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4章 心碎了一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玲珑,你还记得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赫连玄玉语气温柔似风,眼神却冷冽如冰,似笑非笑的唇角,勾出一抹凉薄与无情。

    梦仙子呆呆地站着,心里开始传出一阵子又一阵的痛意。

    他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圣魍山顶,他舍弃凤玲珑那废物而救她,真的只是为了还当年她救他的恩情吗?

    不!若不是她救他,他早就死了!这份恩情,他这辈子、下辈子甚至于下下辈子,都还不清!

    “记得。”凤玲珑笑意飞扬,她懂他的意思。

    当初不止是她对三大灵台充满敬畏之情,就连尊贵如斯的玄王殿下,也不得不给仙乐台几分薄面。

    所以,明知道梦仙子三番四次加害于她,他也只能漠视。

    他看似狂妄,却绝不是莽里莽撞的糊涂男人。

    在对抗不了仙乐台的时候,他尽可能地保护她,却无法替她出头。

    “现在?”赫连玄玉邪魅慵懒地搂着凤玲珑的肩膀,完美下巴微微抬起,露出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浑然霸气。

    凤玲珑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语气随意:“现在嘛……我们把它踩在脚下了。”

    畅通无阻进入仙乐台,所有仙乐台弟子都对他和她诚惶诚恐,整个仙乐台都被她和他踩在了脚下。

    当年嚣张不可一世,随随便便就能将她两根指头捏死的仙乐台,如今却显得如此渺小了。

    “喜欢吗?”赫连玄玉扳过她肩膀,认认真真地看进她眼底,那般地小心翼翼。

    凤玲珑也凝望他眸底,心里深深动容。

    他是在自责,当初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到过那些伤害吗?又或是,他觉得他没有帮她狠狠教训这些欺负过她的人?

    “喜欢。”凤玲珑温温柔柔一笑,神色随后倨傲张扬:“不过,我更喜欢自己来踩。”

    如果什么都要靠他,那她凤玲珑在这天地间又算什么?

    即便只是为了配得上他,她也会努力变强。

    所有的账,她会一笔一笔自己来清算。

    “可爱又可恨的玲珑。”赫连玄玉瞬间无奈了,骨节分明的手指抬起,捏了捏她小巧圆润的鼻尖。

    他希望时时刻刻保护着她,不让她被任何人欺负,但她却有她自己的骄傲,不但可以依靠他,也可以离了他之后过得很好。

    想想真是心酸,她并不需要他的保护呢!

    “你不想我成为你的骄傲吗?”凤玲珑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赫连玄玉淡淡地凝望她一双美眸,似笑非笑勾起莹润菱唇:“我更想将你宠得上天入地找不出比我更宠你的人,这样你就会永远呆在我身边了。因为除了我之外,再没有谁受得了你。”

    凤玲珑一时有些无语,难怪他极尽所能地宠她,原来是抱着这份心思?

    “呵呵!”她假笑了两声。

    这种氛围下,她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比较合适。

    “傻玲珑。”赫连玄玉确实喜爱极了她这份憨憨的傻模样,忍不住伸手重重揉了揉她的脑袋,完美的薄唇勾出绝美的弧度。

    看见赫连玄玉一副将凤玲珑宝贝到了心尖儿的宠溺模样,梦仙子只觉得心口被剜了个大洞!

    鲜血淋淋,怎么都止不住。

    “玄玉哥哥!你不该喜欢她,就算她是神界女子,她将来也一定会为神界报仇!你别忘了,是我们人界修炼者灭了神界!”梦仙子小跑上前,企图拉住赫连玄玉的衣袖,将他说得回心转意。

    玄玉哥哥真的是被这个所谓的神界女子迷住了!而这个神界女子一定是为了复仇而来的!

    梦仙子眼里浮现出一抹偏执,无论她的猜测是不是真的,她都一定要当这是真的。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挽回她玄玉哥哥的心。

    在梦仙子的手尚未触及赫连玄玉衣袖的时候,赫连玄玉右手就淡淡一抬,一股泛着淡红的黑白斗气迸出!

    梦仙子跄踉着大退了数十步,才在身后其他仙乐台弟子的伸手下站稳。

    “我家宝贝不喜欢别的女人离我太近。”赫连玄玉凉薄出声,视线依旧稳稳地落在凤玲珑一双含笑的美眸上,根本没有朝梦仙子看一眼。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是你的梦茴妹妹啊!我怎么算作是别的女人?”梦仙子的眼泪一下子冒出来了,简直可以说是声泪俱下,伤心欲绝。

    “除了我家宝贝玲珑,任何女人都是别的女人。”赫连玄玉淡漠一扯完美薄唇,声音如同冰天雪地的冽风,冷彻刺骨。

    那双看着任何人都冷冽淡漠的眸子,只有在看见他怀中含笑的姑娘时,才肯露出丝丝柔情。

    这种特殊待遇,别说是一直钟情于赫连玄玉的梦仙子了,就是世上任何一个人,不分男女,都想得到。

    “可她是神界女子!说不定她还是神界大神的女儿!神界和人界是仇敌啊!”梦仙子再也忍耐不住了,睁着一双赤红的嫉恨美眸,玉手指着凤玲珑,语气激动不已。

    难道,玄玉哥哥就真的没有想过,凤玲珑根本就是故意在迷惑他,因为他是人界最有天赋的男人,凤玲珑只是想利用他为神界报仇,灭了人界吗?

    凤玲珑嘴角噙着笑,被梦仙子这么指着,她非但不生气,反而挺高兴的。

    不是有句话说,看见敌人生气,就应该高兴吗?

    梦仙子这么生气,她不高兴高兴,好像都对不住人呢!

    “原来玲珑只是利用我?”赫连玄玉看都不看梦仙子一眼,只状似受伤地伸手抬起凤玲珑的下巴,语气可怜兮兮。

    凤玲珑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凝视着他深邃的眸子,煞有介事地点头:“没错,我就是利用你,好替神界报复人界。”

    “唔……”赫连玄玉一对好看的凤眉微微蹙了起来,似乎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事情。

    凤玲珑含笑看着他,等待他的惊人之语。

    果然,赫连玄玉很快松开眉头,修长玉指滑过她精致脸颊,语气含笑如三月春风:“只要玲珑喜欢,莫说利用我,蹂躏我也是可以的。”

    噗……凤玲珑真的差点喷了!

    也只有这无下限的男人,才能对女人说出‘请蹂躏我’这种话来……

    “怎么?玲珑不想蹂躏我吗?”赫连玄玉似笑非笑,露出魅惑众生的绚丽笑容来,一双桃花眼微微放电,简直妖孽得让任何女人见了都想流鼻血!

    凤玲珑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嗯,还好,没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我不告诉你。”她伸出食指,点开赫连玄玉那张妖孽的俊美脸庞,转头同情地看向了梦仙子。

    这姑娘,怎么就看不清事实呢?

    连她这么不易相信男人的,都已经看清赫连玄玉对她坚定不移的心了,这姑娘却还置身虚构的梦境里,以为拆得散她和赫连玄玉。

    该说这姑娘蠢还是傻,还是痴情呢?

    严格来说,是有病吧?

    梦仙子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看着赫连玄玉从冷漠转为可怜,心里如同被一万只虫蚁在啃噬着。

    怎么可以?玄玉哥哥怎么可以,对那个废物露出这样示弱的表情?

    他是圣灵大陆第一人啊!就算在至尊皇境,那也绝对是一流高手啊!而他还这么年轻。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自甘堕落?

    梦仙子的痛心疾首,赫连玄玉一点都没看在眼里,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过梦仙子一眼。

    这姑娘对他家玲珑做的事情,他既往不咎已经是年行一善,哪里还会多看一眼?

    “玲珑,来我背你。”赫连玄玉远远一望,看见仙乐台以东的方向遍布荆棘,道路难走,立刻就松开凤玲珑的手,作势要蹲下去。

    凤玲珑连忙制止了他,浅浅一笑:“不用,你牵着我就好。”

    她似有眷恋地看着那只漂亮又温暖的大掌。

    赫连玄玉瞬间心里一软,如同被注入了一股蜜糖。

    他立刻重新握紧她的小手,浅笑盎然地拉着她往东边走去,一路小心翼翼叮嘱:“你肌肤娇嫩,可不要被那些东西划伤了,还有……”

    凤玲珑无奈了,这不是有他吗?

    瞧,那些荆棘还没离她一丈呢,就被他用圣耀之刃给扫平了。

    轩辕元祖慢悠悠跟在两人身后,一路上寡言少语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圣龙和小雪狐打打闹闹地蹿着,直接把仙乐台以东的杂乱给彻底踏平,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要为此感激它们呢!

    梦仙子看着三人一龙一狐旁若无人地离开,根本没把她这仙乐台最受宠的小姐放在眼里,一双美眸顿时赤红无比。

    这是她的家!这是她的地盘!

    他们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也就算了,还对她的迎接视若无睹,让她在这么多弟子面前丢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来干什么?”梦仙子冷冷地揪住仙乐台消息最灵通的弟子,眸光阴狠。

    “小、小姐,听说、听说他们是来找一个叫‘月华壁’的上古宝贝……”弟子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回答,生怕梦仙子伸手将他给撕了。

    此刻,梦仙子可没功夫撕他。

    梦仙子缓缓松开手,似嫌脏一样拿出洁白巾帕慢条斯理地擦着一双如玉柔荑,眼里露出一抹深沉的精光。

    在她独孤梦茴的地盘上,找宝贝,却不将她放在眼里?

    她独孤梦茴,一定要让他们后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