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2章 倒霉被抓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酒?

    风瞿人和司空湛顿时微微变了脸色,对视了一眼。

    见两人变脸,月清尘开口解释:“并不是什么烈酒,二位公子可以放心。”

    月清尘这一说,风瞿人和司空湛才脸色好转了。

    毕竟月清尘的城府也是够深的,估计没少跟赫连近墨者黑,所以月清尘应该不会给凤玲珑太烈的酒。

    “现在恐怕不是去见嫂子的最好时机吧?”司空湛无奈地看向风瞿人。

    风瞿人苦笑了一声,凤玲珑会要酒喝,说明心情也是颇为糟糕,现在去当然不是最好时机。

    “先让他们两个都冷静下吧。”风瞿人思忖一会儿,作出决定。

    司空湛倒是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点头同意风瞿人的建议。

    郁葱林木遮盖的小院里,凤玲珑一个人坐在房间,看着桌上的清酒,伸手取过。

    小口小口地抿着,凤玲珑的思绪纷乱。

    她当然不想借酒浇愁,只是心里多少也有点难过。

    没有赫连玄玉在旁边逗弄她,她一时间怅然若失。

    怨他吗?

    其实是不怨的。

    凤玲珑从来就是个能替身边人着想的姑娘,何况这个身边人还是她所爱的男子。

    当初她会因为赫连玄玉选择救梦仙子而心灰意冷,对赫连玄玉百般发火,凭什么赫连玄玉今日连生气都不能?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赫连玄玉竟会想和她分手。

    方才本想追出去问问月清尘,知不知道赫连玄玉在哪里,结果却听见了司空湛和风瞿人的对话。

    凤玲珑心里那个苦闷啊!

    她觉得委屈。

    他曾经说过,她和他之前有一万步的距离,她一步都不需要走,只要不转身就行了。

    骗人的!

    清酒虽然不烈,可也抵不住凤玲珑这么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不一会儿,凤玲珑放下了酒杯,单手撑头,一头按摩太阳穴。

    一道劲风突然袭来,凤玲珑下意识抬手以斗气一挡,发出的斗气却瞬间被消于无形!

    凤玲珑心里一惊,什么人这么厉害?

    没等她看清楚,整个人就被强大的威压给震住,动弹不得,随后被掳出了房间。

    此刻,小雪狐正和小圣龙在花园里玩耍,不亦乐乎。

    谁也没有想过,在玄王府里,凤玲珑还会发生什么危险。

    一路劲风徐徐,凤玲珑眼睛都有些无法睁开。

    她有点后悔,怎么之前就没把神魔灵识放出来,不然此刻也至少知道掳走她的是谁,该怎么对付了。

    再一想到赫连玄玉,凤玲珑心里更是担忧,怕这掳走她的人,其实是想用她来对付赫连玄玉。

    她了解赫连玄玉,就算他真的想和她分手,也绝对不会看着她出事不管不问。

    如果这人真的是拿她来要挟赫连玄玉,恐怕赫连玄玉真的什么都肯做。

    但她实在想不明白,到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瞬间压制住她,让她动弹不得,连喊都没机会喊一声。

    而且,还把她从玄王府里,堂而皇之地掳走了。

    凤玲珑喝过酒,身上都充斥着一股酒气,不然她一定能凭对方的气息,猜出对方的身份。

    但凤玲珑也并没疑惑多久,到了一处酒窖里的时候,她就知道掳走她的人是谁了。

    “轩辕元祖?”凤玲珑看着面前邪气阴冷的轩辕元祖,内心震惊无比,面色却淡然无波。

    糟了!凤玲珑心中暗暗叫苦,这家伙居然在这时候恢复了实力。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轩辕元祖释放出的强大威压并没有收敛,他得意地看着凤玲珑,邪冷一笑:“你没有想到,我实力已经开始恢复了吧?”

    凤玲珑叹了口气,她的确没有想到。

    当然更没想到的是,神魔灵识竟然也不知道这件事。

    “在仙乐台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恢复了。”轩辕元祖负起双手,在凤玲珑身边绕圈走着,唇角勾着一抹冷笑:“不过,今日实力才算是完全恢复。”

    凤玲珑心里一阵郁闷,神魔灵识到底干嘛吃的?那时候轩辕元祖就开始恢复实力了,居然一声不吭没提醒她和赫连玄玉?

    “那神石呢?”凤玲珑压下心头震惊与郁闷,神色淡然看着轩辕元祖。

    轩辕元祖蹙起了眉头,他很失望没在凤玲珑脸上看见吃惊的表情。

    这姑娘倒是淡定,不过他不怎么喜欢。

    她越是淡定,他就越想起某个和她很像的姑娘。

    “被我吞噬了一半。”轩辕元祖勾起一抹嗜血冷笑:“这块臭石头倒也有趣,用最后一点元灵和我斗着,但这也没用,我灭了它只是时间的问题。”

    “欺负一块石头,算什么本事?”凤玲珑不屑地冷哼一声,心里开始焦急。

    如果神石之灵真的被轩辕元祖给彻底吞噬,那赫连玄玉怎么办?怎么得到神界认可?

    “我想欺负谁就欺负谁,这块石头在内,你,也在内。”轩辕元祖桀桀一笑,单手扣住了凤玲珑的下巴,兴味地上下打量。

    “看什么看?”凤玲珑没好气地瞪着轩辕元祖。

    她当然不会认为轩辕元祖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但她敢肯定轩辕元祖喜欢折磨人。

    这男人,心肠忒黑了!

    “当日我在仙乐台,给那位仙子在脸上刻了个挺有趣的字,我在想要不要在你这小脸上也划上几刀?”轩辕元祖摸了摸下巴,威压突然加重!

    凤玲珑瞳孔猛然一缩,差点憋不住就一口血吐出来!

    好不容易忍住,她心里却是泛出一丝疑惑:轩辕元祖那日对梦仙子动过手脚?

    字……不知道刻了什么字,但肯定不是什么好字就是。

    想到梦仙子一向最是爱惜那副绝美容貌,现在却被人在脸上刻了字,凤玲珑不禁一阵同情。

    遇上轩辕元祖这个老怪物,梦仙子也就认了吧!

    轩辕元祖突然减了威压,松开凤玲珑的下巴,一脸嫌弃地甩了甩手:“算了,你已经很丑了,再刻个字也丑不到哪里去。”

    凤玲珑听了,哭笑不得。

    她是不是得感谢她爹娘,给她生了这么一副在轩辕元祖眼里非常‘丑陋’的相貌?

    “不如,直接把这张脸划花。”轩辕元祖‘噌’一声弹出匕首,对着凤玲珑的脸庞比来比去:“赫连玄玉那臭小子想必不会再要你了。”

    凤玲珑鄙夷地看了轩辕元祖一眼,轻哼:“你以为他跟你一样肤浅?”

    她还记得轩辕元祖说过,那个什么万年前的‘她’,美得让世间男女惭愧,还说她给‘她’提鞋都不配。

    “怎么?你觉得你这张脸花了之后,赫连玄玉那臭小子还会要你?”轩辕元祖冷嗤一声,眼里是浓浓的不屑。

    但除了不屑之外,轩辕元祖神情也微微有些恍惚。

    似曾相识的场景呢。

    “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他都会待我如初。”凤玲珑浅浅一笑,语气坚定。

    这一刻,凤玲珑才发觉,其实她内心深处对赫连玄玉已经信任无比,甚至超过了她对自己的信任。

    轩辕元祖说要划花她的脸,她当然也还是怕的,只是不愿在轩辕元祖面前示弱。

    但想到赫连玄玉,她却不怕了。

    不管他和她有多生气,他也绝对不会抛下她。

    哪怕她毁容了,他都会爱她。

    原本,他爱的就不是她这张脸。

    若他是以貌取人的肤浅男人,他就该和独孤梦茴在一起,而不是选择她。

    “闭嘴!”轩辕元祖的神情突然一下子变得狂暴阴戾,他猛地将凤玲珑下颚攫住,一双喷着怒火的赤红眸子狠狠盯住凤玲珑。

    凤玲珑下颚吃痛,但却无所畏惧地回瞪着轩辕元祖。

    她就算死,也会死得有尊严,这老怪物别想她求饶!

    轩辕元祖眼里酝酿起了一股狂怒的风暴,面前这张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脸蛋,逐渐与万年前一张美得让所有人惭愧的脸蛋融合。

    “想让我放了他,可以,用你这张脸来换!”

    “好!”

    “哼!你答应得倒是爽快,你可想过你若没有这张与上古女神相似的脸蛋,他还会爱你?”

    “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他都会待我如初。”

    暗殿中的女子,白衣翩翩,浅笑嫣然。

    “你要动手就快点儿。”凤玲珑下颚被捏得生疼,艰难挤出一句话。

    就算不被毁容,她下巴骨头也快被他捏碎了,不如给她来个痛快。

    轩辕元祖猛然回神,看清凤玲珑的脸庞后,眼里闪过一丝嫌恶。

    他一把推开了凤玲珑,凤玲珑没站稳跌在了地上。

    强大的威压持续着,凤玲珑结结实实跌在地上还动弹不得,顿时不服气地瞪了轩辕元祖一眼。

    “我改变主意了。”轩辕元祖背对着凤玲珑许久,突然蹦出一句冷冷的话语。

    凤玲珑倒在地上,蹙眉看着轩辕元祖的背影。他又想出什么变态的折磨方法了?

    “我不毁你的容。”轩辕元祖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如毒蛇般缠住了凤玲珑,语气夹杂阵阵阴冷:“但,我要让他认不出你!”

    认不出她?凤玲珑心里一惊,语气冷然:“你想怎么做?”

    轩辕元祖仰头大笑:“哈哈哈哈……”

    “噗!”凤玲珑彻底吐血了,这个要死的老怪物,实力真的又变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