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6章 太尴尬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但是凤玲珑这无措的模样让赫连玄玉生不出气来,也因为轩辕月华那番话,让赫连玄玉明白今日之事便是一个局。

    如果凤玲珑亲口告诉赫连玄玉此事,或许这一切倒是能够避免。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赫连玄玉吃了一个大亏,面色却依然淡定自若。

    “回府。”赫连玄玉没有理会凤玲珑的关切问候,只淡淡说出这两个字,便大步流星离开。

    凤玲珑眸色闪了闪,深吸一口气后跟了上去。

    临走前,她冷冽地看了一眼轩辕月华。

    也是她大意了。

    轩辕月华虽然轻浮,但也不至于对她提出那样的要求,很显然是有诈。

    她没告诉赫连玄玉,于是他就直接下旨来刺激赫连玄玉。

    这笔帐,她记下了。

    轩辕月华正得意地笑着,猛然间被凤玲珑这冷冽的一眼看来,心脏顿时微微一缩。

    轩辕月华总算明白,之前他皇兄为什么会说,被她冰冷地剜上一眼,要痛上一年了。

    凤玲珑追着赫连玄玉回到玄王府里,侍卫们瞬间感觉气压紧张。

    赫连玄玉直接甩手走进房间,留给凤玲珑一个背影。

    凤玲珑咬了咬唇,不甘示弱地也跑了进去。

    她刚反手关上门,就听见赫连玄玉冷冷地一声问:“你进来干什么?”

    那淡漠的语气,让凤玲珑心里微微一扯。

    她转过身来,看见赫连玄玉冷眸深邃地看着她,呼吸更是一窒。

    他好久没这么对她摆过脸色了。

    赫连玄玉心里当然是气的,气她对他隐瞒冰封寒殿的事情,让他有种仍旧不被她信任的感觉。

    等了半天她来解释,却是一场空,赫连玄玉又狠不下心把她撵出去,索性就开始宽衣解带了。

    完美如玉的胸膛很快呈现在凤玲珑面前,凤玲珑呆了呆,赶紧上前制止他的动作。

    “你脱衣服干什么?”凤玲珑心跳如鼓,又埋怨自己不该在这时候被美色所迷。

    他还在和她生气呢!

    “要你管?”赫连玄玉凤眼斜挑,语气含着浓浓的不耐。

    “你是我的我当然要管。”凤玲珑的声音有点底气不足,不像平时那样理直气壮。

    赫连玄玉一声冷笑,寒冽的俊美面容显得十分漠然。

    “你能管我,但我不能管你?”赫连玄玉语气十分冷,他说话间,如玉的肌肤突然泛起一阵淡淡的青紫之气。

    赫连玄玉自己当然没有发觉,但凤玲珑站在他身前,却是看得无比清楚。

    “怎么回事?”凤玲珑脸色变了,赶紧跑到他面前,摸着他泛起青紫之气的肌肤。

    那滑腻的触感,已经引不起凤玲珑任何脸红心跳,她只知道那青紫之气越来越多,害她心下慌乱。

    赫连玄玉凤眸一眯,低头一看,顿时冷笑了一声:“护体尸毒术。”

    “护体尸毒术?”凤玲珑心口一抽,什么玩意儿?

    赫连玄玉也不理会凤玲珑,径自到一边,当着凤玲珑的面将全身衣物脱了个精光。

    之后,他便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用体内强大浑厚的斗气逼出肌肤内尸毒。

    “丫头,那冰封寒殿内的金棺,躺着轩辕皇族的元祖,之所以尸身保存完好,除了金棺的制作特殊以外,还因为死时被魔界施以了护体尸毒术,不怕任何人伤害他的肉身。”神魔灵识悠悠开口解释。

    凤玲珑明白了,敢情是那伤了赫连玄玉的轩辕元祖。

    “赫连小子单靠斗气是逼不出尸毒的,而尸毒停留在赫连小子肌肤内时间越久,越会浸入他五脏六腑之中,会导致他全身腐烂。”神魔灵识的语气十分凝肃。

    凤玲珑心里一紧,忙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能逼出尸毒?”

    “简单,丫头你上前用匕首划破赫连小子两手中指,再舀一盆清水来,滴你的血三滴搅拌,涂抹在赫连小子全身,尸毒很快就能被赫连小子自行从中指逼出。”神魔灵识面授机宜。

    凤玲珑瞬间无言以对,前一条倒还好说,后一条……太尴尬了有木有?

    现在赫连玄玉可是浑身一丝不挂的状态,她连瞟都不敢瞟一眼,结果竟然还要她去帮他涂抹全身!

    凤玲珑内心纠结无比,飞快地瞟了一眼赫连玄玉脸颊,一刻都没敢多作停留。

    而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一眼,她就知道他看起来跟之前不一样了。

    先前他肌肤上只是浮现淡淡的青紫之气,现在呢,这股青紫之气是越来越浓了,整个改变了他肌肤的颜色。

    而且他神情似乎很隐忍,想必是斗气与尸毒对抗,带给他某种程度的痛苦。

    “丫头,你犹豫的时间可不多了哦!”神魔灵识嘿嘿笑着,无比笃定凤玲珑最终还是会行动的。

    凤玲珑果然很快做出了决定。

    不然她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赫连玄玉被尸毒给腐烂了。

    那她要到哪里去找这么霸道不失温柔,幼稚却不失可爱,并且还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深情男子呢?

    关键是,心疼。

    凤玲珑郁闷地快步走出房间,端了一盆清水进房,先割破自己的手指滴入三滴鲜血,搅拌后走到床沿放下。

    “赫连玄玉,你体内尸毒这样是逼不出来的,我来帮你。”凤玲珑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赫连玄玉能不能听见。

    赫连玄玉双眼紧闭,周身的青紫之气愈来愈浓,脸部轮廓深邃分明,下巴线条紧紧绷住。

    于是,凤玲珑先贴住额饰,免得神魔灵识看好戏,然后上前用匕首割开了他放在膝上两只修长玉手的中指。

    这番动作,无可避免看见赫连玄玉整个身体正面,所有美景毫无遮掩。

    凤玲珑脸颊艳红似霞,心跳如鼓。

    泛着青紫的血淌了出来,滴落在床沿。

    凤玲珑这才知道事情严重性,很显然尸毒已经在往赫连玄玉血液中侵蚀了。

    她再顾不得赧然,立刻端过木盆,随手撕下一块衣角,沾湿后不拧,开始给赫连玄玉全身涂抹混有她鲜血的清水。

    凤玲珑一张小脸上写满认真与谨慎,心无旁骛地快速沾湿眼前完美健硕的身体。

    但,随着水珠缓缓滴滴地滑落,眼前完美的躯壳散发出致命的绝对诱惑。

    越往下,凤玲珑的手越抖,渐渐淡定不住了。

    心那个跳啊!

    她好后悔,为什么不蒙块眼布呢?

    凤玲珑心里万分纠结,她现在可以去找布蒙眼吗?

    赫连玄玉此刻眼眸微微打开一条缝,深邃点墨的眼眸凝视着凤玲珑那鲜红欲滴血的小脸,完美薄唇淡淡一勾。

    邪恶的女人,不知道在想什么?难道在想着把他扑倒?

    若不是因为禅宗台台主那番话,他倒是不介意被她占占便宜的。

    凤玲珑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在打量她,她后知后觉地抬头,顿时落入赫连玄玉那双深邃如墨的星眸中。

    顿时,紧张的手一个巨抖,不慎将擦拭他身体的布料落进他大腿侧。

    噢!她的天!

    凤玲珑不忍直视那美景,迅速地侧过了头。

    “捡起来。”赫连玄玉语气慢条斯理地,却带了一丝隐隐兴奋的邪恶。

    捡你个头!

    凤玲珑差点爆粗出来,可一想到现在是在做着什么重要的事情,顿时欲哭无泪。

    她总不能半途而废看着他被尸毒侵蚀吧?

    而且他声音很冷,估计还在因为冰封寒殿的事情跟她置气。

    想让他自己捡,肯定是不可能的。

    凤玲珑内心一万个小人儿各种咆哮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颤抖伸手,去捡那块掉落到不该掉落的地方的湿布。

    当然,她没有回头。

    她才不要长针眼呢!

    赫连玄玉下巴微微抬起,看着她小手朝那湿布慢慢挪动。

    呼吸,略微沉重起来。

    忽然,他身形一动。

    “啊!”凤玲珑刚刚捡到湿布,还没拿稳就感觉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顿时惊跳起来!

    “你这是在轻薄我吗?我是你想碰就可以碰的?”赫连玄玉沉着声音,似乎有一丝淡淡的不悦。

    凤玲珑脸颊火烫火烫地,瞪着赫连玄玉,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刚刚她一直偏着头,当然不知道赫连玄玉动了。

    虽然说,心底是有那么一丝丝怀疑,可她没证据不是吗?

    有什么了不起啊,当她想摸他?

    凤玲珑心里浮现淡淡的怄气,可一想到今天因为她的一时想不开,害她和赫连玄玉中了轩辕月华的圈套,她又把这口气咽下去了。

    哼了一声,她淡定自若地继续给他涂抹身体。

    无视他无视他无视他,不就是男人吗?又不是没有上过生理课!

    等到赫连玄玉终于被凤玲珑故作淡定地‘伺候’完,他一身尸毒也逼出来大半了。

    床前尽是青紫色的血迹,那些尸毒被鲜血带出,没有了威胁性。

    赫连玄玉当然要沐浴,于是直接从床上起身,拎着凤玲珑前往室内温泉去了。

    “我这一身是你弄的,你必须伺候我沐浴。”赫连玄玉冷漠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起伏,更不容人置喙。

    “我不要伺候你沐浴!”凤玲珑一路上拼命挣扎,但最后却被赫连玄玉整个抱了起来。

    而且,他还非常淡定地将她双腿环在他腰间。

    两人顿时姿势无比暧昧,凤玲珑几乎想尖叫出声。

    “我如果一掌拍死你呢?”凤玲珑脸色黑黑的,她敢肯定赫连玄玉是在报复她。

    “你太弱了。”赫连玄玉冷嗤一声,根本不把她那点弱弱的斗气放在眼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