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1章 魔主现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如此诡异的一幕,让所有禁地里的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猜出,就是这个看起来有点像人,却又不像人的东西,废了朱言的一身斗气。

    就是这东西,让朱言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当然了,至于那些个把朱言咬得血肉模糊的怪物,很显然也是他派来的。

    随着那巨型红蚁抬着那东西越来越近,三大灵台的弟子,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后退,一直退到了赫连玄玉等人的身后。

    他们内心都恐惧到了极点,而赫连玄玉这个他们之中最强的强者,就成为了他们唯一的依靠。

    赫连玄玉目光冷然,神色淡定地看着巨型红蚁靠近。

    此刻,他已经将凤玲珑放了下来,单手搂着她细腰,撑在她全部重量。

    另一手握着的圣耀之刃,微微翻了个面,泛出凛冽杀气。

    靠在赫连玄玉胸前,凤玲珑一直目光灼灼看着那个高大无比的人形‘物体’,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

    之前月灵台台主说过,月灵台有一位台主曾经进过月灵台禁地,但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回过月灵台。

    那么,这个似人非人,似魔非魔的‘东西’,有没有可能就是那个进入月灵台禁地却没有再出去的某代台主呢?

    “那位台主……”凤玲珑把手贴在赫连玄玉心口,声音压低。

    简单四个字,便让赫连玄玉明白了她的想法。

    而其实赫连玄玉内心也正在怀疑此事,毕竟能废掉斗者一身斗气的,绝对也是斗者。

    结合月灵台台主之前所说的,面前这个很有可能就是某代月灵台台主,进入月灵台禁地之后没再出去的那位。

    如果不是那位台主,而只是一般怪物的话,用不着学人一样戴个鬼面具。

    这时候,鬼面人抬起了枯瘦如柴的手。

    巨型红蚁顿时停下了,虎视眈眈地看着赫连玄玉等人,如盯着一群待宰的可怜羔羊。

    “你,出来。”鬼面人忽然开口了。

    而他枯瘦如柴的手,缓缓指向一个人。

    众目睽睽,所有人都看见,鬼面人指的是人正是凤玲珑。

    梦仙子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手里绛玉拂尘握紧了些,身子微微侧住,似乎有些进入了备战状态。

    “休想!”赫连玄玉眸色一寒,冷冽开口,将凤玲珑牢牢保护在身前。

    凤玲珑此刻注意力却有些飘忽,她怎么觉得梦仙子好像想保护她?

    她有些风中凌乱了。

    这应该是她的错觉幻觉以及梦觉吧?

    不对!这个鬼面‘东西’会说人话?所有灵台弟子都后知后觉地震惊看向鬼面人。

    刚刚,的的确确鬼面人说的是人话。

    灵台弟子们心下微微松了口气,觉得既然是人的话,那就好办多了,魔物太难对付。

    他们却不知道,魔本来就是坏人的最高境界,比人可难对付多了。

    至少坏人偶尔还道貌岸然,诸多顾忌,但魔可不会,杀戮与血腥就是魔的代言词。

    “呵呵呵……”鬼面人阴桀桀地冷笑起来。

    不用去证实,赫连玄玉都能感觉到鬼面人面具下的眼睛正盯着他怀中的姑娘。

    于是,赫连玄玉很不高兴地侧了身,把凤玲珑带离了鬼面人的视线范围内。

    鬼面人视线阴冷地看向赫连玄玉,如毒蛇般绞住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也冷冷地回视,气势冷冽逼人,心里却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担忧。

    这鬼面人就算真是月灵台台主,现在也已经成了魔,不然不会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而鬼面人的实力显然很高,何况还在这形势非常有利的禁地之内,更有无数魔物相助,他想保护住他家玲珑,似乎不是一般的困难。

    忽然,鬼面人仰头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笑声猖狂而刺耳,带着一股震耳欲聋的狂肆,强大的力量让在场斗阶低微者痛不欲生。

    不少已经受伤的灵台弟子,痛苦地蜷缩起身体,抱着头在地上来回滚动。

    赫连玄玉立刻竖立起强大的斗气结界,并双手捂住了凤玲珑的耳朵。

    尽管如此,凤玲珑还是感觉到一阵喉头腥甜,她目前太虚弱了,根本受不了鬼面人如此强大的压力。

    赫连玄玉设下的结界,到底是无法完全挡住那剧烈的空气波动。

    忍了好久,还是没忍住,她一口鲜血喷出!

    赫连玄玉一身白袍顿时染上一抹猩红,狂怒染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

    赫连玄玉单手握住圣耀之刃,以九成斗气注入强大力量,迫使圣耀之刃朝鬼面人攻去。

    空气都瞬间颤动起来,本来鬼面人释放出的斗气就已经很恐怖了,再加上,这整片森林仿佛都要承受不住的感觉。

    就在圣耀之刃快袭上鬼面人的面部时,鬼面人笑声停住了。

    鬼面人以骨瘦如柴的手旋转着一股斗气,将圣耀之刃牢牢固定在离他面具三寸之遥。

    “时间还很多,本座有的是耐心和你们慢慢玩。”鬼面人阴桀桀一笑,随意抬手一挥。

    柔和的斗气夹杂着诡异魔气,将圣耀之刃逼退到赫连玄玉面前。

    紧接着,巨型红蚁抬着鬼面人到了东边。

    鬼面人姿态怡然自得,在巨型红蚁之中,视线阴冷地看着赫连玄玉等人。

    不过,鬼面人什么也没做,他仿佛并不打算出手。

    而刚刚短暂的出手,已经让所有人明白:即便他们齐心协力,也绝对不是这个强大的鬼面人的对手!

    有这么个强大的敌人在虎视眈眈,偏偏敌人还不出招,三大灵台弟子心里都是恐惧到了极点。

    他们不知道鬼面人到底想做什么,又为什么在那用诡异的视线看他们。

    这种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的诡异感,让他们心里更加焦虑,仿佛觉得他们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毫无反抗之力。

    犹如待宰的羔羊,眼睁睁看着死亡来临,却无能为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月灵台当年那位进入禁地后没再离开的台主吧?”一片恐慌之中,凤玲珑轻笑淡定开口。

    她嘴角的血迹已经被赫连玄玉温柔抬手擦去,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却眼神熠熠,扬满淡定笑意。

    鬼面人被凤玲珑视线灼灼地看着,桀桀一笑:“果然是堕落凡间的神,很聪明。”

    言下之意,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

    鬼面人的证实,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这个鬼面人,居然是月灵台某代台主?

    不过……鬼面人说‘堕落凡间的神’,是什么意思?他指的该不会是凤玲珑吧?

    凤玲珑被表扬了,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她不动声色地看着鬼面人:“嗯,那我继续猜猜看,台主大人是想离开这个地方?”

    “哈哈哈哈!”鬼面人大笑几声,枯瘦的双手抬起,‘啪啪’鼓了几下掌,黑袍随之飘动。

    他的语气依旧不吝于赞扬:“你真的很聪明。”

    赫连玄玉放在凤玲珑腰间的手微微一紧,漆黑如墨的眸子泛出点点冷光。

    可以想象,鬼面人这么多年来都没能离开这禁地,必然是有什么苛刻条件。

    而现在,离开的机会来了,但绝对跟他家宝贝玲珑有关。

    要不然的话,鬼面人之前不会直接开口让他家宝贝走出去。

    想到这些,赫连玄玉心脏微微揪紧。

    如果他保护不了她,该怎么办?

    “那么请问,要怎样才能离开这禁地?”凤玲珑若有似无瞟了一眼碧潭中央的赤玄血莲,语气淡然。

    这次她和赫连玄玉进入月灵台禁地,纯粹是为了这株赤玄血莲。

    不过现在看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梦仙子的反常,三大灵台之主的反常,还有禅宗台台主的忧虑,都足以证实这一点了。

    “你想离开?”鬼面人哈哈一笑,接着语气就阴冷了:“这倒简单。你去将那赤玄血莲摘下,禁地大门自然就开了。”

    摘赤玄血莲?

    所有人都在心里冷笑一声,谈何容易?

    刚刚那名仙乐台弟子差点没被赤玄血莲发出的红光给烤糊了!试问还有谁敢去摘?

    凤玲珑眸光淡淡一扫那名还昏迷的仙乐台弟子,语气平静没有一丝起伏:“赤玄血莲我倒是想摘,可惜不知道方法。”

    “本座也不知道方法,不过本座知道,你一定可以摘下赤玄血莲。”鬼面人语气阴飕飕地,带着一丝绝对的笃定。

    这句话一落,鬼面人忽然伸手一挥。

    瞬间,大批青面獠牙外形丑陋的魔物出现在森林中,绿绿眼睛充斥着青光,泛着浓浓嗜血的魔性。

    魔界虚影?

    凤玲珑一眼认出,这些和海底恶龙它们一样,都是当年被封印的一些虚影。

    而看它们恶心丑陋的外形,很显然是属于魔界的。

    虽然它们出不去这禁地,也没有实体,但在这肉身陨灭的死亡之地,却魔气依旧。

    要想对付它们,简直难如登天!

    “本座的这些宠物,好久没有玩伴了,你们就陪它们玩玩吧!哈哈哈哈……”鬼面人放声大笑,接着声音一冷:“给本座上!记住不要把他们弄死了!”

    “是!魔主!”所有魔物齐声领命,随后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凄厉尖叫,成群结队地冲向了三大灵台的所有弟子们。

    赫连玄玉眼神微微一变,瞬间将凤玲珑抱起,疾速朝后退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