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7章 现在不想理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赤果果藐视的凤玲珑再次郁闷了,她弱……她弱……

    好吧,她的确很弱。

    “我错了还不行吗?”她不要伺候他沐浴,太尴尬了。

    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反正是她的男人,示弱有什么关系。

    “现在才知道错了?晚了!”赫连玄玉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把她丢进了温泉里。

    “啊!”凤玲珑惊叫一声,浑身顿时湿漉漉的。

    正要挣扎着起身,手里却被赫连玄玉塞了一块巾帕,他语气沉沉,带着一丝冷冽:“想要我不生气,可以。通常我沐浴之后心情会比较好。”

    诱惑!

    威胁!

    凤玲珑鼓起了腮帮子,黑发湿答答地贴在前胸后背,曲线玲珑有致。

    温泉潺潺流动着,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僵持在水里。

    走,凤玲珑当然也是不敢走的,这男人现在在生气,他绝对不会放她走,而她总不可能和他动武。

    发脾气?她更不敢。

    这次确实她有错在先,没对他坦白。

    那样一道圣旨,是个男人都会去教训轩辕月华,除非他不在乎她。

    赫连玄玉也不动,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淡淡凝视凤玲珑,眸中情绪复杂。

    终于,凤玲珑不情愿地朝他靠近,伸手开始给他擦背。

    她这算是妥协了。

    然而不妥协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心里其实还是觉得挺愧疚的,害他再一次受了伤。

    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可他流的血总不是假的。

    凤玲珑看不见的背面,赫连玄玉满意地勾起了菱唇。

    一番沐浴完毕,凤玲珑轻吐了口气。

    还好整个过程中他都没动,不然她真的要窘死。

    刚把巾帕丢开准备上岸给他拿衣服进来,赫连玄玉却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

    “你干什么?”凤玲珑眼里有一抹小气恼,她可不想和他干柴烈火。

    赫连玄玉邪魅勾唇,逼迫她和他身体紧紧贴合,暧昧的因子在两人之间窜动。

    “玲珑把我看光了又摸遍了,是不是这辈子得对我负责了?”明知凤玲珑为什么而羞恼,赫连玄玉却有意提起方才的尴尬。

    凤玲珑顿时脸红了。

    半晌,她才恼怒地说道:“负什么责?你又不是女人!”

    吃亏的是她不是他好吗?

    “这么说来,我把玲珑看光摸遍,玲珑就会要我负责了?”赫连玄玉星眸攸地一亮,开始兴致勃勃起来。

    明明还没有放下冰封寒殿的事情,却因为这暧昧的气氛而暂时忘却了。

    “你想得美!”凤玲珑气鼓鼓地看着他。

    “我是想得美,玲珑让不让我想呢?”赫连玄玉愉悦笑出声来,看见这么可爱的她,再多生气她之前的隐瞒,也渐渐烟消云散了。

    “……”她说不许他想,他就不会想了吗?

    男人,切!

    凤玲珑低头一看两人姿势实在太过暧昧,视线顿时乱飘,语气结结巴巴转移话题:“那个,对了,冰封寒殿里到底怎么回事?”

    提到冰封寒殿,赫连玄玉眸子里闪过一丝凛冽寒意。

    “轩辕皇族这位元祖,半人半魔,还沾有神光。”赫连玄玉淡淡一笑,语气听不出起伏。

    神光?凤玲珑脑袋一歪,想起了之前情景,忙问道:“就是那道金光是吗?”

    “嗯。”赫连玄玉将她湿答答的青丝搭往脑后,淡淡应了一声。

    “连你都不敌,想必当年他也很厉害。”凤玲珑心里微微一动,想要去冰封寒殿看个究竟。

    反正,现在三大灵台派出的斗宗弟子还没到,正好她可以找点事情做。

    这个轩辕皇族的元祖尸身,保存在冰封寒殿,而且是在金棺里,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再厉害也死了。”赫连玄玉神情倨傲,凤眸划过一丝不屑。

    凤玲珑顿时无语,这男人真是不可一世,而且臭屁得可以。

    不过,看着却很可爱,她一点不会觉得反感。

    “今天的事情,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凤玲珑不想再这么暧昧地僵持下去,眼前美男还一丝不挂呢!

    “你还知道错?哼,知道错也晚了!”赫连玄玉凤眸危险地眯起,想到当时她冷冰冰地说随便他信不信,他就瞬间来气。

    凤玲珑唇角漾起一抹璀璨笑容:“你口是心非。”他明明就没跟她生气了。

    赫连玄玉冷瞥她一眼:“你自以为是。”

    “那我们天生一对?”凤玲珑厚着脸皮替他拨弄一头黑发,湿漉漉地让她忍不住释放斗气替他烘干。

    “不害臊!”赫连玄玉继续冷哼一声,也释放出斗气蒸发两人身上晶莹水珠。

    很快,赫连玄玉拉着凤玲珑离开温泉,凤玲珑殷勤地替他找出干净衣袍,他也不可置否地换上了。

    毕竟,他也没有一直暴露的特殊癖好。

    沐浴过后的赫连玄玉,神情略微慵懒,菱唇因心情渐好而微勾,眸中光泽妖娆邪魅,透着深邃的不明意味。

    一身玄色袍子紧紧裹住他完美健硕的身躯,每一寸都洋溢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迷人极了。

    凤玲珑不禁看得微微有些失神。

    “看什么看?我现在不想理你。”赫连玄玉往榻上一坐,长腿一翘,斜躺下来,一头青丝倾泻而下,绝代风华。

    哼,以为他是那么好哄的吗?

    凤玲珑呆了呆后,殷勤上前抱住他胳膊,语气讨好:“我真的知道错了嘛,你别生我的气了。”

    “出去。”赫连玄玉没打算这么容易放过她,淡淡命令。

    凤玲珑郁闷了,却也听出他语气没之前那么冷,还透着一丝让她疑惑的疲惫。

    难道,受伤的他需要休息?

    “你不要我陪你,我真走了哦!”凤玲珑作势要走,看赫连玄玉拉不拉她。

    赫连玄玉凤眉一扬,不置可否。

    “你真不拉我?”凤玲珑气结,又觉得她果然是被他宠惯了,真有些不适应他这不理不睬的样子。

    “我睡觉,你出去。”赫连玄玉扒开她的手,言简意赅。

    凤玲珑心里彻底闷了,出去就出去!

    “哼,你可别后悔,我出去了就不回来了!”赌气地撇下这句话,凤玲珑头也不回地气冲冲朝外面走去。

    赫连玄玉深邃的黑眸一直紧盯着她的背影,她却不知道。

    凤玲珑走啊走,始终没听见赫连玄玉留她,没办法了只好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吐血啊!她竟然被赶出来了,而且只觉得郁闷不觉得生气!

    她果然被美色所迷,堕落了!

    凤玲珑离开后不久,赫连玄玉才撑起了身,牙关微微咬住。

    “噗!”良久,赫连玄玉突然身子前倾,吐出一大口青紫的鲜血。

    这一大口青紫鲜血喷出,胸口气闷稍微好了一些。

    赫连玄玉冷着脸下榻,走到桌前倒了杯水漱口。

    “轩辕皇族。”赫连玄玉玩味地勾唇,黑眸中闪过一丝凛冽杀意。

    轩辕皇族的元祖,哼,原来轩辕皇族一直以来的秘密就是这个!

    其实赫连玄玉受的伤不轻,而关键不是他五脏六腑伤得有多重,是那尸毒已经侵入了他血液之中。

    若不是之前凤玲珑当即采取了办法帮他,他没那么容易逼出大半尸毒。

    现在,他血液中的尸毒还在流窜,要想完全逼出,得费上一两日的功夫。

    而尸毒有个很不一般的特点,那就是会转移。

    赫连玄玉之所以赶走凤玲珑,便是不想她为他担心,更不想她沾染到他体内的尸毒。

    方才替她烘干一身衣物与一头青丝时,他便悄然以斗气帮她驱除过了。

    不过,凤玲珑此刻可不知道赫连玄玉一番苦心,还在兀自小郁闷呢!

    “嫂子,你这是怎么啦?”司空湛一来找凤玲珑,就看见凤玲珑一脸郁闷,顿时迷惑不解。

    “我被赫连玄玉赶出房间了。”凤玲珑撇了撇嘴,居然沦落到和司空湛一样的下场了,真衰!

    “啥?”司空湛明显大大一愣,“赫连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换了人啊?”

    噗……凤玲珑忍不住就笑了。

    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司空湛的话至少说明,赫连玄玉一直对她还是挺好的,大概这次她真的不对吧。

    凤玲珑是个很会自我调节的乐观派,顿时就把赫连玄玉赶她离开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她兴致勃勃地看着司空湛,凤眉一挑:“司空湛,有没有兴趣和我去冰封寒殿探一探?”

    “去冰封寒殿?”司空湛不解地挠头:“探什么啊?”

    凤玲珑哼了一声:“伤赫连玄玉的那道金光,肯定有名堂。轩辕皇族的元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今晚去探探虚实。”

    噢!原来是这样。

    司空湛顿时很爽快地答应了:“行,我陪嫂子去一趟。”

    凤玲珑早就知道司空湛不会拒绝,顿时勾起了唇角。

    既然轩辕月华设下这个圈套给她和赫连玄玉,借轩辕皇族什么元祖的神光,伤害赫连玄玉,说明这个元祖很厉害。

    指不定有什么秘密。

    当晚子夜,凤玲珑和司空湛一人一身夜行衣,结伴潜入了皇宫。

    以凤玲珑如今斗宗的实力,冰封寒殿的殿门自然不难打开。

    很快,凤玲珑和司空湛就进入了冰封寒殿。

    轩辕皇族的动作倒快,才短短半天时间,冰封寒殿又恢复成了原样。

    再次看到那口金棺,凤玲珑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如果能毁,她就要想办法把这金棺给毁了。

    总觉得,这金棺有些不得了呢!

    凤玲珑暗暗这么一想,伸手将额饰揭下,放入袖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