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6章 不给拔就吃掉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嘿嘿!”凤玲珑可爱地露出两个小酒窝,黑白分明的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赫连玄玉愈发不解了,原谅他此刻真猜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还是,神魔灵识给她授了什么机宜?

    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只见凤玲珑放弃了去拔赤玄血莲,她直接蹲了下来,张开小嘴去咬赤玄血莲的花瓣!

    哼哼,你不让本姑娘拔起来,本姑娘就直接吃掉你!

    所有人顿时都风中凌乱了,这什么人啊?神人?神经人?

    居然……直接去吃赤玄血莲!

    饶是宛若神明的赫连玄玉,站在凤玲珑身后也有一瞬间的呆怔。

    随后,邪魅狂肆的笑容逐渐扬起。

    赫连玄玉如黑曜石般的墨眸里,闪动着各种小骄傲,这就是他的宝贝,全天下乃至三界中都独一无二的宝贝!

    别人想不到的,她能想到。

    别人不敢做的,她敢做。

    真是爱死她了!他要把她娶回家天天抱天天亲!

    “嫂子,你太牛了……”司空湛远远地看着,整个人已经呈现出石化状态,只剩下不由自主的喃喃。

    而此刻,赤玄血莲也颤动起来,仿佛对凤玲珑彻底无可奈何了。

    在凤玲珑上下贝齿咬住赤玄血莲花瓣的那一刻,赤玄血莲攸地自动断了莲身。

    ‘嗖’地一道红光闪过,赤玄血莲直接化作一道光,滑进了凤玲珑张开的小嘴里。

    凤玲珑只觉得喉咙一滑,四肢百骸顿时游动起了一股令她舒畅无比的力量。

    柔和,温顺,仿佛在治疗她每一寸受创的细胞。

    “玲珑!”赫连玄玉被这一幕晃了一下眼,才反应过来,忙伸手将凤玲珑拉起,紧紧圈在怀中。

    赫连玄玉各种检查,薄唇不停迸出焦急的关切话语:“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会疼吗?还是……”

    “没有,都没有。”凤玲珑赶紧伸出手指,点住他的唇,不想看见他那么紧张担心的样子。

    真的?没骗我?赫连玄玉眼里浮现一抹深深的怀疑。

    这小东西,每次哪里受伤了总是死犟死犟的骗他,害他现在都对她产生不信任感了。

    当然,只针对于她的身体状况。

    “我会骗你吗?”凤玲珑说的理直气壮,却在赫连玄玉鄙夷的一记冷眼后,弱了气势。

    她轻咳一声,伸展四肢表示她这次真的没骗他:“我真的在恢复了。”

    赤玄血莲既然一开始就没伤她,现在进了她的肚子当然也不会伤她了。

    要伤她的话,不用等到现在。

    赫连玄玉仔细地打量凤玲珑,确实发现她脸色开始恢复红润之后,才稍稍放下了心。

    “你没事就好。”赫连玄玉紧紧地将凤玲珑抱入怀中,感恩上苍将健康完好的宝贝还给了他。

    赤玄血莲若能知晓,定要恼怒一声轻哼:“感谢我好吗?”

    凤玲珑现在真的觉得体力恢复了很多,之前的那些虚弱好像正在离她远去,连呼吸都畅快了不少。

    这时候,一道冷冷的声音打断两人温馨相拥。

    “既然已经服下了赤玄血莲,就开始血祭吧!”鬼面人冷冷地看着脸色开始红润的凤玲珑,口中发出一声轻哼。

    被关在这禁地上千年,他也是迫不及待要出去了。

    他要杀戮!要血腥!要掀起这圣灵大陆新的战争!

    一早就笃定,他是为战争而生的。

    可惜,出任月灵台台主好几百年,也没能让圣灵大陆上掀起腥风血雨。

    这一切都是因为至尊皇境的规矩作祟,所以他不屑当什么月灵台台主。

    得知月灵台禁地里全是魔物,他瞬间产生了将魔物拯救放出的念头,这才只身进了月灵台禁地。

    只是没想到,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才终于盼来了一点希望。

    血祭?所有人都朝鬼面人看去,纷纷不解这是什么玩意。

    “丫头,血祭跟血祭炼药差不多,能够让这些魔从虚影状态复苏,从而打开这禁地的封印。不过你现在体内有赤玄血莲的力量,倒也不怕牺牲点鲜血。只怕赫连小子那边,嘿嘿,心疼你不许咯!”神魔灵识声音逐渐洪亮,看来是因为凤玲珑服下赤玄血莲而受益不少。

    凤玲珑听了,轻轻用力捏了一下赫连玄玉的手掌心,黑白分明的眸子眨了眨。

    赫连玄玉早已一脸寒戾,因为鬼面人‘血祭’二字,是冲着他家玲珑说的。

    得到凤玲珑的暗示,赫连玄玉才低头看着她,见她嘴唇蠕动了两下,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怒意。

    凤玲珑以唇语告诉赫连玄玉:要想离开禁地,就必须复活禁地里所有的魔,打开封印。

    赫连玄玉自然是心疼的,但此刻他也无可奈何。

    毕竟,他和凤玲珑都要离开月灵台禁地。

    “你说吧,怎么做?”凤玲珑知道赫连玄玉心里不爽但却也不会阻止她了,于是侧头看向鬼面人,眼神倨傲。

    鬼面人阴桀桀一笑:“方法倒简单,在这禁地里所有的魔心口涂上你的鲜血,它们便能够复苏。”

    “所有魔复苏之后,月灵台禁地的封印也能打开,是吧?”凤玲珑淡淡一笑。

    三大灵台弟子一听,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太好了!他们可以离开了!

    不过,他们却错过了鬼面人眼中一闪而逝的森寒冷光。

    鬼面人冷冷一笑:“你知道的倒多!”

    表面上看来鬼面人语气淡定,其实鬼面人心里诧异了个半死。

    他不认为凤玲珑能自行知道禁地封印的秘密,至少之前凤玲珑看起来就对禁地之事一无所知。

    那现在,她是怎么突然间好像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

    鬼面人心思缜密,此刻不由得产生了一股危机感,总觉得眼前这个神界女子不太好对付。

    “彼此彼此。”凤玲珑清冷一笑,回敬了一句。

    这位自甘堕落的魔主,不也知道她很多事吗?

    “废话少说,开始吧!”鬼面人手一挥,魔物们顿时露出兴奋的表情,纷纷朝凤玲珑逼近。

    能够复苏,解开封印,并重新归于三界,肆意遨游,这可是它们万年来的梦想!

    现在,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它们怎么能不激动呢?

    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翩然落地,看着逼上前来的魔物们,圣耀之刃冷然挡在身前。

    “臭小子,你想打架吗?”鬼面人冷嗤一声,一股魔气砸在了赫连玄玉身前。

    一个硕大的坑洞顿时出现,可想而知那魔气若砸在赫连玄玉身上,至少也能伤他三分了。

    赤裸裸的威胁,并没让赫连玄玉神色产生任何变化。

    赫连玄玉一头乌黑的青丝随着斗气的外放而徐徐飘扬,充满狂野的绝代风华。

    他神色自若,一双黑眸闪烁着尊贵与霸气,语气冷然带着睥睨天下的强者气势:“你想打,我随时奉陪。不过,让这些脏东西离我家玲珑远点!”

    鬼面人还从来没遇到这么嚣张的人,偏生对方实力还不如他,顿时就一脸震怒,沉喝了一声:“臭小子,你找死呢!”

    骂归骂,鬼面人此刻却不想动手。

    眼看着群魔复苏在即,他又不是傻子,孰轻孰重他还分得清。

    所以鬼面人并没动手,只是眼神冷冽地死死盯着赫连玄玉。

    而赫连玄玉,神色自若地回视,黑眸里绽放睥睨三界的傲然神采,气势丝毫不输强他数倍的鬼面人。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都是同一类人,可以输,可以死,但骨气绝不能丢!

    气势上,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都从来不输给任何人。

    如此强者对立的绝然氛围下,司空湛竟不合时宜地吐槽了一句:“我看是赫连你洁癖症发作,想让这些妖魔鬼怪离你自己远一点吧?”

    凤玲珑顿时无语了,这活宝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强敌当前啊?

    不过,司空湛这一句话,倒是让鬼面人率先撤回了视线。

    鬼面人冷冷看着凤玲珑:“血祭!”

    既然鬼面人先败下阵来,赫连玄玉自然也就懒得看鬼面人了。

    鬼面人有什么好看的?不如他家玲珑一根脚指头!

    凤玲珑浅笑看了看赫连玄玉,点点头后,离开他怀抱。

    下一刻,森寒匕首握在手中,凤玲珑毫不犹豫地在皓腕上划下深深一道血口。

    “笨蛋!不知道轻点吗?”赫连玄玉一双眸子顿时盈满心疼,骂了凤玲珑一句。

    他张开完美的菱唇,轻轻对着那洁白皓腕吹气,心脏狠狠揪痛。

    就是见不得她受一点伤。

    上次因他而产生的数道割痕,他好不容易才让月清尘给她调理好,恢复到如初的莹润洁白,现在又添了新伤口,真是让他忍不住生气。

    “呃,又不疼。”凤玲珑眨眨眼,一脸无辜。

    这男人,越来越小题大做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她会被宠坏的。

    “还敢犟嘴!”赫连玄玉弹了她一个爆栗子,满脸不爽。

    “好嘛我错了。”凤玲珑心里不服气,可也懒得在这节骨眼上和他争执。

    识时务地认了错,又哄了两句后,凤玲珑转身开始给群魔心口涂上她的鲜血。

    有斗气,自然好办得很多,用不着她一双手触摸到这群恶心的魔。

    群魔或赤红或森绿的眸子里,跳跃着兴奋的火焰。

    当凤玲珑将所有魔心口都涂上她的鲜血之后,赫连玄玉立刻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细心给她包扎止血。

    而赤玄血莲的作用果然不可小觑,即便流了这么多血,凤玲珑脸色看起来也还依旧红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