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绝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看见凤玲珑可爱的小动作,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眼里责备之意却是消散了。

    而这时候,凤玲珑是真心地有些好奇,不知道月灵台台主到底为什么把朱言先放进来了。

    她却不敢再随便出声,眼巴巴等着神魔灵识替她解惑。

    过了一会儿,只听神魔灵识嘿嘿一笑:“月灵台台主因为朦雨和朦雨母亲一事讨厌仙乐台,丫头应该已经想到了,何况朱言还追杀过朦雨?”

    喔,弄了半天是报复?明知月灵台禁地里有进无出,所以故意把朱言放进来折腾?

    凤玲珑恍悟地点着脑袋,这个计策也不错,反正是朱言自己要进月灵台禁地的,和月灵台台主没有半点关系。

    而最终,月灵台台主达到了报复的目的,还让朱言在三大灵台这么多人面前出了丑。

    等到所有人离开月灵台禁地时,朱言的事情肯定会传遍三大灵台甚至整个圣灵大陆,无疑是直接把仙乐台都给羞辱了。

    “但除了这一点之外,月灵台台主还有一个私心。”神魔灵识嘻嘻一笑。

    私心?凤玲珑黑白分明的眼里彻底燃起了好奇,还有什么私心啊?

    凤玲珑完全陷入和神魔灵识的交流中,浑然不知她萌萌的样子落入赫连玄玉眼中,有多可爱有多迷人。

    赫连玄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迷惑不解的茫然可爱模样,眸子里盈满情意与痴迷,恨不能把她揉进身体里合二为一,免得时刻担心她丢了。

    一旁的梦仙子看见这一幕,心里妒火中烧,可却又莫可奈何。

    她很想大声宣泄出来,可惜她不能,她是尊贵清傲的九天仙子,要保持风度。

    当然,凤玲珑和赫连玄玉谁都不会在意梦仙子怎么想。

    一个继续萌着,一个继续痴着。

    凤玲珑眨着眼睛,听见神魔灵识终于说出了月灵台台主的私心:“其实那老头儿就是想让朱言来打头阵,好让你们进入禁地之后轻松些,因为你们可以用斗气探索,直接搜索到朱言的所在,这样便不会迷路了。”

    噗……凤玲珑瞬间有一股想喷的冲动。

    这月灵台台主竟然是偏袒她和赫连玄玉的?

    亏她之前还把那老头儿骂了千百遍,因为那老头儿伤了她家赫连玄玉呢!

    不对,那老头儿之所以会跟赫连玄玉拼命,不是因为赫连玄玉推倒了那棵参天古树吗?

    至于赫连玄玉之所以会推倒那棵参天古树……

    凤玲珑攸地止住笑意,脸色黑了。

    岂不是神魔灵识一开始就在玩耍她和赫连玄玉甚至月灵台台主,开启了看戏模式?

    神魔灵识突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连忙就解释了:“喂喂,丫头你可别冤枉好人啊!你想想看,如果赫连小子不推倒古树,那老头儿能回来吗?他不回来,朱言肯定坚持不住死了。你可知道赤玄血莲是会吸食死人血的?一旦那样的话,赤玄血莲对你也没用了。”

    他承认他是有看戏的意思,但如果不是刚巧有机会让他看戏,他也看不了嘛!

    听到神魔灵识这一番解释,凤玲珑黑黑的脸色才稍微好转,但还是哼了一声,生气神魔灵识一开始不跟她说。

    不过,那月灵台台主暗地里竟然会帮她,她倒是有些没想到。

    凤玲珑一心只以为是赫连玄玉的面子,让月灵台台主暗地帮她的。

    毕竟她才一阶斗宗,月灵台台主这样的强者根本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那老头儿也算是白费劲了,他不知道丫头你有本大神帮忙,嘿嘿!”神魔灵识的语气充满了骄傲。

    凤玲珑又轻哼了一声,傲娇啥啊?

    交流完毕,凤玲珑看向了赫连玄玉,想问他是不是要去取那株赤玄血莲。

    结果,赫连玄玉不等她开口,就沉声道了一句:“稍安勿躁。”

    说完,赫连玄玉侧身看向仙乐台一名弟子,语气沉沉:“你,去取赤玄血莲!”

    又是仙乐台的弟子!

    梦仙子咬紧下唇,心里真是怒火中烧。

    玄玉哥哥这是摆明了针对她仙乐台吗?

    不过,赫连玄玉可没给梦仙子任何一眼,自从天龙九关后,赫连玄玉对梦仙子的最后一点耐心都失去了。

    只是念在曾经的救命之情上,赫连玄玉没有和她真正撕破脸罢了。

    那名被点到名的仙乐台弟子,脸色瞬间白得跟纸一样。

    不,应该说和凤玲珑脸色差不多雪白了。

    “玄、玄王殿下……”这仙乐台弟子也不傻,朱言什么下场他没看见吗?

    如果他去摘赤玄血莲,那些怪物也吃他,还有那个人不人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出来废了他斗气怎么办?

    “去!”赫连玄玉脸色一沉,眼里爆射出弥漫煞气的精光。

    漆黑如墨的凤眸,危险地眯起。

    一闪而逝的寒芒,令人不得不服从。

    因为服从,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但若不服从,面临的就是直接的死亡。

    如同之前那名不肯听话砍树、被圣耀之刃直接斩杀的仙乐台弟子。

    于是,这名自觉倒霉透顶的仙乐台弟子,哭丧着脸,哆哆嗦嗦上前。

    三大灵台的弟子都觉得心中寒冷,觉得玄王殿下实在太过霸道残酷。

    他们却不知道,在他们踏进这个禁地之时,他们就已经是牺牲品了。

    他们,是三大灵台之主,选出来祭奠魔物,为赫连玄玉与凤玲珑当垫背的牺牲品。

    圣灵大陆上,向来便只有弱肉强食法则,没有残酷不残酷,应该不应该。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那名仙乐台弟子上前去摘赤玄血莲。

    他们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出手的人是自己一样,紧张无比,提心吊胆。

    那名仙乐台弟子踏着斗气靠近赤玄血莲,一路上小心翼翼。

    不过,他运气似乎不错。

    他并没有像朱言那样,遇到之前那种怪物跑出来撕扯他血肉。

    当然,也没有朱言所说的,什么人不人的东西跑出来废他一身斗气。

    一切显得很安静,很祥和。

    直到他的手,颤颤伸向赤玄血莲,眼里带了一丝兴奋的时候……

    “啊……”惨叫声骤然划破长空。

    那名仙乐台弟子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赤玄血莲所爆射出的血光直接震飞!

    笔直在空中划过一道流星,该名仙乐台弟子坠地。

    好在有仙乐台数名弟子上前接住了他,避免了他坠亡的命运。

    不过,众人惊愕地发现,他那只伸出去碰触了赤玄血莲的手,已经焦了!

    对,就是焦了,如同被炙热的太阳烤熟了一般,瞬间发生的事情。

    焦糊味弥漫在空中,这名仙乐台弟子早已经被震昏过去,但这样也好,至少感觉不到疼痛了。

    “赤玄血莲不能随便摘下?”凤玲珑眼里闪过一抹诧异,若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看不出那么一株小小的血莲,竟然有这样的威力。

    而她,竟然要将这么强大的赤玄血莲吃掉?

    想想都觉得自不量力。

    赫连玄玉凤眸眯成一条直线,绝美的菱唇也抿紧,整个人散发出不怒自威的冷冽气势。

    看样子,要摘下赤玄血莲是讲究方法的。

    赫连玄玉漂亮湛蓝眸子看向凤玲珑,眸底深意只有凤玲珑才懂。

    凤玲珑冲赫连玄玉扬唇一笑,伸手摸了摸额间火焰印记,有催促神魔灵识感应的意思。

    “丫头,你现在这么虚弱,我哪儿能事事感应出来?”神魔灵识当然知道凤玲珑干嘛摸火焰印记,不无郁闷地抱怨了一句。

    他能把她指引到这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凤玲珑皱了皱眉,如果神魔灵识都感应不出来,那要怎么办?

    但神魔灵识应该不会骗她,于是她无奈地看向赫连玄玉,轻轻摇了摇头。

    “不知道?”赫连玄玉瞬间蹙眉,冷眸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担忧。

    很显然赫连玄玉也想到了,神魔灵识感应不出,必定是因为他家玲珑身体虚弱的缘故。

    而之前,赫连玄玉抱着很大的信念,就是拿到赤玄血莲给凤玲珑服下,让她完全康复之后,神魔灵识也自然能感应如何出这月灵台禁地。

    但现在,所有的可能在这一刻被切断了。

    拿不到赤玄血莲,也出不了这月灵台禁地。

    至于这月灵台禁地……似乎多呆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正在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两两对望,希望能够灵光一闪想出怎么摘赤玄血莲的时候,司空湛突然一声大叫!

    “那是什么东西?”司空湛模样惊恐地伸手指着前方,一群正密密麻麻蠕动过来的‘物体’。

    三大灵台弟子们都被司空湛这一声大叫给吓到了,立刻朝司空湛指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所有弟子的脸色都变得刷白,眼里全写满了‘恐惧’二字。

    只见一个高大无比的人形‘物体’,全身漆黑,头部戴着一张鬼面具,被一群巨型红蚁抬着,蠕动了过来。

    那巨型红蚁,每只都有近乎满月婴儿大小,连眼睛都是赤红色,魔异无比。

    这整个画面,诡异极了。

    一团猩红如同鲜血,中央却一点黑,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从头寒到脚。

    有人受不了这密集的画面,直接扶住树干呕吐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