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9章 老狐狸和母狐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生平第一次,萧郎很想赌气,告诉面前这个嚣张的男人,他绝对不会改变主意离开这里。

    不过,就在萧郎张开粉色薄唇的时候,一道清洌如圣泉的声音响起。

    “萧郎,这世上还没有谁逃得过他的算计,我劝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而且你身上的月华壁已经被世人知晓,你不可能再平静度日了。”凤玲珑站起身,淡笑着劝说。

    凤玲珑看得出来萧郎似乎眉宇间有一股怒意,但她认为这个少年是聪明的,透彻的。

    所以她出面阻止他的拒绝话语,让他打消他可笑的抗争之举。

    萧郎果然僵住了。

    不是因凤玲珑第一句抬高赫连玄玉的话而清醒,是因为凤玲珑第二句话。

    月华壁已经问世,世人总会想抢夺这个无价之宝。

    以他的微弱单薄之力,保不住月华壁。

    “我承认我们也是冲着月华壁来的,但我凤玲珑可以向你保证:除非你主动将月华壁借给我们,否则我们绝不会碰月华壁一下。”凤玲珑看出萧郎的动摇,立刻举手郑重承诺保证。

    轩辕元祖淡淡一哼,这不是废话吗?有谁敢不经过月华壁主人的同意,动月华壁一下?

    独孤梦茴的下场,可在前面摆着呢!

    萧郎干净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半信半疑,无焦距的眼睛却是‘看’向了赫连玄玉的方向:“你呢?”

    很显然,萧郎心里稍稍畏惧的,还是一身凛冽之气的赫连玄玉。

    “玲珑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赫连玄玉宛若神明般倨傲抬起下巴,完美菱唇微微勾起,俊阔的脸庞尽显邪魅。

    这绝代风华的天人之姿,萧郎当然看不见。

    但萧郎仍旧能感觉到,从赫连玄玉骨子里透出的张狂霸气,令人惊惧的掌控一切的王者威仪。

    瞎子的五感是最灵敏的,甚至能看透人的内心本质。

    萧郎心尖儿微微一颤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一沉默,时间就无限拉长了。

    赫连玄玉一点都不急,等了这好些日子,他还会在乎这么点时间?

    他单手搂着凤玲珑,空闲的右手伸出如玉修长手指,一下一下滑过她耳畔青丝,神情慵懒惬意地不像是在和萧郎进行谈判。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久得轩辕元祖都一脸不耐了,小圣龙和小雪狐也百无聊赖地跑去一边玩耍了。

    终于,萧郎轻轻点了下头:“好,我跟你们走。”

    凤玲珑大大吁了口气,也亏得有赫连玄玉在,不然她真的想打昏萧郎直接带走!

    回去的路上,马车里就多了个人。

    小圣龙和小雪狐一脸餍足地躺在各自主人脚边,昏昏欲睡。

    凤玲珑一直聊无睡意,她心里装着事儿呢!

    “在想什么?”赫连玄玉揉揉她脑袋,终于睁开了一直微眯的凤眸。

    凤玲珑不好意思地一笑,比划了一下。

    赫连玄玉登时明白她的意思,随手一弹,一道斗气瞬间将两人包裹住,设下隔音的结界。

    “我是不是不该跟萧郎作出那种保证?”凤玲珑迫不及待地问出口,一路上她都在反思这事儿呢!

    赫连玄玉凤眉一挑,笑意邪魅:“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因为……”凤玲珑犹豫了一下,一副‘我错了我不该自作主张’的模样:“我们一开始就是决定好,拿到月华壁就直接去水晶宫啊!可是现在……”

    现在,因为她的自作主张,导致月华壁拿到的时间无限延期,这样也就无法立刻赶去水晶宫了。

    赫连玄玉‘唔’了一声,似笑非笑斜挑凤眉:“玲珑舍不得让轩辕南在水晶宫外等太久?”

    耶?凤玲珑大大一愣,怎么扯到轩辕南了?

    她回过神来,恼了,一拳就砸了过去!

    “说什么呢你?”凤玲珑一脸气愤,到今时今日他还不相信她?

    “笨蛋。”赫连玄玉一脸绝美笑意,任她一拳砸在他胸膛上,对他来说不痛不痒的。

    他圈住了她的小拳头,无限怜爱放到浅粉色薄唇边轻轻一吻:“逗你玩的,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哼!”凤玲珑心里还有气,把脸偏到了一边。

    她明明就是因为他报仇一事被延迟了,所以才反思自己不该自作主张,他竟然说她是舍不得轩辕南那个大魔头!

    “我错了嘛,玲珑不要生我的气。”赫连玄玉知道玩笑开大了,连忙搂住凤玲珑又亲又吻又道歉,百般放下身段。

    好一会儿,凤玲珑心头的气才消了,还是用手指戳了戳赫连玄玉的胸膛,轻哼出声:“再有下一次,三天不理你!”

    “好。”赫连玄玉暗笑,才三天啊?看来他家小东西果然心疼他,并没说一辈子不理他呢!

    某人似乎忘了,当初才罚了一日不见,就哀怨成个被抛弃的小媳妇了,若是三天……嘿嘿!

    “说真的呢!我是不是不该自作主张?”凤玲珑想起一路上纠结的事情,重新提起话头。

    “玲珑不觉得,萧郎是个很善良的人吗?”赫连玄玉轻笑,强有力的铁臂紧紧环住她纤腰,两人亲密无间地互相搂着。

    萧郎是个很善良的人?

    凤玲珑迷惑地仰头,睁大黑白分明的眸子,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郎当然很善良,他还看着有一股干净神圣的气息,或许这就是他能拥有月华壁的原因。

    “小东西,你这是在邀请我吗?”赫连玄玉眸色攸地一深沉,俯身就要往下吻住她花朵一般的唇瓣。

    “别!”凤玲珑赶紧伸手挡住他的唇,结界是隔音的,却还是透明的啊!

    萧郎那么干净纯粹,还是不要在他面前上演少儿不宜的画面了吧!

    “这次先饶过你。”赫连玄玉一声轻哼,重新正襟危坐。

    凤玲珑松了口气,赶紧转移话题:“赫连,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啊?”

    赫连玄玉闻着她身上淡淡幽香,心思早已不在正事上,只在想着怎么把这姑娘娶回家,天天划分时辰的亲她爱她蹂躏她。

    不过,头脑强大到完全可以一心二用的赫连玄玉,仍旧是懒懒散散地回答了凤玲珑的问题:“因为萧郎很善良,所以玲珑将我们需要借月华壁开启水晶宫的原因说给他听,他便会主动出借月华壁。”

    呃?凤玲珑大大一怔,不由自主侧头看向结界外的萧郎。

    视线和那干净清澈的视线一对碰,凤玲珑心里就化成了一滩水。

    好吧,她从见到萧郎的第一眼开始,就母性光辉各种绽放了,咳咳!

    但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萧郎是善良而纯粹的。

    要不然,萧郎不会乖乖完成仙乐台那些弟子分给他的苦累任务,恐怕他对那些弟子从来没有丝毫怨恨吧?

    “你这只老狐狸。”凤玲珑控诉地指向赫连玄玉,她是被他带坏的,请别说她处处算计人。

    赫连玄玉双手抬起,揉乱了她一头秀发,语气宠溺温柔:“那玲珑就是母狐狸。”

    “……”她是女的,不是母的!

    凤玲珑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别过头不理他了。

    心里,则开始盘算如何跟萧郎借月华壁。

    四人果然没有直接去往水晶宫,而是回到了轩辕皇城的玄王府里。

    司空湛和风瞿人得知仙乐台事情的来龙去脉,纷纷感叹月华壁的不可思议,他们从来没见到哪个宝物会主动攻击人的。

    而且,还会自动隐藏气息,以免被人找上。

    轩辕元祖懒洋洋地幸灾乐祸:“让轩辕南在水晶宫干等着吧!没准儿等不了几天就被魔界那些巨魔给吞噬了。”

    “怎么说,他也算是你的子孙后代吧?有你这样不护短的老祖宗?”司空湛斜眼瞥着轩辕元祖,不客气地吐槽。

    “我没有子孙后代。”轩辕元祖一脸倨傲冷冽,妖邪的俊美脸庞浮现出一丝轻蔑。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对视了一眼,果然不出他们之前所料,这万年前的老妖怪,现在就算被复活了,其实也压根不会认万年后的轩辕皇族子孙后代。

    看来,轩辕博以及轩辕南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要落空了。

    “冷酷无情的老妖怪!”司空湛呸了一口。

    轩辕元祖瞥了司空湛一眼,冷哼一声。

    凤玲珑有些惊讶地发现,轩辕元祖的脾气似乎越来越好了,但不知是刻意的压抑,还是实力不如人的忍耐?

    “嫂子,其实你和赫连走之后,我和瞿人一直在想,这水晶宫开启到底是好是坏?”司空湛倒是比较关心水晶宫之行,很快提出忧心。

    凤玲珑望了望司空湛,再望了望风瞿人。

    她淡淡一笑:“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就某些角度来说,水晶宫开启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不过……”

    凤玲珑顿了一下,侧身伸手,用力地握紧赫连玄玉宽厚温暖的大掌,温柔视线与他对视:“不过,这是赫连心里的一块石头,我支持赫连搬开它。”

    就如同风家一事,等水晶宫的事情一了,她也会将那风萼眉揪出来,将前世的事情做一了断。

    如此,才能够坦坦然然地继续朝前迈进。

    凤玲珑话音才刚落,就被赫连玄玉紧搂入怀中,力道大得差点让她不能呼吸。

    “轻点儿轻点儿……”她赶紧出声抗议,知道他心里感动,但也不能拿她小命开玩笑啊!

    她才五阶斗宗,真禁不住他五阶斗皇这么大力的一抱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