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7章 聪明的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提到轩辕南,兵魍冰冷的眸底更是一片冰天雪地了。

    但兵魍似乎不想提,沉默地看着凤玲珑,冷冷冰冰地,没有一丝开口的意愿。

    凤玲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她发觉留下来果然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估计,得像白痴一样在这里陪兵魍坐很久了。

    她一直都很佩服兵魍的打坐功夫。

    在凤玲珑暗暗后悔留下来陪兵魍的时候,司空湛已经在神兵山庄外面追上了生气离开的赫连玄玉。

    “赫连,你不能这样。”四下无人,司空湛拦住了赫连玄玉的去路,眸色有些复杂。

    虽然平时司空湛都嘻嘻哈哈的,但那只是表象,司空湛心里自有沟壑。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如今已经各自表明心迹,看似契合无间,事实上两人之间存在的真正问题才开始暴露出来。

    而问题的关键,就在赫连玄玉身上。

    赫连玄玉曾经被深深背叛伤害过,不易信人,好不容易对一个女人全心全意地付出,当然对这个女人的要求也高。

    他眼里容不得沙子,这就是赫连玄玉最大的问题。

    但,人活在世上,必然就是活在俗世之中,有爱情,也会有亲情,还有友情。

    凤玲珑本来就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她不可能像赫连玄玉一样,为了爱情把所有爱情以外的感情都摒除掉。

    “滚开!”赫连玄玉心里颇觉受伤,因为凤玲珑为了兵魍留下,没有来追他。

    以至于,他对司空湛的态度恶劣到极点。

    “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有些话我也不得不说。”司空湛正色,风瞿人一直担心的问题,现在开始冒出来了。

    赫连玄玉冷冷地看着司空湛,心中真有一股冲动杀了眼前这个碍眼的家伙。

    但,仅存的一丝理智阻止了他。

    而这不是因为念在和司空湛的友情上,是赫连玄玉想起了凤玲珑面对司空湛一口一个‘嫂子’时的笑靥如花。

    “赫连,嫂子现在是对你产生了感情,但这男女的事情,本就复杂,感情也是需要双方去经营维护的。”司空湛试图把道理跟赫连玄玉讲清楚,但他发现赫连玄玉眼里浮现一丝疑惑。

    很显然,赫连玄玉并没懂他这一番话的意思。

    “我还要怎样经营?”赫连玄玉语气冰寒,带着一丝黯然神伤,“我什么都可以给她,连梦茴的救命之恩都可以抛到脑后,她却为了一个陌生人可以放弃我。”

    司空湛不可思议地看着赫连玄玉:“啥?你觉得嫂子这样就是放弃你了?”

    赫连玄玉冷眼瞥着司空湛,一副‘你敢说不是试试’的危险表情。

    司空湛无奈了,忍不住摊了摊手:“赫连,这种小事真不能说明什么,而且兵魍是外人,又帮过嫂子,她怎么能扫了人家的面子呢?”

    外人?赫连玄玉的心情显然被这两个字给取悦了,浑身透出的冷意减少了许多。

    司空湛赶紧再接再厉:“赫连,你和嫂子之间存在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来源于你,你知道吗?”

    赫连玄玉瞬间皱紧了眉头,他和玲珑之间存在问题,还是他的问题?

    “什么问题?”赫连玄玉开口询问,剑眉死死锁住。

    司空湛吁了一大口气,赫连已经开始正视了,这就是好事。

    一开始他和风瞿人担心的都是赫连不肯正视这个问题,也不理会他们的劝说。

    “你无法接受嫂子的全部,这就是你最严重的问题。”司空湛义正严词地指出。

    赫连玄玉骤然一身冰冷,语气寒到极点:“胡说!”

    他怎么不能接受她的全部?

    甚至连她和轩辕南的过去,他都接受、包容了。

    “我所说的全部,是指嫂子喜欢的一切。”司空湛赶紧解释,免得还没说完就被赫连玄玉拍飞,“比如说,嫂子喜欢的花,你不可以踩烂;嫂子喜欢的宠物,你不可以杀死;最重要的是嫂子真心相待的朋友,你也要爱屋及乌啊!”

    一口气说完,司空湛觉得心里一下子舒坦好多。

    这个问题,他和风瞿人早就想跟赫连说了,但一直没找到好的机会。

    嘿嘿,若是他能一个人把这问题解决了,风瞿人还不得掉了下巴?对他刮目相看?

    司空湛陷入某种沾沾自喜中。

    赫连玄玉蹙眉,看着司空湛一脸沾沾自喜,心里快速闪过一抹疑惑:这家伙说的问题,真的存在?

    “你指的该不会是兵魍?”赫连玄玉冷哼一声,提起兵魍仍旧是不怎么高兴。

    “兵魍只是嫂子的一个朋友,嫂子会有很多朋友,既然嫂子把他们当朋友,你就不能得罪他们,更不能要求嫂子在你和朋友之中选择一个。这对嫂子来说很为难,因为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长期下去她会对你产生反感的,你懂吗?”司空湛自认为解说的非常明白清楚了。

    事实上,的确是。

    赫连玄玉眼里浮现了一抹若有所思,他渐渐明白司空湛在说什么了。

    无非就是,不可以逼迫凤玲珑不和她的朋友们来往。

    即使他心里讨厌那些人讨厌得想杀掉,也不可以逼迫她,否则她就会讨厌她。

    “我就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朋友。”赫连玄玉信步走着,宽大袖袍下的双后负在身后,语气是满满的不屑。

    司空湛屁颠屁颠跟上,俊眼里满是希冀:“那我和瞿人呢?”

    他隐约有个答案,但他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是你们自己缠上来的,我甩不掉。”赫连玄玉淡淡一瞥司空湛,语气似乎有些嫌恶。

    事实上真正的原因是,司空湛和风瞿人的身份,令当时的赫连玄玉无法下杀手。

    除非,他不想活了。

    司空湛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靠啊!瞿人之前就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但他一直坚信自己在赫连心里是有地位的,没想到……

    “赫连,你伤害到我了!”司空湛一脸受伤地捂住胸口,一副即将吐血三升的悲痛模样。

    “我又不是第一次伤你。”赫连玄玉轻哼一声,最严重那一次便是司空湛往他床上丢女人,他差点杀了司空湛!

    若不是风瞿人阻拦,司空湛此刻哪儿有命在他面前指责他和他家玲珑之间存在什么问题?

    司空湛瞬间无语凝噎,好吧,他的确不是第一次受伤了,也不知道还能挨多久。

    赫连这个朋友,他始终不想放弃。

    他觉得一旦得到赫连的认可,这份友情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何况他本来就爱挑战。

    “那你和嫂子之间的问题,你明白了没有?”司空湛决定先抛开他和赫连之前的问题,避免赫连和嫂子闹翻再说。

    赫连玄玉淡淡抬起下巴,望向那金光层叠的树梢,侧脸完美得如同天上神祗。

    许久许久过去,赫连玄玉也没跟司空湛再说一句话。

    但司空湛却在膜拜了赫连玄玉许久后,明白了。

    他不得不承认,赫连真的是他们三个之中最聪明的一个。

    不,应该说,赫连是他所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最最最聪明的一个了。

    只要稍微一提点,赫连就会自行领悟许多事情。

    司空湛嘻嘻笑着,他想,他有资本在风瞿人面前得瑟一番了。

    因为,赫连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夜晚,繁星点点,美丽的夜空被镀上一层银光。

    凤玲珑身心疲惫地从兵魍的院子里出来,走上回房的羊肠小径。

    她真的后悔留下来陪兵魍了。

    居然……一个字不说,什么也不做,就在那坐了整整一天!

    这家伙的生活到底有什么乐趣可言啊?换作是她,早就闷死了。

    夜色迷人的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小路尽头,深邃的视线紧紧锁住凤玲珑。

    凤玲珑感觉到了这股视线,一抬头,就看见赫连玄玉俊美如斯的脸庞,还有那令人无法忽视的视线。

    心里猛地一抽,她记起来白天因为她要留下陪兵魍的事情,赫连玄玉跟她生气了。

    于是,这是等了她一天的节奏?

    心里不可避免还是有些疼痛,虽然她觉得的确是他小题大做。

    赶紧朝他奔过去,她一脸讨好地挽住了他胳膊:“来接我的?”

    千万别说一直等在这里,她恐怕会忍不住炸毛,骂他一顿再说。

    “司空每隔一炷香就去那边看看,刚刚他说你出来了,我就来接你。”赫连玄玉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还带着一股子温柔,顿时令凤玲珑呆怔当场。

    咦?他没生气?还是说,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很累吗?”赫连玄玉见她一脸疲惫,顿时心疼,摸了摸她两边脸颊后,转过身蹲了下去:“来,我背你回去。”

    凤玲珑这回真的有些傻住了,是她做梦还是怎么地?白天他还生气地甩手走人呢!

    按照她对他的了解,她不低声下气哄他,还得任他上下其手,他绝对不可能对他笑一下。

    “磨蹭什么呢?还不上来?”赫连玄玉侧过头,俊眉微扬,完美如神祗的侧脸印上月光的圣洁。

    凤玲珑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后,‘哦’了一声,乖乖地上前,趴上了他宽厚的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