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0章 玄王被留档察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是一般姑娘,被赫连玄玉这一番霸道深吻下来,恐怕早已神魂不再,也顾不得生气了。

    但凤玲珑不是一般姑娘,她是骄傲尊贵的神界女子。

    即使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世,即使她还是那株普通不起眼的杂草,她也依旧骄傲无比,不容任何人践踏她的尊严。

    宛若神明的赫连玄玉,也不能。

    凤玲珑心中怒火熊熊燃烧,倔犟地咬紧牙关,不肯让赫连玄玉得逞,掌中也开始凝聚她身为五阶斗宗,最凛冽强势的斗气。

    赫连玄玉不管不顾地忘情吻着,唇齿间弥漫血腥他也不予理会,狠狠地钳住凤玲珑细软的腰,以如同要将她揉进身体里的力道按压着。

    凤玲珑的唇都麻木了,而她也终于将凝聚了全部斗气的一掌,狠狠推了出去!

    这一掌凌厉无比,饶是身为九阶斗宗的赫连玄玉也抵挡不住。

    赫连玄玉攸然间松开了手,闷哼一声,嘴角淌出鲜血,往后退了数丈。

    凤玲珑心里闪过一抹不忍,但生性倔强的她却别过了脸,转身决然朝前走去。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她要尽快找到圣龙蛋,圣龙灵宠可遇不可求,她一定要得到。

    赫连玄玉妖娆一笑,抬手擦去嘴角不断逸出的鲜血,一个提气又追上了上去。

    他一如之前挡在凤玲珑身前,霸道的手臂仍旧环上了凤玲珑的腰。

    只是因嘴角不断漫出的鲜血,他没有再强吻凤玲珑。

    漆黑如墨,闪动着无限坚定的黑眸,紧紧锁住凤玲珑一双美眸,跳动让凤玲珑心惊的决然。

    “你就那么想死吗?”凤玲珑真想再一掌拍过去,可赫连玄玉不断涌出口的鲜血却让她触目惊心。

    她当然知道自己刚刚那一掌有多重。

    “能死在玲珑手里,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再说,玲珑会给我殉情的,不是吗?”赫连玄玉淡淡地笑着,笑容妖娆邪魅,风华绝代,艳丽无双。

    凤玲珑抿紧了唇,冷冷地看着赫连玄玉。

    经过圣魍山顶那一幕,他怎么能够装作没事人一样,还和她卿卿我我?

    “这一次,不管你怎么用苦肉计,我都不会再心软。”她别开了脸,不想看见他俊美脸庞而心意动摇。

    “不要心软。”赫连玄玉却妖娆一笑,拿起她的手放在心口,语气宠溺无边,眸色怜惜万分:“觉得委屈,觉得愤怒,就拿我出气好了。”

    但是,绝对不能离开。

    这就是他的底线。

    凤玲珑攸地转头,愤怒地看进他眼底。

    “你不怕死,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杀了你,所以你就用这一点来要挟我是不是?”凤玲珑气得浑身颤抖,“凭什么?赫连玄玉,你既然选择了梦仙子,放弃了我,你为什么还要追来逼迫我?”

    终于,凤玲珑喊出了她心底的愤怒。

    她恨透了这种无力感,如果她够狠,此刻应该直接把他打昏,不理会他死活,然后决然离开。

    但是,她竟然再一次被他的苦肉计所迷惑,她下不了手!

    她真的很讨厌自己,难道被伤得还不够,还不能清醒吗?

    “我没有放弃玲珑,从来没有。”赫连玄玉眸色认真无比,感情浓烈:“我只是理智地分析出,轩辕南会对独孤梦茴下杀手,对你,则不会。”

    凤玲珑讥讽地勾起唇角,笑容清冷寒冽。

    赫连玄玉心里一阵抽痛,他知道不管他怎么解释,他的举动还是伤了她的心,她是那么骄傲的姑娘。

    “其实,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和她一刀两断。”赫连玄玉静静地看着她,眸色一阵复杂。

    凤玲珑心里浮现一丝淡淡的疑惑,但她不肯问出口。

    似乎沉寂了很久,久到赫连玄玉唇角都不再漫出鲜血了,赫连玄玉才幽幽一叹,解释给她听:“独孤梦茴不但救过我的命,而且在我人生最绝望的时候,给了我光明和活下去的勇气。”

    凤玲珑持续冷笑,是啊,梦仙子对他那么好,她凤玲珑算什么?

    赫连玄玉被她冷漠视线刺伤,忍不住伸手盖住了她薄如蝉翼的睫毛,否则他说不下去就先要被她刺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爱上玲珑,她到现在依旧是我很疼爱的妹妹。”赫连玄玉定定看着凤玲珑红肿的唇,语气平静:“但因为玲珑和她起了冲突,我必须选择一个。”

    凤玲珑微讽地勾起唇角,他已经选择了,不是吗?

    “我当然会毫无疑问选择玲珑,这根本无须考虑。但,我不想对不起那个曾经救过我的小姑娘。”赫连玄玉语气幽幽,“所以今日,我救下了独孤梦茴,过去的情分就算是一刀两断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影响到我和玲珑之间的感情。”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震,这就是他选择救梦仙子的原因?

    “玲珑,如果你和独孤梦茴当时都有危险,我宁可对不起她,也绝不会对不起你的。”赫连玄玉缓缓放下挡住她视线的手掌,真挚地看进她眼底。

    眸中深情绵绵,坚定宠溺,让人生不出一丝怀疑之心。

    凤玲珑紧紧抿着唇,看着这样的赫连玄玉,骤然失声,一句带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知道,她仍旧介意崖上那一幕,但她却怪不了他。

    或许换作是她、他,还有兵魍,同样的情景,她也会选择先救兵魍。

    因为她可以确定,他会平安无事。

    但如果无法确定,两者都有危险,她就宁可对不起兵魍,也要保证赫连玄玉的平安。

    赫连玄玉看出她眸底冰冷的消退,温柔地执起她柔若无骨的柔荑,十指紧扣,眸中风情醉人:“若无把握再牵住这只手,本王又怎敢放手?玲珑,本王不是他,不做那负心汉。”

    如果不能确定她的安全,他哪里会去管别人的死活。

    就算全天下的命,也比不上她的。

    凤玲珑一颗冰冷的心,渐渐有回暖之兆。

    看着赫连玄玉风华绝代的笑容,她淡淡一笑:“尽管你的理由很充分,但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了你。”

    方才被伤得那么深,她几乎觉得痛不欲生,又怎么甘心如此轻易原谅他?

    “没关系,我不求原谅,只要玲珑不离开我就好。”赫连玄玉听着她语气的松动,魅惑众生地一笑。

    凤玲珑冷冷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皱眉:“还不松手?”

    一直紧紧抱着她,她都快呼吸不过来了,而圣龙蛋就快要孵化了,她没功夫和他在这扯淡。

    “我若松手,玲珑不会再转身了?”赫连玄玉此刻语气才透出一丝虚弱,方才真是被凤玲珑打得不轻。

    凤玲珑眼里闪过一抹不自在,她发起脾气来自己也控制不了的,何况刚才真的是气到肺都快炸了。

    “暂时不会。”轻哼一声,凤玲珑对赫连玄玉仍旧是没有好脸色。

    关于他说的,她还并没有完全相信。

    要等以后她亲眼看见他对梦仙子的态度,她才能逐渐确定他今日之话,到底有没有虚假。

    赫连玄玉的脸色顿时黑了黑,双臂顿时不敢松开,哪怕他五脏六腑如火在烧:“什么叫做‘暂时不会’?”

    凤玲珑斜瞥他一眼,尽管他眸中深意与委屈让她心悸不已,她却仍旧是冷冷一哼:“暂时不会的意思就是,你被留档察看了!至于以后会不会被三振出局,那要看你的表现。”

    赫连玄玉一阵愕然,他被留档察看了?

    也就是说,她并没有完全相信他说的话,要以观后效?

    “玲珑……”赫连玄玉委屈地贴近她额头,他都解释这么多了,为什么还要给他这样的忐忑?

    “卖萌也没用,现在立刻给我松手,我要去找圣龙蛋。”凤玲珑的语气俨然是不容拒绝的命令,依旧带着一丝冷意。

    赫连玄玉瞅着她坚决冰冷的俏脸,无可奈何地松开了手。

    早知道会被留档察看,他宁可以后再寻机会和独孤梦茴一刀两断,也不要让玲珑误会他,还打算以观后效了。

    “撑得住吗?”凤玲珑重获自由,伸展了一下手臂,黑溜溜的眼珠子四下搜索圣龙蛋的踪迹,同时也没忘了赫连玄玉刚刚被她所伤。

    她一点歉疚都没有,是他自己活该。

    她也被伤得不轻,心伤比身伤可严重多了。

    “撑得住撑得住。”赫连玄玉连忙讨好地上前,拉住她一只手,轻轻地握着。

    凤玲珑瞥了他一眼,有些想笑但忍住了。

    寻找圣龙蛋要紧,他堂堂九阶斗宗也不至于撑不住她五阶斗宗一掌。

    “那去找圣龙蛋了。”凤玲珑这次倒没拒绝赫连玄玉的靠近,直接反手握住他,拉着他往四周寻去。

    赫连玄玉低眸一看她紧紧扣住他五指的白玉小手,菱唇顿时勾起一抹弧度,笑容妖娆邪魅。他家玲珑真的是个善良的姑娘呢!

    凤玲珑敢肯定,圣龙蛋就在这崖底。

    先前那阵神光扫荡之后,圣龙蛋就不见了,而她们所有人都被震在崖边,很显然圣龙蛋滚下断崖去了。

    果然,搜寻了一簇草丛之后,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看见了火红火红的圣龙蛋。

    再一看圣龙蛋下面最初被梦仙子用火烧过的火红色龙涎草,两人就明白了:敢情是因为这龙涎草被震落崖底,所以圣龙蛋也跟着滚了下来啊!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