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9章 欣喜若狂的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揩油了好多回的赫连玄玉,俊美脸庞神情极为无辜。

    “你本来就是我的妻。”揩揩油怎么了?难道她还想留着清白身给别人吗?

    赫连玄玉眸色相当不满,想到这可能他就心痛如绞,一股阴鸷之情从心底升起,一直弥漫到眼底。

    “时间地点都不对好不好?”凤玲珑一看就知道他又想岔了,没好气地戳了他胸膛一下。

    赫连玄玉立刻转阴为晴,笑眯眯地重新搂住她,邪魅轻笑:“这么说,换个对的时间和地点,玲珑就任我为所欲为了?”

    “……”凤玲珑表示无语,这男人果然是典型顺杆往上爬的无赖!

    不过,凤玲珑这回倒淡定了。

    她扬起魅惑人的甜笑,两条细弱手臂将赫连玄玉的脖子一缠,主动送上香躯:“好,我任你为所欲为,你倒是为所欲为一番给我看啊?”

    “……”赫连玄玉瞬间狼狈了。

    他倒是想!

    但,咳咳,暂时不能。

    只能……过过干瘾。

    凤玲珑看见赫连玄玉眸中闪过的淡淡狼狈及不自在,顿时就傲娇地哼了一声。

    “咳,我看我们该出去了。”赫连玄玉一脸淡定自若,扯下了凤玲珑缠住他脖子的两条软软手臂。

    凤玲珑也不戳破他的故作淡定,伸手将萧郎一拉,三人很快离开了死门,重新改进了生门。

    生门机关对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来说,简直如同小儿科一般。

    三人很快就通过了生门机关,到达最后的生门密室。

    小圣龙和小雪狐两个身形矮小的小东西,这里闻闻,那里嗅嗅。

    密室中央放着一个精致的黑玉盒子,周身泛着青色夹黑的森然光芒,更是有浓浓魔气环绕。

    凤玲珑一看就知道这盒子不能随便开启,一定有所方法。

    果然,神魔灵识懒洋洋出声:“赫连小子那儿不是有一张轩辕南用血书写的字据吗?拿来把盒子盖一盖。”

    咦?凤玲珑眸中闪过一丝讶异,神魔灵识虽然知道,但赫连玄玉应该不可能知道吧?

    当凤玲珑转述神魔灵识的话给赫连玄玉时,赫连玄玉却是一点也不惊讶,将字据拿出来便往黑玉盒子上盖去。

    淡淡的血色瞬间将黑玉盒子笼罩住了,黑玉盒子周身的魔气及光芒开始渐暗。

    “赫连,你要轩辕南立下血字据,不会早知道他的血会有用吧?”凤玲珑疑惑地看着赫连玄玉。

    如果真是这样,这厮简直不能称之为老谋深算的狐狸了!

    她想拜他为师!

    好好学学,怎么算无遗策。

    “猜的。”赫连玄玉很享受凤玲珑那淡淡崇拜的眸光,宠溺地揉了揉她小小的脑袋。

    猜……你妹!

    凤玲珑简直想爆粗,她还以为他只是故意奚落挑衅打压轩辕南的呢!

    不过细细一想,赫连玄玉的确也不是这么无聊的男人。

    对于不喜欢的人,赫连玄玉要么是杀了,要么就无视。

    “你的智商一定有三百!”凤玲珑很庆幸她不是科学家,否则一定有股冲动把这男人的脑袋给剖开,好好研究研究里面的构造。

    赫连玄玉一愣,这是夸他聪明的意思吗?

    不过,怎么听起来不太能理解?

    看着赫连玄玉难得迷惑的模样,凤玲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你的智商为零了。”

    赫连玄玉眯起漂亮的深邃凤眸,凝视了凤玲珑一会儿,淡淡别开视线。

    嗯,不喜欢这种无法了解她的感觉,他决定漠视她的奇怪语言。

    此刻,黑玉盒子已经开启了。

    赫连玄玉收回了那张血色字迹略淡下来的字据,收入袖中,眸光停留在黑玉盒子中间。

    黑玉盒子中间,的确嵌着一枚纯黑透亮的扳指。

    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蕴含一股深深的神秘。

    谁也没有伸手去拿,尽管此行另一目的,就是为了夺取这枚天魔扳指。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都有着对危险的与生俱来的感应。

    这枚天魔扳指的确很诱人,竟似乎散发着一股魔力,诱使着人上前去取。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相互握着手,尽力保持着清醒,克制了心底的冲动。

    小圣龙和小雪狐却同时朝天魔扳指扑去。

    当然,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一人伸出一只手,将各自的战宠抓在了手里。

    从始至终,只有无法视物的萧郎,没有受到影响。

    “住手!”一声大喊,从三人身后响起。

    此刻,已经发觉上当的轩辕南和鬼面人,匆匆返回生门。

    轩辕南看见天魔扳指就在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面前,心急地立刻大吼一声制止,生怕天魔扳指被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抢走。

    而他快速闪身上前,伸手就将天魔扳指抢在了手中。

    赫连玄玉眼中闪过一抹淡淡幽光,凛冽视线一瞬不瞬盯着天魔扳指的变化。

    凤玲珑才刚一眼望去,便讶异地见到天魔扳指竟射出一道诡异的红光,直接没入轩辕南的手腕血管。

    天魔扳指在吸轩辕南的血!

    “这!”轩辕南感觉手腕一痛,低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轩辕南想扔掉天魔扳指,却发觉浑身无力,竟连抬手的力量都失去了。

    天魔扳指贪婪地靠那道红光吸着轩辕南的血,轩辕南几乎立刻脸庞上就失了血色,身体瘫软在地。

    鬼面人惊骇无比,这天魔扳指可是会认主的圣物,怎么会反噬小主人呢?

    小主人可是天魔的血脉,天魔扳指无论如何也不敢反噬主人的啊!

    他们却不知道,天魔扳指虽有巨大力量及号召能力,却早已拥有魔性,要天魔扳指乖乖听话为主人所用,那是要其主人能够压制得住它的。

    而轩辕南的实力在魔界简直微不足道,天魔扳指又怎么会甘心认他为主呢?

    “快……快救我……”轩辕南感觉鲜血都快被天魔扳指给吸光了,微弱地朝鬼面人发出求救声。

    鬼面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以一道魔气射向天魔扳指,企图震开天魔扳指。

    却不料,天魔扳指得天魔之子鲜血浸染,越发魔性大发。

    另一道血红光束射出,直接锁定了鬼面人的手腕,开始了新一轮吸血!

    “糟了!”鬼面人面色惨白,顿感今日生路无望。

    天魔扳指贪婪地吸着两人的鲜血,黑亮周身魔气涌动,似乎连轩辕南和鬼面人的魔气都在吸纳。

    轩辕南和鬼面人双双瘫倒在地,任由天魔扳指为所欲为,两人脸色都迅速惨白,身体也迅速虚弱。

    “丫头,该月华壁出手了。”神魔灵识淡淡出声。

    凤玲珑却是不怎么愿意,她一撇红唇:“又没有好处,我干嘛拿月华壁救他们?”

    她巴不得轩辕南和鬼面人死掉算了!

    一直陷害她和赫连玄玉,她没那么好心出手相救。

    轩辕南和鬼面人本来已经绝望,却突然听到凤玲珑这句话,顿时燃起了生还的希望。

    月华壁可以救他们?

    “玲珑,玲珑你救我……”轩辕南艰难地撑起身,朝凤玲珑伸出了手,目光祈求,语气虚弱。

    “我为什么要救你?”凤玲珑冷笑。

    就算轩辕南曾经也对她好过那么一丁点儿,迄今为止他所做的每一件恶事,也足以将曾经的情分完全抵消了。

    轩辕南一点都不想死,他清楚他一旦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凤玲珑会和赫连玄玉双宿双栖,而他轩辕南在这三界之中会消失,他什么也得不到。

    他,不甘心。

    “至少,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忍看着你死在我面前。”轩辕南目光沉痛地看着凤玲珑,眸中真情流动。

    不甘心归不甘心,但这句话,轩辕南是发自肺腑的。

    可以看着她流血受伤,却不忍看着她死。

    即便不得不让她死一回,他也不惜一切代价要她重生!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悸,攸地别开了脸。

    她不能心软,她暗暗告诫自己。

    “丫头,轩辕南还不能死。”神魔灵识叹了口气,“至尊皇境,必须由你们人神魔三界嫡出血脉共同开启。”

    “不去至尊皇境就是了!”凤玲珑依旧没有动摇。

    神魔灵识气结,但很快他又释然了。

    丫头虽然嘴硬,其实已经心软。

    赫连玄玉比神魔灵识更加了解这一点,脸色阴沉得似要滴出黑血来。

    “这次我若替玲珑救了你,你让玲珑重生的恩情,是不是可以就此抵消了?”赫连玄玉语气冷漠如冰,圣耀之刃上指节分明的五指紧紧扣住刀柄,目光阴寒森戾。

    轩辕南感觉周身鲜血都在快速流失,他顾不得多想,点头:“可、可以……”

    “好,你以天魔之子的名义发誓,今日我赫连玄玉替玲珑救你一命,往后你不得再提起当初救玲珑一事!”赫连玄玉声色俱厉,眸光冷若寒潭,浑身戾气直冒。

    轩辕南迟疑了,这是他唯一能在凤玲珑面前骄傲的事情了,她永远欠他一条命。

    “小主人,活命要紧!那神界女子,早晚都会是小主人的,她与小主人有天定姻缘!”九面魔急了,说出让轩辕南大喜的话语。

    “真的?”轩辕南眼里泛出惊喜。

    “是真的,所以赫连玄玉到现在都不敢碰凤玲珑,更不敢娶她,神境神石是永远不可能认可赫连玄玉的。若不得神石认可而私定终身,将会受神罚之刑,魂飞魄散,永远消失于三界之中!”九面魔无奈说出真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