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2章 不配让他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对魔物的进攻,赫连玄玉选择退后,让三大灵台的弟子都露出惊怒交加的表情。

    不过,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本身就是魔物的祭奠品,赫连玄玉早就明白三大灵台的意思,又怎么会白白浪费自己的实力。

    而即使三大灵台台主不是这意思,以赫连玄玉的城府,冷酷,他也会这么做。

    凤玲珑知道赫连玄玉的心思,不过她有些担心司空湛的安全。

    好在她一侧头,看见司空湛正眨眼冲她可爱地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司空湛当然没那么傻去和魔物硬拼,这里还有很多挡箭牌呢!

    该聪明时司空湛倒也不傻,他直接把三大灵台的弟子当成了替死鬼。

    三人镇定自若地远远看着,眼底没有一丝同情。

    与其死的是自己,倒不如冷眼旁观。

    圣灵大陆,不相信弱者,也不相信眼泪。

    魔物们疯狂地进攻,三大灵台弟子很快败下阵来,四处逃窜却还是被魔物们欺身而上,狠命撕扯血肉。

    铺天盖地的血腥味传来,到处都是人的凄厉惨叫声。

    但魔物们果真遵守了鬼面人,也就是它们口中‘魔主’的命令,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人。

    它们像猫耍老鼠一样,玩弄着每一个手下败将,如同对待朱言的方式。

    至于朱言……

    凤玲珑有些同情地看向朱言的藏身地,嘴角讥讽地翘起。

    这一次,朱言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朱言躲在了离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最近的一棵树后面,尽量地拉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现在连一阶斗师的实力都没有,如果不躲起来,岂不是要被这些魔物直接撕碎?

    堂堂仙乐台首席大弟子,惨成这样也是让人唏嘘了。

    不过,更惨的还在后头。

    朱言很快就被慕容家主给找到了,锋利的剑尖很快指向了朱言的喉咙。

    慕容家主目光血红,充满仇恨地恶狠狠看着朱言,咬牙切齿:“姓朱的,你也有今天!”

    看见朱言的那一刻,慕容家主一直都在寻找最恰当的时机,要杀了朱言替子报仇。

    朱言大吃一惊,一股恐惧从他心底弥漫出来,求生的欲望开始折磨他。

    如果是从前,三阶斗宗的朱言根本就不会把还是斗师的慕容家主放在眼里。

    但现在,朱言连一阶斗师都不是,完完全全是个毫无战斗能力的废人了,他自然知道慕容家主可以随时取了他的命。

    看着慕容家主仇恨的眼神,朱言冷汗涔涔,尚未干涸的血水顺着他脸颊、下巴,流淌到地上。

    他嘴唇蠕动了几下,心里有想求饶的念头,可怎么也说不出口。

    毕竟,他也曾经是骄傲如斯的仙乐台首席大弟子,这些卑贱的人看见他都要诚惶诚恐啊!

    “姓朱的,你杀我独子,还嫁祸给凤姑娘,天理难容,今天,我就用你的鲜血,祭奠我那可怜的英彦!”慕容家主眼中泪光浮动,咬牙切齿说完,举剑就朝朱言的咽喉狠狠刺去!

    朱言挣扎想爬走,但慕容家主所发出的桎梏斗气却让他动弹不得。

    忽然,他侧头看见一抹绝美丽影,表情顿时一喜。

    “师妹,救我……”一句话才刚喊出口,尾音尚未消去,朱言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阵剧痛。

    好像,一个冰冰凉的坚硬之物,直接穿透了他的喉咙。

    他想发声,便再发不出来了。

    梦仙子眸色平静,淡淡地站在离朱言不到十步的地方,看着慕容家主的长剑刺穿朱言的喉咙。

    如果她刚刚施以援手的话,朱言当然不会死。

    不过,她怎么可能会救朱言?她正想让朱言永远不能开口,不能说出她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呢!

    而朱言一死,日后无论谁指责她,她都可以将事情全部推到朱言的头上去。

    死人是不能辩解的。

    朱言在气息微弱的那一刻,在慕容家主狠狠拔出长剑,脖子处血流如注的时刻,终于瞪大眼睛,看清了他师妹眼中的冰冷。

    “……”他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了。

    临死之前,朱言总算明白了他师妹从头到尾都没想过救他。

    那抹毫无感情的冰冷,让他突然想起了这一生的很多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暗地里对师妹生了情愫,他怎么会力求什么都做到最好,不惜一切代价成为仙乐台首席大弟子,只为她能够多看他两眼呢?

    现在看来,却竟是如此地可笑。

    师妹眼里,从来都只有她的玄玉哥哥罢了……

    一阵凄然的苍凉中,朱言永远地闭上了满是苦意的眼睛。

    梦仙子视线一直落在朱言脸上,当确认朱言已经断气后,她便收回了视线,不带任何一丝留恋。

    慕容家主满脸泪痕,仰天长啸:“英彦!爹总算给你报仇了!”

    那语气和表情,足以感动任何铁石心肠的人。

    不过,凤玲珑却是冷笑了一下,别过脸看向别处。

    慕容英彦也算是她的仇人,她可不会为慕容英彦大仇得报感到高兴。

    再说慕容英彦的死,说白了罪魁祸首还是梦仙子,慕容家主蠢得只找朱言,完全看不出梦仙子借刀杀人灭口的心思,不值得同情。

    此刻,鬼面人也就是那位魔主,已经召回了疯狂进攻的魔物们。

    三大灵台的弟子伤残过半,不少人皮肉全被撕扯下来,跟朱言之前一样惨不忍睹。

    “赫连玄玉,你好毒的心肠!”到了这节骨眼上,三大灵台弟子也不再惧怕绝代风华的玄王殿下了。

    死亡就在眼前,他们经历了最惨痛的魔物攻击,还怕一个大活人吗?

    于是,有弟子血目呲红地嘶吼出声,指责赫连玄玉弃众人于不顾。

    若是换作其他人,定要羞愧一番,不过玄王殿下么……

    只见赫连玄玉冷冽地一扫那名弟子,完美下巴微微抬起,清冷眸光透着一丝显而易见的蔑视。

    “你也配让我出手救?”他冷冷一笑,声音如冰天雪地里的凝霜。

    这赤果果的蔑视,让那名弟子瞬间悲愤交加。

    见死不救也就算了,居然还一点羞愧之心都没有,什么风华绝代,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那名弟子的眼神,很清楚地表达出了对赫连玄玉的各种辱骂。

    大敌当前,赫连玄玉压根不会和一只蝼蚁计较,他冷哼了一声,没再理会那名弟子,回过头关心他家虚弱的宝贝。

    不过,司空湛却是不能容忍他最最崇拜的赫连被辱骂,哪怕只是被眼神辱骂。

    顿时,司空湛跳了起来,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啊?赫连凭什么救你?再说了,我们求你们来了吗?是你们台主把你们丢进来送死的!”

    很显然,这些灵台弟子从一开始就搞错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们虽然和赫连玄玉等人一起进入禁地,但赫连玄玉并没有保护他们的责任与义务。

    至少,他们的台主没有交代过,让赫连玄玉保护他们的安全。

    而此刻,司空湛一通大骂突然让这些灵台弟子们如被醍醐灌顶,瞬间醒悟!

    这个暗影之主说得没错啊!根本就是台主把他们丢进来送死的啊!

    众多灵台弟子的脸色都变了,他们不愿意正视这个残酷的事实,但事实却又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去正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大敌当前,无论什么原因他们来到这里,都已经不重要了。

    鬼面人看见一群人窝里斗,顿时阴桀桀笑了起来:“上千年过去,圣灵大陆上还是这么乌烟瘴气的,看来是该注入点新鲜血液了!”

    司空湛忍不住讥笑出声:“新鲜血液?就你们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妖魔鬼怪吗?我看那还是算了!”

    司空湛老早就看这怪物不顺眼了,明明好端端的人,非要去和魔为伍,还好意思是月灵台以前的台主呢!

    两个字:丢人!

    鬼面人脸色一下子阴沉了,锐利如鹰的目光攸地射向司空湛,枯瘦的手指缓缓握了起来。

    凤玲珑心中一凛,连忙伸手将离她最近的司空湛拉过来,让司空湛和她站在一起。

    “你少说两句。”凤玲珑压低了声音,眸中不无担忧。

    这鬼面人不光是斗气厉害,而且魔气也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

    司空湛光顾着耍嘴皮子,却忘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挑衅的。

    “喔!”司空湛倒是不反对凤玲珑的话,他当然知道凤玲珑是为了他好。

    鬼面人其实还真准备给司空湛一个迎头痛击,魔气已经在掌心里凝聚了。

    但看见司空湛被凤玲珑拉去了身边,鬼面人冷冷看了司空湛一会儿后,五指又松开了。

    五指松开,掌心里的魔气自然也散开,鬼面人放弃了教训司空湛的念头。

    因为一旦出手,也可能会波及凤玲珑。

    而凤玲珑现在的虚弱状态,别说波及了,就算随便一根手指头都能让她一命呜呼。

    鬼面人冷冷一哼后,挥手,让魔物们开始了第二波攻击:“继续给本座玩!好好玩!”

    “是!魔主!”魔物们兴奋无比,呲牙咧嘴地再度朝灵台弟子们冲了过去。

    一瞬间,森林里又陷入混战之中,各种痛叫哀嚎不断,血腥弥漫。

    凤玲珑抿着唇,如水眸色闪过一抹冷意。

    这鬼面人方才忍下教训司空湛的念头,直接证实了她心底的猜测:鬼面人在打赤玄血莲的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