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5章 得报大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的冷然肃杀,阙宫冷瞧得分明。

    但阙宫冷只是淡淡一笑,艰难地撑身站了起来。

    在内天地里,阙宫冷已经被赫连玄玉所重伤,此刻即便是还手,也是有心无力。

    阙宫冷的衣袍下摆在微微颤抖,很显然他连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你动手吧。”阙宫冷淡淡地看着赫连玄玉,目光慈祥,如同一个长辈看着晚辈。

    但这,更惹得赫连玄玉眸底赤红一片。

    那血腥弥漫的一幕,赫连玄玉忘不了。

    赫连玄玉勾起一抹嗜血的冷酷笑容,圣耀之刃扬手飞出。

    ‘噗呲’!

    圣耀之刃快如闪电地掠过阙宫冷的左臂,瞬间,血淋淋的一条手臂被齐根切了下来。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谁也没想到,赫连玄玉会不直接杀了阙宫冷,而是采取了凌虐的方式。

    赫连玄玉的残酷与毒辣,只在传闻中听过,在场的这些人,确实都没有亲眼见过。

    现在,这些人见识到了。

    ‘噗呲’!

    又是一声,圣耀之刃迂回转向,又整齐地切下了阙宫冷另一条手臂。

    鲜血如泉涌般,从阙宫冷两个肩膀处纷涌出来。

    见者,无不心惊胆战。

    传说中如同地狱修罗的玄王殿下,果然名不虚传!

    “赫连玄玉,你要杀就直接杀,这般狠毒难道不怕至尊皇境报复吗?”轩辕南故意高喊了一声,视线扫过凤玲珑安静的侧脸。

    凤玲珑连头都没回,她静静地看着双眸血红的赫连玄玉。

    那其中的复杂与隐痛,她能够看清。

    “丫头可知道,当年赫连小子的父母为何会采取火化的方式,连墓地都不曾留下?”神魔灵识深深地叹了口气。

    凤玲珑红唇微微抿起,她不想知道。

    “不留下墓地,是因为圣灵大陆当时的大人物,都不想赫连小子记恨至尊皇境,他们希望赫连小子能忘掉这段过去。”神魔灵识冷嗤一声。

    凤玲珑也想冷嗤,杀父杀母之仇,忘得了么?

    “而之所以将尸骨火化……”神魔灵识略微沉吟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是因为赫连小子的父母,死前都没有留下全尸。”

    没留下全尸?

    凤玲珑美眸略瞠,细眉微蹙看着手握滴血圣耀之刃的俊美男人。

    也就是说……

    此刻,赫连玄玉手持圣耀之刃,已经将阙宫冷削成了人棍。

    阙宫冷双手双脚俱被切断,英俊的五官因疼痛而扭曲。

    但不知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他,他一直没有惨叫出声。

    也许,是为了保留至尊皇境高高在上的斗皇,临死前的尊严?

    凤玲珑看着这样的阙宫冷,遍体生寒。

    她觉得,真相远远不是这样。

    “嗯……”终于,阙宫冷开始闷哼起来。

    此刻,所有人都微微睁大了眼睛,眼里全是不敢置信。

    饶是魔界的青鸾巨魔等人,也眯起了眼睛,对那场中负手而立的男子投去了刮目相看的一眼。

    这等狠辣心肠,普通人只怕很难拥有。

    只见赫连玄玉凭空用斗气操纵着圣耀之刃,一点一点,一片一片地削去了阙宫冷身上的皮肉。

    来来回回地,如同蔓藤缠上大树一般,狠狠地、慢慢地往上。

    直到,阙宫冷整个人化成一滩肉泥。

    堂堂七阶斗皇强者,就这样成为了一滩血肉烂泥,全场俱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赫连玄玉眸色淡淡,握着滴血的圣耀之刃缓缓转身,冰冷视线紧紧绞住人群中的轩辕南。

    那浅粉色优雅至极的菱唇,忽然往上一挑,勾起清浅淡笑。

    笑意,却不曾到达眼底。

    轩辕南整个人一颤,背脊攸地爬上一股情不自禁的寒意。

    该死的赫连玄玉!真是让人无端生畏!

    轩辕南知道,赫连玄玉是在挑衅他,示意他将会步上阙宫冷的后尘。

    “残忍至极!”轩辕南背脊挺直,佯自镇定,冷冰冰吐出一句评论。

    残忍?

    赫连玄玉这一番作为,的确是够残忍的。

    只不过,轩辕南这个大魔头有资格评论吗?

    凤玲珑淡淡瞥了轩辕南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反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风家满门都是在你手中身首异处的?”

    轩辕南阴鸷地侧头,语气寒冷:“那不一样!”

    至少,他没有凌虐过风家人。

    “是不一样,你在自己人面前是伪君子,我家赫连在敌人面前是真小人。”凤玲珑优雅扬起一抹浅笑。

    她从不认为赫连玄玉是正人君子,对敌时必须得残忍。

    只要他对自己人,绝对爱护就够了。

    “你这是偏心!”轩辕南真怒了,他觉得凤玲珑无时无刻不在剜他的心。

    嗯,能够感觉到这一点也是很不错的。

    “放心,怎么也偏不到你那儿去。”凤玲珑冷哼一声,收回视线不想再理会轩辕南。

    她的目光,落在正缓步朝她走来的赫连玄玉身上。

    圣耀之刃刀身上的鲜血,已经一点一点被圣耀之刃吸干了。

    干净得,仿佛从来没杀过人一般。

    只有地上那摊血肉烂泥能够证明,刚刚进行过一场多么残酷的虐杀。

    “玲珑,你会不会觉得……”赫连玄玉才刚起了个头,就被凤玲珑以手指点住唇,阻止了他的继续问下去。

    “过来。”凤玲珑浅笑一声,朝他勾了勾手指头,一副神秘兮兮有话要告诉他的俏皮模样。

    赫连玄玉眸中闪过一抹狐疑,但还是乖乖上前,俯身将耳朵侧到凤玲珑面前。

    凤玲珑伸手将他耳朵罩住,悄悄告诉他:“待会儿,掩护我。”

    掩护她?赫连玄玉眼中再度闪过一抹狐疑。

    不过,在看见她狡黠的眸光闪动时,他瞬间明白过来。

    “好。”赫连玄玉霸气十足地点头,这有什么问题?

    但……她真的不会觉得他太残忍吗?

    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那无邪的笑颜,心里沉思半晌,还是伸手搂过了她,冷然出声:“当年,他也是这么杀的我爹。”

    凤玲珑顿时侧过头,一脸心疼。

    其实神魔灵识说他父母无全尸留下时,她约莫已经猜到了。

    可是他为了不让她怕他,还是将这隐藏的疼痛解释给她听,她真的很心疼。

    “何必解释?我从来不认为你做任何事不对。”凤玲珑叹了口气,伸手捏捏他紧绷的脸颊,“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走出来。”

    独孤梦茴拉出了当年的他,而她能够拉出现在的他吗?

    “傻瓜。”赫连玄玉浅笑盈盈,伸手用力将她搂住,下巴紧紧贴着她一头青丝,轻轻摩挲:“在遇见玲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走出来了。”

    遇见她之前只想报仇,还独孤梦茴一个恩情。

    遇见她之后,什么都不再重要,只想和她一直牵着手,一直一直在一起。

    这还不算走出来,怎样才算?

    “我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凤玲珑喜笑颜开,在赫连玄玉怀里轻轻扭动。

    语气,略有那么一丝傲娇的味道。

    “那当然,我赫连玄玉说的,谁敢质疑?”赫连玄玉霸气地环视众人一圈,眸色邪魅深沉。

    从残酷冷血的刽子手到温情满满的绝佳好男人,众人表示真的很难接受玄王殿下如此大的转变。

    “我信,我信了。”凤玲珑脸颊上露出漂亮的酒窝。

    两人静静相拥,赫连玄玉此刻的心境和平日自然有所不同。

    报仇不是人生第一大事,但有仇不报也绝不是赫连玄玉的作风。

    他没那么仁慈。

    这普天之下,能让铁石心肠的玄王殿下心软的,也就只有他怀中这个小女人。

    不知何时,轩辕南和鬼面人等已经悄然离开了水晶宫大殿。

    然而,凤玲珑从赫连玄玉怀里抬起头来,俏皮一笑:“该办正事了。”

    赫连玄玉深邃黑眸微微一闪,倨傲下巴抬起:“走。”

    凤玲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抢轩辕南那枚天魔扳指。

    既然那枚天魔扳指这么有用,她怎么也不能让轩辕南得到,增强他的实力。

    神魔灵识早就知道凤玲珑的小心思了,登时就指引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带人抄近路到达天魔扳指所放的地下宫殿。

    “丫头,这地下宫殿是当年天魔身边一名亲信亲手所设,机关重重,你和赫连小子都要小心呢!”神魔灵识叮嘱道。

    “有机关,你会提醒我们的不是吗?”凤玲珑并不是很在意机关问题。

    除了神魔灵识之外,赫连玄玉本身就已经很强大了,何况还有机智的小雪狐。

    不过,凤玲珑很清楚地知道,萧郎和轩辕元祖不宜进入地下宫殿。

    要分心保护这两个没有自保能力的人,太费劲儿了。

    但当凤玲珑开口说明,让赫连玄玉吩咐小圣龙在地下宫殿外保护好萧郎和轩辕元祖时,却遭到了神魔灵识的反对。

    “丫头,你要想压制天魔扳指的戾气,就不得不借助月华壁的力量,所以萧郎是一定要带上的。”

    凤玲珑皱了皱眉,看了看萧郎后倒也没有太大异议。

    只是,为什么轩辕元祖也不能留在外面?

    “那他呢?”凤玲珑挑眉指向轩辕元祖,得来轩辕元祖一声冷哼。

    “嘿嘿!这老妖怪嘛……最好还是放在身边保险,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恢复实力?”神魔灵识的语气,略有一丝高深莫测的意味。

    凤玲珑想了想也对,于是同意了:“好吧,那既然如此,就都一起进去好了。”

    以她和赫连玄玉的实力,要保护两人平安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