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1章 两个雷人的家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风瞿人心里揪的紧紧地,他觉得自己现在如同被放置在火上烤的肉,浑身滚烫,内心却冰凉。

    赫连不仅仅只是他风瞿人想交的朋友而已,赫连是他和司空湛心目中的神,是他和司空湛未来的希望。

    而现在,他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了,这使他不安。

    “你知不知道,我这一生,不惧怕我敢靠近我的人,除了当年那个小小的梦茴,就只有玲珑一个?”赫连玄玉淡淡地勾唇,绝代风华的俊美脸庞透着一丝寂寥,却只更加增添他的性感。

    风瞿人一怔,眸中浮现一丝不解。

    半晌,风瞿人才看向已经完全醉得不省人事的司空湛,涩涩开口:“那司空呢?”

    从一开始认定要交赫连玄玉这个朋友,司空就各种死皮赖脸,什么暗影之主的脸皮都不要了。

    这还不算敢靠近?那要怎样才算?

    “不止是司空,就算是你风瞿人,同样在心里惧怕我。”赫连玄玉将酒杯缓缓端近风瞿人,气势在一瞬间变得冷冽,淡淡袍袖拂过风瞿人的手背。

    风瞿人瞬间身体僵硬了,心里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恐怕连风瞿人自己都不知道,他眸子里此刻已经不可自抑地浮现了一丝惧色。

    赫连玄玉顿时就轻笑起来,甩手丢掉酒杯,莹润手指淡淡一指风瞿人一双俊眸:“就是这样,我从你们每个人眼里都能找到这种情绪。”

    赫连玄玉收回手,退回了原位,重新拿过一个酒杯,斟满,却并不急着喝。

    风瞿人震惊地看着赫连玄玉,聪明人之间不需要太多言语,他已经明白了赫连玄玉的意思。

    “因为我们会不由自主惧怕你,所以你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真正的朋友?”风瞿人一时间觉得很受伤,比之前发现赫连玄玉不信任他们还觉得受伤。

    不过,风瞿人又觉得,这样的赫连玄玉,才是真正的赫连玄玉。

    要是赫连玄玉太容易相信一个人,就变得不像是那风华绝代不可一世的玄王殿下了。

    “那倒不是。”赫连玄玉把玩着手中酒杯,语气淡淡地,带了一丝嘲弄:“当你看见每个人眼里都是一样的东西时,你还有兴趣注意别的吗?”

    因为不去注意,所以不会发现。

    从前的玄王殿下,眼里根本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的存在。

    “就如同我,如果不是我不受魔魂影响,又与你们所认识的人大有不同,司空又怎么会注意到我?”赫连玄玉挑眉,伸手解下披风,朝醉成一滩烂泥的司空湛身上甩了过去。

    不偏不倚地,刚好披在了司空湛身上。

    风瞿人怔怔地看了赫连玄玉好一会儿,终于有所顿悟了。

    不是赫连不愿信任人,而是所有人都没给他这机会。

    包括他和司空在内,他们更多的是膜拜服从他,却不曾真正和他平等相处过。

    他和司空的毫无间隙,对于赫连来说,是不是一种更让赫连将他们拒之门外的因素呢?

    “玲珑就不同了。”赫连玄玉提起喜爱的女子,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语气也温润无比:“第一次见到玲珑的时候,她看进我眼里,除了疑惑我为什么帮她之外,并没有一丝丝的害怕。”

    风瞿人顿时苦笑了一声,这世上有能让凤玲珑感到害怕的人吗?他是不这么认为。

    不过,这也正是她的独到之处。

    赫连气势再怎么冷冽,她心里怕归怕,却绝对不服输,敢和赫连来硬的。

    但这天底下,到底只有一个凤玲珑。

    要反抗赫连玄玉,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

    “我第一次试着靠近她,就很惊喜,她真的不像其他人一样,表面上对我服服帖帖,其实内心十分惧怕我。”赫连玄玉满足地叹了一声,“她会紧张,但敢和我对视,偶尔还敢反抗我,一切都让我觉得那么惊喜。”

    风瞿人也叹了一声,是无可奈何的:“赫连,这世上只有一个凤玲珑。你的气势太过逼人,让人产生臣服和惧怕心理是很自然的。”

    “你这是在夸我?”赫连玄玉凤眉一挑,邪魅笑容顿现。

    风瞿人瞬间想笑:“你还需要人夸?你比谁都自恋。”

    说完之后,风瞿人猛然发觉,他竟然和赫连玄玉在开玩笑。

    风瞿人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不敢置信地看着赫连玄玉:他不是在做梦吧?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只想到三个字:没出息。”赫连玄玉毫不客气一杯酒泼了过去,成功泼了风瞿人一脸。

    风瞿人毫不生气地抹掉脸上酒水,笑容瞬间也变得有些傻,仿佛司空湛附身了:“赫连,你这是认可我了吗?”

    风瞿人不笨,当然能够感觉到赫连玄玉心境上的变化。

    赫连玄玉轻哼一声,语气鄙夷:“像你这么没出息的人,我是真不想认可的。不过,谁让我家玲珑已经接受你们了?”

    风瞿人的傻笑顿时凝固了,弄了半天还是沾凤玲珑的光?不是他们自己被认可了?

    风瞿人有些哭笑不得,他该高兴还是沮丧?

    “我家宝贝玲珑吧,一直认为你和司空是我可以信任的朋友。”赫连玄玉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笑容:“不想让她失望,我也只好试探试探你了。”

    风瞿人此刻心境已经恢复了,管赫连为什么认可他和司空呢,总之认可了就是好事。

    咦?等等!

    风瞿人再一次受到惊吓,瞪眼看着赫连玄玉:“你说什么?你先前是在试探我?”

    “嗯哼。”赫连玄玉不可一世地挑眉,气势清傲逼人:“不好好试试你,我怎么能够相信你?以前我可没注意过这种事。”

    风瞿人一瞬间石化了,半晌才恢复自如,苦笑着询问:“那你试出什么来了?”

    “你没出息呗!”赫连玄玉轻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专用的夜光杯,倒满酒水后,和风瞿人手中酒杯一碰:“行了,再说就矫情了,我先喝。”

    说完赫连玄玉就将手中烈酒送至唇边,微微仰头,一饮而尽。

    赫连玄玉没说的是,当时看见风瞿人眼中那抹苦涩与受伤,他就知道风瞿人是真把他当知己的。

    看着赫连玄玉邪肆妖娆的笑容,风瞿人眼眶忽然有点红。

    多少年了,司空一直没有放弃过,而他却怀疑过再过多久,他就只会把赫连当君上,而不会当知己。

    没想到,赫连却给了他和司空这个机会,能够站在赫连身边并肩,而不是在下方仰望赫连。

    “谢谢。”风瞿人说不出什么矫情的话来,只简单道了声谢,猛地仰头将手里的烈酒全部倒进口中。

    两人喝完这杯酒,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哦,对了,其实我洁癖症没那么严重。”赫连玄玉忽然起身,从风瞿人身边经过时,随意地拍了一下风瞿人的肩膀。

    然后,赫连玄玉轻笑着远去,从风中飘来他懒洋洋的天籁之声:“我累了,司空交给你扛回去。”

    风瞿人呆呆地坐在凉亭里,许久之后,肩膀上似乎还承受着那只手的重量。

    这一辈子,司空湛最后悔的,莫过于这一日他喝醉了,错过了他心目中的神转变的一幕。

    以后每每提起,司空湛都‘老泪纵横’。

    第二天风瞿人一大早就去找赫连玄玉,堂堂命都之使真的不想承认,他一整晚都辗转反侧没有睡着。

    赫连玄玉开了门,倚门而冷冽看着风瞿人:“干什么?”

    以为是他家宝贝玲珑呢?可以随时敲他门拉他走。

    才刚获得认可就放肆了,当他是纸糊的老虎?

    “想你了。”风瞿人一句话蹦出口,赫连玄玉脸色立马就黑了。

    “滚!”赫连玄玉考不客气地‘砰’一声把门关上。

    风瞿人吃了个闭门羹,站在门口却没有走。他心里挺郁闷自己刚刚怎么蹦出那么一句话来,不符合他淡定从容的本质啊?

    那三个字,应该是抽风耍宝的司空,才说的出来的话。

    过了一会儿司空湛也宿醉起床,来找赫连玄玉了。他就想知道,昨晚是谁送他回房的,因为他醒来后发现身上有一件披风!

    认出那件披风是赫连玄玉所有之后,他差点自戳双目!

    不敢置信啊,他司空湛竟然有一天能披上赫连的披风……

    所以哪怕头疼着,司空湛也屁颠屁颠跑来找赫连玄玉问个清楚了。

    结果司空湛一来就看见了风瞿人,还看见风瞿人傻瓜一样站在赫连玄玉门口,不禁揉着额头走过去,语气疑惑:“瞿人你干嘛呢?站在赫连房门口做什么?”

    “等赫连出来。”风瞿人很冷静地回答。

    说完之后风瞿人又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说什么呢他?

    司空湛张了张嘴,忽然觉得今天的风瞿人有点奇怪。不过,此刻他全部注意力都在拿着的披风上,也就忽略了风瞿人的奇怪。

    “赫连,我来给你还披风!”司空湛大声冲房里的赫连玄玉喊,大大的笑容几乎咧到了耳根。

    如果赫连给他开门,那就说明披风真的是赫连给他披的。

    当然了,赫连是一定以及肯定,会给他开门的。

    嘿嘿,赫连肯定是看见他在夜里睡着了,怕他着凉所以给他披上的……

    高冷的赫连玄玉,一瞬间被幻想成了体贴温柔的暖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