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0章 死妖孽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即使是像神一样的男人,他也会孤独。

    而赫连玄玉这个神一样的男人,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只需要一个人的。

    他家宝贝玲珑的。

    踩至尊皇境,是赫连玄玉认识凤玲珑之前唯一的人生目标。

    认识了凤玲珑,赫连玄玉的第一目标改为娶这个姑娘进门,报仇成了第二目标。

    如果凤玲珑不让赫连玄玉报仇,赫连玄玉当然也会放下,但心中始终会有块石头压着。

    赫连玄玉此刻无比庆幸,他曾经拿命去留下了这个姑娘。

    她值得。

    “干嘛呢你?知道你感动也用不着这样嘛!”凤玲珑能够感觉到赫连玄玉胸口那颗热情跳动的心,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她明明只做了一点点事情,可他却感动成这样,比较起来她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不是感动,是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赫连玄玉的手劲儿松了一些,但仍旧没让她离开他怀抱。

    看似冰冷无情的眼底,透着一丝邪魅妖娆,仿佛要刻意隐藏那快要纷涌出来的深情般。

    “咳,好了,还在谈正事儿呢!”凤玲珑双手捧住他俊美邪魅的脸庞,亲了一口后推开了他。

    赫连玄玉本有所不满,但享受到佳人当众一吻,倒也瞬间心理平衡了,顿时从凤玲珑背后将她霸道搂住。

    凤玲珑自然乐得靠着他,唔,她是越来越懒了。

    “这几天呢,我会试着说服萧郎,让他把月华壁借给我,大家没事就别去西院打扰了,明白了?”凤玲珑眼睛看着司空湛,话则是冲着她身后的男人说的。

    当然了,司空湛这好奇宝宝跟赫连玄玉的威胁性差不多,也得事先说好。

    萧郎进入玄王府后,就直接被安排去了西院。

    “连偷看都不许?”果然,司空湛不乐意了,他还想看看他嫂子怎么把那月华壁给骗到手呢!

    “不许。”凤玲珑眉一挑,正色道。

    那萧郎看着温润无害,但双眼不能视物的他其他感官却十分敏锐。

    若是司空湛在暗处偷看,萧郎必然感觉得到。

    司空湛被明令禁止,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瘫坐下来:“哎!这无聊的日子,没法过了!”

    凤玲珑好笑地看着司空湛,挑了挑眉。

    这家伙,纯粹看热闹不嫌事多的。

    回到玄王府第二天,凤玲珑就每日去西院报道了。

    刚开始萧郎当然不怎么理会她,但她说话时,萧郎倒是静静地认真听着。

    那股恬静淡然的气质,让凤玲珑渐渐地也不免沉醉其中。

    觉得,人这一辈子平平淡淡如萧郎,无欲无求,倒也不错。

    但凤玲珑到底是确认了一生伴侣的姑娘,她想到赫连玄玉,就有几分失笑:那样注定了不平凡的男子,她既然选择了他,又怎会拥有如萧郎一样的平淡心境呢?

    “月华壁,是只能给我将来的妻子的。”

    在凤玲珑苦口婆心了无数道之后,萧郎终于语气平静地告诉凤玲珑这样一个事实。

    呃?凤玲珑呆住了。

    “谁说的?”半天,凤玲珑才回过神来,疑惑看着萧郎。

    萧郎淡淡一笑:“我娘。”

    然后,凤玲珑才知道,月华壁是在萧郎出生的那一天,自动飞来萧郎襁褓之中的。

    于是从那时候起,萧郎就和月华壁形影不离了。

    而萧郎的娘临终前告诉萧郎,这块月华壁有过人之处,不能随便给人。

    要给,就只能给自己的妻子。

    得到这个令人沮丧的讯息,凤玲珑闷闷不乐去找了赫连玄玉。

    “怎么办?我总不能给萧郎变个妻子出来吧?”凤玲珑靠在赫连玄玉肩头,秀眉紧蹙。

    关键是萧郎那无欲无求的性子,加上他又看不见,很难和哪个姑娘产生感情吧?

    赫连玄玉好笑地一捏凤玲珑小巧如玉的耳垂,语气惬意:“玲珑是变笨了吗?”

    “我怎么变笨了?”凤玲珑不服气地抬头,她就不信他能有什么办法对付萧郎这个所谓的‘母亲临终遗言’。

    赫连玄玉一挑凤眉,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意:“玲珑是借月华壁,又不是让萧郎把月华壁给出,和这要求有什么悖逆冲突之处?”

    呃……凤玲珑再次傻住了。

    “还说不是变笨了?”赫连玄玉捧住她脸庞,这里啄啄,那里啄啄,语气认真无比:“来我看看,到底是哪里变笨了。”

    凤玲珑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红唇一撇:“好了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这还不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

    赫连玄玉闻言失笑:“原来玲珑不是笨蛋,是智者?嗯,可惜,是自封的。”

    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小笨蛋,可爱又可恨的小东西。

    “我不跟你说了,我去找萧郎。”凤玲珑伸手用力捏了捏赫连玄玉的两边脸颊软肉,以示报复,然后飞快地起身前去西院了。

    赫连玄玉揉了揉被捏痛的脸颊,勾唇一笑,眼底尽是绵绵的宠溺之色。

    这一次,凤玲珑再找到萧郎,说明借月华壁之意后,萧郎果真就再没有推托之语了。

    见萧郎沉默,凤玲珑一脸讨好地俯身,举手发誓:“萧郎弟弟,我发誓:从水晶宫回来,一定把月华壁还给你,不然就让我遭天打雷劈之刑!”

    萧郎微微一怔,有些没想到凤玲珑会发这么重的誓。

    而那一声‘萧郎弟弟’,莫名地在萧郎心里掀起一阵涟漪。

    凤玲珑两眼充满期待地等着萧郎的回答,目光灼灼。

    萧郎觉得,就算他看不见,也能感觉到面前这个有着很好听声音的姑娘,脸上一定全是希冀期盼。

    似乎……有些不忍拒绝呢!

    “月华壁,我可以借给你。”终于,萧郎在凤玲珑期待的目光下,轻轻点了一下头。

    凤玲珑正要感激涕零时,萧郎却紧接着说出一个条件:“不过,你要带我一起去水晶宫。”

    呃?凤玲珑蹙了蹙眉,带萧郎一起去水晶宫?

    “这个……”凤玲珑迟疑了。

    萧郎全无自保能力,而她是陪赫连玄玉去报仇的,对方如今成长为七阶斗皇了,实力非凡。

    何况水晶宫外还有巨魔横行,她更是要分心提防轩辕南,带上萧郎似乎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呢!

    “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说过。”萧郎神情淡淡地,视线清澈透明。

    “那……月华壁呢?”凤玲珑期待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出生之后,月华壁就没有离开过我。”萧郎的声音如六月微风,平淡温馨。

    这拒绝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借月华壁,是有萧郎一起去水晶宫,开启水晶宫也是由萧郎拿出月华壁。

    总而言之,萧郎是不会让月华壁落入别人之手的。

    如果不带萧郎去水晶宫,那么萧郎也就不会出借月华壁。

    “咳,我去跟我家那位商量一下。”凤玲珑挠挠头,觉得这事儿可真是复杂了。

    萧郎‘目送’她远去,直到那股清香飘散在空中。

    房间里,赫连玄玉正慵懒地斜躺在高贵华丽的榻上,一头青丝倾泻而下,单手捏着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翻阅着。

    凤玲珑冲了进来,一阵风卷到赫连玄玉面前,抽走那本书扔得老远:“赫连,萧郎说借月华壁可以,但要带他一起去水晶宫。”

    赫连玄玉淡淡抬眸,看着额头上冒出细小汗珠的凤玲珑,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过来。”他朝她伸出手,笑意盎然。

    他这当事人都不急,她却跑前跑后殷勤极了,唉,真是爱惨她了。

    凤玲珑乖乖到榻前坐下,一下子就被赫连玄玉抱上了塌,鼻尖对鼻尖,薄唇对红唇。

    “我……还要给萧郎回话呢……”本来不怎么热的,凤玲珑却在这一刻觉得燥热无比。

    一直都知道她爱上的是个妖孽男人,可是每一次心跳加速时,她都还是挡不住他的风情万种。

    若稍微没有定力一些,她早就把他给吃干抹净了!

    “玲珑。”赫连玄玉将她眼底的紧张瞧得分明,不禁更是露出魅惑众生的笑意。

    “干嘛?”凤玲珑捏了一下小拳头,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保持淡定。

    “昨晚……”赫连玄玉高深莫测地扬起一笑,眸光闪动着耀眼的迷人光辉。

    昨晚?凤玲珑不解地看着他,昨晚怎么了?

    “昨晚玲珑抱着我……又啃又咬地,我可是大半夜没睡呢……”赫连玄玉修长的手指,慢慢滑过凤玲珑精致的锁骨,带着某种诱惑到了极致的邪魅。

    轰!

    凤玲珑只觉得五雷轰顶,不会吧?

    “老实说,玲珑是不是经常想着怎么蹂躏我?”赫连玄玉瞅着脸颊快要滴出血来的凤玲珑,眸底藏着深深的笑意。

    这姑娘,精明时那般精明,怎么单纯时又如此好骗?

    “我、我才没有呢!”凤玲珑仿佛被踩中尾巴的猫,一下子张牙舞爪起来。

    她飞快地起身,离一身妖孽之气的赫连玄玉五步之远,两个手心里全是汗。

    “没有你跑什么?”赫连玄玉懒洋洋地撑起半个身子,刚好让松松垮垮的衣袍半解,露出一片精致如玉的胸膛肌肤,一点殷红若隐若现。

    噗……死妖孽!

    凤玲珑赶紧别过脸,热气直扑脸庞。

    “你少转移话题了,快说要不要带萧郎去水晶宫!”凤玲珑又往门后逃了一点,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在赫连玄玉午睡时来打扰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