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1章 原来是因为吃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玲珑觉得呢?”赫连玄玉好心伸手将半解的衣袍拉拢,似笑非笑的神情带着浓浓挪榆。

    才看见冰山一角就这么害羞,将来坦诚相见时可怎么办才好。

    凤玲珑到底是在意水晶宫开启一事的,见赫连玄玉收起那妖孽勾人的模样,心绪就渐渐宁了。

    她认真地看着赫连玄玉:“带上肯定是个麻烦,我们还得抽空保护他。但如果不带的话,我们也拿不到月华壁,开启不了水晶宫。”

    “所以玲珑的意思是,带上?”赫连玄玉凤眉微挑,湛蓝如大海的眸子淡淡掠过精芒。

    “只有这样了。”凤玲珑摊了摊手。

    来找赫连玄玉之前,凤玲珑其实就知道非带上萧郎不可了,只不过是也要征求一下赫连玄玉的意见而已。

    这么大的事情,而且保护责任也在赫连玄玉身上,她一个人当然不能擅自决定。

    “玲珑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赫连玄玉一副以妻为天的温顺模样,俊美如斯的面容却透着妖魅,散发着让人觉得窒息的诱惑光芒。

    “你……”凤玲珑瞬间又觉得手脚无力了。

    “玲珑还不去告诉萧郎明日动身的消息,是等着和我滚这张塌么?”赫连玄玉宽厚的大掌轻轻一拍塌沿,漂亮凤眸微微眯起。

    “你想得美!”凤玲珑彻底流鼻血了,在心里。

    她转身飞快地离开房间,拉开房门就朝西院奔去了。

    这个臭男人,怎么今天一直在撩拨她,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啊?她真是醉了。

    凤玲珑离开房间后,赫连玄玉才收敛起一副撩人的邪魅姿态,单手撑着下巴,眸中闪过一抹满意。

    嗯,看来他家小东西还是只对他有感觉的。

    至少,小东西看那萧郎时,没有如在他面前的脸红心跳,以及那一抹浅浅的……蠢蠢欲动。

    吃醋?哼!他就是吃醋,玲珑是他一个人的,他凭什么不能吃醋?

    赫连玄玉懒洋洋地起身,信步走向房间外,房门打开之际,阳光洒在他身上,形成一道亮眼的风景。

    如果凤玲珑知道赫连玄玉撩拨她就是因为吃萧郎的醋,恐怕真要抓狂了。

    每个男的他都吃醋,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翌日一清早,玄王府门口就集结了一批人。

    当然不是闹事的,而是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前往水晶宫的队伍。

    虽然司空湛和风瞿人没有同行,但这支队伍也是十分强大的,有赫连玄玉这样一位斗皇就够让人畏惧了。

    “嫂子……你可一定要早点回来啊!”司空湛扯着凤玲珑的衣袖,一脸依依不舍,就差眼泪涟涟了。

    凤玲珑瞬间有种想要‘断袖’的冲动,因为她旁边的男人视线已经冷冽如冰了。

    话说,司空湛这活宝真的没注意到赫连玄玉的冷脸?

    “司空湛。”赫连玄玉凤眉斜挑,冰眸里是浓浓的警告威胁之意。

    司空湛立马撒手!

    “嘿嘿,赫连的耐心比上一回又多了三个眨眼的功夫,嘿嘿……”司空湛笑嘻嘻地掰手指计算,一脸得意。

    凤玲珑顿时表示无语,原来司空湛是在计算这个,真是够了!

    “滚远点,别挡到我们的路。”赫连玄玉直接将司空湛拎了起来,嫌弃地扔到一边。

    “哼,有异性没人性!”司空湛啐了一口,却是暗自为几人捏了把冷汗。

    但愿,赫连这次能够顺利复仇,然后把轩辕南那家伙的阴谋给粉碎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几个人能够平安回来。

    赫连玄玉很快将凤玲珑抱上了马车,那动作温柔小心翼翼地,让众人觉得凤玲珑不是五阶斗宗,而是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婴孩。

    “出发。”赫连玄玉上马车前,冷冽地对随行众人丢下冰冷命令。

    这待遇差别……

    众人无语望天,哀叹一番命运不公后,马车徐徐朝前进了。

    司空湛目送马车远去,摸了摸下巴,语气慵懒目光却深沉:“瞿人,你说那轩辕南会不会趁机作乱?”

    “作乱是肯定的,但是否能成功,那就要看他的运气了。”风瞿人淡淡一笑,转身回玄王府。

    在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面前,运气好的人几乎没有。

    连轩辕元祖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都能被雷罚给劈得半点实力没有,还用得着怀疑什么吗?

    司空湛看了看天,低语咕哝:“像瞿人这么爱装逼的,怎么不来道雷把他给劈焦?”

    看了半天,依旧是碧天白云,晴空万里,司空湛森森地叹了口气,转身回玄王府了。

    可怜的……被灭的雷神哟!

    飞速行驶的马车上,赫连玄玉凤眸半眯,单手扣在凤玲珑的左肩上。

    “距离我们上一次离开玄王府,多久了?”突然,赫连玄玉开口,语气懒洋洋地。

    凤玲珑一愣,立刻醒悟过来他指的是出门寻月华壁的那一日。

    稍微在心里算了下,她很快作答:“一个半月了。”

    赫连玄玉听到答案,似笑非笑睁开星眸,唇角勾起邪魅笑意:“这么说,轩辕南在水晶宫外等了一个半月了?”

    凤玲珑无语地看了他一会儿,轻哼着撇开脸。

    休想从她嘴里套到半句话!

    因为在轩辕南的事情上,她已经不想再作任何解释了。

    “傻玲珑,我不是在试探你。”赫连玄玉轻笑着揉了揉她脑袋,事到如今怎会不相信她?他一直都相信她。

    “对,你只是幸灾乐祸。”凤玲珑轻哼哼。

    “难道玲珑不幸灾乐祸?”赫连玄玉认真地扳过她的脑袋,眸中风情温柔醉人。

    “不。”凤玲珑傲然挑起两道秀眉,“我从不为闲杂人等感到幸灾乐祸。”

    赫连玄玉笑了起来,强有力的铁臂往下一滑,滑到她腰际一搂,让她整个人跌入他怀抱。

    “好,咱们不理他了。”赫连玄玉心情愉悦地啄了她额头一口,黑眸漾着一抹得色。

    到水晶宫的路途有些遥远,马儿沿路又要休息,一行人几乎用了整整半个月才到达水晶宫的入口。

    赫连玄玉虽然是复仇事件的主角,却也是最不关心这件事的一个。

    早到晚到,赫连玄玉一点也不在意。

    当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轩辕南等人面前时,轩辕南早就一脸愠色了。

    “整整两个月,你们让我们在这里干等了两个月!”轩辕南一脸怒意,抬剑指向凤玲珑。

    凤玲珑淡淡一笑,轩辕南这是在质问她?

    好笑了,她又没让他等,他可以滚蛋不等啊!

    “要不是你还有点用处,你连等的资格都没有。”赫连玄玉唇角勾着潋滟笑意,笑意却不达眼底,眸色冰冷一片,语气鸷寒。

    “你!”轩辕南顿时脸色铁青,额上青筋直冒。

    但有求于人的轩辕南,面对赫连玄玉的嚣张话语却没有任何办法。

    事实上的确是他舔着脸来的,即使他能够暂时压制住水晶宫的巨魔不进行攻击,可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也只是利用他,而无半分感激他。

    “你们果然是故意的。”轩辕南压下了心头火气,仍旧是忿忿不平。

    凤玲珑抬手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靠在赫连玄玉胸前,犹如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但看向轩辕南时,她的视线却变得犀利而冰冷,语气更是毫不留情地奚落:“就是故意让你们等,不想等可以滚,叫嚷什么?”

    凤玲珑的一句话,比赫连玄玉一句话杀伤力强得多了。

    轩辕南顿时心里那个如万蚁啃噬啊,痛的心脏一阵阵收缩。

    凤玲珑毕竟是轩辕南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姑娘,即使不如他的私欲来得重要,但凤玲珑仍然掌握着伤他的利器。

    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厌恶话语。

    “你狠!”轩辕南咬牙,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只会让他自己更难堪而已,顿时转过了身,看向水晶宫的方向。

    凤玲珑冷哼一声,论到狠,谁有他轩辕南狠。

    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不气。”赫连玄玉看她气哼哼的样子,低头狠狠吻了她一记。

    凤玲珑顿时晕陶陶的了,待到赫连玄玉离开她红唇时,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看得赫连玄玉眼里冒起一阵火光。

    “我才不气呢!”凤玲珑嘻嘻一笑,瞬间投身进赫连玄玉怀抱,满足地蹭蹭。

    两人的柔情蜜意,让轩辕南听了更是一阵心绞痛。

    他恨自己怎么没有灭天覆地的本领,那样他就立刻能把凤玲珑给抢过来,在她面前一刀刀将赫连玄玉给凌迟了,然后把她变成他轩辕南的女人!

    让她,永生永世都不能再离开他。

    “月华壁在动。”萧郎的‘目光’,看向水晶宫的方向。

    他感觉到了一股不明气息,和月华壁一直带给他的气息很像,但又似乎有点不同。

    与此同时,月华壁在萧郎胸口轻轻颤动。

    凤玲珑立刻收敛神情,松开搁在赫连玄玉腰上的手,来到萧郎面前:“月华壁感应到什么了吗?”

    萧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我感觉到前方有一股和月华壁很接近的气息。”

    萧郎抬起手,指向他看不见的前方。

    瞎子的五感是最灵敏的,凤玲珑相信萧郎的感觉。

    她看向了赫连玄玉,微微点头:看样子,月华壁的确是开启水晶宫的钥匙。

    赫连玄玉凤眸微微一眯,上前搂住她,淡声下令:“前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