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8章 比比看谁更淡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任何人落到轩辕元祖这种万年老妖怪手里,真的是难逃一死。

    而且,死得很凄惨。

    譬如那些七窍流血心脉俱断的仙乐台弟子。

    但这些还算幸运的,如果不是轩辕元祖有心速战速决去找凤玲珑她们,他有一千种一万种残酷手段来对付这些可怜的凡人。

    看着轩辕元祖一脸邪笑朝自己走近,梦仙子内心恐惧到了极点。

    她张嘴想喊人,却发现她仙乐台的精英弟子,几乎在今晚全部被歼,一张绝美脸庞顿时惨白如雪。

    梦仙子转身想跑,但却发现动弹不得。

    低头一看,轩辕元祖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几道淡淡的红光在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上反复缠绕,如蔓藤般将她牢牢固定在半空。

    “你、你想干什么?”梦仙子一双美眸里露出绝望的神情,不,她不要死在这个男人手里!

    “本来是想扭断你四肢,划破你这张似乎还不错的脸,再把你剥光了扔去街上的。”轩辕元祖邪笑着,用手在梦仙子的身躯上游走,比划。

    不过,在轩辕元祖这个万年老妖怪看来,梦仙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迷人的地方。

    对于他来说,男人和女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放开我!你想对我做什么!”梦仙子误会了轩辕元祖的意图,她以为要遭到侵犯了,一张原本雪白的脸透出淡淡晕红。

    “闭嘴!吵死了!”轩辕元祖的脸色攸地变冷,阴沉到让人头皮发麻。

    梦仙子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再聒噪,怕刺激了眼前这个看起来阴晴不定不好掌控的男人。

    “哼,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轩辕元祖妖邪的眼珠子一转,忽然伸手凝聚了一道神力,缓缓抬起,在梦仙子那张如玉绝美的左脸上,慢慢刻起字来。

    “啊……你……快住手……啊啊……”梦仙子发出凄厉惨叫,好痛!

    她的脸,她的容貌!

    不用去照镜子证实,梦仙子都绝望地知道,眼前这个该死的妖邪男人,一定在她脸上刻了什么。

    酷刑进行的并不算漫长,轩辕元祖几乎是速战速决的,他可不想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回头来找他,看见他正在做什么。

    “行了,你就背着这个字过一辈子吧!”轩辕元祖哈哈大笑,伸手收回了神力,梦仙子顿时跌在了地上。

    梦仙子颤抖着玉指捂住左脸,神情悲愤欲绝。

    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男人的!一定!

    “对了,忘了告诉你。”轩辕元祖走了一段路,突然转过身,笑容冷漠邪气森寒:“这是我用神力所刻,就算你将左脸的血肉刮光,它也永远会散发属于它的光芒,哈哈哈哈!”

    张狂一阵大笑,轩辕元祖很快离开了。

    梦仙子内心悲愤到了极点,她死死盯住轩辕元祖消失的背影,许久之后才狼狈地从地上爬起。

    一路跌跌撞撞,梦仙子冲进内殿,疯狂地奔到铜镜面前。

    当看清楚左脸上泛着红光的清晰无比的大字时,梦仙子彻底崩溃了:“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此刻,轩辕元祖已经没事人一样跟赫连玄玉还有凤玲珑碰头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凤玲珑紧盯着轩辕元祖,感觉轩辕元祖有哪里怪怪的。

    “方便你也要管?”轩辕元祖斜瞥凤玲珑,语气漫不经心。

    “……”凤玲珑瞬间无语。

    赫连玄玉一记冷眼扫过来,冰寒彻骨,轩辕元祖轻哼一声,扭头到一边躺着去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现在不跟这小子一般见识,轩辕元祖悻悻然想着。

    凤玲珑看了轩辕元祖一眼,心想有什么状况神魔灵识会提醒的,于是也没有太在意了。

    “他怎么办?”凤玲珑扯扯赫连玄玉衣袖,视线瞟向安静得出奇的萧郎少年。

    这个萧郎,好像什么都引不起他的喜怒哀乐一样,始终这么安安静静,淡淡凉凉的。

    从被赫连玄玉带回石屋前,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如同能视物一样回到石屋继续劈柴。

    不过,最令她讶异的还是赫连玄玉一句话。

    她奇怪于赫连玄玉会伸手去提萧郎,而且事后没有洁癖症发作,于是就问他:“你不是不爱碰别人,会觉得不干净吗?”

    不料,赫连玄玉淡淡瞥了她一眼,神情似笑非笑但语气十分认真:“他不脏,很干净。”

    呃……凤玲珑顿时暗暗给萧郎竖起了大拇指。

    能够被赫连玄玉第一眼认定‘不脏还干净’的人,大概除了她之外,萧郎是仅有的一个了。

    厉害啊!

    赫连玄玉看向了静静劈柴的萧郎,俊美非凡的眉眼淡淡一扬:“等。”

    论持久,谁持久得过玄王殿下?呵……

    萧郎安静而淡定,却也绝对拗不过世上第一淡定的玄王殿下。

    凤玲珑听到赫连玄玉这个答案,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的意图,于是淡淡一笑,点头同意了。

    接下来的日子,赫连玄玉和凤玲珑还有轩辕元祖,就在石屋外住了下来。

    风吹日晒?不怕,玄王殿下有结界。

    饥肠辘辘?不怕,小圣龙和小雪狐随时从仙乐台弟子手里抢来好吃的孝敬两位主人。

    萧郎自始至终都很淡定,几乎没有再看向赫连玄玉和凤玲珑。

    很显然,萧郎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冲着他的月华壁来的。

    凤玲珑的耐心不比赫连玄玉少,她唯一感到有些不解的,是梦仙子再也没有来找她的麻烦。

    她原本以为,这里至少是仙乐台,梦仙子会想尽办法阻挠她拿到月华壁的。

    当她无意间提起这个困惑时,就看见轩辕元祖诡异地一笑,笑得她心头莫名一突。

    “你笑什么?”凤玲珑蹙眉看着轩辕元祖,越发觉得这家伙诡异连连了。

    “管天管地还管人笑,当年神界也没你这么鸡婆。”轩辕元祖的嘴巴,真的很刻薄,难怪他能说得梦仙子哑口无言。

    “……”凤玲珑郁闷地掐断一把草,她再也不和这万年老妖怪说话了!

    ‘扑通’!

    轩辕元祖冷不丁被暗算,跌下了巨石后的山坡,摔了个嘴啃泥。

    “赫连玄玉!”轩辕元祖狼狈地爬上来,顾不得拍掉身上的泥,冲暗算他的罪魁祸首怒目相向。

    “噗哧!”凤玲珑乐了,抱住赫连玄玉咯咯直笑。

    活该!叫你欺负我,忘了我可是有靠山的咩?

    赫连玄玉宠溺地将凤玲珑腰身一扣,霸气十足威胁满满地挑眉看向轩辕元祖:“欺负我的女人,问过我意见了吗?”

    “……”这回,轮到轩辕元祖说不出话了。

    算了!他忍!

    轩辕元祖狠狠瞪了赫连玄玉一眼,背过身去坐着了,那背影怎么看怎么傲娇憋屈。

    凤玲珑又乐了,一直笑个不停。

    石屋里的萧郎,仍旧很淡定。

    然而终于有一天,萧郎淡定不下去了。

    原因是赫连玄玉命令那胖弟子,不得再给萧郎任何事情做,胖弟子当然不敢得罪赫连玄玉,他已经知道眼前这尊大神是什么来头了。

    圣灵大陆第一位斗皇!

    他敢不服从其命令?想死就直接自我了断吧!

    “是,是……”胖弟子唯唯诺诺点头答应,赶紧跟其他受罚弟子一起,将萧郎所在石屋里所有的木柴和脏衣服全都搬走了。

    然后,萧郎就无所事事了。

    一日还可以熬,但两日、三日、四日过去……

    萧郎熬不住了,他开始蹙眉。

    淡淡的忧愁浮上他干净的面容,神圣的气息在此刻变得有些淡然无踪,眉宇间的焦躁虽然不明显,却能够捕捉一些踪迹。

    凤玲珑不得不佩服赫连玄玉了,让一个习惯了劳作忙碌的人,突然闲下来,还是个眼睛看不见的,简直就是摧毁其淡定安静的最佳利器啊!

    到了第十日,萧郎的视线飘向了石屋外面。

    那恬静安详的目光,终于夹杂了一丝其他的情绪。

    几不可闻一声叹息逸出薄唇,萧郎站了起来,轻轻地朝赫连玄玉和凤玲珑走去。

    一股清洌的香气入鼻,也不知是赫连玄玉的,还是凤玲珑的。

    萧郎抬起布满茧子的手,轻轻扇了扇空气,才淡然开口:“两位究竟想怎么样?”

    凤玲珑耸耸肩,看向赫连玄玉。你把人家逼出门来了,看你怎么说?

    直接要月华壁?呵呵,想都别想吧?萧郎肯定会拒绝。

    “想带你离开此地。”赫连玄玉浅粉色的菱唇微微扯起,语气闲适地如同在与萧郎拉家常。

    凤玲珑挑了挑眉,果然是她的男人,行事真是出乎人意料呢!

    但是,萧郎很显然也不这么容易被搞定才是。

    果然,萧郎静静地站着,唇角微微弯了弯,露出一种纯洁得让人膜拜的气息:“可我并不想离开这里。”

    “我知道。”赫连玄玉语气漫不经心,却透着一股让萧郎心惊的威仪,“所以我并没有强迫你,我只不过是在等你改变主意。”

    萧郎退了一小步,眉宇间染上一抹惊色。

    这人,怎么可以那么笃定他会改变主意?

    不,这人也不是在等他改变主意,而是在逼他改变主意。

    萧郎只困惑了一下下,然后就明白了。

    除非他答应跟这人走,不然这人会跟他死磕在这里,而他……他觉得,他一定会是输的那一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