉开始数了,冰寒声音透着浓浓的嗜血杀意。

    众人身躯一震,三分之一的人怕极了这位玄王殿下,忙不迭拿出刀剑,作势准备砍树。

    当然,没有带头的人,谁也没有真的砍下去。

    “二!”赫连玄玉冷冽到极致的倒数声掷地有声再次响起,比之前更是杀气腾腾。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间就一阵心悸。

    如果他们不砍下去的话,玄王殿下真的会杀了他们吧?

    玄王殿下可是九阶斗宗啊!

    “一!”

    话音刚落,圣耀之刃就朝着仙乐台一名弟子快很准地袭去!

    “啊……”一声惨叫,那名弟子直接被圣耀之刃震飞了出去。

    之前本来就被魔树伤了四肢,这下子被圣耀之刃一震,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众人脸色大变,玄王殿下来真的!

    一瞬间,三大灵台弟子全都抡起刀剑,以斗气注入,飞快地开始砍树了。

    司空湛一撇嘴,怎么这些人竟是天生的贱骨头啊?好好说话不听,非要见血了才肯服气。

    所有人都开始砍树,但唯一没动的就是梦仙子。

    她心里气了个半死,凭什么赫连玄玉拿她仙乐台的弟子开刀?杀月灵台的弟子不行吗?

    但如果她有脑子,仔细回想一下的话,就知道被赫连玄玉下了杀手的这名仙乐台弟子,就是之前第一个跟凤玲珑呛声的人。

    所以,赫连玄玉并不是针对仙乐台,而是针对跟凤玲珑无礼的人。

    接到梦仙子不谅解的目光,赫连玄玉淡淡一个停顿,接着就收回了视线。

    赫连玄玉不会跟梦仙子解释什么,但也不会逼迫梦仙子去砍树。

    “算旧账啊?”凤玲珑显然心情很好,她知道赫连玄玉为什么会拿那名仙乐台弟子开刀。

    赫连玄玉显然看出她的小心思了,宠溺地抵了抵她鼻尖,语气暧昧:“我对你的心意,你还怀疑啊?”

    从一开始,他就偏向的是她,而不是梦茴,真不知道她在介意什么。

    不过,为他吃醋的样子,倒也十分可爱就是了。

    “你说什么呢?我说的是那名弟子。”凤玲珑故作淡定,才不肯承认心情好是因为他没理会梦仙子呢。

    “我说的也是那名弟子?”赫连玄玉凤眉略挑,语气促狭:“因为我对你的凿凿心意,所以才会出手帮你教训他。”

    凤玲珑窘了,为什么总是绕不过他?

    “哼,你那哪里叫教训。”她只能左顾而言他,又看了看眼前森林,眼睛微微一亮:“速度很快呢!”

    赫连玄玉也不戳破她小伎俩,目光淡然朝森林看去。

    枯树已经被砍倒一大片,而此刻还没到半柱香的功夫,浓浓的白雾似乎因此而散了些。

    原本这些弟子们还有所顾忌,但砍了几棵树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报复反噬的事情发生,于是就比较卖力了。

    毕竟,玄王殿下可只给他们一炷香的时间呢!

    谁知道一炷香之内没砍完树的话,玄王殿下又会拿几个人开刀,他们没那么想赴黄泉。

    这下子倒是众志成城,一炷香时间没到,所有森林里的枯树就被砍光了。

    三灵台弟子们累得够呛,哪怕都是斗者,但之前受伤的颇多,加上森林面积又广,砍起来倒是废了很大气力。

    不过,在森林里的树全部被砍光之后,众人倒是看见了一丝走出去的希望。

    那依稀很遥远的方向,有一抹点翠。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另一片森林,和这片森林完全不同的是,那另一片森林充满着勃勃生机,绿油油的。

    “走!”赫连玄玉抱着凤玲珑,率先腾地飞起,箭一般射向那点翠之地。

    毕竟,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到了。

    如果拖延下去,没准儿那些魔树又长起来了。

    司空湛、慕容家主等人立刻随后跟上,至于其他弟子们,也都是异常兴奋,带着伤冲向那点翠之地。

    很快,一群人就离开了迷宫一般的枯木森林,进入了另一片让他们觉得赏心悦目的地方。

    这里绿草茵茵,鲜花芬芳,到处都是高大的雪枫树,片片枫叶洁白如雪,美不胜收。

    当然了,山清水秀的地方必然有水,所以几条清澈的小溪潺潺流过,也让众人瞬间觉得神清气爽。

    “朱言就在赤玄血莲生长地附近,不过,目前处境比较惨。”神魔灵识语气里隐隐含了一丝幸灾乐祸。

    凤玲珑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朱言果然在打赤玄血莲的主意。

    但不知道,神魔灵识所说的,朱言目前处境比较惨,是怎么个惨法。

    “嗯,赤玄血莲就在这里。”凤玲珑暂时把朱言抛在了脑后,小声对赫连玄玉说道。

    赫连玄玉湛蓝凤眸一眯,心情稍稍放松下来。

    既然知道赤玄血莲在此,那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