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0章 可怕神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听见禅宗台台主的话,心里狠狠一震!

    风家另外一位小姐?

    她想起了上一次梦仙子告诉她的事情,后来她一直以为梦仙子是杜撰的。

    但现在看来,风萼眉确确实实没死,而当年风家被满门抄斩,也确确实实跟风萼眉脱不了干系。

    凤玲珑有些手脚冰冷,她不明白为了一个轩辕南,而且轩辕南还不爱风萼眉,风萼眉怎么就忍心害死自己那么多亲人。

    “玲珑。”赫连玄玉眸中浮现一抹担忧。

    他一直牵着她的手,此刻自然感觉到她通体冰凉。

    凤玲珑转过头来,看了看赫连玄玉担忧的眸子,扯唇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我没事。”

    赫连玄玉本想说点什么,但看了她片刻后,还是只紧握住了她的手。

    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多少人背叛她,他都会始终在她身边。

    全世界都背叛了她才好呢!

    这样,她心里便永远觉得他最好了。

    凤玲珑浅浅一笑,转过头重新看向了禅宗台台主。

    禅宗台台主于是继续说了下去:“想必凤姑娘已经猜到,这位风家小姐是谁了。正是因为她,给令尊写了一封匿名信,说风姑娘的亲生母亲被囚禁于禅宗台禁地,所以令尊才不顾一切,擅闯禅宗台禁地。”

    她的亲生母亲?

    凤玲珑微微一怔,当了十年的风茗玉,她当然知道风茗玉并不是风夫人所出。

    但当时她并不知道风茗玉的母亲是什么人,只知道风家所有人都不提,而她也是出生后就被抱回来的。

    不过,风夫人对她极好,视如己出,她也就从不关心亲生母亲是谁了。

    毕竟,她只是一抹穿越的灵魂,无须去追究那些细节。

    “风姑娘的亲生母亲,其实是我禅宗台一名女弟子。不过,她在生下风姑娘之后就难产而死,并且临终前让我替她保密,因为她不想女儿孤苦无依,也不想令尊为她难过。”禅宗台台主幽幽叹了口气。

    凤玲珑此刻才注意到,禅宗台台主在称呼上略有区别。

    称呼那位禅宗台女弟子时,就说‘风姑娘的亲生母亲’。

    而转换到她时,就称呼‘凤姑娘’。

    凤玲珑心里忍不住诧异,难道禅宗台台主连她不是风茗玉都知道?

    “风姑娘出生后,由我派人将风姑娘送回了风家,并转交了一封风姑娘生母留下的亲笔书函,告诉令尊从此她要潜心修炼,斩断红尘情缘,让他照顾好风姑娘。”禅宗台台主微笑着,神色淡然。

    凤玲珑暗暗一叹,她那无缘的娘亲也算是性情中人了。

    为了不让女儿变成没娘的孤儿,为了不让丈夫难过,隐瞒死讯,让风家不敢怠慢风茗玉。

    毕竟,风茗玉的娘亲可是禅宗台高徒,若怠慢了风茗玉,出面带走女儿那都是轻的。

    强者的震怒,是轩辕国普通人家都受不起的。

    明白了事情经过,凤玲珑心里五味陈杂。

    风萼眉为了轩辕南害死风家,当然不可饶恕,但当初她作为风茗玉时没有注意到暗处的敌人,并且没有自保能力,也是她活该。

    所以这一世,她一定要成为强者中的强者,不会让悲剧再重演!

    凤玲珑眼眸微微寒了寒后,想到一事便开口询问:“台主,那禅宗台禁地里到底有什么?我爹不过闯入一次,为什么必须付出满门抄斩的沉痛代价?”

    禅宗台台主眼里浮现了一抹欣慰,至少她问出来了。

    既然她问出来了,代表她对他的敌意就不那么深了。

    “禅宗台禁地里,封印着万年前神界大神留下的神谕。”禅宗台台主淡淡一笑,语气转为凝肃:“每一份神谕,都预示着一件大事。很不巧地,令尊翻看了这些神谕。”

    凤玲珑手心微微汗湿,她爹真是……

    既然找不到想找的人,去翻看那些神谕做什么?

    秘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啊!

    “满门抄斩,是我能替风家想到的最轻的死法。”禅宗台台主惋惜摇头,“不知道凤姑娘有没有听说过‘神罚’?”

    满门抄斩还是轻的?

    不光是凤玲珑,在场所有人都惊悚了一下。

    如果禅宗台台主不让南帝将风家满门抄斩,那风家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没有。”凤玲珑摇头,她是真没听过。

    “神罚,哼哼,都是你当年那个大神亲爹干的好事!”神魔灵识突然出声哼哼,语气略有不屑。

    但估计碍于凤玲珑的面子,神魔灵识也没有格外出言诋毁,到底是凤玲珑的亲爹嘛!

    凤玲珑蹙眉,都说她是大神之女,难道是真的?

    到了现在,凤玲珑还是很难相信自己会是神界之人。

    好吧,就算是神界的,也不需要是什么大神之女吧?很麻烦耶!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她那位大神爹定下的‘神罚’,到底是什么?

    “万年前,在一位神魔出现之前,神界仍是三界之主,一位大神立下了神界的至高‘神罚’。”禅宗台台主苦笑了一声,“凡是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三界中人,都会无一例外遭受‘神罚’。”

    禅宗台台主抬眸,看向凤玲珑,语气凝重:“而这‘神罚’,就是万箭穿心。”

    万箭穿心?

    众人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那该多痛啊!

    “谁来射箭?”凤玲珑有些难以置信,神界既然被封印了,哪里还有什么‘神罚’?

    禅宗台台主笑了起来,摇头道:“并不需要谁来射箭,这是神界残留在三界之中的上古神力。‘神罚’的执行者是一批上古时代留下的神箭,它们被注入了无上神力,当有人犯规时,便会自动执行。”

    凤玲珑似懂非懂,但也还是明白了禅宗台台主的意思。

    她蹙眉:“台主的意思也就是说,因为我爹擅闯了禅宗台禁地,翻阅了当年神界留下的神谕,亵渎了先机,所以要遭受‘神罚’?”

    “不错!”禅宗台台主点头,“每月十五,便是上古神箭自动执行‘神罚’的日子。”

    凤玲珑眉头深深皱起,对比时间,的确丝毫不差。

    风家被满门抄斩之时,是十三,而她被斩首于斩妖台,是十四。

    都没到十五那一天,想必就是为了避开神罚吧?

    得知了所有真相,凤玲珑心中释然了。

    禅宗台台主,真的还是心存善念,帮了她许多忙的,在她还很渺小的时候。

    “谢谢台主。”凤玲珑露出笑容,真挚道谢。

    赫连玄玉凤眉微微挑起,淡然瞥了禅宗台台主一眼后,搂住凤玲珑瘦削的肩膀,魅惑众生地一笑:“这份情,我欠下了。”

    若不是禅宗台台主,他家小东西就要受万箭穿心的神罚之苦,怎么能不承这份情呢?

    禅宗台台主眼里顿时浮现一抹小激动。

    赫连玄玉这小子!

    当年他救了这小子,都没跟他道过一声谢,还一副‘我又没求你救’的样子呢!

    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万物果然是相生相克的。

    为了一个凤玲珑,赫连玄玉这小子竟然甘愿欠他一份情!

    可想而知,这小子既然说了这句话,那么将来无论他让这小子做什么,这小子都不会拒绝了。

    “你那样子,是激动还是受宠若惊啊?”司空湛揉揉僵硬的脸颊,不客气地揭穿禅宗台台主的心事。

    禅宗台台主顿时恢复了一脸淡然,轻咳一声:“小事。”

    凤玲珑忍不住失笑,想不到禅宗台台主也挺逗的。

    风家的事情真相大白了,凤玲珑心里最深处的一个伤口也慢慢愈合。

    她知道,她并不恨风萼眉。

    不过,风萼眉是风家女儿,却做出这种有违天理的事情。

    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出风萼眉,让风萼眉给她、给风家一个交代!

    月灵台这次受创不小,估计要很久才能恢复了。

    其他两大灵台也各有损失,但到底还是歼灭了月灵台禁地里那么多魔物,三大灵台还是觉得值得的。

    赤玄血莲到了手,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等人自然不会多留。

    在临走之前,圣灵大陆上几个赫赫有名的强者聚在了一起,商议鬼面人一事。

    提起鬼面人,月灵台台主就一肚子火气:“想不到我月灵台竟然会有这样的败类!气死我了!”

    仙乐台台主讥讽了一声:“先别说气不气,就说现在该怎么办吧?那鬼面人逃走了,肯定会和轩辕南会面,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他们?”

    说着,仙乐台台主嫉妒地看了一眼凤玲珑身边的地灵兽。

    若是这些地灵兽能给三大灵台分几只,那倒也不怕那些魔物了。

    可惜,地灵兽骄傲无比,除非它们自愿帮忙,否则压根不会关人魔神三界的斗争。

    就像这次,若不是因为地灵兽和凤玲珑关系匪浅,才不会来救援呢!

    这个凤玲珑,真是运气好到了家,连地灵兽也自愿跟她缔结契约,成为她的契约灵兽。

    哎,不能想不能想,一想他这心脏就抽缩得厉害。

    疼。

    仙乐台台主一提到鬼面人,还有轩辕南,在场众人都是微微变了脸色。

    凤玲珑已经告诉众人,轩辕南是天魔之子,而且和九面魔的灵识结为一体,目前正在修炼魔气,十分难以对付。

    众人此刻不免想到,等到鬼面人和轩辕南一会面,岂不是魔界力量更加强大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